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缝肛与江姐及其他]
石三生
·“三个代表”与《三重门》
·别倒驴的韩粉与毛左思维
·别倒驴的韩粉与毛左思维
·于建嵘暗讥GFW 韩寒咬出XXX
·江泽民现身星巴克与新浪给鸡拜年
·赵普抢了薄熙来的风头?
·孔庆东迷途知返 “三个代表”是扯淡
·赵普效应与薄谷开来事件
·韩寒的靠山是他?
·江泽民救过胡耀邦吗?
·薄瓜瓜的声明是文革作风
·小消失的城市与断代的《江泽民传》
·陈光诚已死?
·美国政府已成骗子的托儿
·陈光诚提三条要挟温家宝
·陈光诚大逃亡证实瞎子也会飞
·陈光诚进美使馆 奥巴马仍被驴牵
·陈光诚瞎子妙算想救谁?
·美国政府为何炒作陈光诚
·陈光诚做过人体器官移植?
·中国三大假货:薄瓜瓜、韩寒、陈光诚
·一时疏忽,黑了一个网站
·陈光诚为何想亲吻克林顿?
·美国政府抛弃陈光诚的原因
·陈光诚为何又想逃离中国?
·一个牧师与一个瞎子合谋的骗局
·一个牧师
·揭开陈光诚临沂计生事件维权的骗局
·指导奥巴马正确解读评估报告
·言语轻薄的陈瞎子对美女啥感觉?
·美国国会中,有些议员是婊子养的
·维权律师陈瞎子是“三个代表”的典范
·陈瞎子一个事故的N个版本
·多线索求证陈瞎子维权的骗局
·全球扫盲之看图说话
·“瞎子摸象”是个很大的局
·陈瞎子已经走火入魔
·纽约大学的孔杰荣教授很阴谋
·陈瞎子的二难问题
·依法治国必须公审陈光诚法办陈光诚
·依法治国必须公审陈光诚法办陈光诚
·李开复为何给马英九与韩寒拉皮条
·捧韩寒的台湾立法院顾问是个骗子
·某法大师诗《选择》解读
·巧家爆炸案为什么“巧”
·胡锦涛主席引用韩愈诗赏析
·不得了,被环球网潜规则了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
·第一回外交部私通邪教凯风网鸡刀杀牛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二回)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二回)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二回)
·从新华社记者“自宫”说开去
·从新华社记者“自宫”说开去
·骗子律师高智晟 白痴作家刘三妹
·高智晟满门皆骗士反邪教中共布疑阵
·全世界都在看美国与诺贝尔奖有多蠢
·诺奖尚未揭晓 瞎粉们已内讧
·外交部颠倒时空造假为哪般?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五回)
·奥巴马在等什么?
·顾晓军主义催生绝世神功
·你想要一个怎样的政改?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六回)
·陈瞎子能否“开天目"?
·美国智囊被噤声陈瞎子利空思变
·打通“任督二脉”符合脑子进水的症状
·顾晓军“入常”致“法拉利车祸”易主
·芜湖副市长詹云超送女上学很无聊
·在绝望中制造希望“法拉利车祸演绎的危机”
·芜湖副市长詹云超骑车送女是作秀无疑
·芜湖副市长詹云超真是富庙穷和尚?
·陈瞎子再被狙击 奥巴马装聋作哑
·询六四惊现共济会 翻薄案搜出一何新
·詹云超副市长给我出了个难题
·世纪阳谋转基因与薄熙来的末日之谜(引子)
·顾晓军与七个局中人
·骆家辉大使真的很猥琐
·又一个瞎子轰动海外
·李旺阳生的矛盾死的蹊跷
·李旺阳之死的N个可能
·美国、香港Google李旺阳
·全球扫盲之上吊常识
·李旺阳是装死!
·李旺阳的死活与《一盘更大的棋》
·周强何不请顾晓军去揭李旺阳之谜
·安监总局局长骆琳去职另有隐情
·黑客与李旺阳及“六四”事件
·李旺阳上吊为何能成谜
·温家宝总理支持“民评官”
·香港立法会梁国雄偷渡会见李旺阳?
·李旺阳上吊的四个现场
·那些不知好歹的香港人
·那些不知好歹的香港人
·李旺阳与棺材仓酷刑
·从黄胜落马看山东美玉其外
·孔庆东反应迟钝发三炮指西打东
·黑龙江与广东成事故多发地
·百度微软皆混蛋:温家宝石三生=敏感词
·中央政法委也有恐惧时
·香港《明报》原来是张瞎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缝肛与江姐及其他

   缝肛与江姐及其他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在自己那些搬来搬去有些始终未打开的纸堆中,藏着一幅《红岩》的作者杨益言亲笔题写的字。
   

   记得:见到这个可能是自己所见中最有名望的一个作家时,应该是九十年代中期的一个夏天。杨先生矮矮的、一个很显清瘦的小老头儿。已经忘记了当初为什么会答应接待他?也许是因为当地作协因穷捣鬼;也许是当时有两个钱儿烧的,也许只是自己很好奇《红岩》的作者到底是个啥样子?反正,此时的记忆中,除了依稀记得花了几千块钱、在当地唯一奢侈的四星级酒店为他搞了一个座谈,以及那幅字。其余是一概都无记忆了。
   
   正如自己迄今为止常发生的许多阴差阳错:在长白山脚下生活了十几年却从未到过天池,曾经十几次从泰山脚下路过,甚至在泰安一住月余,却从未想过到泰山顶上看一看日出一般。同样错乱的,是自己见到了一个活生生的最负盛名的作家,却未读过他的作品《红岩》。好像杨先生也赠送给自己一本签名的书,当时未读,后来也就不知所在了。
   
   不知怎么,读顾晓军先生的《缝肛》时,就想起了杨益言、想起了《红岩》和江姐。难道是因为顾先生的博联社能梅开二度,也是因红被黑的缘故?
   
