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洋垃圾与洋文化]
石三生
·为广东党报与法院对决喝倒彩
·广东党报认怂 东莞法院别得意
·唱红打黑歇菜后,重庆开始强拆?
·雾霾是实现民主的急先锋
·聂树斌案,最高法勿拿“程序正义”说事儿
· 党纪再严,奈何得邓亚萍吗?
·神探李昌钰也破不了聂树斌案
·鲁迅真的会讲道理吗?
·法院战胜历史 炎黄春秋败诉
·巧家奇冤,岂是无罪释放这么简单?
·奥巴马再次崩溃 龙应台继续摸黑
·住建部要为深圳渣土滑坡辟谣吗?
·三向中纪委机关报推荐顾晓军
·商务部不必酸 马大爷说的对
·王石对宝能扯文化有点不靠谱
·骗子为何不服判?
·向统战部推荐顾晓军
·云南坐13年冤狱的女孩不值得同情
·奥运冠军与东亚病夫
·鲁迅真是间谍吗?
·周小平的智力是否正常?
·不服就试试:一个你绝对会答错的社会问题
·周小平认为:大飞机前景堪忧
·除了天才周小平,没有人可以答对
·通过周小平现象管窥《白毛女》
·推荐顾晓军兼批判重庆缺“公正”论
·习、马倡导和平,不如习、顾共逐诺奖
·推荐蔡英文、顾晓军联袂共逐诺奖
·习、马视为鸡肋;顾、蔡如获至宝
·“依法治国”有时比流感阴毒
·国务院一边减政一边集权
·代习先生辩:“有付出,就会有收获”
·石三生新年献词:梦里寻梦又一年
·石三生新年献词:梦里寻梦又一年
·无锡强拆继续 永康狱中难安
·向习近平主席推荐顾晓军
·南大校长周文斌被判无期冤不冤?
·驳莫言的“两个基本判断”
·公开推荐顾晓军角逐2016年诺贝尔和平奖
·两个台湾女人搅了国共两党的好梦
·三个台湾女人唱大戏
·毛泽东为何没得诺贝尔和平奖?
·推荐顾晓军、蔡英文获诺奖是民意
·用周小平思想统一中国
·可能是史上最乌龙的香港罪犯
·为民告官胜诉率为零的上海欢呼
·周小平主席要开杀戒?
·习总为何不注重民意?
·周小平主席期冀“台独”
·向蔡英文主席推荐“公正第一”
·从周小平主席到蜀国皇帝刘备
·周小平比鲁迅更伟大
·没有选择的蔡英文
·猜猜周小平主席有没有睡艺人?
·周小平主席应该是“周家人”
·两会为何不互联网+?
·孙立平先生的“公约数论”太梦幻
·蔡英文借他山之玉 周小平祸国殃民
·周小平若不反击就太无耻了
·周小平骂两会代表陈光标是小人
·报告孟建柱:草民的“获得感”这个样
·指导一下中国长安网遣词造句
·指导一下中国长安网遣词造句
·周小平啥样,央视就啥样
·“二妻”谣言不可笑 政协委员荒唐多
·周小平造谣是文明 网民造谣被刑拘
·周小平很生气 蔡英文要受苦
·周小平主席恨台湾而爱日本
·习总为何在政法会上讲“忧患”?
·晴天霹雳---周小平首倡“中国梦”
·罗援若武统 民主做先锋
·石三生与小粉红
·周小平主席力助周涛重掌春晚?
·石三生将编、导史诗巨制《三周魂销》
·小粉红坚壁清野 顾晓军枉费心机
·小粉红与赵忠祥也有一腿?
·小粉红己身不修,何以平天下?
·小粉红越界刷屏 蔡英文应对失措
·周涛若复出,春晚必成史上最艳夜
·扬言武统的罗援少将是逃兵?
·周涛复出主春晚 韩国议长悔不迭
·国台办耍金箍棒 蔡英文偷着乐
· 小粉红旁敲侧击 问世间何为正道
·鲁迅不倒 天理难容
·绝对奇迹--比平邑矿难更奇的山东奇迹
·可怜的鲁迅,可悲的语文
·一百年间两二货:周小平与周树人
·问孟建柱:政法委也不能干预司法吗?
·辛亥革命百年后,人民开始怀念慈禧
·央视春晚弃有污点演员,却用艳荡的主持
·李克强舍近求远为哪般
·国务院管不好住,能管好农民的嘴吗?
·抗议谷歌、抗议网络流氓
·给国务院并织金县纪委献一策
·温家宝是一个好总理吗?
·报告习总:这里有一个被丢下的贫困群众
·博客中国意欲何为?
·金正恩到底打了谁一耳光?
·冤狱23年的陈满之高尚羞煞窦娥
·云南、海南与福建三起冤案统一口径为哪般?
·陈满的境界与邓小平一般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洋垃圾与洋文化

   洋垃圾与洋文化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八十年代中期,曾经借单位的东风,去了当时中国的几个特区。除了买一些电子表,还以几元钱一套的价格买了两套西服,以做返乡时赠送亲友的礼物。
   

   两千年后,当自己知道广东福建很多地方专做洋垃圾生意时,回想起自己当初买的两套超便宜的西服,就怀疑很可能是洋垃圾—看着很光鲜、又好又便宜。但,很可能那是来自洋人的太平间或垃圾场,上面布满了你用肉眼看不到细菌和危险。
   
   在看到顾晓军先生的评论:“弟子伍彩旗飘扬转发了余晓平的文章,被我一顿痛骂。其实,余晓平的文章大多是伪民主腔调,根本没有自己的基本价值观,纯粹是一政治垃圾。”后,感触甚多,便想试着将自己的见识写出来。
   
