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李俊回家的路还会远吗?]
姜维平文集
·关于刘晓波坐牢的几个问题
·薄熙来贪腐大智慧
·从李鹏寄贺卡看中共高层新动向
·中南海叫薄熙来走丢了?
·盲人坐牢,令人发指
·汪洋的中式服装与薄熙来的生活照
·胡锦涛的微博能起什么作用?
·温家宝,请转告你的妈妈
·重新解读薄熙来的“十大新语”
·从廖亦武出境受阻谈起
·薄熙来有女家不安
·薄熙来夫人急流勇退了吗?
·中纪委忽然抄了重庆的老巢?
·重庆发生天灾,薄熙来在做什麽?
·中国作家对薄熙来应当保持警惕
·矿难不断的中国,滑向何处?
·薄家父子骗钱追记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们的孩子?
·杨佳,胡佳,哪个人佳?
·但愿高智晟很快将获准离境
·作协与记者,谁应当道歉?
·文强判死求生的路径在哪?
·亦谈薄熙来的“五子登科”
·面对孩子的遭遇,我们夜里怎能安眠?
·温家宝挂起了风向标?
·戳穿薄熙来“为穷人造房”的骗局
·薄熙来传
·《薄熙来传》之二
·姜维平自传《欲加之罪》即将出版/诗泰丽
·薄熙来其人(二)
·薄熙来其人(三)
·薄熙来其人(四)
·薄熙来其人(五)
·薄熙来其人(六)
·薄熙来其人(七)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一、二
·《文汇报》记者与中共高官——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三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四:哭天抹泪,真是省委书记二奶?
·《文汇报》内幕之五:张浚生与四家左报
·薄熙来大搞形象工程广受指责
·小乔受到冷遇和中国外交官挨打
·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姜维平: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六四,必须要打开的中国“死结”
·怀念一个死去的人:宋美香
·深圳卫视事件的思考与分析
·塔上的“和谐社会”还能支撑多久?
·薄熙来公开对抗李克强
·胡锦涛向加拿大应当学习什么?
·胡锦涛到访,加拿大发生了地震
·胡锦涛,请你建立反腐海外调查中心
·骗了我父亲,别想再骗我们
·多伦多骚乱使胡锦涛沾沾自喜吗?
·重庆女骑警,薄熙来的秘密武器?
·邓朴方下重庆,薄熙来与其冰释前嫌?
·文强的今天是薄熙来的明天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一篇报道
·黄奇帆揭了共产党的老底
·王岐山下重庆,千万小心点
·中国走错了方向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报道(二)
·从济州岛购房热看中国高官被抢
·江泽民薄熙来敲诈勒索追记
·薄熙来国防动员用意何在?
·胡锦涛为何匆忙授军衔?
·余杰是温家宝最好的朋友
·中国的变局已不可避免
·“土地换户口”是重庆农民的陷阱
·“大骗子”养的“小骗子”
·从美国人脱裤子看中共官员审报财产
·梁洁华痛斥薄熙来
·李长春下重庆,薄熙来攻关大决战
·学习蒋经国,中国才有出路
·由深圳庆典红包想到的
·从胡锦涛庆典讲话看中共的困局
·自杀,下跪与站起
·王珉看透了薄熙来的底牌?
·我为刘晓波获奖鼓与呼
·保卫黄河,还是保卫薄熙来?
·薄熙来上到天津,到底要取什么“经”?
·中国矿工死于傲慢与冷漠
·习近平晋升有利于中国平稳改革?
·温家宝为什么不给刘杰作主?
·警察堕落成了地方武装?
·女市长的选票和刘局长的屁股
·堵住家门的中国没有前途
·李刚的爸爸是制度
·薄熙来策划了对我的四次暗杀?
·胡锦涛阻碍政改,温家宝奋力突破
·薄熙来渲染物价,煽动社会动乱?
·《重庆晚报》挑战王立军“双起”说
·邢老太断指,政府扯碎了民众的梦
·《薄熙来传》后记
·官商勾结,薄熙来旧瓶装新酒
·被宠坏了的媒体老总们 ----《文汇报》内幕之六
·无产无畏者将改变中国
·薄熙来与“奥迪哥”
·香港《前哨》害死了李铁映的儿子?
·从“红包”难题看重庆人香港扫货
·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广告重压下的众生相——《文汇报》内幕之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俊回家的路还会远吗?

   李俊回家的路还远吗?
