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王彪子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
姜维平文集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派特警打人
·孙政才窝囊,习近平急了
·王荣,慢慢地哭吧!
·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纪念胡耀邦,习近平的明智之举
·王健民案庭审为什么要改期?
·薄熙来“黑打”第一冤案再审即将开局
·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我的老乡徐才厚
·我的老乡徐才厚
·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凭什么要杀死孩子的父亲?
·立新照明,薛伟开辟新事业
·川渝群体事件井喷的真实原因
·习近平整治国安系统应从制度入手
·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
·又借550亿,黄奇帆的拆墙术
·狡猾的韩正,如何从踩踏事件中脱身?
·上海万人游行,韩正这下乐了
·索贿2000万,李承先徇私枉法
·霸道贪腐的“永州蛇”
·黄奇帆暗中操控,李俊企业遭围攻
·重庆公安帮倒忙,李俊小舅子跳窗逃生
·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李方平说,王健民案增加新的罪名
·起诉《环球邮报》,陈国治角色错乱
·中国股市“超规则”游戏探秘
·华人房东聚会,搭建互助平台
·“踩高跷”炒股票,没有不跌倒的
·黄奇帆救股市,别搞笑了
·江派设局,习近平切莫进入陷阱
·周本顺被抓,习王再下一城
·菲律宾朋友的狂欢之夜
·不必判处林森浩死刑
·程慕阳案发回重审,因为鸟鱼相遇
·抓捕维权律师的原因和恶果
·河北官场继续地震,张越自杀未遂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二)
·薄熙来余党反攻倒算,李俊企业发生血案
·天津大爆炸,李克强成了缩头乌龟
·薄熙来的幽灵与黄奇帆的骗术
·习近平阅兵,胡锦涛为何要发抖?
·习近平阅兵,李长春玩起“高射炮”?
·福州村霸,挑战习近平“依法治国”
·李克强当司仪,韩正干瞪眼
·习近平访美,中美人民的期待
·习近平访美,力促中美互利共赢
·习近平访美,日本安倍急了
·中美友谊屋,民间赠送给习近平的大礼
·跑到西雅图,黄奇帆给习近平丢脸
·重大突破,习奥就网络间谍问题达成共识
·习近平接受访民的申诉材料
·从王健民到信力健,胡春华一再胡来
·河北“政法王”名声臭到联合国
·习近平谈及非营利组织,意指郭玉闪?
·王建民的悲哀
·王林是骗子吗?
·吴弘达不是一个诚实的人
·辽宁贪官张家成给我的印象
·应当对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展开调查
·难以包装的“王健民反革命集团案”
·胡耀邦不朽,七常委求救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上篇)
·韩正狡猾,丢了西瓜捡芝麻
·高铭暄等法律专家说,钟安平不是贪污犯
·屠呦呦:机会垂青有准备的人
·加籍港商钟安平,狱中发出两封公开信
·蔡英文当选,未必是台湾之福
·一起被埋没的外企老板遭“黑打”的冤案
·车震不犯法,警察不该抓
·艾宝俊和郭广昌被调查,上海要地震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中)
·美国纽约一个难忘的夜晚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阔别16载,访港点滴
·习近平力促平反冤案,重庆地方不执行
