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他搅乱了时局又隐没入尘埃]
石三生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
·向清华大学校长推荐“大脑革命”
·看李悔之如何为山东疫苗案灭火
·与“朝阳群众”、“华侨”说说精神病
·顾晓军与刘刚及其他
·马云投资夭折 刘刚大战北风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二)
·刘刚大战北风,急坏了吕柏林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三)
·请国务院收回成命
·“英雄所恨略同”与朝阳群众爱的癫狂
·刘刚给世界出了个大难题
·跟着李悔之、贺卫方学扯淡
·刘刚义比关公 北风不知好歹
·“造谣”是种特权----兼感谢海外精英
·顾晓军不计前嫌 温云超忘恩负义
·跟着贺卫方教授学扯淡
·教教青年们跟贺卫方教授掐架
·政治家的肾与聂树斌案及其他(一)
·调侃贺卫方,温云超受不了
·聂树斌案凶多吉少
·政治家的肾与聂树斌案及其他(二)
·向诺贝尔和平奖推荐顾晓军、刘刚、蔡英文
·从高瑜、马永田抗强拆看伪维权的本质
·青年网的愚蠢等于凤凰姐的无知
·政治与生存---兼答刘刚先生
·政治与生存---兼答东野长峥先生
·政治与生存---再答东野长峥先生
·桃园三结义与煮酒论英雄
·桃园三结义与煮酒论英雄(二)
·当局为何鼓励网络恐怖?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三)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四)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五)
·从巴拿马运河到北京如家女子遇袭
·北京两个“弱女子”的维权
·阴谋总会得逞,邪恶常占据上风
·治本无期,何不先解决下民众疾苦?
·顾晓军与东野长峥
·发改委野心勃勃 教育部乱弹琵琶
·郎咸平终于成了郭美美
·最无辜的昏官
·朴槿惠的虚伪与芮成钢的傲慢
·在中国,网络作家还不如个乞丐
·台湾的电信诈骗犯为何钟情大陆?
·朴槿惠的虚伪与芮成钢的傲慢(二)
·龙应台的落后与愚昧举世罕见
·中央“下大气力”抓信访,能否“零容忍”?
·火星都能去,为何“依法治国”这么难?
·龙应台的愚昧与龙粉的愚蠢很匹配
·龙应台的“自卑”与陈小鲁的“感觉良好”
·杨恒均的裙子与龙应台的胡子
·习总的讲话给谁听?
·阎连科是一条别有用心的“丧家犬”
·鸟治时代
·鸟治时代
·劳动也创造噩梦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宪法?
·霍金是扯淡、还是故弄玄虚?
·霍金走红与魏则西之死
·从总理引喻失当说开去
·霍金或欺世盗名
·霍金或欺世盗名(二)
·从马彩云到雷洋,昌平之事动静大
·人大硕士雷洋真的嫖娼了吗?
·财新网与媒体掐架,郑州血案有真相吗?
·雷洋案只能糊涂了事
·政治、维权、欺骗(一)
·向天下人求助
·从习总玉言到现实的距离
·蔡英文固执己见 “九二共识”尴尬谢幕
·习总的“六个必须”缺了什么?
·哈佛教授与“五毛党”
·法治的昏聩登峰造极
·雷洋案----一次伪民意的自我救赎秀
·副省长被打应该是杜撰
·哈佛教授与“五毛党”(二)
·雷洋案的“程序正义”只能是意淫
·是“偷鸡腿”还是偷民心?
·从“偷鸡腿”到中国的人权
·安康副市长到底是咋死的?
·安康副市长真是个清官?
·再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广西律师被扯破裤子的破绽
·安康副市长的“移民”算腐败吗?
·郑永年的谬论(一)
·又是一个“穷”死的县委书记?
·新常态,无常理
·胡长官一个暑假如何赚100多?
·呼格母亲梦太多 聂树斌案难公正
·同是自杀,两副市长命运两重天
·“你懂的”与“抢孩子”
·现身说法话聂树斌的签名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二)
·聂树斌案涉及的官到底有多大?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三)
·怎一个乱字了得
·众筹十万,再批周小平
·618,不只是京东们的救命稻草
·聂树斌案与乌坎事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他搅乱了时局又隐没入尘埃

