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李俊驳斥薄熙来的谎言]
姜维平文集
·望着林顿远去的身影
·大连又火上浇油?
·王立军造假的真实目的
·贪官爱当性奴
·薄熙来吃蛋糕与分蛋糕
·911给世界留下了什么?
·唐军处理大连PX官民双赢
·曹天问政,意义何在?
·薄熙来赶考不合格
·陈伟华痛斥薄熙来是叛徒?
·中国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
·温家宝绝地反击,薄熙来另起炉灶
·邓恳救不了薄熙来
·孙中山成了一杆旗
·胡锦涛没来,胡锦星代劳?
·重庆沃尔玛事件的两面性
·薄熙来鼓吹的“大下访”是真的?
·薄熙来利用罗淙钓鱼
·赵长青说,李俊不是黑老大
·汪洋能斗过薄熙来?
·薄熙来的哀鸣
·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
·薄熙来吹捧李岚清为了啥?
·罗豪才帮助薄熙来擦皮鞋
·薄熙来拢络“网络水军”
·汪洋大胆地往前走
·北大投靠薄熙来?
·校车,警车与跑车
·薄熙来打黑,株连九族
·薄熙来是不是大汉奸?
·黄奇帆的谎言与薄熙来的厚脸皮
·中加政客的“二人转”
·日本官员为什么看重薄熙来?
·今日《红岩》谁来写?
·薄熙来枉法追诉的又一例证
·李庄申诉,意义重大
·徐鸣调动说明了什么?
·薄熙来搞“追逃”,意欲何为?
·“乌坎事件”照亮了中国未来的道路
·张永祥与李修武
·3·19枪击案是一个阴谋?
·薄熙来为什么要杀死王紫绮?
·两面派的孔雀开屏
·薄熙来打黑,抢钱买官
·薄熙来破坏法治的新动向
·温家宝把握最后的机会
·重庆的牛皮吹破了!
·薄熙来入常,中国要遭殃
·薄熙来入常,中国将遭殃
·金正恩是扶不起来的阿斗
·薄熙来目光短浅吗?
·马英九的台湾梦是什么?
·赵长青为什么流泪
·一样的孩子,不一样的命运
·东阳富姐案尽显贪官本色
·薄爷爷的孙子梦
·请不要在我文章里强插广告
·林海涛不要自杀
·薄熙来唱红挥霍2700亿
·成都军区与薄熙来划清界限
·王立军为什么被调离
·林书记永远是清官?
·王立军事件给我们的启示
·薄熙来已经被监控
·王立军落马,汪洋何以高调打黑?
·哈珀救不了薄熙来
·赵长青说,薄熙来乱法误国
·关海祥别成为下一个王立军
·五个重庆少一个:谎言重庆
·重庆降温,王立军被冷冻
·王立军为什么与薄熙来反目为仇?
·薄熙来的末日到了
·薄熙来的《爱财说》
·如何处置薄熙来?
·石首人为何撕毁通缉令?
·薄熙来的厚与薄
·薄熙来还有戏吗?
·薄熙来傍大款,郭台铭还要多少跳?
·王立军的自白
·薄熙来学雷锋了吗?
·赵启正在鹦鹉学舌
·薄熙来迅速转向,胡温举棋不定
·李俊回家的路还会远吗?
