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孔庆东到底被包养了没?]
石三生
·贼与官(三)
·杨恒均的心事
·杨恒均的使命
·走下坡路的杨恒均与李承鹏
·且看中央巡视组山东打老虎
·贼与官(四)
·山东“老虎”喜迎李总理
·与老老常委齐名
·为虎作伥者之韩寒篇
·为虎作伥者之高智晟篇
·诺贝尔和平奖或沦陷
·山东终于表态拥护打大老虎
·习王无恩,何来感谢?
·本轮反腐中的山东之最
·贼与官(五)
·无法可依
·想到的与未想到的
·反腐或成鸡肋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搅局与设局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请教牛泪:人类社会如何进步?
·明的癣疥脓疮呢?
·洋人与二奶
·乱lun
·爱迪生的心思 杨振宁与莫言不懂
·顾晓军与杨恒均的“社会观”
·李开复画蛇添足
·搅局与设局(二)
·杨恒均或保王林脱难
·释永信跳进黄河 王林案悄然降温
·“打虎”与我何关?
·王胜俊与“女业主被当众扒裤”
·毕福剑与杨恒均
·莫言有罪
·莫言的难言之隐
·匪夷所思
·信力健或成人权新样本
·莫须有的罪名 莫须有的人权
·请奥巴马入瓮
·“窝里斗”及其他
·再谈“窝里斗”及其他
·三谈“窝里斗”及其他
·四谈“窝里斗”及其他
·五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七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十谈“窝里斗”及其他之“李嘉诚跑了”
·李嘉诚的“愚昧”论不知所云
·共产无望 共妻有戏
· “共妻”论反进化
·“共妻”论缺德
·“共妻”论反文明
·也谈“一场豪赌”
·他们在为谁做嫁衣?
·莫言为何不愿见“佛”?
·中纪委为何不管管莫言?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莫言?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二)
·也谈“习总的书单”
·百度机器人或建议腐败们早跳楼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三)
·乱伦----是一种文明
·也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习办或闭目塞听
·再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三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我为什么咬定莫言?
·“三个代表”高风险
·“精准扶贫”或是梦
·无梦---兼答卢德素
·“特赦贪官”不如放弃“三个代表”
·“马会韩”后“习马会”
·“放开二胎”要感谢莫言?
·最不可琢磨的汉语言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二)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三)
·日本人更懂中国
·日本人最懂中国
·“双十一”、打假与打虎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二)
·“白毛女”或与“依法治国”相左
·莫曹杨与《打倒鲁迅》
·鲁迅与洋人杨恒均
·中央网信办为何不自信?
·杨恒均与“王的女人”将如何逆转?
·“三个自信”滋养腐败
·IS的乌托邦与周主席的“中国梦”
·张艺谋与韩寒心有灵犀
·王健林禁妄议 王思聪很惜玉
·公正如画、强拆似虎、腐败在继续
·请孙政才书记宣讲公正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喊“万岁”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挺圣战
·李敖老矣 唯言不休(复旦版)
·李敖还敢掀起一场中西文化论战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孔庆东到底被包养了没?

   孔庆东到底被包养了没?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这两天最热闹的,可能就是毛左派的领军人物孔门七十三代孙孔庆东与司马南开讲普世价值的话题了。真是屋漏偏遭连夜雨,此二人的变节尚未见分晓,又爆出了孔庆东力挺重庆唱红打黑的激情,竟然是来自重庆市委为“推广重庆模式”支付给他的一笔不菲的课题费。

   
   当然了,孔和尚已经赶在第一时间对次传谣者蔡照明进行了连恐带吓的辟谣。或许是他正在施展其孔门百试百灵的钓鱼术之故,尚未见到他对谣言金字塔顶端—造谣者发起攻击。
   
   孔庆东到底有没有收受重庆市委的课题费?在新浪的管理者们都是以“网络黑社会”的方式进行后台管控的时代,还真是难以判定其真伪。好在中国人自有一套入乡随俗的处世之道,当众明星们都纷纷成为各个地方的代言人、成为假冒伪劣品的代言人,并大肆捞取推销代言费时。说孔和尚竟然会逆潮流而为、会无偿为地方政府代言。如此高贵的思想品德,估计说出来连他自己都要表示怀疑了。
   
   世人都知道一个简单的常识,凡是没有图谋的仗义,都不会没有原则到不分青红皂白、绝不会一面倒。因为世上就压根不存在十全十美的事儿,大美如维纳斯,也只好残缺了双臂。更何况一个要主导千万人生计的“重庆模式”了。在共产主义的梦呓尚未实现之前,任何大话某种模式是正确的、是唯一的人们,肯定是别有所图。此其一。
   
   其二,石三生此前曾经关注孔庆东走马观花朝鲜的游记,对他只是平壤城里望一眼,就断定朝鲜人民都生活的很幸福的结论很以为耻。并作文劝他真想了解金正日统治下人民的生活状态,他甚至都无需跨出国门,只是到鸭绿江边我国任何一个朝鲜族村子,听听他们的那些生活在北韩的亲戚朋友们是如何真实的生活就足够了。当然了,孔教授如果就愿意自己本不正当的眼睛像驴子一样被蒙上,或再学人家古人掩耳盗铃。跟他讲任何真实的故事都是白扯的。
   
   通过孔庆东看平壤的眼神去看他眼中的重庆,估计连傻子都能琢磨出是咋回事儿了。非目盲却视而不见、非耳聋却听不到异见的声音,说这样的人却没有丝毫企图,实在是连鬼都难以置信。
   
   那乌有之乡,不就是只长了一只眼睛、一只耳朵吗?
   
   曾经在火车上遇一辽宁大学的教授,只因为跟他换了个座、让他可以面朝火车前进的方向,以免发生他自称的背向而坐就会晕车的事故。闲聊中得知他退而不休,一直在为些沿海城市做经济规划类的课题,一个项目下来,少则十万八万、多了他没没说。
   
   在一个商品社会中,还真的会有人干无利也起早的事儿吗?也许别人会。但孔庆东教授是绝不会的,就看他新浪博客的声明就知道了,如此重视时间的一个人竟然不图利。岂不成孔雷锋了?
   
   故意装聋作哑、歪曲事实的人,自己造谣却要让别人相信他的鬼话。这逻辑也太他爷爷的别腿了吧?
(2012/03/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