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洋垃圾与洋文化]
石三生
·某法大师诗《选择》解读
·巧家爆炸案为什么“巧”
·胡锦涛主席引用韩愈诗赏析
·不得了,被环球网潜规则了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
·第一回外交部私通邪教凯风网鸡刀杀牛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二回)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二回)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二回)
·从新华社记者“自宫”说开去
·从新华社记者“自宫”说开去
·骗子律师高智晟 白痴作家刘三妹
·高智晟满门皆骗士反邪教中共布疑阵
·全世界都在看美国与诺贝尔奖有多蠢
·诺奖尚未揭晓 瞎粉们已内讧
·外交部颠倒时空造假为哪般?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五回)
·奥巴马在等什么?
·顾晓军主义催生绝世神功
·你想要一个怎样的政改?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六回)
·陈瞎子能否“开天目"?
·美国智囊被噤声陈瞎子利空思变
·打通“任督二脉”符合脑子进水的症状
·顾晓军“入常”致“法拉利车祸”易主
·芜湖副市长詹云超送女上学很无聊
·在绝望中制造希望“法拉利车祸演绎的危机”
·芜湖副市长詹云超骑车送女是作秀无疑
·芜湖副市长詹云超真是富庙穷和尚?
·陈瞎子再被狙击 奥巴马装聋作哑
·询六四惊现共济会 翻薄案搜出一何新
·詹云超副市长给我出了个难题
·世纪阳谋转基因与薄熙来的末日之谜(引子)
·顾晓军与七个局中人
·骆家辉大使真的很猥琐
·又一个瞎子轰动海外
·李旺阳生的矛盾死的蹊跷
·李旺阳之死的N个可能
·美国、香港Google李旺阳
·全球扫盲之上吊常识
·李旺阳是装死!
·李旺阳的死活与《一盘更大的棋》
·周强何不请顾晓军去揭李旺阳之谜
·安监总局局长骆琳去职另有隐情
·黑客与李旺阳及“六四”事件
·李旺阳上吊为何能成谜
·温家宝总理支持“民评官”
·香港立法会梁国雄偷渡会见李旺阳?
·李旺阳上吊的四个现场
·那些不知好歹的香港人
·那些不知好歹的香港人
·李旺阳与棺材仓酷刑
·从黄胜落马看山东美玉其外
·孔庆东反应迟钝发三炮指西打东
·黑龙江与广东成事故多发地
·百度微软皆混蛋:温家宝石三生=敏感词
·中央政法委也有恐惧时
·香港《明报》原来是张瞎报
·于无声处听惊雷
·詹云超副市长为何怕百度扬善?
·李卓人与梁国雄是好同志
·说黄胜卖官潍坊副市长买官是造谣
·潍坊副市长买官有假买文凭或是真
·石三生与部长PK言论自由
·科技部是个不懂常识的弱智机构
·“三个代表”与“三讲教育”互殴
·张德江亲手捧起了“一坨屎”
·什邡钼铜项目或本就是骗局
·给脑残的韩寒李承鹏讲点什邡的常识
·给脑残的韩寒李承鹏讲点什邡的道德
·韩寒李承鹏不是人
·给脑残的韩寒李承鹏讲点什邡的计谋
·给脑残的韩寒及90后讲点什邡的阴谋
·天津大火唯恐人知 什邡事件惊天动地
·药房天津大火生变 须范冰冰陪睡一晚
·药房天津大火生变 须范冰冰陪睡一晚
·张高丽处理火灾的手段很像事故
·张高丽处理火灾的手段很像事故
·公开邀约中宣部大人笔战
·两个副省长落马现瞒天过海的伎俩
·就潍坊市委书记的三盲请教李源潮
·中纪委高调呼应石三生辟谣内幕
·民主维权是个圈儿
·夫妻党
·北京大雨与高层政治
·感谢顾晓军感谢党质疑四人帮
·公开邀约“影响中国百名博客”自曝才艺
·郭金龙书记边健忘边铭记边恐吓
·奥运会只有野蛮没有文明
·北京天津水深火热 启东什邡接踵登场
·司马南被夹之后看不懂启东事
·点破启东反排海事件的破腚
·人民日报缺心眼儿
·中国面对质疑叶诗文有点抓狂
·央视解围奥运会上的小聪明也有大道理
·奥运悲剧之青年导师李开复成流氓
·公开举报韩寒贿赂百度篡改“少年”词条
·天灾人祸如长眼 追着十八转啊转
·中华民族复兴已达到脑残级
·复兴梦之脑残的温州爆炸案
·从余杰回国看薄谷开来的命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洋垃圾与洋文化

   洋垃圾与洋文化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八十年代中期,曾经借单位的东风,去了当时中国的几个特区。除了买一些电子表,还以几元钱一套的价格买了两套西服,以做返乡时赠送亲友的礼物。
   

   两千年后,当自己知道广东福建很多地方专做洋垃圾生意时,回想起自己当初买的两套超便宜的西服,就怀疑很可能是洋垃圾—看着很光鲜、又好又便宜。但,很可能那是来自洋人的太平间或垃圾场,上面布满了你用肉眼看不到细菌和危险。
   
   在看到顾晓军先生的评论:“弟子伍彩旗飘扬转发了余晓平的文章,被我一顿痛骂。其实,余晓平的文章大多是伪民主腔调,根本没有自己的基本价值观,纯粹是一政治垃圾。”后,感触甚多,便想试着将自己的见识写出来。
   
   当然,自己是同意顾先生关于民主的评论,但不赞成说人家余晓平先生是“垃圾”的。因自己一向没有先骂人的习俗,虽皈依顾氏门下,亦不肯从师坏了自己莫须有的规矩。在此特作说明,以免被余晓平先生误会了自己。
   