·法院违法,王健民案“难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彪子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

   王彪子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
   姜维平
   2月9日,在两会重庆媒体开放日上,薄熙来信誓旦旦地说,打黑运动中未搞刑讯逼供,但重庆新闻界消息人士透露,关海祥主政公安工作以来,情况有了一些好的变化,但王立军领导下的打黑专案组人员,的确广泛地存在着刑讯逼供的问题,就去年9月27日李修武案的庭审看,所有的犯罪嫌疑人不仅拒不认罪,而且,大都当庭举报办案人员对其刑讯逼供,“刑法泰斗”,著名律师赵长青见证了现场喊冤情况,他说,你们这样搞,是要出大事的,重庆公检法应当对历史负责。
   据海外媒体报道,重庆有个叫李俊的亿万富翁逃到国外,他最近在接受西方媒体采访时称,他在打黑运动中受到刑讯逼供,《美国之音》记者问,刑讯逼供这类事在重庆是否只是个别现象,谁该对此负责?薄熙来回答说:“第一,你说的这个亿万富翁是谁我并不知道。第二,重庆在打黑除恶中,我了解的情况,负责任地讲,没有刑讯逼供。重庆的确在打黑除恶过程中涉及的面比较宽,但是我们是依法办案。如果有什么确切的根据,你们可以提出来。但是我希望不要传谣。”
    由此,我们看出薄熙来在公然说谎,一方面迫于压力,他不得不承认对王立军“失察”;一方面自我肯定“唱红打黑”,否认有刑讯逼供行为,这只能说明他过去是王立军的靠山,现在,是反目为仇的政敌,但不论如何,都不能掩饰重庆公安局专案组打黑“黑打”,徇私枉法,刑讯逼供的问题。重庆媒体消息人士说,薄熙来不是让我们拿出确切的证据吗?他说,他自己亲眼目击了去年9月27日至29日的3天庭审,不仅听到了李修武等犯罪嫌疑人的血泪控诉,而且,还看到了赵长青及其助手,西南政法大学研究生李林痛斥警察的情景。


   他说,那天表面上看是公开庭审,还召集了一批人大,政协代表,装潢门面,但进入沙坪坝区法院的人,最多的还是警察,有的是便装,有的是穿制服的,其目的是奉王立军之命,监控检察官和法官,尤其是律师和旁听家属的。9月27日第一天,法院还允许一些俊峰企业的员工旁听,整个能容纳200多人的房间坐无虚席,由于赵长青和李林为李修武等人所做的辩护非常精彩,所以,不断博得旁听者的掌声和喝采,而且,由于李修武等人当庭指控警方刑讯逼供,使心虚的重庆公安局长王立军十分恐慌,并即时向薄熙来汇报,他亲自下令此后两天不公开审理,薄熙来说,要保住重庆的形象。
   于是,第二天,原来参加旁听的俊峰企业集团的职工被拒之门外,他们的合法证件被置之不理,消息人士说,除了赵长青辩护词振奋人心外,其原因主要是李修武等犯罪嫌疑人,都当庭翻供,李修武说,他在被审讯期间,有五天六夜被锁在老虎凳上,忍受殴打和强光照射,没吃任何食物,曾多次昏厥,在神智不清的状态下,不得不屈服于压力,在警方写好的材料上,签字划押,后来,很长时间,他呈现血尿症状,至今身体健康堪忧。李修武拖着病弱的身体,在庭上指控王立军领导下的警察是“造假犯罪”,是枉法追诉和公开抢劫,但法官态度明显倾向于警方,赵长青十分气愤,要耍无赖的警方,当庭公布这6天7夜的录像视频,他说,如果李修武讲得不属实,你们应当展示这几天,他在看守所的实情,但由沙坪坝区委书记李剑铭掌控的地方法院,竟置之不理。
   同时,另一被指控犯罪的嫌犯台士华,也不认罪,他的一条腿已被严重打伤,在庭上明显看出病情是暴力施压所为,他说,警方殴打凌辱是家常便饭,严厉的刑讯逼供,使他实在没办法坚持,他在审讯文件上签字和按手模之后,殴打的情节才有所减轻,他说,他们叫怎么写,就得怎么写,我们斗不过王立军。
   作为被指控为黑社会另一骨干成员的魏文清,被警方刑讯逼供更是苦不堪言,他被打得遍体鳞伤,住了三个月院才出来,他说,不是什么黑社会,却硬要承认,有时不服,办案人员就用矿泉水浇到头上,再靠近电风扇持久地吹,那滋味生不如死,他转述警察的话说,不想受罪,就在我给你写好的材料上签字吧!
