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姜维平文集
·菲律宾朋友的狂欢之夜
·不必判处林森浩死刑
·程慕阳案发回重审,因为鸟鱼相遇
·抓捕维权律师的原因和恶果
·河北官场继续地震,张越自杀未遂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二)
·薄熙来余党反攻倒算,李俊企业发生血案
·天津大爆炸,李克强成了缩头乌龟
·薄熙来的幽灵与黄奇帆的骗术
·习近平阅兵,胡锦涛为何要发抖?
·习近平阅兵,李长春玩起“高射炮”?
·福州村霸,挑战习近平“依法治国”
·李克强当司仪,韩正干瞪眼
·习近平访美,中美人民的期待
·习近平访美,力促中美互利共赢
·习近平访美,日本安倍急了
·中美友谊屋,民间赠送给习近平的大礼
·跑到西雅图,黄奇帆给习近平丢脸
·重大突破,习奥就网络间谍问题达成共识
·习近平接受访民的申诉材料
·从王健民到信力健,胡春华一再胡来
·河北“政法王”名声臭到联合国
·习近平谈及非营利组织,意指郭玉闪?
·王建民的悲哀
·王林是骗子吗?
·吴弘达不是一个诚实的人
·辽宁贪官张家成给我的印象
·应当对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展开调查
·难以包装的“王健民反革命集团案”
·胡耀邦不朽,七常委求救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上篇)
·韩正狡猾,丢了西瓜捡芝麻
·高铭暄等法律专家说,钟安平不是贪污犯
·屠呦呦:机会垂青有准备的人
·加籍港商钟安平,狱中发出两封公开信
·蔡英文当选,未必是台湾之福
·一起被埋没的外企老板遭“黑打”的冤案
·车震不犯法,警察不该抓
·艾宝俊和郭广昌被调查,上海要地震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中)
·美国纽约一个难忘的夜晚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阔别16载,访港点滴
·习近平力促平反冤案,重庆地方不执行
·法院违法,王健民案“难产”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法院判官违法,不应成一纸空文
·追责不到位,冤案继续有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下篇)
·桂明海案件的另一面
·迟到的判决,归咎于官员不作为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两会在即,抓捕黄奇帆正当时
·薄熙来大秘的人生轨迹
·王阳被抓,韩玉臣乐了
·张鑫跳车身亡,薄熙来该当何罪?
·王健民案成了烫手的山芋
·杨华自杀,撕开辽宁官场贪腐的口子
·草民控告,揭穿黄奇帆老底
·赵明远辞职,抖落一身鸡毛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三)
·文革50年,从李秉瑶到薄熙来
·雷洋案有可能引发一场新的“六四”事件
·应当给中国民企法制的“定心丸”
·周永康家人判刑不上诉的原因
·张越倒台,聂树斌案异地复查的“骨牌效应”
·唐福珍绊倒了周永康
·乌坎,民主孤岛的沦陷
·令计划该判多少年?
·七岁女孩蹬三轮,碾碎黄奇帆的谎言
·张越的赌局骗局与结局
·张越被抓,打开通向曾庆红的大门
·從王健民到林榮基
·重慶“黑社會”變成房地產開發“領頭羊”
·重慶“黑社會”變成房地產開發“領頭羊”
·重慶“黑社會”變成房地產開發“領頭羊”
·由《炎黃春秋》想到
·大外宣與中央專案組
·令计划该判多少年?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劉曉波獄中種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姜维平
   据《美国之音》报道,出席两会的薄熙来昨天回答记者提问时,既否定重庆打黑刑讯逼供的指控,又申明自己及其家人是清廉的,甚至说不知道李俊这个人,这一惯于说谎的手法与上个世纪一样,2002年,薄熙来在两会谈及我的案件时也说不认识我,这如何解释呢?薄熙来的思想性格和虚伪本质决定了他仕途的走向,我相信,不久之后,他还会面临同样尴尬的问题,尽管有人保他,但他无法逃脱历史的惩罚。
   海外媒体表示,重庆有个叫李俊的亿万富翁逃到国外,他最近在接受西方媒体采访时称,他在打黑运动中受到刑讯逼供。美国之音记者问,刑讯逼供这类事在重庆是否只是个别现象,谁该对此负责?薄熙来竟是这样回答的:“第一,你说的这个亿万富翁是谁我并不知道。第二,重庆在打黑除恶中,我了解的情况,负责任地讲,没有刑讯逼供。重庆的确在打黑除恶过程中涉及的面比较宽,但是我们是依法办案。......如果有什么确切的根据,你们可以提出来。但是我希望不要传谣。”
   我想,谁在撒谎?谁在造谣?读过《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的人已经非常清楚,李俊不仅有亲身经历的控诉,而且有铁的证据支持,薄熙来竟敢说重庆没有刑讯逼供的事,难道李庄的话,樊希航的话,李俊的话,李修武的话,龚钢模的话,马晓军的话都是假的吗?薄熙来还说自己是负责任的,他至今承担了什么责任呢?他连承认重庆打黑中存在着刑讯逼供的问题,都做不到,何谈责任呢?