   从江姐到缝肛,我不清楚该用怎样的笔触分解心中的繁乱?感觉很滑稽却又丝毫无法让人轻松。江姐如果知道自己为之付出了年轻生命的未来会是缝肛的样子。她还肯抛头颅、洒热血的吗?如果她能想到一个所谓的完美的主义,竟然会让一个白衣天使产生连魔鬼都不屑的念头并付诸行动。她还能舍弃了幼小的孩子,坦然走向刑场的吗?
   
   写到此,就很后悔自己当初白花了若干钱币,却未曾问杨益言先生:那红岩里的人和事可都有原型,还是纯虚构呢?
   
   未曾看过《红岩》,就想自己也未必能读懂江姐的革命意识。但,却知道自己是可以读懂缝肛的心思的。不但懂,而且如果自己是那个被缝肛女人的丈夫,肯定不会因几百块钱就让自己女人遭罪、陷缝肛于不义的。那年,妻子晕高症难产,自己就差给那个自以为是的糟老婆子主任医生下跪了,若非一个实习医生发现情况不妙,建议剖腹产。那天可能就是我们一家三口阴阳相隔的鬼门关了。缝肛斗气缝人家的肛,好歹还不是要人家的命。那些个“主任”医生们依仗自己位高望重,在轻描淡写中就误人性命。那才真叫一个杀人不见血呢。
   
   顾先生的缝肛,我们知道这是有生活原型的。小说中的缝肛会因良知的回归选择投井自尽,那生活中的助产士却未必会如此。当今社会,好似《石头记》中的魔镜,即便那瑞大爷明知能与凤姐雨云的一面很无耻、会要了自己的小命,也只能是身不由己了。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我们都一起习丑恶以为常了呢?为什么我们付出了应该的,还要额外让自己像个孙子一样的到处献媚呢?
   
   当日博客中国未封杀时,曾经有一个法官一直关注着自己的事态,他甚至说了自己知道一切,却不能也不敢为我伸张正义。“窝里腐败了,谁敢出头呢?”当时,也有网友希望他能做做好人,勇敢地站出来为石三生伸张正义;也有些网友骂他不是东西、骂那些法官全不是好人。那时,自己也希望他能站出来,让自己相信这个社会还没烂透!但自己却不敢抱啥指望的,涉案的法官就那么几个,谁不知道谁的底细?如今官场的潜规则:不患不贪、不患不能共贪,唯患出卖同伙者矣。自己的官司最后被山东高检抗诉后,审判长特意屈尊到接待大厅和自己聊了一会儿,说你应该相信中院还是好人多,很多法官是公正的。
   
   是啊,自己怎么能不相信这个社会还是好人多呢?若非有那么多的好人潜伏在坏人当中,这个社会也就不至于这么烂了。缝肛未曾替人缝肛之前,不也是个好人吗?
   
   缝肛死了,死在由于自己的良知迷失后复迷忙。做助产士前、在老家的时候,想必缝肛也想过老老实实、清清白白的做人。但正所谓蚍蜉难撼大树,如今社会,几乎可以轻易抹杀人的一切良知。当广东那个小女孩说出自己长大了最想当贪官时,这个社会溃烂的早已不是什么局部、一点点。如今官场,时常见到公仆们喜欢用出污泥而不染自警。可笑官家都昏头昏脑惯了,再也想不到人民乃水,公仆如泥。一块污泥投入清水中,再也没有不泛浑的道理。
   
   缝肛原本也是可以不死的,如果她能幡然悔悟。可怜佛家尚能容浪子回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我们这社会却已经没有了纠错的机制和能力。曾经的伦理道德正在悄然将人世间的一切化善为恶,然后我们一起来助纣为虐。
   
   看到顾先生对自己的诸弟子及网友们解此文解的不如意,很有些懊恼。石三生以为大可不必,正如贞云子所说:“在“缝肛”的时代给您当弟子不容易,看在这“不容易”的份儿上,哪儿气哪儿了吧!”也或者可以说:一部好的作品,从来不会在意被别人误解、歧解的。您看那王蒙读红楼,竟然能读出曹雪芹有断袖之癖。曹氏有知,除了苦笑不得还能怎地?
   
   当然了,既然甘心选择了做顾先生的门徒,不论这个时代有多么不堪,不论对先生的作品理解的有多肤浅。还是应该把自己的想法大声地说出来。孔夫子所以能成后世师表,仅凭他孤家寡人是断然不能的。真的美,是因为他可以感染世人、让人心向善。真的美,可以让缝肛保持老家时的品德,不论走到哪里,都不会产生只有魔鬼才会有的想法。
   
   最后,只想说:杨益言的《红岩》写的虽然光荣伟大,其实却连他自己都没有感化。那样的书,不读也罢。由江姐到缝肛,是杨益言们的错。往日已不可追,我们只能期待来日会因我们知道了缝肛的故事后,都能学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
   
   做一个不要欺骗和虚伪的中国人,做一个不同于季羡林那样滑头的、敢于说真话的中国人。
(2012/03/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