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特务手段管控社会 薄熙来害人终害己]
石三生
· “共妻”论反进化
·“共妻”论缺德
·“共妻”论反文明
·也谈“一场豪赌”
·他们在为谁做嫁衣?
·莫言为何不愿见“佛”?
·中纪委为何不管管莫言?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莫言?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二)
·也谈“习总的书单”
·百度机器人或建议腐败们早跳楼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三)
·乱伦----是一种文明
·也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习办或闭目塞听
·再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三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我为什么咬定莫言?
·“三个代表”高风险
·“精准扶贫”或是梦
·无梦---兼答卢德素
·“特赦贪官”不如放弃“三个代表”
·“马会韩”后“习马会”
·“放开二胎”要感谢莫言?
·最不可琢磨的汉语言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二)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三)
·日本人更懂中国
·日本人最懂中国
·“双十一”、打假与打虎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二)
·“白毛女”或与“依法治国”相左
·莫曹杨与《打倒鲁迅》
·鲁迅与洋人杨恒均
·中央网信办为何不自信?
·杨恒均与“王的女人”将如何逆转?
·“三个自信”滋养腐败
·IS的乌托邦与周主席的“中国梦”
·张艺谋与韩寒心有灵犀
·王健林禁妄议 王思聪很惜玉
·公正如画、强拆似虎、腐败在继续
·请孙政才书记宣讲公正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喊“万岁”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挺圣战
·李敖老矣 唯言不休(复旦版)
·李敖还敢掀起一场中西文化论战吗?
·顾腚难顾头的文明---李敖清华演讲赏析
·左撇子的李敖不懂普世价值
·胡耀邦是怎样离开的人间?
·李敖宣布起义,北大怎么办?
·莫言的末日论与李敖的千年愿
·从中国第二大重要新闻说起
·从纽约时报整版赞习说起
·法官指天发誓启示录(二)
·法官指天发誓启示录
·高瑜认罪—一场游戏又一场梦
·杨恒均的好日子或快到头
·2016起,中国将成地球第一谎言强国
·杨恒均与石三生,谁是白痴?
·释永信无私生女 调查组或有私情
·顾晓军民主奖---一个让精英羞愧的奖
·释延洁呓语西天 中国梦泛滥成灾
·中共到底迷信不迷信?
·建言中共修改宪法序言
·建言人大修改宪法宣誓词
·刘晓庆逃税还是“逃睡”?
·新政为何笑冤不笑贫?
·笑谈李庄诉中青报案
·笑谈李庄诉中青报案
·笑谈贺卫方代理李庄诉中青报案
·思鸡肋弃阿斗 哈罗李敖或归隐
·被贺卫方、李庄们玩残了的法律
·被莫言、李敖们玩残了的文学
·国务院管鸟事比管人事更靠谱
·贪官与鸟齐赞河南法治好
·邓亚萍试水政法 公平正义似乒乓
·邓亚萍试水政法 公平正义似乒乓
·柴静是编剧雾霾是天气;“公正第一”才是思想
·河南法治动物为救少林寺?
·政法大学出尔反尔 邓亚萍进退两难
·邓亚萍兼职政法大学教授是腐败
·李冰冰卖萌 孔子学院无人睬
·政法大学越描越黑 邓亚萍免费获诽谤
·猜猜邓亚萍的金牌与博士那个真?
·邓亚萍的清华学士文凭或造假
·一生两死---从邓亚萍说到方静与徐明
·邓亚萍的剑桥博士真不了
·笑看吴法天李吉明双挺邓亚萍
·金将军太会玩:美女、核弹两不误
·茅于轼又荒唐 茅粉们再呓语
·石三生大师又多了一提鞋的
·为什么茅于轼能发出独立的声音?
·猜猜是谁阻止了朝鲜美女的演出?
·茅于轼的人文经济学都扯些什么?
·杨恒均呼吁特赦腐败 中纪委机关报自讨没趣
·向中纪委机关报推荐一下顾晓军
·也谈中纪委机关报斥责的“比烂”心态
·龙应台挺浦志强,与天何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特务手段管控社会 薄熙来害人终害己

   特务手段管控社会 薄熙来害人终害己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看到顾晓军先生的最新闻《王立军是监听狂 掌握薄熙来大量录音》时,与其说是感慨,倒不如说哀叹更切。叹这世间很多道理,连一个凡人都懂得,唯独大官人们常常将自己蒙在鼓里。
   

   关于薄熙来的唱红打黑,自伊始到现在,石三生大约写了十来篇文。其中有一篇对薄熙来主政时连重庆的文化主管部门都配备了监控人们歌咏的报警装置很不以为然,以为薄书记依靠监控来提升人们道德水平的做法不是一般的荒唐。但,当时还未想过薄书记既然连这么点儿民俗都要监控,是否对更严重的事情也会以此类推?看了顾先生的文,已经是一目了然。文化部门都有权利监控,公器在握的王立军大人监听自己的老板也就不在话下了。王立军有没有籍此手段在打黑中黑打,就更只有天晓得。
   
   王立军的监听权力,不用说就是薄书记授予的,是法律以外的恩赐。好笑薄书记当年既然与老子爹划清界限,又怎么敢相信当今官场,还有士为知己者死的神话呢?你让王立军有特权去违法胡为,他又怎么会想不到自己有朝一日也前程不保呢?在一个已经没有了任何信物可以约束彼此的时代,最保险的备份恐怕也只有文档、录音了吧?
   
