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洋垃圾与洋文化]
石三生
·复旦博士于迎丽装傻为哪般?
·阎肃“假去世”与山东老汉“活人出殡”
·被总书记忽悠了一把
·被总书记忽悠了一把
·习总回应石三生?
·两会代表到底怕什么?
·留美女生主犯忏悔:自由是恶魔
·华东师大学者自杀,证明上帝如白痴
·李克强的创新与唐僧的紧箍咒
·党媒姓党,却炒作一个神经病
·揭开任志强“反党”的画皮
·国务院意见扰民 党媒辩解更添堵
·拆了败家的鸟巢如何?
·鸟巢是恐怖分子的老巢?
·仰慕白痴的姚晨为何有八千万粉丝?
·鸟巢怎可能不腐败?
·鸟巢为何成禁区?
·百家讲坛与史学奇才抑郁自杀
·史学奇才自杀是因为作假吗?
·史学天才林嘉文或装死
·党媒姓党,只是不懂常识与常理
·于丹与北大终于要合伙坐实“天才少年”
·王毅响应顾晓军 “九二共识”已过时
·鸟巢的回应---边自夸;边删贴
·推荐顾晓军、潘基文、蔡英文联袂角逐诺奖
·北京法官被杀,与司法不公有关系吗?
·马彩云法官被杀,官方应公开真相
·倡议追授马彩云法官全国模范、烈士、博士
·凯迪网友七嘴八舌议马彩云法官被授勋
·马彩云法官与北师大女教授
·请王岐山书记谈谈马彩云被枪杀案
·政协发言人爱吹牛,出两小题难倒他
·用“大脑革命”质疑马彩云法官被枪杀
·马彩云法官被杀,“正义”或是元凶
·倡议追认马彩云法官为“两会代表”
·依法治国,应取缔两会提案
·谁是当今文坛第一
·两会中的腐败---申纪兰篇
·两会中的腐败--傅莹卖书,莫言扯淡
·公开叫卖、转让”当今文坛第一”
·任志强、李悔之与“动物世界的阴谋”
·大陆的尴尬:承认台湾宪法,只能“一国两政”
· 习总巧应顾晓军 “九二共识”成历史
·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为何也做五毛?
·全国政协委员朱征夫是敢言还是扯淡?
·台湾蔡英文欠大陆顾晓军一个人情
·任志强与任大炮
·习总揭开了人类起源之谜
·台湾文化的假正经
·向高级动物鲁山老泉致敬
·顾晓军创立了新哲学,中国大脑敢挑战谷歌智能吗?
·中国将错过下一波浪潮---大脑革命
·中国正在错过下一波浪潮---大脑革命
·中国人的悲哀
·申纪兰代表的智能超越了阿凡狗
·顾晓军思想远播阿拉伯世界
·从两会代表的马桶式思维说开去
·我与叙利亚执政党成了好朋友
·给“一带一路”泼点冷水
·天上真的会掉馅饼
·高级动物在行动
·因推荐“公正第一” 石三生下场堪忧
·请问生意场大人:该如何谈生意?
·大脑革命影响谷歌 阿凡狗戏弄聂卫平
·生意场的生意经与顾晓军民主奖
·石三生影响着索罗斯和聂卫平
·当执政党不在乎被冒充
·因小气,蔡英文正在丧失先机
·报告!我要吃敬酒
·刘刚才赞顾晓军,温云超就疯了
·冒充之恶与北风之毒
·不讲公正第一,岳阳法官下口咬
·顾晓军思想是人类社会的航标灯
·华东师大或有难言之隐
·人民日报敢不敢与顾晓军一辩?
·刘刚道歉,顾晓军主义再增辉
·温云超何时得的健忘症?
·与刘刚先生商榷
·方舟子出马,山东疫苗案将软着陆
·人民日报只敢叫阵,不敢较真
·人民日报认怂,让马克思主义蒙羞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
·向清华大学校长推荐“大脑革命”
·看李悔之如何为山东疫苗案灭火
·与“朝阳群众”、“华侨”说说精神病
·顾晓军与刘刚及其他
·马云投资夭折 刘刚大战北风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二)
·刘刚大战北风,急坏了吕柏林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三)
·请国务院收回成命
·“英雄所恨略同”与朝阳群众爱的癫狂
·刘刚给世界出了个大难题
·跟着李悔之、贺卫方学扯淡
·刘刚义比关公 北风不知好歹
·“造谣”是种特权----兼感谢海外精英
·顾晓军不计前嫌 温云超忘恩负义
·跟着贺卫方教授学扯淡
·教教青年们跟贺卫方教授掐架
·政治家的肾与聂树斌案及其他(一)
·调侃贺卫方,温云超受不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洋垃圾与洋文化

   洋垃圾与洋文化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八十年代中期,曾经借单位的东风,去了当时中国的几个特区。除了买一些电子表,还以几元钱一套的价格买了两套西服,以做返乡时赠送亲友的礼物。
   

   两千年后,当自己知道广东福建很多地方专做洋垃圾生意时,回想起自己当初买的两套超便宜的西服,就怀疑很可能是洋垃圾—看着很光鲜、又好又便宜。但,很可能那是来自洋人的太平间或垃圾场,上面布满了你用肉眼看不到细菌和危险。
   
   在看到顾晓军先生的评论:“弟子伍彩旗飘扬转发了余晓平的文章,被我一顿痛骂。其实,余晓平的文章大多是伪民主腔调,根本没有自己的基本价值观,纯粹是一政治垃圾。”后,感触甚多,便想试着将自己的见识写出来。
   