   姜维平
   今天,美国出版的《华盛顿邮报》和英国的《金融时报》等都以显著篇幅报道了重庆民企老板李俊的遭遇,正值北京两会召开和王立军叛逃事件余波未平之时,海外主流媒体的界入,不仅有助于进一步厘清李俊案的真相,而且,对身陷打黑“黑打”丑闻的薄熙来,是一次沉重的打击。笔者认为,尽管官方能够暂时把王立军强行“休假式治疗”,但是,重庆打黑枉法追诉的涉案人员很多,国内有北京律师李庄,马晓军,海外有民企老板李俊;上个世纪在大连有陈德惠案,天天渔港案;本世纪在重庆又有彭治民和曾志强案,黎强案等数百起冤假错案,既使中南海高层“刑不上大夫”,薄熙来也逃不出倒台的命运,因为他明显地违背了历史潮流。
   自从去年7月,本人大胆地图文并茂地披露了李俊案以来,海外有关薄熙来和王立军打黑“黑打”的报道越来越多,虽然,我写的文章占据了较多的媒体版面,但似乎是势单力薄,仅为一家之说,故有读者出于各种原因提出了质疑:你是不是个人恩怨,有所偏见?仿佛我批评薄熙来之举是在出狱之后,这显然不符合事实,早在1998年,笔者就在香港《前哨》和《开放》杂志发表多篇文章,对其贪腐和枉法进行了揭露和批评,所以,2000年12月4日,薄熙来在下令拘捕我的同时,给中共大连市委常委会制定的近期工作重点是:严厉打击海外敌对势力的渗透和攻击,这正如2007年,薄书记下重庆“唱红打黑”,把工作重点转移到排斥异己方面一样,不论变换多少花样,都是为了争权夺利,都是以己划线,顺我者“红”,逆我者“黑”,由于王立军的“窝里反”,造成了巨大的轰动效应,也旁证了本人的观点。现在,以前存在疑虑的读者,特别是海外媒体的记者,也不再怀疑我所指出的薄熙来的问题。目前,《华盛顿邮报》和《金融时报》等多家媒体对他的采访和报道,就有力地证明了这一点。
   实际上,我并不赞成流亡海外的李俊在困境中过于高调,他邮寄给我的证据材料只发表了一部份,我是基于两方面的考虑,一是他目前人身安全问题,二是我对中共高层政改的期待,如同我的“文字狱”材料从未向联合国等提交相关证据一样,我主张中国人的难题最好在自家解决,故对温家宝的政改方案寄于善意的期待,但是,就王立军事件出现之后,薄熙来的起死回生看,中共自身的纠偏机制正在逐渐地丧失,像他这样既贪腐又枉法,还仕途一路高调,由我亲身经历所见,实在叹为观止。试问:如果不是胡耀邦平反了数以万计的冤假错案,如果不是华国锋粉碎了搞极左的“四人帮”,如果不是邓小平,赵紫阳引导人们主抓经济,改变了贫穷面貌,中共能维持统治至今吗?那么,为什么胡温习李,不能够立即抓捕薄熙来等人呢?既然领导核心失去了纠偏的机制,难道中共的垮台还会远吗?所以,薄熙来继续表演下去,也未必是一件坏事。


   就李俊案的来龙去脉看,它以铁的证据说明了薄熙来的反动本质,何谓反动?逆历史潮流而动就是“反动”,原本李俊是一个普通的闷声发大财的民企老板,20多年来一直在做生意,他的亿万家产来自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政策,只要他上缴了税收,又解决了一些员工的就业问题,政府对他就不应当有什么苛求,他会反对执政党吗,他用得着成立一个黑社会组织和中共对抗吗?黄奇帆在北大信誓旦旦讲得黑社会“四条标准”,他一条也不够,现有的一批新的证据进一步证明了,重庆沙坪坝法院指控他的罪行,除了治安纠纷,就是民事案件,一条也不成立,但这并不影响薄熙来一句话,王立军“钓鱼执法”,编个故事,把他家亲友31口全部打成黑社会,为了什么?为了抢班夺权,为了取悦于张海洋,这种栽赃陷害,指鹿为马的把戏在文革中常见,所以,李俊案和李庄案一样,都有力地说明了,虽然文革结束了,但阶级斗争的幽灵还藏在薄熙来之流的心里,随时会跑出来吃人。这正是我20年来锲而不舍地与之抗争的主要原因。
   我当然对中国社会诸多现象十分不满,但谁愿意走回头路呢?搞“二次文革”能解决两极分化的问题吗?能解决官员贪污腐败的问题吗?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薄熙来的“唱红打黑”搞乱了人们的思想,借助于社会上普遍存在的“仇富仇官”的心理,误导群众通过杀人的方式造势,为自己的权力上升服务,他先把自己包装成廉洁之士,再把对立派官员打成保护伞,把不顺从他的民企老板打成黑老大,把富有的民企打成黑社会,达到罚没追缴巨额财产的目的。而政府有了钱呢,他再贿赂李岚清之类的官员,收买海内外媒体,以满足自己的权利欲。他自身就是一个数以亿计的大贪官,怎么会公正地为老百姓服务呢?这一套权术早被毛泽东玩臭了,王立军成了林彪,谢富治的翻版,也就不足为奇了。
   但李俊案的出现,还有更深的社会启迪的意义:民企老板有了钱就安全了吗?显然,在一个极权统治的社会里,保住财富比创造财富要艰难得多,并非人人运气好,能不断转向找到不垮的保护伞,何况还有经营风险的问题呢,所以,朝不保夕的民企老板,在2008年王立军受到薄熙来重用之后,开始了预防性的大逃亡,表面上老板讲得是为了孩子的教育,实际上是在转移财产,如同“裸官”不信任标榜的优越制度,把下一代安排在欧美一样,越来越多的富豪,把钱存在海外,把老婆孩子安置在欧美等国。因此,薄熙来“唱红”把自己唱红了,王立军的“打黑”把富裕的社会阶层的心理安全打垮了,他们一唱一合,毁掉了邓小平改革开放30年的经济成果,用老百姓创造的巨额财富养活了外国人,试问:遍布世界各地的中国人购置的房产,难道不年复一年地给它国上缴税收吗?难道这不是最大的卖国主义吗?
