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姜维平文集
·薄熙来的末日到了
·薄熙来的《爱财说》
·如何处置薄熙来?
·石首人为何撕毁通缉令?
·薄熙来的厚与薄
·薄熙来还有戏吗?
·薄熙来傍大款,郭台铭还要多少跳?
·王立军的自白
·薄熙来学雷锋了吗?
·赵启正在鹦鹉学舌
·薄熙来迅速转向,胡温举棋不定
·李俊回家的路还会远吗?
·贺国强谈天气意味深长
·黄奇帆越描越黑
·赵长青说,李修武案应当发回重审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李俊驳斥薄熙来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王彪子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
·3月8日薄熙来感冒了吗
·温家宝抓住了薄熙来的本质
·张德江将改变重庆
·李俊对李修武案二审维持原判感到震惊
·薄熙来垮台大连人拍手称快
·胡习联手,校正中国前进方向
·从亿万富豪到餐馆帮厨
·薄家稳住阵脚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
   姜维平
   相距甚远的两方说辞
   重庆地方法院对李俊,李修武的指控,时间的跨度太大,给人一种追诉以往,翻箱倒柜,算总账的感觉,这说明了什么呢?是清查民营企业老板的原罪吗?且看两方相距甚远的说辞。
   法院的判决书是这样表述的:1997年,重庆二建筑工程公司(以下简称“二建公司”)为金得利房地产公司修建金得利综合楼。1998年10月中旬的一天,被告人魏文清以及李俊在未结清工程款的情况下,带领20余人到位于沙坪坝区天星桥的施工现场强行接房,驱赶、殴打“二建公司”员工毛家林、何光明、李应文等人,致使多人受伤。被害人毛家林左胸第5、6肋骨骨折,经法医鉴定,损伤程度为轻伤。

   李俊列举的事实真相是:2009年8月22日,他被重庆市公安局以“涉黑”等罪名追逃通缉,同年12月4日,被重庆市公安局和成都军区联合专案组抓捕关押在重庆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成都军区武器库第一保管大队等地,直至2010年3月5日无罪释放。期间专案组民警杨江、杨先、安支队长,等人,对上述事件已经进行了审查,他们告知,此案件是“天涯论坛”重庆社区匿名网络举报,在审讯李俊的询问笔录上显示:
   (1)1998年俊峰集团是以276万买下了重庆市二建约两亩土地。由重庆市二建第五分公司(北碚区分公司)经理古光荣负责在该地块承建金得利大厦,约9000多平方米,该项目经理是二建公司第五分公司古光荣属下李应文。
   (2)俊峰集团和重庆市二建系合作单位,二建公司在履行双方修建合同中,未能完成修建合同中规定工期,拖延工期5个多月,给俊峰集团造成巨大损失。
   (3)完工后,二建公司以各种理由不按合同要求交接已完工金得利大厦工程,并强行霸占重庆俊峰集团在该项目的办公室。1998年10中旬的一天,二建公司在总经理陈道友(因卖地给俊峰公司对我索贿未能成功,心存不满)、党委书记韦忠碧(判决书中所谓证人)的精心安排和策划下,二建公司五分公司经理古光荣带领下,用几台公交车从北碚区调来约400名二建公司建筑工人,头戴安全帽,手臂戴红袖章,手持铁锹、铁棍,把俊峰公司在该项目经理魏文清,工程师刘承信,工程师陈其昌,办公室闲聊的李修武(和公司毫无关系)打得遍体鳞伤,鲜血直流。
   (4)当时,俊峰集团就向沙坪坝公安局天星桥派出所报案,并向沙坪坝区政府紧急报告。
   (5)受伤工程师刘承信、魏文清、李修武和陈其昌等有大量的受伤照片、多件血衣,还有医院的病例、CT照片等证明。在沙坪坝政府原副区长黄伟召开的协调会上:
   A,俊峰公司出示了所有的受伤人员刘承信、魏文清、李修武等证据。
   B,要求二建总经理陈道友,赔偿受伤人员医药费、误工费、营养费等。
    C,并要求严惩古光荣、李应文等打人凶手。
   由此看来,这是由民事纠纷引起的一起刑事案件,如果当时对肇事者抓捕,交由法院审理,也符合政府高压维稳的思想理念,但结果却是这么处理的:
   在当时的沙坪坝区黄伟副区长协调解决下,形成了政府会议纪要,俊峰集团和重庆市“二建”的经济合同纠纷已经全面解决。并达成了协议,双方债权债务清楚。李俊说,他羁押审查期间,军地联合专案组已有结论。他特别要求专案组查证:
   A,提供和二建公司关于金得利大厦的修建合同。
   B,是不是没有按合同工期交房,推迟了5个多月?
