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姜维平文集
·重庆法院的霸道和傲慢
·李剑铭打了孙政才一记耳光
·不要胡吹胡春华
·九十老翁不寂寞,笑谈今昔薄熙来
·《南周》事件表明媒体人士对习近平抱有希望
·利益驱动,李剑铭成了变色龙
·“爱心妈妈”与冷血贪官
·由谷开来想到袁宝璟
·李剑铭打压民企有绝招
·战士,我听到你的歌声
·李俊惊呆了,讨薪民工砸乱食堂
·黄奇帆的厚脸皮与薄熙来的幽灵
·薄熙来为什么不惩处雷政富?
·谁封杀了我在新浪网的博客
·彭佩瑶的叹息与曾智强的眼泪
·李克强下基层,百姓的话语好辛酸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习近平今昔二三事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李俊起诉重庆公安局沙坪坝分局
·李克强在辽宁
·局长流眼泪,真的没出息
·起诉公安局,李俊开什么玩笑
·平反冤案 重庆庸官踢皮球
·罗淙透露重庆监狱黑幕
·城管掐女商贩 给胡春华丢脸
·黄奇帆含沙射影为薄熙来叫屈
·李克强口若悬河,反腐有多少“干货”?
·薄熙来与“跳楼哥”
·“两会”前后重庆众官相
·软禁中的薄熙来
·监狱里有多少窦娥冤?
·聂树斌案难在何处?
·辽大校友任北大校长,我进一言
·应当立即拘捕聂海芬
·薄谷蹦得太欢,自己跳进锅里
·黄奇帆挂羊头卖狗肉
·欺人太甚的永州蛇
·谎言与偏见
·薄熙来检举揭发大老虎
·李剑铭暗斗民企,李俊背水一战
·女神探谎言的破灭
·习近平坐出租,重庆却抓司机
·雅安地震,王东明面临严峻考验
·老常《王立军在狱中写的供词》是抄袭之作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黄奇帆最后的疯狂
·浙江高院何以闪烁其辞?
·彭佩瑶说,她的眼泪哭干了
·孙政才关照,李俊企业起死回生
·实名举报吴文康,薄熙来吓傻了
·姜维平声明:安玛张冠李戴
·《重庆日报》为李俊恢复名誉
·李俊企业遭围攻,黄奇帆偷着乐
·致昝爱宗和李主任的信
·刘志军哭了,薄熙来能笑吗?
·我与王志馨老师
·薄谷才是大汉奸
·周永康下苏州,强颜欢笑心里愁
·只有胡耀邦才能救中国
·赵副局长飙了,薄熙来下毒?
·唐慧案二审胜诉意义重大
·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目击记
·瓜农的脑袋不如瓜
·陆昊调动引发的回忆与思索
·薄熙来受审时会系领带吗?
·李俊算总账,薄熙来死罪
·杀掉薄熙来是上策
·薄熙来将为“翻供”付出代价
·李望知有脸吹捧薄熙来?
·薄熙来庭审为何延期?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一』
·25年前,就有人预言薄熙来垮台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由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上篇}
   姜维平
   今年3月9日,薄熙来在重庆团的开放日,有选择地接待了一些记者的采访,并就有关王立军的重庆打黑工作进行了评论,他表示,王立军的事是一个别事件,任何一个地方有突发事件,出现个别的人的问题都是难免的,要求百分之百是形而上学。不能把王立军事件无限夸大,猜三想四,把广大公安干警的成绩否认掉。此前,有法律界不满重庆运动式的打黑,指责打黑实乃黑打,对此,薄熙来称,在打黑之初,重庆市委市政府多次认真讨论,要求把握尺度,范围上不扩大不缩小,不枉不纵不漏。“打黑是要得罪人的事,是装聋作哑还是敢于硬碰认真对待?我们觉得还要是对人民负责,要把打黑办成铁案。”对于案件的处理,薄熙来认为尽管可能不会百分百正确,但要按照百分百正确的方式去努力。
   真的是这样吗?一个官员,一个地区做事,不是看他讲什么,而是看他做什么,现在,我依据李俊提供的一批新的材料,比对去年12月9日,重庆市沙坪坝区法院的判决书,写出以下文字,让读者分析和判断薄熙来是如何颠倒黑白,包装拼凑黑社会的。
   民企架构等同黑社会吗?