   重庆媒体消息人士说,当庭指控警察执法犯法的人,共30多人,只有岳明扬一个人认罪,因为她与警方私下有某种交易,其他人无一不声泪俱下地大声喊冤,虽然,他们每人揭发的警方犯罪情节略有不同,但内容基本一致,它已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足证打黑“黑打”,李俊,李修武案是一个被薄熙来,王立军主观拟定的,拼凑和包装出来的一个典型的“造假”黑社会,其目的是公开抢夺民企45亿的“大蛋糕”,赵长青说,他干了这么多年律师,第一次看到如此胆大妄为的司法闹剧,他质问公诉人,2009年7月以前,李修武的公司股份,才是百分之一,而此后一下子变成了百分之五十一,难道其原因不值得你们思索吗?这原因只能从公权力对民企施压行为中去找,这种对《宪法》多种经济成分共存否定的做法,毁了中国啊,你们要慎之又慎呀!他还说,李修武是一个老实巴脚的农民,这一点凡是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没有车,没有办公室,仅有的一套房子还在按揭,从来不参与公司的事,这是“黑老大”吗?赵长青还说,你们认定李俊是黑老大,但2010年10月23日,他是持有合法手续和护照出境的,对此,你们如何解释呢?既便他有罪,这些31个所谓下属成员,也必须等他回来才能判刑。
   据悉,去年12月9日,李修武一审被判了18年,其他人无一幸免,连李俊之妻罗淙也被以窝藏罪判了一年,刑满释放后,还受到威胁和监控,在王立军叛逃之前,因为海外多有信息传递,薄熙来和王立军十分恼火,曾下令公安人员三次传讯罗淙,有一次施压20个小时,并恐吓说,再报道就抓去判刑,使罗淙心灵受到极大伤害,神情恍惚,与世隔绝,另一伙派往海外的特务,还对李俊在美国的大女儿和其男友家人施压,其卑劣的手法,与斯大林时代类似,令世人震惊。其实,李修武的家人从来没有接受过我的采访,由于王立军做恶多端,得罪人太多,我的信息渠道是多方位而灵敏的。薄熙来靠谎言遮掩过去“打黑”抢钱杀人,株连九族的罪行,是徒劳的,再能言善辩,也抵不住血和泪写的事实。
   重庆新闻界消息人士说,王立军叛逃事件预示重庆“二次文革”的失败,关海祥任职后,警察对待涉黑家属的态度有了明显的变化,原彭治民案的成员曾智强的母亲彭佩瑶说,原先警方强势要没收她的房产,她一再据理抗争,她说,这是邓小平改革开放政策给的实惠,和“黑社会”有什么关系?你们抓了我儿子,判了无期,让他蒙受冤狱,还要把我77岁的老人赶出家门,我要和你们拼了!以前,每当此时,办案的马警官都会狗仗人势,吹胡子瞪眼,如今,态度软了下来,说,再等等看,彭佩瑶说,反正不管什么态度,我老太太要和儿子的财产共存亡,曾智强不是黑社会,他是一个合法的爱国的广告公司的老板。
   同样的,另一个李俊的亲友也勇敢地痛斥办案人魏星,刘克勤等警察,指责他们紧跟王立军黑打,犯下了滔天大罪,引起了重庆的众怒,以前,他们会暴跳如雷,现在,却焉头搭脑,这种微妙的变化预示重庆官场将会有重大人事变动,2月6号,王立军与薄熙来“窝里斗”,跑到美领馆事件曝光之后,重庆警察队伍里,很多人都非常高兴,他们说,“东北帮”把我们害苦了!整得警察互不信任,警民对立更加严重,现在,有一种如释重负的快感。他们计划搞庆祝活动,但薄熙来在2月7日,下令警察不得放鞭炮,但那天庆贺的酒宴却十分兴隆。大家吃得火窝,喝着麻辣,讲得都是“王彪子”的丑闻,包括他和多名警花情妇的小故事。人们坚信,王立军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剩下一半还在撒谎。但他大搞“二次文革”,枉法追诉,积怨太深,难逃灭亡的命运!正如美国一位老华侨所言,再等等看,不处理薄熙来,我们将在海外采取大规模行动,绝不能让“王彪子”和薄熙来搞得“二次文革”毁了中国。
   2012年3月11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顺告读者:姜维平狱中回忆录已定书名为《活人墓》,近期正在校对,尚未定价,如要购买,请先期告知你的联系方式,出版后再由我处通知价格,敬请关注,其姊妹篇《从墓地归来》正在写作中,将在2014年出版,感谢广大读者的关注,感谢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的支持,感谢国际笔会的帮助,感谢粉丝奥丽雅等人的捧场,我的联系电话:647---763---6898,电邮[email protected],或[email protected]
   {万维网姜记者博客2012年3月11日首发}
(2012/03/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