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姜维平文集
·李俊企业遭围攻,黄奇帆偷着乐
·致昝爱宗和李主任的信
·刘志军哭了,薄熙来能笑吗?
·我与王志馨老师
·薄谷才是大汉奸
·周永康下苏州,强颜欢笑心里愁
·只有胡耀邦才能救中国
·赵副局长飙了,薄熙来下毒?
·唐慧案二审胜诉意义重大
·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目击记
·瓜农的脑袋不如瓜
·陆昊调动引发的回忆与思索
·薄熙来受审时会系领带吗?
·李俊算总账,薄熙来死罪
·杀掉薄熙来是上策
·薄熙来将为“翻供”付出代价
·李望知有脸吹捧薄熙来?
·薄熙来庭审为何延期?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一』
·25年前,就有人预言薄熙来垮台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姜维平
   据《美国之音》报道,出席两会的薄熙来昨天回答记者提问时,既否定重庆打黑刑讯逼供的指控,又申明自己及其家人是清廉的,甚至说不知道李俊这个人,这一惯于说谎的手法与上个世纪一样,2002年,薄熙来在两会谈及我的案件时也说不认识我,这如何解释呢?薄熙来的思想性格和虚伪本质决定了他仕途的走向,我相信,不久之后,他还会面临同样尴尬的问题,尽管有人保他,但他无法逃脱历史的惩罚。
   海外媒体表示,重庆有个叫李俊的亿万富翁逃到国外,他最近在接受西方媒体采访时称,他在打黑运动中受到刑讯逼供。美国之音记者问,刑讯逼供这类事在重庆是否只是个别现象,谁该对此负责?薄熙来竟是这样回答的:“第一,你说的这个亿万富翁是谁我并不知道。第二,重庆在打黑除恶中,我了解的情况,负责任地讲,没有刑讯逼供。重庆的确在打黑除恶过程中涉及的面比较宽,但是我们是依法办案。......如果有什么确切的根据,你们可以提出来。但是我希望不要传谣。”
   我想,谁在撒谎?谁在造谣?读过《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的人已经非常清楚,李俊不仅有亲身经历的控诉,而且有铁的证据支持,薄熙来竟敢说重庆没有刑讯逼供的事,难道李庄的话,樊希航的话,李俊的话,李修武的话,龚钢模的话,马晓军的话都是假的吗?薄熙来还说自己是负责任的,他至今承担了什么责任呢?他连承认重庆打黑中存在着刑讯逼供的问题,都做不到,何谈责任呢?


   
   据报道,薄熙来对有人给重庆市和他本人及家人“泼赃水”表示“非常气愤”。他说“甚至说到我儿子在外边学习,怎么开红色法拉利,一派胡言。我感到非常气愤。我和我夫人也没有任何个人资产。几十年就是这样下来了。我夫人本来是司法部很早以前认可的律师,在大连期间办律师所就搞得很成功。......就是担心会不会有人给我们造谣说我们通过律师所挣点钱,就把她的几个分所一遭全关掉了。那是20年前的事。现在(她)几乎(就是)在家里边给我做一些家务。对她做出的这种牺牲,我很感动的。有人说我的儿子上名校,牛津、哈佛,那些学费哪来的?全额奖学金,我得说清楚。”
   对此,我想说,泼赃水的人,恰恰是薄熙来自己,我写的《薄熙来与昂道律师事务所》一文依据的事实是假的吗?我出版的《薄熙来传》一书里的照片是假的吗?薄熙来竟敢说,他和谷开来没有任何个人资产,那么请问:大连市西岗区长江路598号万达公寓28层南向的三套房子,不是薄熙来的吗?难道位于大连市中山区八一路中夏苑内,与画家宋雨桂为邻的二层别墅,不是薄熙来的吗?难道位于北京亚运村的昂道律师事务所的办公房不是谷开来的吗?难道美国记者关于薄瓜瓜开着法拉利豪华车的报道是虚构编造的吗?如果是,为什么谷律师不敢起诉《华尔街日报》的记者吗?谷开来上个世纪到处声称打官司,为什么现在不敢有所动作呢?
   薄熙来说,20年前就把谷开来的律师所关了,可是,我公开发表在《自由亚洲电台》网站的一张照片是清晰的,证明了1998年,谷开来设在原柏丽大厦6楼的四个房间,挂得是开来律师所的招牌,同一楼层还有她和美籍华人程毅君合办的惠瑞斯顾问投资有限公司,现在,大厦原址改为“大商男店”,但历史的记录犹在,执业律师谷开来敢于说这张照片是伪造的吗?薄熙来在本人上述出版物依然热卖的情况下,无视事实,明显是在自打耳光,每一个了解情况的大连人都可以证实,他这是弥天大谎。
   正如2002年3月9日,薄熙来在两会回答记者提问时,一口否认认识我一样,读者可以从附件里看到香港《文汇报》的一则报道,它是一个例证。这位中共官场上左右逢缘的表演高手,现在,正身陷“王立军叛逃事件”的丑闻,尽管中南海高层有人保他,但并不能证明他是廉洁无辜的,我认为,他不是什么“失察”的问题,而是与王立军一丘之貉,他是王立军的靠山和黑后台。如同1999年,有人力挺王立军过关一样,现在,保薄熙来的人,将给他和中国的未来留下不祥的阴影,试问,如果当年,开原的人力车夫张贵成状告王立军获胜,王立军受到了教育和惩处,会有今天的可悲下场吗?薄熙来也一样,将来会有更多的李俊,李庄站出来,指控他徇私枉法,打黑“黑打”的问题,到那时,这件事不仅给薄熙来,还会给国家声誉造成重大损失。
   据《美国之音》报道,重庆代表团的讨论进行了三个多小时,在近两个小时的问答阶段,薄熙来和黄奇帆回答了20多个问题。在这整个过程中,薄熙来显得轻松、自信,回答问题也比较直接了当。据悉,有四、五百名中外记者要求出席重庆团的讨论,获得批准的只有150多名记者。
   由此可见,昨天,薄熙来没有出席人大例会,不是什么身体不适,而是花费时间,做了精心的准备,也明显地对入场记者进行了筛选,应对的问题也做了过滤,惯于说谎的薄熙来是骗人的高手,因为一辈子长于撒谎,经验丰富,所以,就显得“自信轻松”,但不论他怎么表演,怎么精于算计,都逃脱不了倒台的下场,他一时犹在,说明中南海政治格局还未裂变,他所属的派系力量强大,可以肯定地说,那些姑息养奸的人,将成为下一个走投无路的王立军,薄熙来的权力上升,将给中国带来新的巨大灾难!
   2012年3月9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附件:香港《文汇报》的新闻稿
   [2002-03-10] 薄熙来谈姜维平事件
   【本报两会报道组北京九日电】针对香港文汇报东北办事处原首席代表姜维平事件,辽宁省省长薄熙来今天在此间表示,姜维平和我本人没有打过什么交道,没有个人恩怨。对他问题的发现和审理,都是政法机关的事情。随著时间的推移,你们会感到真相大白。
   顺告读者:姜维平狱中回忆录已定书名为《活人墓》,近期正在校对,尚未定价,如要购买,请先期告知你的联系方式,出版后再由我处通知价格,敬请关注,其姊妹篇《从墓地归来》正在写作中,将在2014年出版,感谢广大读者的关注,感谢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的支持,感谢国际笔会的帮助,感谢粉丝奥丽雅等人的捧场,我的联系电话:647---763---6898,电邮[email protected],或[email protected]请保持联系。
(2012/03/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