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驳雷达先生对民主思潮的误判谬读]
石三生
·贼与官(五)
·无法可依
·想到的与未想到的
·反腐或成鸡肋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搅局与设局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请教牛泪:人类社会如何进步?
·明的癣疥脓疮呢?
·洋人与二奶
·乱lun
·爱迪生的心思 杨振宁与莫言不懂
·顾晓军与杨恒均的“社会观”
·李开复画蛇添足
·搅局与设局(二)
·杨恒均或保王林脱难
·释永信跳进黄河 王林案悄然降温
·“打虎”与我何关?
·王胜俊与“女业主被当众扒裤”
·毕福剑与杨恒均
·莫言有罪
·莫言的难言之隐
·匪夷所思
·信力健或成人权新样本
·莫须有的罪名 莫须有的人权
·请奥巴马入瓮
·“窝里斗”及其他
·再谈“窝里斗”及其他
·三谈“窝里斗”及其他
·四谈“窝里斗”及其他
·五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七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十谈“窝里斗”及其他之“李嘉诚跑了”
·李嘉诚的“愚昧”论不知所云
·共产无望 共妻有戏
· “共妻”论反进化
·“共妻”论缺德
·“共妻”论反文明
·也谈“一场豪赌”
·他们在为谁做嫁衣?
·莫言为何不愿见“佛”?
·中纪委为何不管管莫言?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莫言?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二)
·也谈“习总的书单”
·百度机器人或建议腐败们早跳楼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三)
·乱伦----是一种文明
·也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习办或闭目塞听
·再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三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我为什么咬定莫言?
·“三个代表”高风险
·“精准扶贫”或是梦
·无梦---兼答卢德素
·“特赦贪官”不如放弃“三个代表”
·“马会韩”后“习马会”
·“放开二胎”要感谢莫言?
·最不可琢磨的汉语言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二)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三)
·日本人更懂中国
·日本人最懂中国
·“双十一”、打假与打虎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二)
·“白毛女”或与“依法治国”相左
·莫曹杨与《打倒鲁迅》
·鲁迅与洋人杨恒均
·中央网信办为何不自信?
·杨恒均与“王的女人”将如何逆转?
·“三个自信”滋养腐败
·IS的乌托邦与周主席的“中国梦”
·张艺谋与韩寒心有灵犀
·王健林禁妄议 王思聪很惜玉
·公正如画、强拆似虎、腐败在继续
·请孙政才书记宣讲公正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喊“万岁”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挺圣战
·李敖老矣 唯言不休(复旦版)
·李敖还敢掀起一场中西文化论战吗?
·顾腚难顾头的文明---李敖清华演讲赏析
·左撇子的李敖不懂普世价值
·胡耀邦是怎样离开的人间?
·李敖宣布起义,北大怎么办?
·莫言的末日论与李敖的千年愿
·从中国第二大重要新闻说起
·从纽约时报整版赞习说起
·法官指天发誓启示录(二)
·法官指天发誓启示录
·高瑜认罪—一场游戏又一场梦
·杨恒均的好日子或快到头
·2016起,中国将成地球第一谎言强国
·杨恒均与石三生,谁是白痴?
·释永信无私生女 调查组或有私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驳雷达先生对民主思潮的误判谬读

   驳雷达先生对民主思潮的误判谬读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重庆事件全面爆发以后,大概国人最热衷、热议的话题,就是政改了。在周永康的“大是大非问题上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论出台后,温家宝总理显然已经没有所谓的文革、封建意识的阻碍。他呼喊了十数次的政改,已经没有了任何借口。更显然的,是胡锦涛总书记当然代表着“党中央”、是党中央“高度”的决策者。

   
   此时,在百度搜索,可以看到中国新闻传媒联合会网站上,已经贴出了《中国各方关注温总理有关政改及重新评价六四建议》,说“传北京要政改平反六四 模拟日本体制容党内分派”。尽管中国的新闻早已经失去了恪守真实的诚信原则,让人无法再过多的信任。可病来如山倒、不得不投医。中国社会是否能走向民主,终于在一个不以党的意志为转移的重大契机出现之时,迎来了一缕可以期盼的曙光。
   
   那好,如果这真是中国社会将走向民主的一个征兆,就让我们挺身而出、沐浴一下这将来临的光芒吧。
   
   既然谈政改,除了“六四”,自然也绕不过去“民主”这扇门。在雷达先生的《对当前各种思潮与理论的观察》一文中,将当前社会的民主意识划分成了三个派别:第一派别自然就是人们所熟知并被吴邦国委员长以“五不搞”针锋相对“西式民主”。
   
   雷达先生说:“一种是多党轮流普选民主的政 治制度,主要以激进的西方民主派顾晓军和已经“进去了”的刘晓波为代表,包括早期的方励之等,其中尤以刘晓波“殖民300年”论甚至声称要做“带路党”的 方式最为激烈和不择手段,但这都不影响我们对其本质的判断,即要求破除政治垄断和实行公民普选公决式的民主。”
   
   雷达先生自诩读了大量的时政评论和论文,对各家各派的理论有了一个比较全面的认识。却没能读明白“顾晓军主义”关于民主的理论创新,早已经逾越了刘晓波式的“殖民三百年”的理论,已然自成一派。雷先生如此划分派别,岂止是糊涂?
   