   当然,自己是同意顾先生关于民主的评论,但不赞成说人家余晓平先生是“垃圾”的。因自己一向没有先骂人的习俗,虽皈依顾氏门下,亦不肯从师坏了自己莫须有的规矩。在此特作说明,以免被余晓平先生误会了自己。
   
   如果自己的记忆不是太差,这个余晓平先生好像是在“石三生”将要被封杀之际,被基督徒杜子先生引荐到博客中国去的。自己在看过他一篇关于王菲与法海寺的木头佛像的文,并立刻作了一篇请教,却未曾见到回音。以后,再也没看过他的文章。那王菲贵为歌后,不是不可以迷信,更不是不可以愚蠢。但毕竟唱歌是凭嗓子、是体力活儿。而判断法海寺的木头佛像是否能抵挡住大火的焚烧?则多少需要一点儿智力和辨别是非的勇气。那王菲私下里抽烟、烧香拜佛都没什么关系,歌后也需要有自己的私生活。但你不能拿着愚昧做真理满世界招摇撞骗。再怎么说,我们已经是文明到大活人都上了太空的国度,岂容你信口再颠倒人世间的常识?
   
   故此,石三生以为:那王菲愚昧可原,余晓平拿着人家的愚昧来探讨啥民主的是是非非就太荒唐了。
   
   为了写此文,自己特意翻看了几篇余晓平先生的博客。或许是一直都对那两套西服耿耿于怀、也知道所谓的洋垃圾概念的缘故,尽管当初自己只是看过余先生的一篇文章,当初对其恶俗的判断,今日再看竟也是丝毫不差。
   
   余晓平之恶,不在于他能毅然去国的壮志雄心。而是他如同一只离了鸡窝跑到凤凰群里的鸡。不但忘记了自己也依旧是只鸡,还煞有其事地要将学着凤凰的样子来教育鸡们了。
   
   在改革开放已经三十年、连贪官都知道往欧美跑,连王立军都知道向美国使领馆求救后。吾以为,所有那些去了凤凰的国度还动辄就美国长、德国妙的人们,动机都相当值得怀疑。这不但是在侮辱国人的智商,也是在侮辱老一辈革命家们的功勋。美帝国不好,孙大总统也就没必要加入米国籍了。
   
   余晓平们的理论,其实与司马南、张召忠们一边猛烈抨击西式民主,一边将自己的后代托付给美帝国一样的恶俗。尤其是在欧美诸国都自顾不暇,已经没有啥普世价值可供输出的时候。石三生一直相信:面对饥饿的人摆弄自己的面包,比那些见困不施援手的人们更可恨。如果说洋人杨恒均的民主功效是能蛊惑的青年人向往民主到恨不能立刻去了大洋彼岸,那么余晓平们对民主意淫,则只好导致向往民主的人们真的阳痿。
   
   被顾氏弟子五彩旗飘扬转发的《教育是中国人心头永远的痛》,其恶不在于炫耀加国的教育是如何人道、如何民主。而是这样的理论一如那李悔之们声嘶力竭地抨击中国的教育体制一样是歪打歪不着,是试图转移人们视线的伎俩。正如同自己根本不关心号称小宪法的刑诉法修订案,只期待咱们的大宪法或者能切实被国家遵守,或者你直接删除了三十五条以免更多的人们因言论而身陷囹圄。如果教育长此以往,或许会成为未来民主中国人的心痛。但如今,教育问题实在无关痛痒。三千年的中国历史曾经不只一次地证明了:即便是在万恶的封建社会,同样腐朽的八股文教育,也一样教育出了康乾盛世;同样是学而优则仕的时代,也一样会有贞观之治,会有大宋的沉沦直至灭亡。
   
   即便是被余晓平们津津乐道的美加教育,亦与美帝国能够走向独立、走向民主无关。《独立宣言》洋洋洒洒数千字,其中只字未谈到教育问题。人类社会可以没有教育,但不能没有公平与公正、不能没有天赋的人权—人人生而平等。知识无法改变中国人的命运,近代史上曾经涌现出如许多的大师,今日中国依旧与民主背道而驰。就连温家宝总理都不得不将“民主”字样写到未来待现代化莅临之后,当今政府更是不得不将“民主”改为了“民生”。
   
   余晓平们是荒唐的,就看他附和李承鹏、叶匡正等乱说李小琳的提案最恐怖就暴露了他们是多么善于混淆是非。以石三生的观点,李小琳的全民建立道德档案,荒唐虽然荒唐,但绝谈不上什么恐怖,更与日本鬼子皇军不能相提并论。这样荒唐的提案才真的是政协史上最值得通过的提案。试想:果然全体公民都建起了道德档案,权贵们就要交代自己到底有没有发过不义之财,那些漂亮的二奶、三奶们,就要背书自己是依靠那个大官人卖身。强拆、血征都将因为不道德而成为权贵们的污点,等等。这么做有什么不好?你说你一些老百姓有啥害怕建立道德档案的?就算你有点儿不三不四鸡鸣狗盗的行径,亦不过是或生活所迫、或好吃懒做,这不都是人之常情吗?有啥见不得人的?人家大官人都没感到恐怖,你一些屁民却好似被戳了老虎屁股一般的歇斯底里,所为者何?
   
   是以,自己是赞同顾先生对余晓平的定论的。那些个关于欧美如何如何的问题,不过是曹丞相的话梅,是水中的月亮,于事无补、无益,只会导致人们沉浸在意淫中不能自拔。
   
   最后,石三生想做一个小小的倡议:凡顾氏弟子以及认同顾氏学说的人们,即便自己不能做文章,也尽可能不要转载“他人”的文章,尤其是那些以为王菲的木头观牵涉到民主言论自由的人的文章。这不是顾步自封,只因与真正的民主问题无关。
(2012/03/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