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缝肛与江姐及其他]
石三生
·“马会韩”后“习马会”
·“放开二胎”要感谢莫言?
·最不可琢磨的汉语言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二)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三)
·日本人更懂中国
·日本人最懂中国
·“双十一”、打假与打虎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二)
·“白毛女”或与“依法治国”相左
·莫曹杨与《打倒鲁迅》
·鲁迅与洋人杨恒均
·中央网信办为何不自信?
·杨恒均与“王的女人”将如何逆转?
·“三个自信”滋养腐败
·IS的乌托邦与周主席的“中国梦”
·张艺谋与韩寒心有灵犀
·王健林禁妄议 王思聪很惜玉
·公正如画、强拆似虎、腐败在继续
·请孙政才书记宣讲公正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喊“万岁”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挺圣战
·李敖老矣 唯言不休(复旦版)
·李敖还敢掀起一场中西文化论战吗?
·顾腚难顾头的文明---李敖清华演讲赏析
·左撇子的李敖不懂普世价值
·胡耀邦是怎样离开的人间?
·李敖宣布起义,北大怎么办?
·莫言的末日论与李敖的千年愿
·从中国第二大重要新闻说起
·从纽约时报整版赞习说起
·法官指天发誓启示录(二)
·法官指天发誓启示录
·高瑜认罪—一场游戏又一场梦
·杨恒均的好日子或快到头
·2016起,中国将成地球第一谎言强国
·杨恒均与石三生,谁是白痴?
·释永信无私生女 调查组或有私情
·顾晓军民主奖---一个让精英羞愧的奖
·释延洁呓语西天 中国梦泛滥成灾
·中共到底迷信不迷信?
·建言中共修改宪法序言
·建言人大修改宪法宣誓词
·刘晓庆逃税还是“逃睡”?
·新政为何笑冤不笑贫?
·笑谈李庄诉中青报案
·笑谈李庄诉中青报案
·笑谈贺卫方代理李庄诉中青报案
·思鸡肋弃阿斗 哈罗李敖或归隐
·被贺卫方、李庄们玩残了的法律
·被莫言、李敖们玩残了的文学
·国务院管鸟事比管人事更靠谱
·贪官与鸟齐赞河南法治好
·邓亚萍试水政法 公平正义似乒乓
·邓亚萍试水政法 公平正义似乒乓
·柴静是编剧雾霾是天气;“公正第一”才是思想
·河南法治动物为救少林寺?
·政法大学出尔反尔 邓亚萍进退两难
·邓亚萍兼职政法大学教授是腐败
·李冰冰卖萌 孔子学院无人睬
·政法大学越描越黑 邓亚萍免费获诽谤
·猜猜邓亚萍的金牌与博士那个真?
·邓亚萍的清华学士文凭或造假
·一生两死---从邓亚萍说到方静与徐明
·邓亚萍的剑桥博士真不了
·笑看吴法天李吉明双挺邓亚萍
·金将军太会玩:美女、核弹两不误
·茅于轼又荒唐 茅粉们再呓语
·石三生大师又多了一提鞋的
·为什么茅于轼能发出独立的声音?
·猜猜是谁阻止了朝鲜美女的演出?
·茅于轼的人文经济学都扯些什么?
·杨恒均呼吁特赦腐败 中纪委机关报自讨没趣
·向中纪委机关报推荐一下顾晓军
·也谈中纪委机关报斥责的“比烂”心态
·龙应台挺浦志强,与天何干?
·给美国史密斯议员讲讲浦志强
·解放快七十年,党还是喜欢夜里忙
·解放快七十年,党还是喜欢夜里忙
·为广东党报与法院对决喝倒彩
·广东党报认怂 东莞法院别得意
·唱红打黑歇菜后,重庆开始强拆?
·雾霾是实现民主的急先锋
·聂树斌案,最高法勿拿“程序正义”说事儿
· 党纪再严,奈何得邓亚萍吗?
·神探李昌钰也破不了聂树斌案
·鲁迅真的会讲道理吗?
·法院战胜历史 炎黄春秋败诉
·巧家奇冤,岂是无罪释放这么简单?
·奥巴马再次崩溃 龙应台继续摸黑
·住建部要为深圳渣土滑坡辟谣吗?
·三向中纪委机关报推荐顾晓军
·商务部不必酸 马大爷说的对
·王石对宝能扯文化有点不靠谱
·骗子为何不服判?
·向统战部推荐顾晓军
·云南坐13年冤狱的女孩不值得同情
·奥运冠军与东亚病夫
·鲁迅真是间谍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缝肛与江姐及其他

   缝肛与江姐及其他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在自己那些搬来搬去有些始终未打开的纸堆中,藏着一幅《红岩》的作者杨益言亲笔题写的字。
   

   记得:见到这个可能是自己所见中最有名望的一个作家时,应该是九十年代中期的一个夏天。杨先生矮矮的、一个很显清瘦的小老头儿。已经忘记了当初为什么会答应接待他?也许是因为当地作协因穷捣鬼;也许是当时有两个钱儿烧的,也许只是自己很好奇《红岩》的作者到底是个啥样子?反正,此时的记忆中,除了依稀记得花了几千块钱、在当地唯一奢侈的四星级酒店为他搞了一个座谈,以及那幅字。其余是一概都无记忆了。
   
   正如自己迄今为止常发生的许多阴差阳错:在长白山脚下生活了十几年却从未到过天池,曾经十几次从泰山脚下路过,甚至在泰安一住月余,却从未想过到泰山顶上看一看日出一般。同样错乱的,是自己见到了一个活生生的最负盛名的作家,却未读过他的作品《红岩》。好像杨先生也赠送给自己一本签名的书,当时未读,后来也就不知所在了。
   
   不知怎么,读顾晓军先生的《缝肛》时,就想起了杨益言、想起了《红岩》和江姐。难道是因为顾先生的博联社能梅开二度,也是因红被黑的缘故?
   