   
   据报道,薄熙来对有人给重庆市和他本人及家人“泼赃水”表示“非常气愤”。他说“甚至说到我儿子在外边学习,怎么开红色法拉利,一派胡言。我感到非常气愤。我和我夫人也没有任何个人资产。几十年就是这样下来了。我夫人本来是司法部很早以前认可的律师,在大连期间办律师所就搞得很成功。......就是担心会不会有人给我们造谣说我们通过律师所挣点钱,就把她的几个分所一遭全关掉了。那是20年前的事。现在(她)几乎(就是)在家里边给我做一些家务。对她做出的这种牺牲,我很感动的。有人说我的儿子上名校,牛津、哈佛,那些学费哪来的?全额奖学金,我得说清楚。”
   对此,我想说,泼赃水的人,恰恰是薄熙来自己,我写的《薄熙来与昂道律师事务所》一文依据的事实是假的吗?我出版的《薄熙来传》一书里的照片是假的吗?薄熙来竟敢说,他和谷开来没有任何个人资产,那么请问:大连市西岗区长江路598号万达公寓28层南向的三套房子,不是薄熙来的吗?难道位于大连市中山区八一路中夏苑内,与画家宋雨桂为邻的二层别墅,不是薄熙来的吗?难道位于北京亚运村的昂道律师事务所的办公房不是谷开来的吗?难道美国记者关于薄瓜瓜开着法拉利豪华车的报道是虚构编造的吗?如果是,为什么谷律师不敢起诉《华尔街日报》的记者吗?谷开来上个世纪到处声称打官司,为什么现在不敢有所动作呢?
   薄熙来说,20年前就把谷开来的律师所关了,可是,我公开发表在《自由亚洲电台》网站的一张照片是清晰的,证明了1998年,谷开来设在原柏丽大厦6楼的四个房间,挂得是开来律师所的招牌,同一楼层还有她和美籍华人程毅君合办的惠瑞斯顾问投资有限公司,现在,大厦原址改为“大商男店”,但历史的记录犹在,执业律师谷开来敢于说这张照片是伪造的吗?薄熙来在本人上述出版物依然热卖的情况下,无视事实,明显是在自打耳光,每一个了解情况的大连人都可以证实,他这是弥天大谎。
   正如2002年3月9日,薄熙来在两会回答记者提问时,一口否认认识我一样,读者可以从附件里看到香港《文汇报》的一则报道,它是一个例证。这位中共官场上左右逢缘的表演高手,现在,正身陷“王立军叛逃事件”的丑闻,尽管中南海高层有人保他,但并不能证明他是廉洁无辜的,我认为,他不是什么“失察”的问题,而是与王立军一丘之貉,他是王立军的靠山和黑后台。如同1999年,有人力挺王立军过关一样,现在,保薄熙来的人,将给他和中国的未来留下不祥的阴影,试问,如果当年,开原的人力车夫张贵成状告王立军获胜,王立军受到了教育和惩处,会有今天的可悲下场吗?薄熙来也一样,将来会有更多的李俊,李庄站出来,指控他徇私枉法,打黑“黑打”的问题,到那时,这件事不仅给薄熙来,还会给国家声誉造成重大损失。
   据《美国之音》报道,重庆代表团的讨论进行了三个多小时,在近两个小时的问答阶段,薄熙来和黄奇帆回答了20多个问题。在这整个过程中,薄熙来显得轻松、自信,回答问题也比较直接了当。据悉,有四、五百名中外记者要求出席重庆团的讨论,获得批准的只有150多名记者。
   由此可见,昨天,薄熙来没有出席人大例会,不是什么身体不适,而是花费时间,做了精心的准备,也明显地对入场记者进行了筛选,应对的问题也做了过滤,惯于说谎的薄熙来是骗人的高手,因为一辈子长于撒谎,经验丰富,所以,就显得“自信轻松”,但不论他怎么表演,怎么精于算计,都逃脱不了倒台的下场,他一时犹在,说明中南海政治格局还未裂变,他所属的派系力量强大,可以肯定地说,那些姑息养奸的人,将成为下一个走投无路的王立军,薄熙来的权力上升,将给中国带来新的巨大灾难!
   2012年3月9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附件:香港《文汇报》的新闻稿
   [2002-03-10] 薄熙来谈姜维平事件
   【本报两会报道组北京九日电】针对香港文汇报东北办事处原首席代表姜维平事件,辽宁省省长薄熙来今天在此间表示,姜维平和我本人没有打过什么交道,没有个人恩怨。对他问题的发现和审理,都是政法机关的事情。随著时间的推移,你们会感到真相大白。
   顺告读者:姜维平狱中回忆录已定书名为《活人墓》,近期正在校对,尚未定价,如要购买,请先期告知你的联系方式,出版后再由我处通知价格,敬请关注,其姊妹篇《从墓地归来》正在写作中,将在2014年出版,感谢广大读者的关注,感谢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的支持,感谢国际笔会的帮助,感谢粉丝奥丽雅等人的捧场,我的联系电话:647---763---6898,电邮[email protected],或[email protected]请保持联系。
(2012/03/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