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左右皆混蛋 薄熙来末路的始作俑者]
石三生
·扬言武统的罗援少将是逃兵?
·周涛复出主春晚 韩国议长悔不迭
·国台办耍金箍棒 蔡英文偷着乐
· 小粉红旁敲侧击 问世间何为正道
·鲁迅不倒 天理难容
·绝对奇迹--比平邑矿难更奇的山东奇迹
·可怜的鲁迅,可悲的语文
·一百年间两二货:周小平与周树人
·问孟建柱:政法委也不能干预司法吗?
·辛亥革命百年后,人民开始怀念慈禧
·央视春晚弃有污点演员,却用艳荡的主持
·李克强舍近求远为哪般
·国务院管不好住,能管好农民的嘴吗?
·抗议谷歌、抗议网络流氓
·给国务院并织金县纪委献一策
·温家宝是一个好总理吗?
·报告习总:这里有一个被丢下的贫困群众
·博客中国意欲何为?
·金正恩到底打了谁一耳光?
·冤狱23年的陈满之高尚羞煞窦娥
·云南、海南与福建三起冤案统一口径为哪般?
·陈满的境界与邓小平一般高
·如此司法进步
·有意思:周小平说方兴东是个大忽悠
·台湾地震了,春晚还演吗?
·欲加“武威三记者”之罪,何患无辞
·台湾地震与安倍及春晚
·周小平是谁的国师?
·春晚与正能量
·团中央“娱乐化”一瞥
·若老能养老,干部能养干部吗?
·龙应台与周小平的暧昧令人作呕
·龙应台的轻佻与虚伪
·谁“伪造”了龙应台的两份声明?
·谁是龙应台的后台?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序)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一)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二)
·龙应台为周小平已神魂颠倒
·卖艺也卖身
·蔡英文与龙应台及小粉红
·肖仲华与周小平
·中纪委也学会了吹牛?
·中纪委何时扫荡“地主帮”?
·“负能量”缺席是“五个一百”的耻辱
·蔡英文回应石三生
·复旦博士于迎丽装傻为哪般?
·阎肃“假去世”与山东老汉“活人出殡”
·被总书记忽悠了一把
·被总书记忽悠了一把
·习总回应石三生?
·两会代表到底怕什么?
·留美女生主犯忏悔:自由是恶魔
·华东师大学者自杀,证明上帝如白痴
·李克强的创新与唐僧的紧箍咒
·党媒姓党,却炒作一个神经病
·揭开任志强“反党”的画皮
·国务院意见扰民 党媒辩解更添堵
·拆了败家的鸟巢如何?
·鸟巢是恐怖分子的老巢?
·仰慕白痴的姚晨为何有八千万粉丝?
·鸟巢怎可能不腐败?
·鸟巢为何成禁区?
·百家讲坛与史学奇才抑郁自杀
·史学奇才自杀是因为作假吗?
·史学天才林嘉文或装死
·党媒姓党,只是不懂常识与常理
·于丹与北大终于要合伙坐实“天才少年”
·王毅响应顾晓军 “九二共识”已过时
·鸟巢的回应---边自夸;边删贴
·推荐顾晓军、潘基文、蔡英文联袂角逐诺奖
·北京法官被杀,与司法不公有关系吗?
·马彩云法官被杀,官方应公开真相
·倡议追授马彩云法官全国模范、烈士、博士
·凯迪网友七嘴八舌议马彩云法官被授勋
·马彩云法官与北师大女教授
·请王岐山书记谈谈马彩云被枪杀案
·政协发言人爱吹牛,出两小题难倒他
·用“大脑革命”质疑马彩云法官被枪杀
·马彩云法官被杀,“正义”或是元凶
·倡议追认马彩云法官为“两会代表”
·依法治国,应取缔两会提案
·谁是当今文坛第一
·两会中的腐败---申纪兰篇
·两会中的腐败--傅莹卖书,莫言扯淡
·公开叫卖、转让”当今文坛第一”
·任志强、李悔之与“动物世界的阴谋”
·大陆的尴尬:承认台湾宪法,只能“一国两政”
· 习总巧应顾晓军 “九二共识”成历史
·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为何也做五毛?
·全国政协委员朱征夫是敢言还是扯淡?
·台湾蔡英文欠大陆顾晓军一个人情
·任志强与任大炮
·习总揭开了人类起源之谜
·台湾文化的假正经
·向高级动物鲁山老泉致敬
·顾晓军创立了新哲学,中国大脑敢挑战谷歌智能吗?
·中国将错过下一波浪潮---大脑革命
·中国正在错过下一波浪潮---大脑革命
·中国人的悲哀
·申纪兰代表的智能超越了阿凡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左右皆混蛋 薄熙来末路的始作俑者