   第一、顾晓军主义的民主不是西式的精英主义民主,也就不存在沦为“金融寡头”的风险。
   
   在《大民主时代的民意、思想家、总统》中,他明确阐述了顾氏民主的概念:“是一个民众意志、思想家、总统之间的关系理得比较顺畅的大民主的大时代――思想家,应有通畅的发表思想的渠道;民众,应有顺畅的表达意见与意志的通道。而总统的采集思想与民意的系统,也应该是高效的。”
   
   在顾晓军主义中,总统已经成为了一个民众的真正“公仆”,没有了雷达先生所谓的成为西式民主中精英主义代表的可能,自然也就不会有沦为“金融寡头”的风险。
   
   第二、顾晓军主义的民主是平民主义的民主,是中国人自己创立的民主概念。他早已超越了刘晓波的“殖民三百年”的歪论。无殖民,自然就不存在所谓的带路党。
   
   在《平民主义民主才是中国的出路》中,顾晓军先生阐述平民主义民主与中国的关系时说:“从世界经济的角度来看,重心在向亚洲转移;而从世界历史的脉动来看,中国有一次领导世界的机会。我这么一说,也许中共和民族主义者们要高兴了;但是,我要告诉大家:所谓领导世界,就是拥有自己的、具有输出意义的社会模式。如,大英帝国时代,输出炮舰政策。二战以后的美国,输出民主社会模式。中共能输出什么呢?共产主义与社会主义,实际上是变相的极权主义;所以,被热爱自由的人们抛弃,被反极权的民主社会的普世价值观所取代与淘汰。况且,具有输出意义的社会模式,必然与最近的输出模式是同一方向的,且具有一定超前意义的。那么,也就只有平民主义民主了。”
   
   而刘晓波先生的“殖民三百年”论,源自他对香港殖民一百年才会有今天的成就的错误认识。且不说二战后划分在美国占领区下的德国、韩国与日本的民主进程都不过几十年。就连台湾转型民主社会的时间,也仅仅才二十多年吧?或许爱之深必责之切,这就是刘晓波们甘愿做带路党的原因吧?其实,带路党又有什么不好呢?共产党自身,不也是带路党?
   
   第三、顾晓军主义的民主具有前瞻性、渐进性,具有可实际操作的可能性。
   
   在《中共一分为二的可能与益处》中,顾晓军先生针对当前社会的突发现实,提出了中共若一分为二的三个可能与两大益处。充分考虑到了中共目前的实际利益,也兼顾了民众的长远利益。温和渐进,避免中国社会走向动荡。
   
   
   综上所述不难看出,顾晓军主义的民主,已经超越了刘晓波们的带路党理论,是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民主理论。
   
   顾晓军主义的民主,充分认识到了马主义、毛思想在全世界范围内的斑斑劣迹。对诸如重庆文革时的极左思潮具有强大的遏制力。在重庆事件发生后,再反思顾晓军主义的民主思想,自然不难发现其具有的现实与建设未来的重要意义。
   
   既然顾晓军主义的民主学说是如此不同,雷达先生为什么还要偏偏将其划分到“带路党”一派呢?尤其在当下中国政府一再强调要奥巴马总统尊重我们的“国家利益”之时,雷达先生故意将顾晓军主义的民主歪曲成“西式民主”,难道不是有意在制造“敌我”矛盾吗?
   
   刘晓波老矣。“殖民三百年”也好,“我没有敌人”也罢,其于今天所能见的荒谬甚至都无需再去分解,一阵茉莉花香,刘氏理论便不攻自破了。
   
   民主固然是天下大势。但我们有自己的国情,需要有自己的思想家。顾晓军主义的平民民主有借鉴、有融合,取长补短才会有超越,这不正是中华民族引以为自豪的文明之源、之动力所在吗?
   
   当然了,如果所谓的北京纷传政改是一个烟幕弹,雷达先生的误读谬判也好、顾晓军主义的平民主义民主也罢,都是扯淡。即便真的要“一党独大,但允许党内分派” 。至少要像顾晓军先生所说:解严、开放禁忌。允许别人参政、议政才行。重庆事件,不就证明了党内有派也是枉然吗?
   
   要我说,中国真的想政改,先把人民嘴上的封条撕去了再说。
(2012/03/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