   当然,自己是同意顾先生关于民主的评论,但不赞成说人家余晓平先生是“垃圾”的。因自己一向没有先骂人的习俗,虽皈依顾氏门下,亦不肯从师坏了自己莫须有的规矩。在此特作说明,以免被余晓平先生误会了自己。
   
   如果自己的记忆不是太差,这个余晓平先生好像是在“石三生”将要被封杀之际,被基督徒杜子先生引荐到博客中国去的。自己在看过他一篇关于王菲与法海寺的木头佛像的文,并立刻作了一篇请教,却未曾见到回音。以后,再也没看过他的文章。那王菲贵为歌后,不是不可以迷信,更不是不可以愚蠢。但毕竟唱歌是凭嗓子、是体力活儿。而判断法海寺的木头佛像是否能抵挡住大火的焚烧?则多少需要一点儿智力和辨别是非的勇气。那王菲私下里抽烟、烧香拜佛都没什么关系,歌后也需要有自己的私生活。但你不能拿着愚昧做真理满世界招摇撞骗。再怎么说,我们已经是文明到大活人都上了太空的国度,岂容你信口再颠倒人世间的常识?
   
   故此,石三生以为:那王菲愚昧可原,余晓平拿着人家的愚昧来探讨啥民主的是是非非就太荒唐了。
   
   为了写此文,自己特意翻看了几篇余晓平先生的博客。或许是一直都对那两套西服耿耿于怀、也知道所谓的洋垃圾概念的缘故,尽管当初自己只是看过余先生的一篇文章,当初对其恶俗的判断,今日再看竟也是丝毫不差。
   
   余晓平之恶,不在于他能毅然去国的壮志雄心。而是他如同一只离了鸡窝跑到凤凰群里的鸡。不但忘记了自己也依旧是只鸡,还煞有其事地要将学着凤凰的样子来教育鸡们了。
   
   在改革开放已经三十年、连贪官都知道往欧美跑,连王立军都知道向美国使领馆求救后。吾以为,所有那些去了凤凰的国度还动辄就美国长、德国妙的人们,动机都相当值得怀疑。这不但是在侮辱国人的智商,也是在侮辱老一辈革命家们的功勋。美帝国不好,孙大总统也就没必要加入米国籍了。
   
   余晓平们的理论,其实与司马南、张召忠们一边猛烈抨击西式民主,一边将自己的后代托付给美帝国一样的恶俗。尤其是在欧美诸国都自顾不暇,已经没有啥普世价值可供输出的时候。石三生一直相信:面对饥饿的人摆弄自己的面包,比那些见困不施援手的人们更可恨。如果说洋人杨恒均的民主功效是能蛊惑的青年人向往民主到恨不能立刻去了大洋彼岸,那么余晓平们对民主意淫,则只好导致向往民主的人们真的阳痿。
   
   被顾氏弟子五彩旗飘扬转发的《教育是中国人心头永远的痛》,其恶不在于炫耀加国的教育是如何人道、如何民主。而是这样的理论一如那李悔之们声嘶力竭地抨击中国的教育体制一样是歪打歪不着,是试图转移人们视线的伎俩。正如同自己根本不关心号称小宪法的刑诉法修订案,只期待咱们的大宪法或者能切实被国家遵守,或者你直接删除了三十五条以免更多的人们因言论而身陷囹圄。如果教育长此以往,或许会成为未来民主中国人的心痛。但如今,教育问题实在无关痛痒。三千年的中国历史曾经不只一次地证明了:即便是在万恶的封建社会,同样腐朽的八股文教育,也一样教育出了康乾盛世;同样是学而优则仕的时代,也一样会有贞观之治,会有大宋的沉沦直至灭亡。
   
   即便是被余晓平们津津乐道的美加教育,亦与美帝国能够走向独立、走向民主无关。《独立宣言》洋洋洒洒数千字,其中只字未谈到教育问题。人类社会可以没有教育,但不能没有公平与公正、不能没有天赋的人权—人人生而平等。知识无法改变中国人的命运,近代史上曾经涌现出如许多的大师,今日中国依旧与民主背道而驰。就连温家宝总理都不得不将“民主”字样写到未来待现代化莅临之后,当今政府更是不得不将“民主”改为了“民生”。
   
   余晓平们是荒唐的,就看他附和李承鹏、叶匡正等乱说李小琳的提案最恐怖就暴露了他们是多么善于混淆是非。以石三生的观点,李小琳的全民建立道德档案,荒唐虽然荒唐,但绝谈不上什么恐怖,更与日本鬼子皇军不能相提并论。这样荒唐的提案才真的是政协史上最值得通过的提案。试想:果然全体公民都建起了道德档案,权贵们就要交代自己到底有没有发过不义之财,那些漂亮的二奶、三奶们,就要背书自己是依靠那个大官人卖身。强拆、血征都将因为不道德而成为权贵们的污点,等等。这么做有什么不好?你说你一些老百姓有啥害怕建立道德档案的?就算你有点儿不三不四鸡鸣狗盗的行径,亦不过是或生活所迫、或好吃懒做,这不都是人之常情吗?有啥见不得人的?人家大官人都没感到恐怖,你一些屁民却好似被戳了老虎屁股一般的歇斯底里,所为者何?
   
   是以,自己是赞同顾先生对余晓平的定论的。那些个关于欧美如何如何的问题,不过是曹丞相的话梅,是水中的月亮,于事无补、无益,只会导致人们沉浸在意淫中不能自拔。
   
   最后,石三生想做一个小小的倡议:凡顾氏弟子以及认同顾氏学说的人们,即便自己不能做文章,也尽可能不要转载“他人”的文章,尤其是那些以为王菲的木头观牵涉到民主言论自由的人的文章。这不是顾步自封,只因与真正的民主问题无关。
(2012/03/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