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驳雷达先生对民主思潮的误判谬读]
石三生
·Time magazine unbearable humiliation borrow Korean media refute Shi Sa
·To aftertaste Gu Xiaojun Thought Time magazine cheating
·Down with Obama liberation of the Chinese people
·Down with Obama liberation of the Chinese people
·时代周刊放软话 风云人物成悬念
·Time to put the soft words, Influential man into apprehensively
·时势成就顾晓军 时代周刊枉意淫
·The current situation Achievement Gu Xiaojun Times in vain to comfort
·奥巴马愚民有方 美国人无知超常
·外交政策已销魂 时代周刊必黯然
·Obama is good at fooling the people-Americans ignorant extraordinary
·诺贝尔奖无阳谋 时代周刊多阴招
·Foreign policy overwhelmed with sorrow or joy ,Time Intense darkness w
·Foreign policy overwhelmed with sorrow or joy ,Time Intense darkness w
·奥巴马为囚徒发飙 美议员替罪犯维权
·Nobel Prize without the open conspiracy Times and more underhand
·问中宣部:习总不封路,你们还封网?
·时代周刊黔驴技穷 诺贝尔奖追腥逐臭
·时代周刊黔驴技穷诺贝尔奖追腥逐臭
·时代与外交政策为何敢愚弄中国
·莫言获奖----中共喜成人类最阴暗面
·习近平呼应顾晓军 刘云山趣谈李瑞环
·时代风云人物没有顾晓军的后果
·时代周刊正难产 诺贝尔奖已沉寂
·时代周刊不分善恶 顾晓军思想有公正
·奥巴马松口人权 顾晓军再胜美国
·奥巴马幡然悔悟 时代周刊难回首
·Obama relax mouth human rights Gu Xiaojun again wins the America
·Obama wake up to reality Times could not look back
·顾晓军忍辱负重奥巴马思过向善
·中宣部禁言误国 时代周刊坑华夏
·Gu Xiaojun swallow humiliation and bear a heavy load Obama Forsake her
·The Central Propaganda Department Ban on speech, mislead the country.T
·中美杀童案的表象与深层次
·中美杀童案的表象与深层次之中国篇
·America China Kill children case Superficial and deep
·时代周刊树歪风 美国社会缺公正
·就风云人物评选致时代周刊的公开信
·就时代周刊风云人物致奥巴马的公开信
·就时代周刊风云人物致奥巴马的公开信
·就时代周刊风云人物致中共的公开信
·就推荐时代周刊风云人物致习近平的公开信
·就时代周刊风云人物致骆家辉的公开信
·Because TIME weekly influential man and give Obama's open letter
·Cause TIME weekly influential man and give the Chinese Communist open
·Cause recommended TIME weekly influential man and give Xi Jinping's op
·时代周刊举止失措顾晓军主义公正无敌
·About TIME weekly influential man and give Luo Jiahui's open letter
· Time magazine behavior mismanage,Gu Xiaojun ism the public impartiali
·陈水扁告洋状与马英九告瞎状
·輔導馬英九告瞎狀
·為工商聯副主席李彥宏的無知叫聲好
·網路民評官版中國十大新聞
·2012年中国十大新闻之十
·向习办推荐一下顾学
·向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推荐一下顾学
·向中共各民主党派及工商联推荐一下顾学
·2012网络民评版中国十大公知
·2012 Network Public Evaluation version of China's ten largest public i
·红黑法拉利
·向刘云山推荐一下顾学
·向国家主席胡锦涛推荐一下顾学
·中共执政的败笔---先德体,反智思
·致挪威诺贝尔和平奖评委会的推荐信(一)
·To the Norwegian Nobel Peace Prize Committee recommendation letters (a
·致挪威诺贝尔和平奖评委会的推荐信(二)
·习近平的复兴梦与顾晓军的第一猜想
·致挪威诺贝尔和平奖评委会的推荐信(三)
·To the Norwegian Nobel Peace Prize Committee recommendation letters (b
·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昂山素季的公开信
·To the Nobel Peace Prize winner Aung San Suu Kyi's open letter
·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达赖喇嘛的公开信
·To Nobel Peace Prize laureate, the Dalai Lama an open letter
·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达赖喇嘛的第二封信
·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达赖喇嘛的第三封信
·To Nobel Peace Prize laureate, the Dalai Lama's second letter
·与达赖喇嘛漫谈一下顾学与时局
·To Nobel Peace Prize laureate, the Dalai Lama's third letter
·向达赖喇嘛请教一下民主与佛宗
·与达赖喇嘛聊聊诺贝尔与转世说
·原告给被告潍坊市委书记许立全的公开信
·请达赖喇嘛看看顾学及南周事件
·And the Darai Lama talk Nobel and reincarnation
·Talk GU theory and the current political situation with the Dalai Lama
·The plaintiff to the defendant by Weifang municipal Party committee se
·To consult the Dalai Lama about democracy and Buddhism purpose
·达赖喇嘛为什么要推荐顾晓军
·另类黑打---潍坊市政府诈骗案始末(序)
·Ask the Dalai Lama to watch GU theory and Southern weeks incident
·另类黑打---潍坊市政府诈骗案始末(一)
·达赖喇嘛为什么要推荐顾晓军(二)
·Why the Dalai Lama Recommended Gu Xiaojun
·Offbeat Underworld community to combat mode---Weifang municipal govern
·Why the Dalai Lama Recommended Gu Xiaojun (2)
·Offbeat Underworld community to combat mode---Weifang municipal govern
·达赖喇嘛为什么要推荐顾晓军(三)
·另类黑打---潍坊市政府诈骗案始末(二)
·Why the Dalai Lama Recommended Gu Xiaojun (3)
·另类黑打---潍坊市政府诈骗案始末(三)
·达赖喇嘛为什么要推荐顾晓军(四)
·Why the Dalai Lama Recommended Gu Xiaojun (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驳雷达先生对民主思潮的误判谬读

