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姜维平文集
·学习蒋经国,中国才有出路
·由深圳庆典红包想到的
·从胡锦涛庆典讲话看中共的困局
·自杀,下跪与站起
·王珉看透了薄熙来的底牌?
·我为刘晓波获奖鼓与呼
·保卫黄河,还是保卫薄熙来?
·薄熙来上到天津,到底要取什么“经”?
·中国矿工死于傲慢与冷漠
·习近平晋升有利于中国平稳改革?
·温家宝为什么不给刘杰作主?
·警察堕落成了地方武装?
·女市长的选票和刘局长的屁股
·堵住家门的中国没有前途
·李刚的爸爸是制度
·薄熙来策划了对我的四次暗杀?
·胡锦涛阻碍政改,温家宝奋力突破
·薄熙来渲染物价,煽动社会动乱?
·《重庆晚报》挑战王立军“双起”说
·邢老太断指,政府扯碎了民众的梦
·《薄熙来传》后记
·官商勾结,薄熙来旧瓶装新酒
·被宠坏了的媒体老总们 ----《文汇报》内幕之六
·无产无畏者将改变中国
·薄熙来与“奥迪哥”
·香港《前哨》害死了李铁映的儿子?
·从“红包”难题看重庆人香港扫货
·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广告重压下的众生相——《文汇报》内幕之七
·调查组不如巡回法庭
·薄熙来是政治局的大贪官
·中国嗅到茉莉花香了吗?
·含泪带笑的稀奇事——《文汇报》内幕之八
·陈年旧账:虞德海行贿,江泽民受贿
·埃及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
·李克强与薄熙来
·刘志军落马说明了什麽?
·薄熙来与白求恩
·亦是无语亦是忧——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九
·汪洋看望重庆团,为何薄书记不露面?
·王立军的提案是什麽东西?
·别用“动乱”吓唬中国人民
·薄熙来的亮点
·不是余罪是遗恨
·榨干血泪,名利双收 《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吴英死于官员内斗与酷法?
·祖国母亲的呼唤
·刘少奇的女儿流得什麽泪
·薄熙来拉拢军队,意图政变
·李庄案,新华社为何失声?
·李庄案显示,围观改变中国
·不要仅仅为李庄哭泣
·新华社迟来的“哀”?
·李源潮下重庆,薄熙来要回京?
·薄熙来忘了李庄?
·薄熙来和“瑜伽女”
·中共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诚实的错误——《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许宗衡受贿金额“缩水”是“死缓”的前奏?
·范止安印象
·侯德健唤醒了“六四”的记忆
·中国的母亲节
·艾未未能判刑吗?
·停唱红歌,救救母亲
·温家宝去意已决?
·平反“六四”,习近平的历史使命
·能不杀的不要杀
·6月11日:薄熙来“逼宫”
·李庄出狱,薄熙来如何应对?
·薄熙来的红书与汪洋的幸福书
·农妇走好,天堂里没有骗子
·《文汇报》的表叔时代——文汇报内幕之十二
·薄熙来践踏宪法又一铁证
·薄熙来逼宫失败
·遣返赖昌星有助于中国反腐
·薄熙来故伎重演
·归与不归
·薄熙来与闻世震
·艾未未听到了两个声音
·廖亦武被拒出境之我见
·死亡之吻,撼动人心
·死亡换取的城建太沉重
·胡锦涛打败了薄熙来
·重庆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
·张云枫的另一面——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十三
·李俊与李庄,都使薄熙来受伤
·赖昌星案件的启示
·薄熙来管住王立军了吗?
·薄熙来占据了“道德高地”?
·薄熙来为什么公开抢劫李俊?
·遗忘了孩子就没有了未来
·新闻界的李庄继续坐牢
·贪官判刑后都赞成新闻自由?
·冉云飞获释与北岛还乡
·大连万人抗议,要求清算薄熙来
·我很想成为江南/姜维平声明
·中共应从善如流把大连定为政治改革特区
·证词:薄熙来的“共同富裕”
·望着林顿远去的身影
·大连又火上浇油?