   左右皆混蛋 薄熙来末路的始作俑者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三月二十日,偶因心血来潮,就跑到乌有之乡注册了一个博客。想发文时,却被告知密码错误,无论自己再怎么折腾、都没用。正折腾中,忽然明白了一年来始终令自己郁闷之极的问题:以己之微末,何至于惊动了中宣部、安全部两大与自己毫无交集的部门联合封杀?
   

   什么茉莉花啊、什么上街散步啊、什么钱云会案啊,原来都是障眼法、是顾晓军先生所谓的弥天大谎。
   
   说自己一直郁闷、想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也会被秘密警察弄去背书。原因只有一个:你看那真涉案的冉云飞、艾未未,一个被关了三个月、一个被失踪了81天,但他们的博客都未被封杀,石三生其他的博客也未被封杀,唯独被博客中国封杀了个干干净净。更为蹊跷的,那次封杀规模之庞大,堪称史无前例,如顾晓军、杨恒均、李悔之、木然、钱文军、东野长峥、陈行之等等,都成了某的陪绑者。不但规模空前、阵容也堪称豪华。相比这些名声斐扬的诸君,石三生只能算是个小卒子。可怪事又来了:即便是民评官的发起者顾晓军先生的博客,也未做全部删除。其他那些人更是早早返回家园,名依旧、文照发。只有自己的博客不但被全部删除,而且连“石三生”三个字都成了违禁品。够让人纳闷的吧?
   
   为此,自己郁闷了整整一年啊!期间偶尔从新闻中看到那中宣部部长刘云山、看到那主管意识形态的李长春大人时,就纳闷:这样的大人物、八万杆子都打不着的,怎么就跟我石三生有了啥关联呢?郁闷之极,就恨自己没有孙猴子的本事、可以钻到电视里当面问问刘大人:草民到底是哪儿冒犯了您老人家?
   
   这个谜,终于在注册乌有之乡时、不解自开。只是晓得了谜底时,早已物非人非。惟剩感叹那句害人终害己的老话又一次得到应验了。
   
   公元2011年2月18日,石三生写下了《致乌有之乡钓鱼岛岛主:请允许我找代表》一文。正式接受乌有之乡博主钓鱼岛的挑战(今思之,可能说是劝降更恰当),对文化大革命的是是非非进行辩论。在钓鱼岛岛主先生的篇《赞“右派怪才”石三生 惜“右派怪才”石三生》一文中,他给予了石三生相当高的评价,除了某对于文革的“错误认识”。钓鱼岛先生说:“如果我没看错你是“艾国民”的话,你应该三思了。当然,我绝不相信,你这么快就缴枪投降,或者立地成佛,那我会觉得不太适应的。最好是有机会,咱能在一起好好的来一个“大争论”,时间、地点、人物,全可由你定,我定当赴会!”
   
   自己真是愚蠢啊!现在琢磨:钓鱼岛先生所谓的“大争论”或许压根就没有笔战的意思,更像是要煮酒论英雄。只因自己对“时间、地点、人物”的误会,竟然错误地认为他是要搞百家争鸣的大讨论、大笔战。自己那篇文章发表后只数日,博客中国开始了那场叹为观止的的大整肃。
   
   此时,去查钓鱼岛岛主先生的资料,他的乌有之乡博客已经死链接、毛泽东旗帜网也是到去年11月就不知所终了,汇总一些零散的资料,只知道他是重庆人、知道他是力挺薄熙来者、好像还不是“一般”的人。一年之前,有几个不是力挺重庆唱红打黑的呢?九常委都多有人趋之若鹜、又遑论其他贩夫走卒了。
   
   今天想来,历史的误会与擦肩而过的机遇是多么令人惋惜啊!如果我们国家有言论自由,如果那时能开展一场轰轰烈烈的大争论,薄熙来的唱红打黑还至于发展到今天这种难以收拾的地步吗?要动用多少资源、耗费多少真金白银才能了结呢?
   