   驳雷达先生对民主思潮的误判谬读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重庆事件全面爆发以后,大概国人最热衷、热议的话题,就是政改了。在周永康的“大是大非问题上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论出台后,温家宝总理显然已经没有所谓的文革、封建意识的阻碍。他呼喊了十数次的政改,已经没有了任何借口。更显然的,是胡锦涛总书记当然代表着“党中央”、是党中央“高度”的决策者。

   
   此时,在百度搜索,可以看到中国新闻传媒联合会网站上,已经贴出了《中国各方关注温总理有关政改及重新评价六四建议》,说“传北京要政改平反六四 模拟日本体制容党内分派”。尽管中国的新闻早已经失去了恪守真实的诚信原则,让人无法再过多的信任。可病来如山倒、不得不投医。中国社会是否能走向民主,终于在一个不以党的意志为转移的重大契机出现之时,迎来了一缕可以期盼的曙光。
   
   那好,如果这真是中国社会将走向民主的一个征兆,就让我们挺身而出、沐浴一下这将来临的光芒吧。
   
   既然谈政改,除了“六四”,自然也绕不过去“民主”这扇门。在雷达先生的《对当前各种思潮与理论的观察》一文中,将当前社会的民主意识划分成了三个派别:第一派别自然就是人们所熟知并被吴邦国委员长以“五不搞”针锋相对“西式民主”。
   
   雷达先生说:“一种是多党轮流普选民主的政 治制度,主要以激进的西方民主派顾晓军和已经“进去了”的刘晓波为代表,包括早期的方励之等,其中尤以刘晓波“殖民300年”论甚至声称要做“带路党”的 方式最为激烈和不择手段,但这都不影响我们对其本质的判断,即要求破除政治垄断和实行公民普选公决式的民主。”
   
   雷达先生自诩读了大量的时政评论和论文,对各家各派的理论有了一个比较全面的认识。却没能读明白“顾晓军主义”关于民主的理论创新,早已经逾越了刘晓波式的“殖民三百年”的理论,已然自成一派。雷先生如此划分派别,岂止是糊涂?
   
