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他搅乱了时局又隐没入尘埃]
石三生
·声援许志永的“法学院五学者”很愚蠢
·挪威议员为何推袁隆平角逐诺奖
·被蒙蔽的诺贝尔奖
·那些诺贝尔和平奖的角逐者们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二)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三)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九)
·谁在纵容国土系统的腐败
·傅莹的谬误与傅成玉的荒唐
·秦光荣为何不“光荣”引咎?
·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全民竞猜:马航客机“去哪儿了”
·他们知道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平度当局终于选择“自宫”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平度与马航、维权及其他
·马航客机失踪之谜与“塞翁失马”
·中央巡视到山东
·揣测中央巡视山东的结果
·两个“女婿”大闹人间
·杨恒均的”戏”
·杨恒均的国师梦与顾晓军的趋势论
·流于形式的“八规”与“四风”
·加藤嘉一有多假?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
·许志永获刑也无缘诺贝尔和平奖
·鬼子加藤嘉一与韩寒
·百度收了许立全多少钱?
·蔡奇调京 石三生被牵连
·许立全若安好 反腐便是扯淡
·莫言气急败坏 诺奖形同鸡肋
·与莫言、许立全等说说知心话
·中纪委一边反腐,一边为贪官打气
·致“一个弥天大骗局”的设计者们
·中纪委反腐形同游戏
·中纪委为何不让我说话?
·上访去
·中央巡视组驻地的口号
·裸奔中的潍坊市政府
·政府犯罪为何有恃无恐
·官官相护何时了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二)
·贼与官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一)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二)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恐吓?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沉默
·无法消受的人权事业进步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二)
·言而无信的中央巡视组
·贼与官(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三)
·三个精神病副市长:杨宽生、王立军、陈白峰
·“相关人物”突然成空白的高官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反腐”只能各自为战
·也谈宁财神吸毒
·许立全组团 美女市长现身
·贼与官(三)
·杨恒均的心事
·杨恒均的使命
·走下坡路的杨恒均与李承鹏
·且看中央巡视组山东打老虎
·贼与官(四)
·山东“老虎”喜迎李总理
·与老老常委齐名
·为虎作伥者之韩寒篇
·为虎作伥者之高智晟篇
·诺贝尔和平奖或沦陷
·山东终于表态拥护打大老虎
·习王无恩,何来感谢?
·本轮反腐中的山东之最
·贼与官(五)
·无法可依
·想到的与未想到的
·反腐或成鸡肋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搅局与设局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请教牛泪:人类社会如何进步?
·明的癣疥脓疮呢?
·洋人与二奶
·乱lun
·爱迪生的心思 杨振宁与莫言不懂
·顾晓军与杨恒均的“社会观”
·李开复画蛇添足
·搅局与设局(二)
·杨恒均或保王林脱难
·释永信跳进黄河 王林案悄然降温
·“打虎”与我何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他搅乱了时局又隐没入尘埃

   他搅乱了时局又隐没入尘埃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看到顾晓军先生的《激流勇退,隐没入都市尘埃之中》一文后,决定先停下写了半篇的《给艾未未的债主们普及一点常识和法律》。自己虽然一直都没肯明文皈依顾氏门下,正所谓君子但求志同,非为谋和。对顾先生之人品、文采其实是向往的很久了。平常时节,调侃一下先生也就罢了。当他宣布要暂避红尘,隐入灰尘之中时,自己还发表这样的文,倒好像有些要替他老人家教育门户的嫌疑了。尽管自己一向并不在乎别人的非议。
   

   对顾先生的认识,或许不能说是从博客中国他老人家拉起民评官这杆大旗开始,虽然在网络上的确是如此。说与顾先生不像初识,原因是在翻看他散落在网络上的一些旧日小说时,似曾相识。
   
   先生正红的八十年代,也很可能是自己一生中最博览群书的时代。八二年,当自己终于无奈何地放弃了那张州重点高中的录取通知书,选择了每月还有八块钱补助、毕业肯定会成为国家干部的中专时,实际上也就选择了对所谓的学业放弃了兴趣。农业机械化,想想让自己这个农村爬出来的孩子很冲动;一看到那由院校下马变成中专的校园满目的荒凉时又让自己很失望。财务会计,更只是一种类似于铁匠、木匠的技能而已。当然了,同学们都很优秀,想出头也难不是?每当想起那些同学们,就让自己很汗颜。全国第一次注册会计师考试就有十多人入榜。够优秀吧?她们忙学习,我就忙看书。就这样一直看到毕业,毕业了也还看、一直看到九零年调动,并开始自己第一次真正双向的恋爱。。。说这样的一个自己最博读的年代,居然没有读过正红的顾晓军的作品,也实在是说不过去不是?
   
   但即便是读过,依照自己的习惯,还是会全然不记得那文的名与作者的。这也就是自己只能说与顾先生似曾相识的原因。
   
   此番,顾先生忽然又宣布要撇开时评、思想等杂项,潜心创作他异乎于古今中外任何文学题材的小说。于他自己,固然是可喜之事。一则,党很可能因为先生的妥协,而成全他一番老来的“富贵”。二则,诺奖既然已经抛出了橄榄枝,自然就要拿出一些可供世界人民阅读的文字。时评、理论等只好因国因民而异,只有小说是无国界、可以跨越了民族与时空。三则,正所谓走兽尽,良弓藏。那些逼逼吊吊的伪民主、大五毛们的窗户纸,一经先生点破,再糊起来也只好徒惹非目盲们的痴笑。大家各退半步,尚能留一些做人的体面。这或许就是顾先生要极力表白自己只退出时评、最新闻、理论、思想等领域的缘故吧?
   
   对顾先生此番退出,自己是很依依不舍的。民评官尽管只剩自己一杆孤旗在招摇,到底是还常依赖着先生的疯言快语做风向飘。就如那网友所言:顾晓军三个字是石三生文章的魂儿。他这么一退,自己焉能不感到失落?
   
   然这天下是没有不散的宴席的。再好的舞台,也没有落不下的帷幕。但愿顾先生此次津门未见其影,先半学范蠡功成能有一个好的未来。
   
   苍天无眼。诺奖的评委们或许能真的能灵犀到石三生那篇致德国之声的Email也说不定呢。有好事之徒,当不会忘记某那封信的魔力:
   
   杨恒均绊倒了,艾未未站起来了。
   
   李天天绊倒了,韩寒绊倒了。顾晓军会站起来吗?
   
   天不知,地不知。只有诺奖的评委们还在等通知。。。
(2012/03/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