   当日,到底是谁下达了封杀石三生的指令,又是谁的黑手抹杀了言论自由、阻挡了民间思潮的争辩,以至于要让国家都为此蒙受巨大的损失呢?是中宣部吗?
   
   我可怜的祖国啊,到底我们要付出多少代价,才会明白那些半原始人、开明的封建帝王都明白的道理呢?人民的嘴巴若只能用来吃饭,与猪猡何异?
   
   值此薄熙来的唱红打黑被强力狙击之时,除了那些毛左派需要重新思考,所谓的右派大本营--博客中国不需要反思吗?中宣部以及那些主管意识形态的权贵们不应该反思吗?难道所谓的特色社会主义,就是要从一言堂、从给民众洗脑开始吗?
   
   附钓鱼岛岛主文章《赞“右派怪才”石三生 惜“右派怪才”石三生》链接
   http://w.wyzxsx.com/html/wangyou/old10/2011_01/83666.html
   附石三生《致乌有之乡钓鱼岛岛主:请允许我找代表 》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每次打开百度输入石三生的时候,都不得不看一眼《赞“右派怪才”石三生,惜“右派怪才”石三生!》字样。鄙人非常感谢钓鱼岛岛主为作此文废掉的那一壶水,可惜在这虚拟世界还传递不得什么物质,不然,我当挖一口井回报您。
   对岛主的谬赞,石三生自愧弗如,盛情之下,既然拒绝不得,就暂且心领。对先生提出的论战,说句实在话,辩古辩今都没问题,唯独对这近百十年来的历史包括您热爱的文化大革命,因为一直心存芥蒂,看也懒得看,是想也懒得想,所以只是一些皮毛的见识。况也不曾见过什么真史,又当时只是一稚童,看法既不深刻也怕会有失偏颇。若徒然应战,一怕委屈了岛主的高才,二怕被世人耻笑石三生不自量力。故此,想请岛主宽宥一下,允许石三生找一个代表,这可是我第一次找人代表啊。辩的赢辩不赢,石三生都会视为己出,绝不赖皮。
   石三生这里先冒然动议,本想是请岩石藏巍巍老先生,虽只有一文的交往,对岩石老先生可谓佩服之至,可他因身体不适,正挂博休息中。因此就冒昧地请博客中国的另一位作家卜荣华老先生。每每读卜先生的文章,受益也颇多。自觉卜先生对文化大革命应该既有切身的经历,也有对那段历史深刻的参悟。岛主既然要搞辩论,自然是不但要以理服人,更应该用事实说话。如此,方能让人心服口服不是?
   说实话,在落户博客中国之前,石三生一直都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身份,从小不喜欢排队练体育,故此常常左右不分。直到被顾晓军先生打成右派,后又见文后大家一会五毛、一会左左、一会又右右的乱叫,这才知道原来这网络世界还有这么多乌七八糟的派别。石三生从文,原本简单,就是依雨果先生言,只要这个世界还有不公不义,还有龌龊横流,我的文字就有存在的价值。以鄙人的看法,不管哪一个派别掌舵,这个世界在一万年之内估计都无法彻底消灭黑暗和龌龊。人类所能做的,就是应该选择一个相对比较好的社会形态,这也是我向往民主,向往自由的根本原因所在。
   对文革、对毛本人,说实话,我的看法从略微懂点事开始就很偏激。毛泽东也许是你们大家的伟人、大救星,但却是我们家的丧门星。在他老人家的一手挥霍下,我的母亲家破人亡,不得不在少女时期就违心嫁给了我的父亲,他们在一起苦了一辈子。我的母亲每每说起来,都会泪水涟涟,她的祖上有点钱,但却是周围数得着的善良人家。毛的革命,谁知道害死了多少好人?我的母亲是我在这世上最敬爱的人。因此,让我带了这爱和恨去跟您讨论毛乃至毛的文化大革命,只怕除了偏激还是偏激,无法理性地对待一个伟人不是?
   就暂且说这么多吧,如蒙岛主应允,感激不尽。至于地点,还是两个网站同时进行,如此也热闹。不管结果如何,通过辩论,若能让我们彼此更理性地看待这一段最近的历史,相信并无不益之处。
   
   博客中国专栏作者石三生敬上
   2011年2月18日
(2012/03/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