·贺国强谈天气意味深长
·黄奇帆越描越黑
·赵长青说,李修武案应当发回重审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李俊驳斥薄熙来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王彪子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
·3月8日薄熙来感冒了吗
·温家宝抓住了薄熙来的本质
·张德江将改变重庆
·李俊对李修武案二审维持原判感到震惊
·薄熙来垮台大连人拍手称快
·胡习联手,校正中国前进方向
·从亿万富豪到餐馆帮厨
·薄家稳住阵脚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俊驳斥薄熙来的谎言

   李俊驳斥薄熙来的谎言
   姜维平
   2月9日,薄熙来在北京两会上首次回答记者提问,不仅肆口否认重庆打黑存在刑讯逼供的问题,而且说,他根本就不知道李俊这个人,显然,这是无耻的谎言,据我所知,薄熙来的英文水平不低,他的口语不太好,但阅读没有太大问题,他的秘书告诉我,在大连,他每天都看助手提交的《海外报刊摘要》,其中凡是有关大连的,他不仅认真细看,而且必做批示,我记得,设在香港的大连一家由国安秘密操控的公司,还即时把当天的谈及大连的文字传真给他,因此,像这样涉及他的美国《华盛顿邮报》和英国《金融时报》刊发的新闻稿,他岂有不看之理?对于李俊一案,他卷入太深,想必理屈辞穷,欲盖弥彰。
   今天,就此事,本人电话采访了目前流亡海外的李俊,他说,2007年12月,薄熙来下派重庆,不可能不首先了解民营企业的内情,而俊峰企业集团是房地产领域的50强企业,既使他不出此案,也不可能不知道这家公司,薄书记故意说谎,恰好证明他心里有鬼,也更不想认错纠偏,鉴于目前薄熙来操控下的法院,对他及哥哥李修武等人的一审指控,他需要澄清重庆沙坪坝区法院强给他和亲友的种种罪名。
   首先,他说,自从他逃出中国,特别是去年七月在海外喊冤,被中外媒体聚焦之后,王立军委派公安人员不断地给他的亲友施压,并竭力抹黑他的形象,好像他是热衷于搞政治的卖国者,还说他被海外敌对势力所利用。


   但是,自从关海祥接任公安局长之后,情况有了一点好转的迹象,公安方面每个月给了他母亲和两个小孩一点生活费,把一辆私家车退还给了太太罗淙,投案自首的四位亲友李显峰,左衡和张子汉等人,也没被判刑,这似乎给他带来了转机和希望。
   李俊说,我有必要首先声明:本人热爱自己的国家,拥护多党合作制下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既使是在薄熙来、王立军、李剑铭、郭维国等人,通过“唱红打黑”运动疯狂地迫害他,他仍然对中国的民主法治建设充满希望和信心。他们挥霍纳税人和人民血汗钱,发起的“唱红”运动,践踏人权、法制的“打黑”政治运动,并不代表国家行为,只是薄熙来等一小撮阴谋家、野心家,为了达到自己的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而在重庆发动的一场“文革”式的政治运动。
   李俊不改初衷,似乎把薄熙来和中共的领导体制切割开来,这有点像中南海高层把薄熙来和王立军切割开来一样。真是一个绝妙的讽刺。
   他说,希望国家有关部门,为成千上万的,在“打黑”运动中,饱受冤狱、折磨、迫害之苦的所谓的“涉黑”人员,为体现法制精神,平反昭雪,让他尽快回到祖国,和他的家人团聚,继续经营他投资的重庆俊峰集团,尽一个民营企业家应有的贡献。
   李俊要我通过这篇文章,警告薄熙来、王立军、李剑铭、郭维国等人,他们想通过操纵舆论工具,把他推到国家、党和人民的对立面,再一次企图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等罪名,造谣、诬陷的政治流氓手段给他和家人施压,这一切卑鄙下流的手段是徒劳的,只要他们的恶行不停止,就将不遗余力地继续揭发其罪行。
   他警告薄熙来、王立军、李剑铭、郭维国等酷吏政客,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不要以文革式株连九族的流氓恶劣方式,无止境、残酷的折磨、威胁、迫害他的家人。他一再强调,他们一家人和亲友,都是十分善良守法的中国公民。这个家族因他个人的所谓“涉黑案”的牵连,已经有十个小家庭支离破碎,妻离子散,流离失所,成了现代版的窦娥冤,而在重庆已经有类似的数万个家庭,数百万人深受其害,这是天理不容的事。
   他警告说,薄熙来应该悬崖勒马,回头是岸,不要再欺骗、高压、威胁、愚弄、蛊惑民众的勾当,有意制造重庆骇人听闻的黑社会猖獗的假象,利用公权力操纵司法(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司法局、武装警察)和舆论宣传工具,使常态的“打黑”,无限制的扩大,使重庆民众惊慌、社会混乱,谈黑色变,人人自危。
   他说,“打黑”实际上是公权力操纵下的“黑打”、乱打、胡打运动,乱扣的“黑社会”帽子,遍地开花,乱象丛生,最终,演变成为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政治、暴力式的革命群众运动,还借“涉黑”等罪名以罚款、追缴、没收大肆公开抢夺民企和“涉黑”人员资产,这是对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的成果的根本否定,给重庆政治、经济、司法带来了灾难性的致命打击,其影响到了未来中国经济的大发展,使民企不能可持续、健康、稳定有序的壮大,所以,薄熙来、王立军、李剑铭、郭维国等发动的这场“唱红打黑”运动,对党,对国家、对人民犯下了滔天罪行。
   他说,他们借重庆的治安状况严峻为由,短短三年多时间,包装出来了近600个涉黑团伙,涉及抓捕、追逃几万人,波及数百万人。如果真是他们宣传所言的那样,岂不是我堂堂中华成为了黑社会国家?国家领导人岂不是都成为了黑老大?