·王立军造假的真实目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
   姜维平
   相距甚远的两方说辞
   重庆地方法院对李俊,李修武的指控,时间的跨度太大,给人一种追诉以往,翻箱倒柜,算总账的感觉,这说明了什么呢?是清查民营企业老板的原罪吗?且看两方相距甚远的说辞。
   法院的判决书是这样表述的:1997年,重庆二建筑工程公司(以下简称“二建公司”)为金得利房地产公司修建金得利综合楼。1998年10月中旬的一天,被告人魏文清以及李俊在未结清工程款的情况下,带领20余人到位于沙坪坝区天星桥的施工现场强行接房,驱赶、殴打“二建公司”员工毛家林、何光明、李应文等人,致使多人受伤。被害人毛家林左胸第5、6肋骨骨折,经法医鉴定,损伤程度为轻伤。

   李俊列举的事实真相是:2009年8月22日,他被重庆市公安局以“涉黑”等罪名追逃通缉,同年12月4日,被重庆市公安局和成都军区联合专案组抓捕关押在重庆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成都军区武器库第一保管大队等地,直至2010年3月5日无罪释放。期间专案组民警杨江、杨先、安支队长,等人,对上述事件已经进行了审查,他们告知,此案件是“天涯论坛”重庆社区匿名网络举报,在审讯李俊的询问笔录上显示:
   (1)1998年俊峰集团是以276万买下了重庆市二建约两亩土地。由重庆市二建第五分公司(北碚区分公司)经理古光荣负责在该地块承建金得利大厦,约9000多平方米,该项目经理是二建公司第五分公司古光荣属下李应文。
   (2)俊峰集团和重庆市二建系合作单位,二建公司在履行双方修建合同中,未能完成修建合同中规定工期,拖延工期5个多月,给俊峰集团造成巨大损失。
   (3)完工后,二建公司以各种理由不按合同要求交接已完工金得利大厦工程,并强行霸占重庆俊峰集团在该项目的办公室。1998年10中旬的一天,二建公司在总经理陈道友(因卖地给俊峰公司对我索贿未能成功,心存不满)、党委书记韦忠碧(判决书中所谓证人)的精心安排和策划下,二建公司五分公司经理古光荣带领下,用几台公交车从北碚区调来约400名二建公司建筑工人,头戴安全帽,手臂戴红袖章,手持铁锹、铁棍,把俊峰公司在该项目经理魏文清,工程师刘承信,工程师陈其昌,办公室闲聊的李修武(和公司毫无关系)打得遍体鳞伤,鲜血直流。
   (4)当时,俊峰集团就向沙坪坝公安局天星桥派出所报案,并向沙坪坝区政府紧急报告。
   (5)受伤工程师刘承信、魏文清、李修武和陈其昌等有大量的受伤照片、多件血衣,还有医院的病例、CT照片等证明。在沙坪坝政府原副区长黄伟召开的协调会上:
   A,俊峰公司出示了所有的受伤人员刘承信、魏文清、李修武等证据。
   B,要求二建总经理陈道友,赔偿受伤人员医药费、误工费、营养费等。
    C,并要求严惩古光荣、李应文等打人凶手。
   由此看来,这是由民事纠纷引起的一起刑事案件,如果当时对肇事者抓捕,交由法院审理,也符合政府高压维稳的思想理念,但结果却是这么处理的:
   在当时的沙坪坝区黄伟副区长协调解决下,形成了政府会议纪要,俊峰集团和重庆市“二建”的经济合同纠纷已经全面解决。并达成了协议,双方债权债务清楚。李俊说,他羁押审查期间,军地联合专案组已有结论。他特别要求专案组查证:
   A,提供和二建公司关于金得利大厦的修建合同。
   B,是不是没有按合同工期交房,推迟了5个多月?