   如果自己的记忆不是太差,这个余晓平先生好像是在“石三生”将要被封杀之际,被基督徒杜子先生引荐到博客中国去的。自己在看过他一篇关于王菲与法海寺的木头佛像的文,并立刻作了一篇请教,却未曾见到回音。以后,再也没看过他的文章。那王菲贵为歌后,不是不可以迷信,更不是不可以愚蠢。但毕竟唱歌是凭嗓子、是体力活儿。而判断法海寺的木头佛像是否能抵挡住大火的焚烧?则多少需要一点儿智力和辨别是非的勇气。那王菲私下里抽烟、烧香拜佛都没什么关系,歌后也需要有自己的私生活。但你不能拿着愚昧做真理满世界招摇撞骗。再怎么说,我们已经是文明到大活人都上了太空的国度,岂容你信口再颠倒人世间的常识?
   
   故此,石三生以为:那王菲愚昧可原,余晓平拿着人家的愚昧来探讨啥民主的是是非非就太荒唐了。
   
   为了写此文,自己特意翻看了几篇余晓平先生的博客。或许是一直都对那两套西服耿耿于怀、也知道所谓的洋垃圾概念的缘故,尽管当初自己只是看过余先生的一篇文章,当初对其恶俗的判断,今日再看竟也是丝毫不差。
   
   余晓平之恶,不在于他能毅然去国的壮志雄心。而是他如同一只离了鸡窝跑到凤凰群里的鸡。不但忘记了自己也依旧是只鸡,还煞有其事地要将学着凤凰的样子来教育鸡们了。
   
   在改革开放已经三十年、连贪官都知道往欧美跑,连王立军都知道向美国使领馆求救后。吾以为,所有那些去了凤凰的国度还动辄就美国长、德国妙的人们,动机都相当值得怀疑。这不但是在侮辱国人的智商,也是在侮辱老一辈革命家们的功勋。美帝国不好,孙大总统也就没必要加入米国籍了。
   
   余晓平们的理论,其实与司马南、张召忠们一边猛烈抨击西式民主,一边将自己的后代托付给美帝国一样的恶俗。尤其是在欧美诸国都自顾不暇,已经没有啥普世价值可供输出的时候。石三生一直相信:面对饥饿的人摆弄自己的面包,比那些见困不施援手的人们更可恨。如果说洋人杨恒均的民主功效是能蛊惑的青年人向往民主到恨不能立刻去了大洋彼岸,那么余晓平们对民主意淫,则只好导致向往民主的人们真的阳痿。
   
   被顾氏弟子五彩旗飘扬转发的《教育是中国人心头永远的痛》,其恶不在于炫耀加国的教育是如何人道、如何民主。而是这样的理论一如那李悔之们声嘶力竭地抨击中国的教育体制一样是歪打歪不着,是试图转移人们视线的伎俩。正如同自己根本不关心号称小宪法的刑诉法修订案,只期待咱们的大宪法或者能切实被国家遵守,或者你直接删除了三十五条以免更多的人们因言论而身陷囹圄。如果教育长此以往,或许会成为未来民主中国人的心痛。但如今,教育问题实在无关痛痒。三千年的中国历史曾经不只一次地证明了:即便是在万恶的封建社会,同样腐朽的八股文教育,也一样教育出了康乾盛世;同样是学而优则仕的时代,也一样会有贞观之治,会有大宋的沉沦直至灭亡。
   
   即便是被余晓平们津津乐道的美加教育,亦与美帝国能够走向独立、走向民主无关。《独立宣言》洋洋洒洒数千字,其中只字未谈到教育问题。人类社会可以没有教育,但不能没有公平与公正、不能没有天赋的人权—人人生而平等。知识无法改变中国人的命运,近代史上曾经涌现出如许多的大师,今日中国依旧与民主背道而驰。就连温家宝总理都不得不将“民主”字样写到未来待现代化莅临之后,当今政府更是不得不将“民主”改为了“民生”。
   
   余晓平们是荒唐的,就看他附和李承鹏、叶匡正等乱说李小琳的提案最恐怖就暴露了他们是多么善于混淆是非。以石三生的观点,李小琳的全民建立道德档案,荒唐虽然荒唐,但绝谈不上什么恐怖,更与日本鬼子皇军不能相提并论。这样荒唐的提案才真的是政协史上最值得通过的提案。试想:果然全体公民都建起了道德档案,权贵们就要交代自己到底有没有发过不义之财,那些漂亮的二奶、三奶们,就要背书自己是依靠那个大官人卖身。强拆、血征都将因为不道德而成为权贵们的污点,等等。这么做有什么不好?你说你一些老百姓有啥害怕建立道德档案的?就算你有点儿不三不四鸡鸣狗盗的行径,亦不过是或生活所迫、或好吃懒做,这不都是人之常情吗?有啥见不得人的?人家大官人都没感到恐怖,你一些屁民却好似被戳了老虎屁股一般的歇斯底里,所为者何?
   
   是以,自己是赞同顾先生对余晓平的定论的。那些个关于欧美如何如何的问题,不过是曹丞相的话梅,是水中的月亮,于事无补、无益,只会导致人们沉浸在意淫中不能自拔。
   
   最后,石三生想做一个小小的倡议:凡顾氏弟子以及认同顾氏学说的人们,即便自己不能做文章,也尽可能不要转载“他人”的文章,尤其是那些以为王菲的木头观牵涉到民主言论自由的人的文章。这不是顾步自封,只因与真正的民主问题无关。
(2012/03/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