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二笑薄瓜瓜 三叹薄熙来]
石三生
·呼吁刘刚接受顾晓军的挑战
·向709们求财
·向刘刚大师求败 向郭文贵求荣
·刘刚护嫂荒唐 郭文贵统战有方
·刘刚孤注一计 顾晓军点睛“老领导”
·郭文贵开启核爆 刘刚单骑飞帝都
·刘刚故伎重施 顾晓军再被威胁
·向刘刚大师并高智晟认错
·江桥美女色艺双绝
·时势造英雄 刘刚造时势
·刘刚的傲慢与郭文贵的梦呓
·郭文贵的骗局与刘刚的偏见
·从“新领导”法治郭文贵说开去
·刘刚痴心难改 郭文贵反炒自己
·金无怠与郭文贵
·请达赖喇嘛、刘晓波联袂推荐顾晓军
·请154位诺贝尔奖得主组团推荐顾晓军
·请154位诺贝尔奖得主关注顾晓军
·再请154位诺贝尔奖得主推荐顾晓军
·请海外民运推荐顾晓军角逐诺贝尔和平奖
·请王丹、吾尔开希推荐顾晓军角逐诺贝尔和平奖
·再请达赖喇嘛、刘晓波联袂推荐顾晓军
·请《纽约时报》推荐顾晓军角逐诺贝尔和平奖
·刘晓波与顾晓军,谁能做“这个世界的老师”?
·三请达赖喇嘛、刘晓波联袂推荐顾晓军
·刘晓波已走,谁来做“我们的思想领袖”?
·徐文立,让诺贝尔和平奖蒙羞
·致挪威诺贝尔委员会主席安德森的公开信
·建言王丹:让刘晓波走,请顾晓军上
·高智晟的上帝或是白痴
·顾晓军的前瞻与高智晟的反智
·高智晟正在拉底西方人的智商
·美国需要“新思维”
·2018年,上帝将因高智晟沦为笑柄
·基督教或涉嫌诈骗
·平民需要顾晓军
·被忽悠的诺贝尔委员会
·平民需要顾晓军(二)
·言论不自由也是腐败
·诺贝尔和平奖需要顾晓军
·郭文贵纳降表与黑老大获赔偿
·郭文贵飞扬跋扈 刘彦平委曲求全
·郭文贵引而不发 刘彦平此地无银
·《巡视利剑》难学 支持中纪委不易
·持续验证中共反腐败“零容忍”的真伪
·顾晓军与马克思
·联合国也腐败,特朗普应支持顾晓军
·川普联合国首秀,令人肃然起敬
·郭文贵信口雌黄 共青团斯文扫地
·看不懂的腐败之郭文贵与曲龙案
·给反腐败泼点冷水
·郭文贵大骂大帮忙?
·郭文贵大骂大帮忙之二
·中共是否需要讲诚信?
·中共带头违宪 百姓有苦难言
·黄河、反腐败及其他
·鲁炜有点委屈
·鲁炜不倒,虐童案难发酵
·鲁炜倒了,周小平与杨恒均开撕
·为共产党人杨恒均辩护
·报告川普:周小平造谣说美国也“虐童”
·周小平或是“虐童”事件谣言的始作俑者
·“虐童”事件谣言中,两高认怂
·中共治国,政府作孽易百姓伸冤难
·新时代杂谈之国家博物馆的黑名单
·新时代杂谈之反腐败的潜规则
·新时代杂谈之六月的质疑与反炒
·新时代杂谈之言论越来越不自由
·端午时节话屈原
·新时代之新、旧社会乱弹琴
·顾晓军与老领导及航母
·崔永元与郭文贵
·崔永元爆料---折射出中共视法律为草芥
·顾晓军与茅于轼及航母与自由
·顾晓军与茅于轼及航母与自由之二
·崔永元爆料与镇江老兵维权
·胡锡进与镇江老兵维权
·崔永元、镇江老兵、祖国及其他
·崔永元与范冰冰
·崔永元与方舟子
·崔永元与罗大佑及柴静
·崔永元与马元
·时代的先驱---顾晓军先生与他的反对派理论
·海航抱佛脚暴露的是党思想之匮乏
·脑控与泼墨门
·王丹与高智晟及人权
·王丹与高智晟已成中国进步的绊脚石
·默克尔与刘霞
·刘刚大师再梦呓 刘霞难成昂山素季
·默克尔与王全璋及脑残的维权
·刘刚与董瑶琼
·崔永元与董瑶琼
·“老人帮”与崔说立波秀
·“老人帮”与“老领导”
·崔永元与韩寒
·马克思老矣 特朗普生猛
·凤姐与周立波及董瑶琼
·许志永又在给诺贝尔和平奖评委喂药
·中纪委太入戏:天网恢恢,又疏又漏
·新时代假摔演过头 董瑶琼难充政治犯
·毛遂自荐魏京生斗士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二笑薄瓜瓜 三叹薄熙来

   二笑薄瓜瓜 三叹薄熙来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
   
   好像不是第一次了,觉得我党也很可怜。每有大事发生,连个又会说、又体己的公知都没得用。要么就是把余秋雨、王兆山那样的靠山吃山派,关键时刻用一次,就臭了。不但他们自己臭,拐带的党都脸上无光;要么就是把了韩寒、艾末末那样的伪公知反对派,把来用一次,搞的鸡飞狗跳。不但民众感觉寒心,就连党的威信也跟着要一落千丈,让人误以为党只会搞阴谋诡计。
   