   他搅乱了时局又隐没入尘埃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看到顾晓军先生的《激流勇退,隐没入都市尘埃之中》一文后,决定先停下写了半篇的《给艾未未的债主们普及一点常识和法律》。自己虽然一直都没肯明文皈依顾氏门下,正所谓君子但求志同,非为谋和。对顾先生之人品、文采其实是向往的很久了。平常时节,调侃一下先生也就罢了。当他宣布要暂避红尘,隐入灰尘之中时,自己还发表这样的文,倒好像有些要替他老人家教育门户的嫌疑了。尽管自己一向并不在乎别人的非议。
   

   对顾先生的认识,或许不能说是从博客中国他老人家拉起民评官这杆大旗开始,虽然在网络上的确是如此。说与顾先生不像初识,原因是在翻看他散落在网络上的一些旧日小说时,似曾相识。
   
   先生正红的八十年代,也很可能是自己一生中最博览群书的时代。八二年,当自己终于无奈何地放弃了那张州重点高中的录取通知书,选择了每月还有八块钱补助、毕业肯定会成为国家干部的中专时,实际上也就选择了对所谓的学业放弃了兴趣。农业机械化,想想让自己这个农村爬出来的孩子很冲动;一看到那由院校下马变成中专的校园满目的荒凉时又让自己很失望。财务会计,更只是一种类似于铁匠、木匠的技能而已。当然了,同学们都很优秀,想出头也难不是?每当想起那些同学们,就让自己很汗颜。全国第一次注册会计师考试就有十多人入榜。够优秀吧?她们忙学习,我就忙看书。就这样一直看到毕业,毕业了也还看、一直看到九零年调动,并开始自己第一次真正双向的恋爱。。。说这样的一个自己最博读的年代,居然没有读过正红的顾晓军的作品,也实在是说不过去不是?
   
   但即便是读过,依照自己的习惯,还是会全然不记得那文的名与作者的。这也就是自己只能说与顾先生似曾相识的原因。
   
   此番,顾先生忽然又宣布要撇开时评、思想等杂项,潜心创作他异乎于古今中外任何文学题材的小说。于他自己,固然是可喜之事。一则,党很可能因为先生的妥协,而成全他一番老来的“富贵”。二则,诺奖既然已经抛出了橄榄枝,自然就要拿出一些可供世界人民阅读的文字。时评、理论等只好因国因民而异,只有小说是无国界、可以跨越了民族与时空。三则,正所谓走兽尽,良弓藏。那些逼逼吊吊的伪民主、大五毛们的窗户纸,一经先生点破,再糊起来也只好徒惹非目盲们的痴笑。大家各退半步,尚能留一些做人的体面。这或许就是顾先生要极力表白自己只退出时评、最新闻、理论、思想等领域的缘故吧?
   
   对顾先生此番退出,自己是很依依不舍的。民评官尽管只剩自己一杆孤旗在招摇,到底是还常依赖着先生的疯言快语做风向飘。就如那网友所言:顾晓军三个字是石三生文章的魂儿。他这么一退,自己焉能不感到失落?
   
   然这天下是没有不散的宴席的。再好的舞台,也没有落不下的帷幕。但愿顾先生此次津门未见其影,先半学范蠡功成能有一个好的未来。
   
   苍天无眼。诺奖的评委们或许能真的能灵犀到石三生那篇致德国之声的Email也说不定呢。有好事之徒,当不会忘记某那封信的魔力:
   
   杨恒均绊倒了,艾未未站起来了。
   
   李天天绊倒了,韩寒绊倒了。顾晓军会站起来吗?
   
   天不知,地不知。只有诺奖的评委们还在等通知。。。
(2012/03/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