   C,是不是古光荣带有约400人,戴着红袖章的“二建公司”工人,有组织的打伤我公司魏文清、刘承信等多名员工?
   D,要求专案组查询当时沙坪坝区人民政府,协调此纠纷(由原黄伟副区长主持)的会议纪要,内容包括债权债务,二建延误工期赔偿、魏文清、李修武等受伤人员各项证明和赔偿记录,等等。
   李俊说,根据以上4点笔录中的要求,专案组杨江、杨先等对他的审讯笔录,核实了沙坪坝区政府和“二建公司”等相关人员,并提取了多份笔录和书证,证明他反映的情况属实,寻衅滋事罪不成立。
   笔者不轻信李俊的说辞,但他提供的2010年3月1日关于李俊《重庆市公安局撤销案件通知书》已有结论。此举报为网络举报,撤销案件后,2010年3月5日的无罪释放是最有力的佐证,这说明李俊上述说辞是有事实依据的,就我的经验,国内企业之间为了争利,经常发生类似案件,依国情民情,很多都是可大可小,可抓可了,如果企业老板与政府官员关系较近,就会有人站出来协调,只要黄副区长参加了,双方还签订了合同,就视为治安纠纷解决了,就等于说,他们犯罪的情节轻微,不予追究。为什么还要翻出陈年旧账呢?原来,拼凑和包装“黑社会”的材料不够,王立军下令带着有色眼镜去找。
   李俊说,沙坪坝区法院的判决书,对李俊、李修武、魏文清又一次指控完全是混淆是非、栽赃陷害。为什么十四年前,俊峰公司和“二建公司”已经解决了的经济合同纠纷,现在,沙坪坝区公检法翻脸不认人,要以寻衅滋事的罪名,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呢?而且,俊峰公司所有相关人员不涉及寻衅滋事,而是此事件中的经济、人身安全受害者,但受害者却变成了罪犯,完全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更荒唐的是,两个专案组,都是在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的领导下,所调查的结论,却是完全不一样的结果,抓了放,放了再抓,重庆市公安局在做什么?
   他还指出,重庆市“二建公司”是一家有几千人的国营公司,是重庆市国资委下属建工集团的子公司,而当时的俊峰公司只不过二、三十人的小公司而已,其实力、后台和“二建”根本没有可比性。说李俊等人挑起事端,似乎也不合情理。
   在证据方面,也存在着应需补办的问题,判决书指控“二建公司”毛家林受轻伤,十几年后的所谓“法医鉴定”从何而来?什么时间的法医鉴定?有无客观权威性?李俊说,在被羁押的三个多月期间,专案组对此举报信反复调查,为什么不追究导致毛家林轻伤害的刑事责任呢?那时,也没有听说毛家林所谓的轻伤法医鉴定书。
   所以,比对上述双方相距甚远的说辞,笔者只能相信证据,判决书中所指控的文字完全不符合事实。反而,被害人李俊、李修武、魏文清变成了此案刑事犯罪的被告人,也变成了包装出来的黑社会组织黑老大和成员。重庆市沙坪坝区公检法完全是颠倒黑白,栽赃陷害,扒出了10几年前的陈芝麻乱谷子,就是为了满足薄熙来,王立军抢钱买官的需要,只要能使张海洋等权贵高兴,怎么都行,这就是重庆以“打黑”黑打、乱打为特色的“薄熙来、王立军模式”和“重庆模式”。
   究竟谁在寻衅滋事?