   记得我在最初撰写李俊案时,接到很多人的奉劝:他有四十五亿的巨额财产,肯定为富不仁,有了钱就猖狂横行,肯定有刑事案件在身,你为他讲话,风险太大了。我不这样认为,实际上,“共富”是一个假命题,人与人智力运气不一样,怎么会共同致富呢?所以,要搞好税收,富豪缴了税,政府没搞好“二次分配”,不能怪有钱人太富,政治体制没有给官员合理分配税收创造条件,关键的问题就在这里。重庆法院指控李俊十几条罪,唯一没有偷漏税罪,这说明作为民企,他已经尽了义务,历年缴税数以亿计,难道不是事实吗?拿重庆来说,如果“唱红”花费的2700亿节约下来,就能改变许多人贫困的命运,但谁能制约薄熙来的权利呢?他和王立军能在一个3200万人口的城市,抓出600个“黑社会”,一个小小的忠县竟有61个追逃小组,你说,还有“红社会”吗?这种大跃进式的大肆抢钱和高压维稳,使国家的税收打了水漂,用公民的血汗钱再来折磨自己的人民,这不是“二次文革”是什么?要我说,它和文革最大的不同,就是六十年代挨“四人帮”整肃的薄熙来,咸鱼翻身,成了整肃别人的“薄泽东”。“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的本质一点没变。
   这正是西方主流媒体关注的焦点,王立军叛逃了,“重庆模式”的牛皮吹破了,中共十八大临近了,“习李配”将取代“胡温配”,不论如何配,政治体制不变革,官员的个人品性就非常重要,假如薄熙来代表的极左势力借尸还魂,不仅中国人民将蒙受巨大的灾难,全世界都得跟着倒霉,试想,一个重庆有270个文革式的专案组,一个国家该搞多少个呢?600个“黑老大”,只跑出来一个,就披露了这么多“黑打”的事实,可以推理一下,有多少触目惊心的悲剧被隐藏啊,从法官乌小青死在看守所,到李庄惨遭诬陷坐牢;从樊奇航蒙冤屈死到文强案拒不“异地审理”;从马晓军被强迫失踪,到抓捕方迪的王立军成了“一坨屎”,在短短的四年里,薄熙来鼓噪起来的个人崇拜和唱红“唱傻”,打黑“黑打”运动,展示了文革回潮的微型景观,从而把路线斗争的课题摆在中南海高层面前,何去何从,生死尤关,不能回避。
   在我看来,尽管薄熙来和王立军强力地表演了一场,但毕竟与毛泽东时代比较,他们身后的背景截然不同了,毛一辈子没看过的手机和电脑完全改变了世界,薄熙来绞尽脑汁也不会料到,在他拘捕我九年后的同一天,李俊也被其送进了看守所,后来他成功地脱身了,却把证据材料邮寄给了我,随后就在互联网上传开了,自从童之伟教授的调查报告出笼后,有关李俊案出口转内销的信息就难以捂住了,这有力地说明了,在一个网络罩着地球村的世界里,靠欺骗的谎言和枉法追诉是维持不了统治的,我相信只要习近平能记住刘志丹,刘源能记住刘少奇,就没有人能步薄熙来的“二次文革”的后尘,太子党也不是铁板一块。李俊不必流泪,回家的路是越来越近了!
   2012年3月5日于多伦多。
   顺告读者:姜维平狱中回忆录已定书名为《活人墓》,近期正在校对,尚未定价,如要购买,请先期告知你的联系方式,出版后再由我处通知价格,敬请关注,其姊妹篇《从墓地归来》正在写作中,将在2014年出版,感谢广大读者的关注,感谢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的支持,感谢国际笔会的帮助,感谢粉丝奥丽雅等人的捧场,我的联系电话:647---763---6898,电邮[email protected],或jwpjiang@gmail.com请保持联系
   {自由亚洲电台2012年3月5日首发}
(2012/03/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