   第一、顾晓军主义的民主不是西式的精英主义民主,也就不存在沦为“金融寡头”的风险。
   
   在《大民主时代的民意、思想家、总统》中,他明确阐述了顾氏民主的概念:“是一个民众意志、思想家、总统之间的关系理得比较顺畅的大民主的大时代――思想家,应有通畅的发表思想的渠道;民众,应有顺畅的表达意见与意志的通道。而总统的采集思想与民意的系统,也应该是高效的。”
   
   在顾晓军主义中,总统已经成为了一个民众的真正“公仆”,没有了雷达先生所谓的成为西式民主中精英主义代表的可能,自然也就不会有沦为“金融寡头”的风险。
   
   第二、顾晓军主义的民主是平民主义的民主,是中国人自己创立的民主概念。他早已超越了刘晓波的“殖民三百年”的歪论。无殖民,自然就不存在所谓的带路党。
   
   在《平民主义民主才是中国的出路》中,顾晓军先生阐述平民主义民主与中国的关系时说:“从世界经济的角度来看,重心在向亚洲转移;而从世界历史的脉动来看,中国有一次领导世界的机会。我这么一说,也许中共和民族主义者们要高兴了;但是,我要告诉大家:所谓领导世界,就是拥有自己的、具有输出意义的社会模式。如,大英帝国时代,输出炮舰政策。二战以后的美国,输出民主社会模式。中共能输出什么呢?共产主义与社会主义,实际上是变相的极权主义;所以,被热爱自由的人们抛弃,被反极权的民主社会的普世价值观所取代与淘汰。况且,具有输出意义的社会模式,必然与最近的输出模式是同一方向的,且具有一定超前意义的。那么,也就只有平民主义民主了。”
   
   而刘晓波先生的“殖民三百年”论,源自他对香港殖民一百年才会有今天的成就的错误认识。且不说二战后划分在美国占领区下的德国、韩国与日本的民主进程都不过几十年。就连台湾转型民主社会的时间,也仅仅才二十多年吧?或许爱之深必责之切,这就是刘晓波们甘愿做带路党的原因吧?其实,带路党又有什么不好呢?共产党自身,不也是带路党?
   
   第三、顾晓军主义的民主具有前瞻性、渐进性,具有可实际操作的可能性。
   
   在《中共一分为二的可能与益处》中,顾晓军先生针对当前社会的突发现实,提出了中共若一分为二的三个可能与两大益处。充分考虑到了中共目前的实际利益,也兼顾了民众的长远利益。温和渐进,避免中国社会走向动荡。
   
   
   综上所述不难看出,顾晓军主义的民主,已经超越了刘晓波们的带路党理论,是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民主理论。
   
   顾晓军主义的民主,充分认识到了马主义、毛思想在全世界范围内的斑斑劣迹。对诸如重庆文革时的极左思潮具有强大的遏制力。在重庆事件发生后,再反思顾晓军主义的民主思想,自然不难发现其具有的现实与建设未来的重要意义。
   
   既然顾晓军主义的民主学说是如此不同,雷达先生为什么还要偏偏将其划分到“带路党”一派呢?尤其在当下中国政府一再强调要奥巴马总统尊重我们的“国家利益”之时,雷达先生故意将顾晓军主义的民主歪曲成“西式民主”,难道不是有意在制造“敌我”矛盾吗?
   
   刘晓波老矣。“殖民三百年”也好,“我没有敌人”也罢,其于今天所能见的荒谬甚至都无需再去分解,一阵茉莉花香,刘氏理论便不攻自破了。
   
   民主固然是天下大势。但我们有自己的国情,需要有自己的思想家。顾晓军主义的平民民主有借鉴、有融合,取长补短才会有超越,这不正是中华民族引以为自豪的文明之源、之动力所在吗?
   
   当然了,如果所谓的北京纷传政改是一个烟幕弹,雷达先生的误读谬判也好、顾晓军主义的平民主义民主也罢,都是扯淡。即便真的要“一党独大,但允许党内分派” 。至少要像顾晓军先生所说:解严、开放禁忌。允许别人参政、议政才行。重庆事件,不就证明了党内有派也是枉然吗?
   
   要我说,中国真的想政改,先把人民嘴上的封条撕去了再说。
(2012/03/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