   人们记忆犹新,在不久前的一次北大演讲中,黄奇帆提出甄别黑社会的“四条标准”,强调一条不够都不能定性,但李俊家族恰恰一条也不够,只有似而非的一条,就是企业有资金的来源,即,公司有账号,但哪个民企没有呢?哪个公司没有董事会,监事会和股东大会呢?原来,薄熙来,王立军先是主观上拟想一个黑社会组织,再采取行动,它必须具备两个特点,一是有钱,二是民企,前者为了枪钱,后者没有靠山。然后,再寻找罪证,包装和拼凑,即,把一些“小混混”和富豪联系在一起,把一般孤立的刑事案件捆绑在一起,最后,再一方面利用媒体抹黑,一方面操控地方公检法抓人判刑。
   去年,重庆市沙坪坝区人民检察院是这样指控的:1998年以来,被告人李修武,伙同李俊(另案处理)利用其共同出资,并在重庆市沙坪坝区先后成立的重庆金得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得利房地产公司)、“金皇冠”歌舞厅、重庆俊峰实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俊峰集团)、重庆俊峰置业有限公司等经济实体,采取经济笼络控制等方式,拉拢、招募、纠集亲属、社会闲散人员,有组织的开办金龙玉凤大酒店、金龙玉凤国际俱乐部进行组织卖淫犯罪活动,开设重庆诚安信用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诚安公司)进行以发放高利贷为内容的非法经营犯罪活动。
   判决书说,为了谋取组织利益,大肆进行有组织的寻衅滋事、非法拘禁、隐匿会计凭证等违法犯罪活动,逐步形成了以被告人李修武以及李俊为组织、领导者,以被告人台士华、魏文清、白红波、岳明杨、等人为积极参加者,以被告人郝建、李伟、汪文宜、熊国、项旭东、陈安福、郑毅、郑欧、高勇、范春雷、雷良建、王亮、印国、金怀、何君等人为一般参加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该组织以公司化运作为掩护,通过实施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攫取巨额经济利益,用于支持该组织的活动和发展,为非作恶,称霸一方,欺压残害群众,严重破坏了当地的经济、社会治安秩序,造成重大影响。
   与重庆有些案件不同的是,法院指控的这些人都是李俊的亲友,由于每个民企都具有明显的家族特点,所以,李俊家族的31人判刑,几乎全军覆灭,李俊是这样揭秘公司内部架构和人事情况的,他说,重庆俊峰集团下属公司有:重庆俊峰置业有限公司、重庆金龙玉凤(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重庆金龙玉凤大酒店、重庆金得利石油制品有限公司、重庆诚安信用担保有限公司、重庆丰驰物业管理有限公司、重庆金鹏超投资有限公司等10多家公司,是重庆知名诚信的民营企业,集团净资产40多亿元人民币,2010年10月之前有固定员工总数500多人。
   
   其中,工商管理硕士、高级工程师、高级会计师、高级经济等高级职称者10多人;工程师、会计师、经济师等中级职称30多人;大专及以上学历者占员工总数81%以上。这些管理精英,大多数毕业于全国知名院校,有其优秀的专业素质和具有丰富的、多年的、行业管理经验,是重庆俊峰集团公司发展壮大坚实的基础。
   
   俊峰集团公司业务涉及房地产开发为主,餐饮娱乐、信用担保、石油制品、物业管理、装潢装饰等为辅的多产业、多元化大型民营企业集团,通过了ISO9000认证,是重庆市知名品牌企业、房地产开发50强单位,沙坪坝区商业联合会副会长单位,重庆最佳诚信企业,重庆市信用联社AAA级企业,每年上缴税收上亿元人民币,固定员工和建筑员工约1500人,成功的开发了1万平方米金得利大厦,30万平方米俊峰龙凤云洲,70万平方米俊峰香格里拉,在重庆业界享有较高的声誉,深得同行和消费者好评。
   
   李俊说,虽然公司由其策划操控,但早在2009年初,就成立了俊峰集团投资证劵(管理)部,聘请了两家中国知名咨询管理公司,参与对公司的经营管理,进一步完善公司组织构架,提供行之有效的咨询管理建议,和有力的技术支撑,并对俊峰公司进行股份制改造,拟用3到5年时间,完成在国内、境外上市,或者在国内借壳上市,打造成一个百亿、仟亿的综合性大众股份有限公司,因为俊峰集团公司有实力,有基础,有人才,有思想,团队理念深得人心:“心怀家,筑天下”。因此,它不是重庆公安局、检察院、法院所指控的黑社会组织,而是一个集房地产、金融担保、餐饮娱乐为一体,多元化、大型的、知名的、合法的民营企业。
   
   李俊说,法院指控我们企业领导人是“黑老大”,按照级别和职责再定“黑老二”和下属成员,是很简单的,但不符合事实,既然定性是黑社会,最起码必得指挥成员行动,但那些上了黑名单的人,绝大部分,他是第一次听说,这如何解释呢?
   
   沙坪坝检察院指控所谓的黑社会组织、领导者李俊,与所指控的组织成员、犯罪嫌疑人汪文宜、熊国、陈安福、高勇、王亮、印国、金怀、何君、李伟、雷良建素不相识。这些人可能只是俊峰集团上千员工中的几个而已,何时成为黑社会的组织成员了?李俊气愤地质问,那么,俊峰集团公司上千员工,是不是都是“黑社会”成员呢?社会上数以万计的民企是不是都难逃其咎?
   