   他个人认为,重庆近些年的治安秩序良好,实属正常状况,薄熙来,王立军等人为追求政绩,故意人为的、无限地放大渲染了重庆恶劣治安状况,以包装自己是重庆人民的大救星、救世主。难怪重庆还广为流传薄熙来、王立军、郭维国等人,带领“东北帮”,第二次南下“解放重庆”的谎言。
   李俊指出,薄熙来以政治局委员身份结党营私,王立军以学者身份广招门徒,借机挥霍民脂民膏,扩充地方武装力量,从辽宁政界、警方调动多名心腹,在重庆政界、司法界精心培养多名死党干将,把控、布局重庆各要害部门,编织人事关系网,以达到日后不被清算之目的,并精心策划了这场声势浩大的“文革”和“大跃进”式的“唱红打黑”运动。他们企图搞乱重庆,搞乱中国,以搏取十八大政治局常委,进入权力中心。
   李俊针对2月9日,薄熙来否认重庆打黑有刑讯逼供行为的不实之词,再次回忆了2009年12月,自己在重庆第一看守所目击的王光成和赵小平被刑讯逼供,打得遍体鳞伤的情景,前者是重庆裕达房地产公司的董事长,后者是重庆翔龙运输公司经理。他说,关押在那里每一个涉黑人员,入所之前,都被先送到“打黑基地”去严刑拷打,逼其招供和签字划押之后,才交给有监控设备的看守所,而所谓的“打黑基地”,则是数以千计的度假村和农家乐。同时,李俊的哥哥李修武和亲友台士华,魏文清等30多人,在去年9月27日的法庭上,都当场指控了警察的类似执法犯法恶行。这一情节,出庭代理辩护的著名律师赵长青可以作证。
   李俊重申,薄熙来、王立军、李剑铭、郭维国,别有用心地对其以“涉黑”名义两次通缉,抓了又放,放了又抓,对其刑讯逼供,栽赃陷害,并敲诈4000多万人民币。有合同文本和发票佐证。这是铁的事实,他本人的遭遇就是最好的证据。
   另据重庆消息人士透露,今年3月6日,公安局委派一家财务审计和评估公司,已进驻俊峰企业集团,是调查摸底,还是罚没序幕?目前还不太清楚,李俊说,我45亿的“大蛋糕”已经展示在世人面前,薄熙来不是高调“分蛋糕”吗?如果薄熙来希望方兴未艾的移民潮和“跑路”潮,蔓延全球,掏空这个国家,摧毁先富阶层的信心,就大胆地干吧!
   李俊说,王立军当权的重庆警方,曾以他是所谓的“敌对势力”、“政治犯”为由,多次骚扰和传讯他的亲友,还把通缉令送到了他的原籍湖北省石首市,并贴在他的功德碑上,妄图给所有认识他的人施压,迫使他不再揭露“打黑”黑打、乱打、胡打的内幕。这个目的不会达到。
   他说,他既不是他们包装出来的数万名黑社会分子之一,也不是他们所操控的媒体,渲染指控逃亡境外的黑社会头目。他仅仅是为了维护自己合法权益,而不被他们随意玷污的一个中国公民,是一个被他们“打黑”黑打,被迫流亡海外,对社会做过巨大贡献的民营企业家。
   他坚信,人们不会被薄熙来的谎言欺骗,他自己也永远不会屈服。他说,他今年才四十多岁,相信最多十年后,受到冤枉的重庆600个黑社会的大多数相关人员,将活着走出重庆的迷雾,都会开口讲出真情,王立军的今天,就是薄熙来的明天!
   2012年3月9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顺告读者:姜维平狱中回忆录已定书名为《活人墓》,近期正在校对,尚未定价,如要购买,请先期告知你的联系方式,出版后再由我处通知价格,敬请关注,其姊妹篇《从墓地归来》正在写作中,将在2014年出版,感谢广大读者的关注,感谢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的支持,感谢国际笔会的帮助,感谢粉丝奥丽雅等人的捧场,我的联系电话:647---763---6898,电邮[email protected],或[email protected]
   {万维网姜记者博客2012年3月9日首发}
(2012/03/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