   重庆地方法院的文书说,2007年6月27日,李俊为达到让重庆俊峰置业有限公司开发的龙凤云洲小区通过消防验收的目的,在与重庆华宇物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宇公司)协商未果的情况下,指使被告人魏文清、白红波及李险峰(另案处理)纠集被告人雷建良、范春雷等保安及社会闲散人员近200人。聚集在沙坪坝区龙凤云洲小区与华宇西城丽景小区之间的公路上,给每人统一配发手套、钢管并发放出场费,保护施工人员推到华宇公司围墙,强行占用华宇公司修建的公路,作为龙凤云洲小区的消防通道。后经沙坪坝区政府出面协调,双方达成协议,重庆俊峰置业有限公司赔偿华宇公司250万元。
   李俊申辩的事实真相是:1,华宇公司堵塞了俊峰龙凤云洲小区后门消防通道,此消防通道为市政公路,堵塞后,不仅存在严重消防隐患,而且,使龙凤云洲小区正在施工的三幢33层的高楼不能正常供料,造成巨大经济损失。控方提供证据影像,只是截取对俊峰不利的影视片段,并未展示当时聚集在华宇公司,聚集在西城丽景车库,和龙凤云洲小区后门的全副武装的几百名保安、社会闲杂人员。
   李俊说,魏文清要求法庭提供当时全部的影视资料,被控方拒绝。2007年9月上旬,当时俊峰集团被迫无奈,恳请同创集团的原董事长张明渝(当时是重庆市房地产协会会长,工商联副主席、原重庆市人大代表),重庆石桥开发总公司董事长秦永贵,重庆市华宇物业公司董事长蒋业华,还邀请了重庆市政府陈副秘书长,参予处理,在三峡广场华宇公司的一家酒楼的晚宴协调会上,蒋业华认为,华宇公司修建“龙凤云洲”后门市政公路花了250万,(华宇公司是重庆市房地产前五强企业)强迫要求俊峰公司赔偿250万,由于“龙凤云州”工期紧,消防通道被华宇公司堵塞,担心出事,人命关天,而华宇公司实力雄厚,他明知敲诈,也只有被迫接受。蒋业华为显示其财力,赠与当时在场周副秘书长、张明渝及其张秘书、秦永贵每人金砖一块,每块价值人民币约2万元。
   于是,2007年9月12日,华宇物业集团公司代表陈士渝和俊峰集团公司代表刘清元签订了正式协议,俊峰公司一次补偿250万人民币给华宇公司(有原合同和收据作证)。达成协议之后,华宇物业公司下属华姿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撤回对俊峰置业有限公司和重庆庆华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的全部诉讼。当时双方保安发生对峙,没有发生任何肢体冲突,沙坪坝公安分局渝碚路派出所,也以治安纠纷了结了此案。李俊说,此事件已经圆满解决,现在,为何追溯以往,又要以寻衅滋事加罪于我们?
   这方面李俊提供了附件:被告人魏文清的辩护律师,四川篇章律师事务所主任文闻、律师谭万麟针对寻衅滋事罪部分指控,做出的以下5点辩护:控辩双方没有争议,且证据完全能够支撑如下基本事实:
   1.俊峰置业公司开发的龙凤云洲小区(原属军队的地产)与华宇公司开发的西城丽景小区(原属为灯泡厂的地方)毗连,原分界限是军队的老围墙,所有权归属于龙凤云洲小区;
   2.两小区均依法通过规划、建设等行政机关的许可(全案无相反证据证明龙凤云洲小区或者西城丽景小区属违法建设);
   3.两处毗连的地产均已围墙围界,华宇公司在其围墙内,修建一道路,该道路是市政府的市政道路。
   4.就消防通道一事,俊峰置业公司多次与华宇公司协商未果的情况下,强行开了一消防通道。
   5.事后,沙区政府多次协调两家公司,俊峰置业公司补偿了华宇250万元,其他涉嫌违法人员已经收到相关行政机关的处罚。
   笔者认为,退一万步讲话,假定俊峰理亏,但当时在政府官员出面协调下,双方已经握手言和,根本没有必要再强加罪名给李家兄弟,何况不一定是俊峰一方的主要责任,由此看出,薄熙来,王立军要吞没俊峰的财产,已是急不可耐,不择手段。他们拿着放大镜,一根头发丝上的虱子,也要把它放大和包装成大象。
   是银行委贷还是非法经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