   别说深通权谋的王立军大人了。就连石三生自己都对监听门清的很,只可惜自己是个凡人,手中莫说是宝剑了,连个砍刀都算不上,钝的削污泥都一塌糊涂。自从第一次发现主审法官罔顾事实、有意偏袒被告,就学会了给/狗/日/的录音。还把他那句可以载入中国司法史的名言“我也知道那是假的,可是我们合议庭商量了就是要这么判”送给院长听、送给高院听、送给最高院听。不但要说给官人门听,还要嚷嚷的满世界都知道。
   
   顾晓军先生说王立军是监听狂。老东西是不知道啊,监听真的是会上瘾的。自打第一次为官家备份音频资料,现在只要一接电话,那大拇指就自然而然地对准了录音键。不但自己监听有瘾。自从公开了这一行径,很多不得不打电话给自己的法官们说些题外话的时候,都要怀疑自己是否在录音?更可笑的,是自己的眼镜偶然损坏,正是穷困时节,就换了副很便宜、又大框的,搞得那个检察官都要凑上前看看是不是暗藏着摄像头了。
   
   但,石三生是明白自己的“监听”不管有多狂,都是合法的。因为自己只监听自己与官家的通讯。百姓录公权力的讲话,于理无碍、于法有据,自己既然跟官家没有私情,官家所谈当然就只能是公事。公事是不应该有所忌讳、见不得人的。
   
   当今社会,又岂止是王立军们的疯狂监听?薄熙来书记自食恶果的时候,想必那“韩寒团队”也会为自己任意监控别人的电脑、阻挡别人发文以至于让自己原形毕露感到懊恼了吧?石三生那个“三十年一万五千多天”本来只是讽刺挖苦。你把我的浏览器数据抹去也就罢了,为何还要篡改百度百科“少年”一词呢?这不明摆着不打自招了吗?你说你们如果不监控、不黑人家博客,连网友们都会误以为石三生是扑风捉影、空穴来风不是?
   
   这是一个多么荒谬的时代啊!监听、监控、监视等等一些本来是特务们才会用的手段、是只有北朝鲜那样的国家、是我们改革开放前才会有的手段,居然都纷纷登堂入室。不但薄熙来、王立军们好此不疲,终受其害。就连我们的一些最高领导人们都赫然以为这是什么创新的社会管理手段,是稳定压倒一切的有利保障了。世人都知道大明王朝最终毁于吴三桂手中,照石三生的看法:明王朝坏就坏在了锦衣卫身上。明王朝之恶,当首推其创设的对内的特务机构。古今中外,所有的特务,都只有忠心,不可能有是非概念。当今政府用一些特务的手段治理国家,结果是越治越乱、越想稳越不稳,根源难道不就是因为没有是非只求和谐的缘故吗?崇祯也算个有为有想法的皇帝了,竟然猜忌到连袁大将军都杀掉。这样混帐的皇帝,除了锦衣卫肯狐假虎威,谁还愿意以死效忠呢?
   
   国人动辄喜欢说啥啥啥是双刃剑,伤人须防伤了自己。可不知为何原因,咱们的官老爷们好像总是痴迷于权力的至高无上,每每宝剑握在自己的手里时,就只晓得这剑能伤人、根本无法害己了。自毛泽东以降,无视宪法的结果,除了数以千万级的黎民涂炭,又有多少达官贵人折戟沉沙?或在高墙囹圄中终了残生,或落得个死的无名无姓的下场。党国自瑞金起家已近百年,可叹这样的“天理”至今还在轮回当中。
   
   更好笑如今这网络社会的创新管理手段,那些掌握封杀、禁言大权的人们居然连个旧时的强盗都不如,人家强盗还知道剪径时高喊一声: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载,要想打此过,留下买路财。我们这些官爷的兵马除了封杀、捣黑,是一句人话都不敢说了。不是说有理走遍天下的吗?只会暗中作祟的人,还真的是有理了不成?
   
   究竟什么时候?我们这个已经位居世界第二了的大国才会明白人家尧舜们五千年前就明白的道理。一个特务手段猖獗的社会能是一个法治社会吗?
   
   隐私治国之下,必将举国皆是受害人。
(2012/03/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