   C,是不是古光荣带有约400人,戴着红袖章的“二建公司”工人,有组织的打伤我公司魏文清、刘承信等多名员工?
   D,要求专案组查询当时沙坪坝区人民政府,协调此纠纷(由原黄伟副区长主持)的会议纪要,内容包括债权债务,二建延误工期赔偿、魏文清、李修武等受伤人员各项证明和赔偿记录,等等。
   李俊说,根据以上4点笔录中的要求,专案组杨江、杨先等对他的审讯笔录,核实了沙坪坝区政府和“二建公司”等相关人员,并提取了多份笔录和书证,证明他反映的情况属实,寻衅滋事罪不成立。
   笔者不轻信李俊的说辞,但他提供的2010年3月1日关于李俊《重庆市公安局撤销案件通知书》已有结论。此举报为网络举报,撤销案件后,2010年3月5日的无罪释放是最有力的佐证,这说明李俊上述说辞是有事实依据的,就我的经验,国内企业之间为了争利,经常发生类似案件,依国情民情,很多都是可大可小,可抓可了,如果企业老板与政府官员关系较近,就会有人站出来协调,只要黄副区长参加了,双方还签订了合同,就视为治安纠纷解决了,就等于说,他们犯罪的情节轻微,不予追究。为什么还要翻出陈年旧账呢?原来,拼凑和包装“黑社会”的材料不够,王立军下令带着有色眼镜去找。
   李俊说,沙坪坝区法院的判决书,对李俊、李修武、魏文清又一次指控完全是混淆是非、栽赃陷害。为什么十四年前,俊峰公司和“二建公司”已经解决了的经济合同纠纷,现在,沙坪坝区公检法翻脸不认人,要以寻衅滋事的罪名,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呢?而且,俊峰公司所有相关人员不涉及寻衅滋事,而是此事件中的经济、人身安全受害者,但受害者却变成了罪犯,完全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更荒唐的是,两个专案组,都是在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的领导下,所调查的结论,却是完全不一样的结果,抓了放,放了再抓,重庆市公安局在做什么?
   他还指出,重庆市“二建公司”是一家有几千人的国营公司,是重庆市国资委下属建工集团的子公司,而当时的俊峰公司只不过二、三十人的小公司而已,其实力、后台和“二建”根本没有可比性。说李俊等人挑起事端,似乎也不合情理。
   在证据方面,也存在着应需补办的问题,判决书指控“二建公司”毛家林受轻伤,十几年后的所谓“法医鉴定”从何而来?什么时间的法医鉴定?有无客观权威性?李俊说,在被羁押的三个多月期间,专案组对此举报信反复调查,为什么不追究导致毛家林轻伤害的刑事责任呢?那时,也没有听说毛家林所谓的轻伤法医鉴定书。
   所以,比对上述双方相距甚远的说辞,笔者只能相信证据,判决书中所指控的文字完全不符合事实。反而,被害人李俊、李修武、魏文清变成了此案刑事犯罪的被告人,也变成了包装出来的黑社会组织黑老大和成员。重庆市沙坪坝区公检法完全是颠倒黑白,栽赃陷害,扒出了10几年前的陈芝麻乱谷子,就是为了满足薄熙来,王立军抢钱买官的需要,只要能使张海洋等权贵高兴,怎么都行,这就是重庆以“打黑”黑打、乱打为特色的“薄熙来、王立军模式”和“重庆模式”。
   究竟谁在寻衅滋事?