   到底是乍暖还寒的时节,天气乱、这虚拟的世界也难得安宁。好像是被封杀以来的第一次,石三生发现那些多头的监管方好像变成了一个人、步调出奇的一致:是删是放一文都不差。更令自己惊讶的,是《薄熙来唱红遭免 中国作协应检讨》一文,在凤凰网的点击量高达三万、在博客中国的点击也已经超过了五千。更新里都只是一闪而过,真不知那些成千上万的点击量都是从哪儿冒出来的?难道自己也像顾晓军先生一样,被党利用了一回?
   
   正疑惑着,看到了东野长峥先生的新文,原来是与顾晓军先生杠上了。说句有点儿阴损的话,自己倒还真是个喜欢看热闹的人,尤其喜欢看高手过招。尽管他们一个是自己已经皈依的老师、一个是当日屡次为自己仗义声援的名门正出的作家。匆忙在长峥先生的文后跟了一帖,并将此帖又转贴到了顾晓军先生的文后。
   
   也不知道网上到底是过了多久,感觉也就是几十分钟,反正转身再去看时,发现自己的那个帖子已经不见了。更诡异的,是连东野长峥与顾晓军二位被自己跟贴的文章也一起跟着消失了。咋样?石三生早就说自己是个奇人,这么稀奇古怪的事情都能发生在自己身上,难道还不够让人拍案惊奇的吗?
   
   这样也好,不管是博联社还是什么人删的,也不管他是什么用意,能因此不让二位高手互殴、以免发生意外。虽然让围观的人们包括自己很失望,到底是和谐社会和为贵,正是多事之春,武斗、文斗还是都免了的好。
   
   本来只是想将以上文字做个前按,又一想这事儿也和自己要写的标题不但有关、也不矛盾,就顺着继续写下去吧。
   
   初笑笑过薄瓜瓜同学试图开历史倒车的荒唐之后,这二笑,就想谈谈瓜瓜同学的人民观。
   
   在第二封信中,薄瓜瓜用了《父亲的悲剧 人民的悲哀》来做文章。石三生以为非常的不妥!一是瓜瓜同学自己恐怕已经不是一个“人民”,正如同你不是鱼,便不知道鱼的痛苦一般。薄瓜瓜恐怕很难知道人民的感受是什么了?二是瓜瓜同学虽然久沐欧美自由民主之风,却到底是黄皮肤的人就仍然会有黄皮肤的思想—封建意识尤为浓厚。岂不闻铁打的知府、流水的官儿?况乃父乃是有大志者,岂能学那刘阿斗守着巴蜀不思进取?官家迟早都要走,人民却只好守着破家万贯的忙着讨生活。若换一任知府就要悲哀,重庆老表们岂不是要一辈子都生活在辛酸中?当然了,薄书记一去不回还。瓜瓜同学以为是个悲剧还是用词很当的。
   
   薄瓜瓜既然已经算不上个准人民,那么他第二封信中对人大悄悄通过的“恶法”有微词也就说不上是啥见解了。那法,有权决定的人有两千多,好像没听说有反对票。这便是说,薄瓜瓜的父亲—薄熙来以及重庆代表团肯定也都投了举手票。只是当初举手的时候,连薄书记可能都没想到自己会有明朝而已。瓜瓜同学可能一直都在朝着洋人的十大杰出青年使劲的缘故、不太了解了中国人的历史。中国人,惯能的便是作茧自缚。乃父当日下达文化部门监听人民唱歌的法规时,瓜瓜同学怎么不说那是恶法呢?身为一个重庆人,连哼哼个小曲儿的权利都没有,想想就让人觉得活着很累。
   
   诸如此般的小事,瓜瓜同学都理不清,你们说不好笑吗?
   
   这三叹薄熙来书记大人,是因为在明镜看到了他在2012年2月2日,在重庆市委扩大会议上的一个讲话。
   
   要说这个讲话,还真是值得人感叹,尤其是在薄书记仕途嘎然而止的时候。正如同我们新中国人从小接受的教育一般,几乎能印在白纸上大张旗鼓宣扬的,都会让人感动、感叹、心向往之。只是再好的谎话听多了,也会让人感到腻歪。画饼不能充饥,几乎已经成了改革开放以来所有不脑残的人们的共识。共同富裕也好、当初毛爷爷承诺的耕者有其田也罢,我们既然在当初把地富反坏右们都砍了头也没能做到,今时再靠了将那些黑头目打一打、唱唱红歌儿就能实现得了吗?再者说,共同富裕的概念,也是很违背人性的吧?即便是老百姓肯接受,党真的肯将所有资产均分给天下大众的吗?均财产都做不到,说什么共同富裕,难道不是梦呓吗?
   
   此,便是某的三叹薄公也!这正是:
   
   再笑薄子叫瓜瓜
   生于中国走天涯
   身在欧美不思蜀
   怎知人民为谁悲
   
   三叹薄公忧患识
   共同富裕成梦呓
   西式民主太腐朽
   社会主义五不搞
(2012/03/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