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薄熙来唱红遭免 中国作协应检讨]
石三生
·时评家石三生的遭遇
·聂树斌与王书金谁是真凶?(五)
·曾成杰死刑之谜(二)
·他们和他们及谁与谁
·曾成杰死刑之谜(三)
·红歌将军与气功大师
·陈副省长的戾气与奸诈
·愚蠢的问题 难产的答案
·你的祖先是猴子吗?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二)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三)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四)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五)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六)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七)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八)
·孟建柱主管政法委 依法治国仍空谈
·作孽与漂白
·作孽与漂白(一)
·作孽与漂白(二)
·作孽与漂白(三)
·作孽与漂白(四)
·作孽与漂白(五)
·作孽与漂白(六)
·新快报丢骨头又丢人
·新快报丢了骨头救了市
·爆炸与维稳
·变态
·时与局
·时与局(二)
·漫谈“布道者”贺卫方
·别了,骆家辉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
·看任志强与央视互咬有感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二)
·国家安监局拿习总开涮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三)
·李嘉诚属“既得利益”怎成“笑谈”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四)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五)
·李嘉诚真的高尚吗?
·被李嘉诚炒红的张子强
·农业大丰收的神话将破灭
·偃旗息鼓的"十连增"
·李嘉诚与张子强
·李嘉诚与张子强(二)
·李嘉诚与张子强(三)
·李嘉诚与张子强(四)
·为愚蠢的湖南益阳当局支招
·李嘉诚与张子强(五)
·李嘉诚与张子强(六)
·李嘉诚与张子强(七)
·“转基因”转的到底是什么?
·陈光标和他的钱干净吗?
·央行为何纵容陈光标不法
·陈光标敢再说一次“绝不食言”吗?
·习总吃包子不是作秀胜似作秀
·看不懂的河南连霍高速大桥垮塌事故
·国税局为何纵容陈光标?
·“中国首善”渐露马脚
·陈光标的“中国首善”罩着多少阴霾?
·陈光标何不兑现承诺、破财消灾?
·缺德的“全国道德模范”
·问习总:“决不允许”已经发生该怎办?
·中美合演的人权闹剧
·一塌糊涂的青岛管道爆炸事故报告
·国务院难得糊涂 中石化瞒天过海
·就“11•22”事故致李克强总理的公开信
·中国或已掌握“海水变石油”核心技术
·许志永被判刑只会成笑柄
·骆家辉指鹿为马 许志永此地无银
·美国政府的愚蠢举世罕见
·欺世盗名的“新公民运动”
·声援许志永的“法学院五学者”很愚蠢
·挪威议员为何推袁隆平角逐诺奖
·被蒙蔽的诺贝尔奖
·那些诺贝尔和平奖的角逐者们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二)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三)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九)
·谁在纵容国土系统的腐败
·傅莹的谬误与傅成玉的荒唐
·秦光荣为何不“光荣”引咎?
·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全民竞猜:马航客机“去哪儿了”
·他们知道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平度当局终于选择“自宫”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平度与马航、维权及其他
·马航客机失踪之谜与“塞翁失马”
·中央巡视到山东
·揣测中央巡视山东的结果
·两个“女婿”大闹人间
·杨恒均的”戏”
·杨恒均的国师梦与顾晓军的趋势论
·流于形式的“八规”与“四风”
·加藤嘉一有多假?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
·许志永获刑也无缘诺贝尔和平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唱红遭免 中国作协应检讨

   薄熙来唱红遭免 中国作协应检讨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当此曾经欢天喜地迎来二次解放的红都重庆,落得个以打黑英雄王立军私访美使领馆、唱红统帅薄熙来大人遭到免职之际。回想那并不算太遥远的过去,今日恶果,除了薄、王一意孤行,那些当日的阿谀奉承之辈,是否也应该为唱红打黑分担一点儿责任呢?
   

   尤其是正逢西南大旱之年,在重庆五星级的奢华酒店召开什么大会的中国作协以及数百作家们,扪心自问:当日在享受着薄书记的美酒佳肴、煞有其事地对唱红打黑赞不绝口时,有没有讲真话?有没有将良知伴着五星级的美餐咽进肚子里?
   
   不屑说,当日与会的作家及中国作协的领导们,是没有啥勇气承认自己是吃人嘴必短的。一个连自己住五星级酒店一餐耗费两千多元、出入奥迪车都要极力否认的群体,当然是会选择性失盲、失察不是?大旱之年,当那些旱区孩子们连水都没的喝时,一些个肩负着塑造国人灵魂的群体,居然对自己在五星级酒店里高谈阔论都丝毫不觉得难为情。又怎么敢指望他们真的会了解民间的疾苦,觉察到薄、王唱红打黑中的种种弊端呢?
   
   不知此时的薄熙来大人会想些什么?是否会为自己当日不惜巨资请了些只知拍马屁的人们一面倒地阿谀感到有点儿亏呢?薄书记既然熟知柳宗元的敌人论,怎么可能不知道唐太宗以人为鉴的典故?一个封建帝王都能做到的事,为何今时我们那些天天喊着为人民服务的公仆们已经无人可以企及了呢?世上原本就没有十全十美,为何权贵们总是幻想着要创造人间奇迹?
   
   试想,如果当日有那么一个能接近薄书记,并能进句忠言逆耳的大作家、作协大领导能学彭德怀庐山上书、给薄书记奏上一本。结局还会是今天这个样子吗?即便薄书记也喜独断专横,却到底只是一个封疆大吏,又比不得毛泽东手握生杀大权。就算逆耳之言不被采纳,又能奈中国作协的领导们何?
   
   就算是一群猪,也会有不同哼哼调的吧?缘何当日的众作家们都只会一个声地赞扬重庆的精气神好?难道只是因为铁凝主席率先表达了自己的领导意见吗?作家若是也能做到异口同声,国家还耗费那么多的民脂民膏养着伊们做啥?
   
   故此,石三生以为:说当日中国作协还为自己狡辩,全然不以大旱之年接受红都的隆重招待感到羞耻的话。今日,逢薄熙来书记因唱红打黑蒙受灾难之时,中国作协应该或者是再拿出当年辟谣的勇气,为薄、王伸冤;或是响应党中央的号召,旗帜鲜明地倒戈一击,为当日的荒唐做一个深刻的检讨了。
   
   呜呼,都说红颜祸水。石三生原本是个女权主义者、是不信邪的。但又怎么解释铁凝主席当年被感动的一塌糊涂的感动河北的人物刘宏竟是个大贪官,被她盛赞的重庆精神的主导者竟然一个私访美使馆、一个惨遭免职呢?到底是铁凝主席的人生价值观扭曲了、还是这个社会错了位呢?
   
   身为一个大国文化的领导者,识人、辩事之明竟然如此不堪,不及顾晓军先生的万分之一。如此水平,真的连自己到底哪儿有愧于这个伟大而艰难的时代都不知道吗?一个从文革时期走出来大作家,缘何对那给千百万国人带来深重灾难的大革命毫无意识呢?作家的作品如果能脱离了基本的人性和良知,那样的狗屁作品还有存在的价值吗?
   
   石三生斗胆,第二次给铁凝主席建议:还是学学顾晓军先生,激流勇退了吧!
(2012/03/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