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李俊回家的路还会远吗?]
姜维平文集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派特警打人
·孙政才窝囊,习近平急了
·王荣,慢慢地哭吧!
·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纪念胡耀邦,习近平的明智之举
·王健民案庭审为什么要改期?
·薄熙来“黑打”第一冤案再审即将开局
·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我的老乡徐才厚
·我的老乡徐才厚
·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凭什么要杀死孩子的父亲?
·立新照明,薛伟开辟新事业
·川渝群体事件井喷的真实原因
·习近平整治国安系统应从制度入手
·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
·又借550亿,黄奇帆的拆墙术
·狡猾的韩正,如何从踩踏事件中脱身?
·上海万人游行,韩正这下乐了
·索贿2000万,李承先徇私枉法
·霸道贪腐的“永州蛇”
·黄奇帆暗中操控,李俊企业遭围攻
·重庆公安帮倒忙,李俊小舅子跳窗逃生
·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李方平说,王健民案增加新的罪名
·起诉《环球邮报》,陈国治角色错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俊回家的路还会远吗?

   李俊回家的路还远吗?
   姜维平
   今天,美国出版的《华盛顿邮报》和英国的《金融时报》等都以显著篇幅报道了重庆民企老板李俊的遭遇,正值北京两会召开和王立军叛逃事件余波未平之时,海外主流媒体的界入,不仅有助于进一步厘清李俊案的真相,而且,对身陷打黑“黑打”丑闻的薄熙来,是一次沉重的打击。笔者认为,尽管官方能够暂时把王立军强行“休假式治疗”,但是,重庆打黑枉法追诉的涉案人员很多,国内有北京律师李庄,马晓军,海外有民企老板李俊;上个世纪在大连有陈德惠案,天天渔港案;本世纪在重庆又有彭治民和曾志强案,黎强案等数百起冤假错案,既使中南海高层“刑不上大夫”,薄熙来也逃不出倒台的命运,因为他明显地违背了历史潮流。
   自从去年7月,本人大胆地图文并茂地披露了李俊案以来,海外有关薄熙来和王立军打黑“黑打”的报道越来越多,虽然,我写的文章占据了较多的媒体版面,但似乎是势单力薄,仅为一家之说,故有读者出于各种原因提出了质疑:你是不是个人恩怨,有所偏见?仿佛我批评薄熙来之举是在出狱之后,这显然不符合事实,早在1998年,笔者就在香港《前哨》和《开放》杂志发表多篇文章,对其贪腐和枉法进行了揭露和批评,所以,2000年12月4日,薄熙来在下令拘捕我的同时,给中共大连市委常委会制定的近期工作重点是:严厉打击海外敌对势力的渗透和攻击,这正如2007年,薄书记下重庆“唱红打黑”,把工作重点转移到排斥异己方面一样,不论变换多少花样,都是为了争权夺利,都是以己划线,顺我者“红”,逆我者“黑”,由于王立军的“窝里反”,造成了巨大的轰动效应,也旁证了本人的观点。现在,以前存在疑虑的读者,特别是海外媒体的记者,也不再怀疑我所指出的薄熙来的问题。目前,《华盛顿邮报》和《金融时报》等多家媒体对他的采访和报道,就有力地证明了这一点。
   实际上,我并不赞成流亡海外的李俊在困境中过于高调,他邮寄给我的证据材料只发表了一部份,我是基于两方面的考虑,一是他目前人身安全问题,二是我对中共高层政改的期待,如同我的“文字狱”材料从未向联合国等提交相关证据一样,我主张中国人的难题最好在自家解决,故对温家宝的政改方案寄于善意的期待,但是,就王立军事件出现之后,薄熙来的起死回生看,中共自身的纠偏机制正在逐渐地丧失,像他这样既贪腐又枉法,还仕途一路高调,由我亲身经历所见,实在叹为观止。试问:如果不是胡耀邦平反了数以万计的冤假错案,如果不是华国锋粉碎了搞极左的“四人帮”,如果不是邓小平,赵紫阳引导人们主抓经济,改变了贫穷面貌,中共能维持统治至今吗?那么,为什么胡温习李,不能够立即抓捕薄熙来等人呢?既然领导核心失去了纠偏的机制,难道中共的垮台还会远吗?所以,薄熙来继续表演下去,也未必是一件坏事。


   就李俊案的来龙去脉看,它以铁的证据说明了薄熙来的反动本质,何谓反动?逆历史潮流而动就是“反动”,原本李俊是一个普通的闷声发大财的民企老板,20多年来一直在做生意,他的亿万家产来自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政策,只要他上缴了税收,又解决了一些员工的就业问题,政府对他就不应当有什么苛求,他会反对执政党吗,他用得着成立一个黑社会组织和中共对抗吗?黄奇帆在北大信誓旦旦讲得黑社会“四条标准”,他一条也不够,现有的一批新的证据进一步证明了,重庆沙坪坝法院指控他的罪行,除了治安纠纷,就是民事案件,一条也不成立,但这并不影响薄熙来一句话,王立军“钓鱼执法”,编个故事,把他家亲友31口全部打成黑社会,为了什么?为了抢班夺权,为了取悦于张海洋,这种栽赃陷害,指鹿为马的把戏在文革中常见,所以,李俊案和李庄案一样,都有力地说明了,虽然文革结束了,但阶级斗争的幽灵还藏在薄熙来之流的心里,随时会跑出来吃人。这正是我20年来锲而不舍地与之抗争的主要原因。