   沙坪坝公检法为什么把李俊、李修武包装成“黑老大”?可能只有薄熙来、王立军、李剑铭、郭维国这些搞政治的人知道,民营企业等于黑社会组织,真是既荒唐又可怕的陷害。李俊认为,他本人只是俊峰集团公司的实际投资人,李修武、台士华只是两个名义上的股东,这一财产归属的问题,俊峰集团的员工全部清楚,对李修武、台士华所有罪名的指控,全部是杜撰、虚构的。
   
   目前,李俊被迫流亡海外,如果这个所谓黑社会组织没有了“黑老大”,重庆公权力操纵下的公检法就不能以“涉黑”名义,给其成员草率定罪,更不能罚款、追缴、没收李俊40多亿的资产,李修武、台士华更不应成为替罪羔羊,沙坪坝区公检法采取文革株连九族的办法,把他们变成领导、组织、参加黑社会性质的“黑老大”,是非常荒唐和违背人性的,也是在践踏国家的法律。
   
   李俊介绍说,其兄李修武所认识的人,只有几个亲属:台士华(外甥)、魏文清(李修武的侄女婿)、郑鸥(外甥)、郑毅(外甥)和十多年的老员工白红波。其他所指控的组织15名成员,李修武根本不认识,也没有在一起工作过。2011年9月27日、28日、29日,在沙坪坝区法院的庭审中,被指控犯罪的人,都声明并不认识李修武是何人?请问,天下有这样的黑社会组织的“黑老大”吗?
   
   他进一步指出,其中,台士华(俊峰集团公司名义股东,名义董事长)、魏文清(俊峰集团投资部负责人)、岳明杨(诚安担保公司主持日常工作的副总经理)、郝建(金龙玉凤国际俱乐部副总经理,负责演艺部)、郑鸥(俊峰置业公司的办公室副主任)、项旭东(原诚安担保公司项目经理,早已离职),这些人员是公司管理人员,而非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罪犯。
   
   现在,既使依据官方的材料,也明显证据不足,上述所谓“黑社会”组织成员,除了不认识、不了解的高勇外,没有犯罪前科和案底,没有故意伤害,没有毒品和枪支,行业内没有非法垄断,没有保护伞,特别是公司实际投资人李俊,二十多年以来,由原来在沙坪坝区双碑青草坡76号,依靠借钱300万经营的一间小杂货店,和购买的一台二手的旧巴士起家,呕心沥血,勤勤恳恳,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地做人,历时二十多年而成功,他从来没有案底,也没有一次无事生非,更没有判决书中描述的“为非作恶,称霸一方,欺压残害群众,严重破坏当地经济、社会治安秩序,造成重大影响”等问题,总之,二十多年以来,在俊峰集团就业、工作过的员工数以万计,向国家缴纳的各种费用、税金10亿以上,为重庆市的经济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成为了中国的民营企业的楷模。这样的民企领军人物何罪之有呢?
   
   重庆市市长黄奇帆2011年12月2日,在《黄奇帆北大演讲:打黑绝非乱打》原文中说,“为什么叫打黑而不是称为打一般的刑事案件,因为这些案件符合黑社会的四个特征,第一,它有人命案,是重大刑事案;第二,它有保护伞;第三,它有固定的经济来源;第四,它有严密组织。这四个特征少一个都不能叫黑社会。你不能对着流氓无赖组织或者一般刑事案件叫黑社会,这就不是法制了。司法上明确有三个结合、四个特征,这就叫打黑。只要这么打黑,在全世界任何国家都一定会得到人民的支持”。
   
   李俊表示,黄奇帆市长说得好啊。但事实上,重庆“打黑”运动是这样做的吗?关于“黑社会组织罪”四个特点,重庆俊峰集团公司哪一条符合呢?薄熙来,黄奇帆,王立军及重庆市政府是不是在欺骗全世界?为此,他郑重声明,俊峰集团不是黑社会,他们是冤枉的,是受到诬蔑陷害的。判决书中所有指控的罪行都是欲加之罪。
   
   李家兄弟寻衅滋事了吗?
   
   关于沙坪坝区人民检察院所谓指控的违法犯罪事实:寻衅滋事罪,是这样写的:
   
   1998年6月21日下午,被告人李修武得知被害人杨麟与妻子郑亚英到沙坪坝区文化馆其经营的“金皇冠”歌舞厅楼下打公用电话,因找补零钱与承包该歌舞厅小卖部的何春香发生纠纷的情况后,带领被告人白红波等人对被害人杨麟、郑亚英进行殴打,致被害人杨麟面部、胸部、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经法医鉴定,被害人杨麟的损伤程度为轻微伤。事发后,李俊出面赔偿了被害人杨麟的医药费。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