   重庆地方法院的文书说,2007年6月27日,李俊为达到让重庆俊峰置业有限公司开发的龙凤云洲小区通过消防验收的目的,在与重庆华宇物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宇公司)协商未果的情况下,指使被告人魏文清、白红波及李险峰(另案处理)纠集被告人雷建良、范春雷等保安及社会闲散人员近200人。聚集在沙坪坝区龙凤云洲小区与华宇西城丽景小区之间的公路上,给每人统一配发手套、钢管并发放出场费,保护施工人员推到华宇公司围墙,强行占用华宇公司修建的公路,作为龙凤云洲小区的消防通道。后经沙坪坝区政府出面协调,双方达成协议,重庆俊峰置业有限公司赔偿华宇公司250万元。
   李俊申辩的事实真相是:1,华宇公司堵塞了俊峰龙凤云洲小区后门消防通道,此消防通道为市政公路,堵塞后,不仅存在严重消防隐患,而且,使龙凤云洲小区正在施工的三幢33层的高楼不能正常供料,造成巨大经济损失。控方提供证据影像,只是截取对俊峰不利的影视片段,并未展示当时聚集在华宇公司,聚集在西城丽景车库,和龙凤云洲小区后门的全副武装的几百名保安、社会闲杂人员。
   李俊说,魏文清要求法庭提供当时全部的影视资料,被控方拒绝。2007年9月上旬,当时俊峰集团被迫无奈,恳请同创集团的原董事长张明渝(当时是重庆市房地产协会会长,工商联副主席、原重庆市人大代表),重庆石桥开发总公司董事长秦永贵,重庆市华宇物业公司董事长蒋业华,还邀请了重庆市政府陈副秘书长,参予处理,在三峡广场华宇公司的一家酒楼的晚宴协调会上,蒋业华认为,华宇公司修建“龙凤云洲”后门市政公路花了250万,(华宇公司是重庆市房地产前五强企业)强迫要求俊峰公司赔偿250万,由于“龙凤云州”工期紧,消防通道被华宇公司堵塞,担心出事,人命关天,而华宇公司实力雄厚,他明知敲诈,也只有被迫接受。蒋业华为显示其财力,赠与当时在场周副秘书长、张明渝及其张秘书、秦永贵每人金砖一块,每块价值人民币约2万元。
   于是,2007年9月12日,华宇物业集团公司代表陈士渝和俊峰集团公司代表刘清元签订了正式协议,俊峰公司一次补偿250万人民币给华宇公司(有原合同和收据作证)。达成协议之后,华宇物业公司下属华姿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撤回对俊峰置业有限公司和重庆庆华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的全部诉讼。当时双方保安发生对峙,没有发生任何肢体冲突,沙坪坝公安分局渝碚路派出所,也以治安纠纷了结了此案。李俊说,此事件已经圆满解决,现在,为何追溯以往,又要以寻衅滋事加罪于我们?
   这方面李俊提供了附件:被告人魏文清的辩护律师,四川篇章律师事务所主任文闻、律师谭万麟针对寻衅滋事罪部分指控,做出的以下5点辩护:控辩双方没有争议,且证据完全能够支撑如下基本事实:
   1.俊峰置业公司开发的龙凤云洲小区(原属军队的地产)与华宇公司开发的西城丽景小区(原属为灯泡厂的地方)毗连,原分界限是军队的老围墙,所有权归属于龙凤云洲小区;
   2.两小区均依法通过规划、建设等行政机关的许可(全案无相反证据证明龙凤云洲小区或者西城丽景小区属违法建设);
   3.两处毗连的地产均已围墙围界,华宇公司在其围墙内,修建一道路,该道路是市政府的市政道路。
   4.就消防通道一事,俊峰置业公司多次与华宇公司协商未果的情况下,强行开了一消防通道。
   5.事后,沙区政府多次协调两家公司,俊峰置业公司补偿了华宇250万元,其他涉嫌违法人员已经收到相关行政机关的处罚。
   笔者认为,退一万步讲话,假定俊峰理亏,但当时在政府官员出面协调下,双方已经握手言和,根本没有必要再强加罪名给李家兄弟,何况不一定是俊峰一方的主要责任,由此看出,薄熙来,王立军要吞没俊峰的财产,已是急不可耐,不择手段。他们拿着放大镜,一根头发丝上的虱子,也要把它放大和包装成大象。
   是银行委贷还是非法经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