   我当然对中国社会诸多现象十分不满,但谁愿意走回头路呢?搞“二次文革”能解决两极分化的问题吗?能解决官员贪污腐败的问题吗?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薄熙来的“唱红打黑”搞乱了人们的思想,借助于社会上普遍存在的“仇富仇官”的心理,误导群众通过杀人的方式造势,为自己的权力上升服务,他先把自己包装成廉洁之士,再把对立派官员打成保护伞,把不顺从他的民企老板打成黑老大,把富有的民企打成黑社会,达到罚没追缴巨额财产的目的。而政府有了钱呢,他再贿赂李岚清之类的官员,收买海内外媒体,以满足自己的权利欲。他自身就是一个数以亿计的大贪官,怎么会公正地为老百姓服务呢?这一套权术早被毛泽东玩臭了,王立军成了林彪,谢富治的翻版,也就不足为奇了。
   但李俊案的出现,还有更深的社会启迪的意义:民企老板有了钱就安全了吗?显然,在一个极权统治的社会里,保住财富比创造财富要艰难得多,并非人人运气好,能不断转向找到不垮的保护伞,何况还有经营风险的问题呢,所以,朝不保夕的民企老板,在2008年王立军受到薄熙来重用之后,开始了预防性的大逃亡,表面上老板讲得是为了孩子的教育,实际上是在转移财产,如同“裸官”不信任标榜的优越制度,把下一代安排在欧美一样,越来越多的富豪,把钱存在海外,把老婆孩子安置在欧美等国。因此,薄熙来“唱红”把自己唱红了,王立军的“打黑”把富裕的社会阶层的心理安全打垮了,他们一唱一合,毁掉了邓小平改革开放30年的经济成果,用老百姓创造的巨额财富养活了外国人,试问:遍布世界各地的中国人购置的房产,难道不年复一年地给它国上缴税收吗?难道这不是最大的卖国主义吗?
   记得我在最初撰写李俊案时,接到很多人的奉劝:他有四十五亿的巨额财产,肯定为富不仁,有了钱就猖狂横行,肯定有刑事案件在身,你为他讲话,风险太大了。我不这样认为,实际上,“共富”是一个假命题,人与人智力运气不一样,怎么会共同致富呢?所以,要搞好税收,富豪缴了税,政府没搞好“二次分配”,不能怪有钱人太富,政治体制没有给官员合理分配税收创造条件,关键的问题就在这里。重庆法院指控李俊十几条罪,唯一没有偷漏税罪,这说明作为民企,他已经尽了义务,历年缴税数以亿计,难道不是事实吗?拿重庆来说,如果“唱红”花费的2700亿节约下来,就能改变许多人贫困的命运,但谁能制约薄熙来的权利呢?他和王立军能在一个3200万人口的城市,抓出600个“黑社会”,一个小小的忠县竟有61个追逃小组,你说,还有“红社会”吗?这种大跃进式的大肆抢钱和高压维稳,使国家的税收打了水漂,用公民的血汗钱再来折磨自己的人民,这不是“二次文革”是什么?要我说,它和文革最大的不同,就是六十年代挨“四人帮”整肃的薄熙来,咸鱼翻身,成了整肃别人的“薄泽东”。“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的本质一点没变。
   这正是西方主流媒体关注的焦点,王立军叛逃了,“重庆模式”的牛皮吹破了,中共十八大临近了,“习李配”将取代“胡温配”,不论如何配,政治体制不变革,官员的个人品性就非常重要,假如薄熙来代表的极左势力借尸还魂,不仅中国人民将蒙受巨大的灾难,全世界都得跟着倒霉,试想,一个重庆有270个文革式的专案组,一个国家该搞多少个呢?600个“黑老大”,只跑出来一个,就披露了这么多“黑打”的事实,可以推理一下,有多少触目惊心的悲剧被隐藏啊,从法官乌小青死在看守所,到李庄惨遭诬陷坐牢;从樊奇航蒙冤屈死到文强案拒不“异地审理”;从马晓军被强迫失踪,到抓捕方迪的王立军成了“一坨屎”,在短短的四年里,薄熙来鼓噪起来的个人崇拜和唱红“唱傻”,打黑“黑打”运动,展示了文革回潮的微型景观,从而把路线斗争的课题摆在中南海高层面前,何去何从,生死尤关,不能回避。
   在我看来,尽管薄熙来和王立军强力地表演了一场,但毕竟与毛泽东时代比较,他们身后的背景截然不同了,毛一辈子没看过的手机和电脑完全改变了世界,薄熙来绞尽脑汁也不会料到,在他拘捕我九年后的同一天,李俊也被其送进了看守所,后来他成功地脱身了,却把证据材料邮寄给了我,随后就在互联网上传开了,自从童之伟教授的调查报告出笼后,有关李俊案出口转内销的信息就难以捂住了,这有力地说明了,在一个网络罩着地球村的世界里,靠欺骗的谎言和枉法追诉是维持不了统治的,我相信只要习近平能记住刘志丹,刘源能记住刘少奇,就没有人能步薄熙来的“二次文革”的后尘,太子党也不是铁板一块。李俊不必流泪,回家的路是越来越近了!
   2012年3月5日于多伦多。
   顺告读者:姜维平狱中回忆录已定书名为《活人墓》,近期正在校对,尚未定价,如要购买,请先期告知你的联系方式,出版后再由我处通知价格,敬请关注,其姊妹篇《从墓地归来》正在写作中,将在2014年出版,感谢广大读者的关注,感谢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的支持,感谢国际笔会的帮助,感谢粉丝奥丽雅等人的捧场,我的联系电话:647---763---6898,电邮[email protected],或jwpjiang@gmail.com请保持联系
   {自由亚洲电台2012年3月5日首发}
(2012/03/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