   从江姐到缝肛,我不清楚该用怎样的笔触分解心中的繁乱?感觉很滑稽却又丝毫无法让人轻松。江姐如果知道自己为之付出了年轻生命的未来会是缝肛的样子。她还肯抛头颅、洒热血的吗?如果她能想到一个所谓的完美的主义,竟然会让一个白衣天使产生连魔鬼都不屑的念头并付诸行动。她还能舍弃了幼小的孩子,坦然走向刑场的吗?
   
   写到此,就很后悔自己当初白花了若干钱币,却未曾问杨益言先生:那红岩里的人和事可都有原型,还是纯虚构呢?
   
   未曾看过《红岩》,就想自己也未必能读懂江姐的革命意识。但,却知道自己是可以读懂缝肛的心思的。不但懂,而且如果自己是那个被缝肛女人的丈夫,肯定不会因几百块钱就让自己女人遭罪、陷缝肛于不义的。那年,妻子晕高症难产,自己就差给那个自以为是的糟老婆子主任医生下跪了,若非一个实习医生发现情况不妙,建议剖腹产。那天可能就是我们一家三口阴阳相隔的鬼门关了。缝肛斗气缝人家的肛,好歹还不是要人家的命。那些个“主任”医生们依仗自己位高望重,在轻描淡写中就误人性命。那才真叫一个杀人不见血呢。
   
   顾先生的缝肛,我们知道这是有生活原型的。小说中的缝肛会因良知的回归选择投井自尽,那生活中的助产士却未必会如此。当今社会,好似《石头记》中的魔镜,即便那瑞大爷明知能与凤姐雨云的一面很无耻、会要了自己的小命,也只能是身不由己了。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我们都一起习丑恶以为常了呢?为什么我们付出了应该的,还要额外让自己像个孙子一样的到处献媚呢?
   
   当日博客中国未封杀时,曾经有一个法官一直关注着自己的事态,他甚至说了自己知道一切,却不能也不敢为我伸张正义。“窝里腐败了,谁敢出头呢?”当时,也有网友希望他能做做好人,勇敢地站出来为石三生伸张正义;也有些网友骂他不是东西、骂那些法官全不是好人。那时,自己也希望他能站出来,让自己相信这个社会还没烂透!但自己却不敢抱啥指望的,涉案的法官就那么几个,谁不知道谁的底细?如今官场的潜规则:不患不贪、不患不能共贪,唯患出卖同伙者矣。自己的官司最后被山东高检抗诉后,审判长特意屈尊到接待大厅和自己聊了一会儿,说你应该相信中院还是好人多,很多法官是公正的。
   
   是啊,自己怎么能不相信这个社会还是好人多呢?若非有那么多的好人潜伏在坏人当中,这个社会也就不至于这么烂了。缝肛未曾替人缝肛之前,不也是个好人吗?
   
   缝肛死了,死在由于自己的良知迷失后复迷忙。做助产士前、在老家的时候,想必缝肛也想过老老实实、清清白白的做人。但正所谓蚍蜉难撼大树,如今社会,几乎可以轻易抹杀人的一切良知。当广东那个小女孩说出自己长大了最想当贪官时,这个社会溃烂的早已不是什么局部、一点点。如今官场,时常见到公仆们喜欢用出污泥而不染自警。可笑官家都昏头昏脑惯了,再也想不到人民乃水,公仆如泥。一块污泥投入清水中,再也没有不泛浑的道理。
   
   缝肛原本也是可以不死的,如果她能幡然悔悟。可怜佛家尚能容浪子回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我们这社会却已经没有了纠错的机制和能力。曾经的伦理道德正在悄然将人世间的一切化善为恶,然后我们一起来助纣为虐。
   
   看到顾先生对自己的诸弟子及网友们解此文解的不如意,很有些懊恼。石三生以为大可不必,正如贞云子所说:“在“缝肛”的时代给您当弟子不容易,看在这“不容易”的份儿上,哪儿气哪儿了吧!”也或者可以说:一部好的作品,从来不会在意被别人误解、歧解的。您看那王蒙读红楼,竟然能读出曹雪芹有断袖之癖。曹氏有知,除了苦笑不得还能怎地?
   
   当然了,既然甘心选择了做顾先生的门徒,不论这个时代有多么不堪,不论对先生的作品理解的有多肤浅。还是应该把自己的想法大声地说出来。孔夫子所以能成后世师表,仅凭他孤家寡人是断然不能的。真的美,是因为他可以感染世人、让人心向善。真的美,可以让缝肛保持老家时的品德,不论走到哪里,都不会产生只有魔鬼才会有的想法。
   
   最后,只想说:杨益言的《红岩》写的虽然光荣伟大,其实却连他自己都没有感化。那样的书,不读也罢。由江姐到缝肛,是杨益言们的错。往日已不可追,我们只能期待来日会因我们知道了缝肛的故事后,都能学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
   
   做一个不要欺骗和虚伪的中国人,做一个不同于季羡林那样滑头的、敢于说真话的中国人。
(2012/03/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