现实中国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慎入/组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三)]
江中学子
·女失业22
·女失业23
·女失业24
·女失业25
·女失业26
·女失业27
·女失业28
·女失业29
·女失业30
·女失业31
·女失业32
·女失业33
·女失业34
·女失业35
·女失业36
·女失业37
·女失业38
·女失业39
·女失业40
·女失业41
·女失业42
·女失业43
·女失业44
·女失业45
·女失业46
·女失业47
·女失业48
·女失业49
·女失业50
·女失业51
·中共收买女失业人员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52)(图)
吴氏失业夫妇(低保户)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图)吴氏失业夫妻1
·失业夫妻2
·失业夫妻3
·失业夫妻4
·失业夫妻5
·失业夫妻6
·失业夫妻7
·失业夫妻8
·失业夫妻9
·失业夫妻10
·失业夫妻11
·图中共当局严密监视(一)
·监视(二)
·监视(三)
·监视(四)
·监视(五)
·监视(六)
·监视(七)
·监视(八)
·监视(九)
·监视(十)
·监视11
·监视12
·监视13
·监视14
·监视15
·监视16
·监视17
“夕阳特务队”成员老王夫妇、徐老师夫妇、小老头、胖老头
·(图)中共线人邻居老王夫妇(A)
·老王(B)
·老王(C)
·老王(D)
·老王(E)
·老王(F)
·老王(G)
·老王(H)
·老王(I)
·老王(J)
·老王(k)
·老王(L)
·老王(M)
·老王(N)
·老王(O)
·老王(P)
·老王(Q)
·老王(R)
·老王(一)
·老王(二)
·老王(三)
·老王(四)
·老王(五)
·老王(六)
·老王(七)
·老王(八)
·老王(九)
·老王(十)
·老王(11)
·老王(12)
·老王(13)
·老王(14)
·老王(14A)
·老王(14B)
·老王(14C)
·老王(14D)
·老王(14E)
·老王(14F)
·老王(14G)
·老王(14H)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慎入/组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三)

    2012年2月8日,我俩打县信访局罗文利局长手机,罗局长拒接。我俩又打南门路居委会陈主任手机询问处理方案何时落实,陈主任请示凤冈镇人民政府党委书记彭武(2011年6月4日,彭书记说李永强毕业证一事包在他身上)后,叫我俩明天下午去县信访局谈。2月9日下午,我俩到县信访局,宜黄县常务副县长叶峰和罗局长接谈我俩。弟李永强毕业证被扣留一事,叶县长说会再去协调,没说具体何时解决。宜黄一中课堂人身损害赔偿一事,叶县长说困难补助金要报请上级审批。我回答:“去年县司法局周局长接谈时说可以叫一中先打出钱来。我俩去年也碰到一中党委书记汤长英,汤书记也建议我俩找一中校领导谈。”(2011年6月16日,县司法局周局长接谈我俩,周局长看完相关材料后,说:“材料写得很清楚,你这种情况可以叫一中先打出钱来。”8月3日我俩在农行碰到宜黄一中党委书记汤长英,双方谈了一下。我俩说:“这件事发生在上课期间,如果当时有老师在场,这件事就不会发生,一中和姜新等四人均有赔偿责任。”汤书记说:“现在学校已放假,九月开学后你们可以来学校找校领导谈。”)叶县长听后说:“下周我把周局长、汤书记和姜明(姜新亲戚,原凤冈镇政法书记,现任黄陂镇镇长)都叫来,大家见面谈一下。”

    2月16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叫我俩明天下午来县信访局谈。2月17日下午,我俩到县信访局,罗局长叫我俩坐在接访大厅等。十多分钟后,陈主任走进来,问我俩李书记(凤冈镇党委副书记李惠兰)来了没有。我俩说:“李惠兰上次骗我俩签黑收条(见附文),我俩不会相信她。”半个小时后,罗局长接谈我俩,在场的有县司法局罗明联律师、陈主任等,罗局长说:“一中不会派人来谈,姜明也不会来,你去法院起诉一中和姜明,他们会去应诉。”我说:“叶县长上周说这个星期召集各方见面谈,怎么又变卦了?我去年就找了法院,法院不立案(详见《江西母子继续上访将死于非命》)。”罗局长叫我和罗律师谈一下,我说:“我去年和罗律师谈过两次,该谈的都谈了。叶县长给出的处理方案到底会不会落实?”罗局长说:“困难补助不是说给就能给的,需要有关部门审核后才能给。”弟李永强毕业证被扣留一事,罗局长说他会再去省里协调,至于能否协调成功,他不保证。

    2月29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他现在省信访局。3月7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下周见面谈。我俩说:“拖了这么久,应该落实处理方案。”罗局长听后说:“下周落实。”3月13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他在外地,过两天回来。3月15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回复短信:在外开会。宜黄官员一而再,再而三地欺骗拖延,对我俩的监控和打击报复却一直在持续(见图)。

附文:

    2011年5月9日县信访局罗文利局长说:“你跟熊学辉之间的纠纷争取这个星期处理。”但过去了几个星期也未落实。我俩多次追问后,5月29日南门路居委会陈主任带我俩到凤冈镇党委副书记李惠兰办公室,在场的还有一名女会计。李书记说:“六千元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就签字落实。这是县信访局拟好的收条,你按照这上面写的内容抄下来,签名之后我叫会计把六千元给你。”说完递给我一张巴掌大的纸条,纸条上有百余字。我仔细看了一下,收条内容与伍县长给出的处理方案大相径庭:强拆房屋之事一字不提,含糊其辞称“房屋买卖纠纷”;熊学辉强拆房屋赔偿款六千元写成“信访救助金六千元”;被强拆房屋相关证件归还一事避而不提;被强拆房屋宅基地和菜地所有权属于谁也没有提……如此一来,收条中“邹引娇领六千元后,保证不再与熊学辉发生任何纠纷”就暗藏玄机,可解释为:被强拆房屋宅基地和菜地属于熊学辉,“邹引娇领六千元后,保证不再与熊学辉发生任何纠纷”。可见,这是宜黄官员精心设计的一个圈套,以六千元为诱饵骗我俩照抄黑收条并签名,将被强拆房屋宅基地和菜地所有权人变成熊学辉。我俩当即提出:“这不是处理问题,这是骗我俩签字,签字之后好狡辩我俩。要按伍县长5月5日给出的处理方案写成协议书,各方签字后盖单位公章。”李书记未答复。

   (慎入/组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三)

(2012/03/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