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我们都被门夹了一下]
石三生
·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全民竞猜:马航客机“去哪儿了”
·他们知道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平度当局终于选择“自宫”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平度与马航、维权及其他
·马航客机失踪之谜与“塞翁失马”
·中央巡视到山东
·揣测中央巡视山东的结果
·两个“女婿”大闹人间
·杨恒均的”戏”
·杨恒均的国师梦与顾晓军的趋势论
·流于形式的“八规”与“四风”
·加藤嘉一有多假?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
·许志永获刑也无缘诺贝尔和平奖
·鬼子加藤嘉一与韩寒
·百度收了许立全多少钱?
·蔡奇调京 石三生被牵连
·许立全若安好 反腐便是扯淡
·莫言气急败坏 诺奖形同鸡肋
·与莫言、许立全等说说知心话
·中纪委一边反腐,一边为贪官打气
·致“一个弥天大骗局”的设计者们
·中纪委反腐形同游戏
·中纪委为何不让我说话?
·上访去
·中央巡视组驻地的口号
·裸奔中的潍坊市政府
·政府犯罪为何有恃无恐
·官官相护何时了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二)
·贼与官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一)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二)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恐吓?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沉默
·无法消受的人权事业进步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二)
·言而无信的中央巡视组
·贼与官(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三)
·三个精神病副市长:杨宽生、王立军、陈白峰
·“相关人物”突然成空白的高官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反腐”只能各自为战
·也谈宁财神吸毒
·许立全组团 美女市长现身
·贼与官(三)
·杨恒均的心事
·杨恒均的使命
·走下坡路的杨恒均与李承鹏
·且看中央巡视组山东打老虎
·贼与官(四)
·山东“老虎”喜迎李总理
·与老老常委齐名
·为虎作伥者之韩寒篇
·为虎作伥者之高智晟篇
·诺贝尔和平奖或沦陷
·山东终于表态拥护打大老虎
·习王无恩,何来感谢?
·本轮反腐中的山东之最
·贼与官(五)
·无法可依
·想到的与未想到的
·反腐或成鸡肋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搅局与设局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请教牛泪:人类社会如何进步?
·明的癣疥脓疮呢?
·洋人与二奶
·乱lun
·爱迪生的心思 杨振宁与莫言不懂
·顾晓军与杨恒均的“社会观”
·李开复画蛇添足
·搅局与设局(二)
·杨恒均或保王林脱难
·释永信跳进黄河 王林案悄然降温
·“打虎”与我何关?
·王胜俊与“女业主被当众扒裤”
·毕福剑与杨恒均
·莫言有罪
·莫言的难言之隐
·匪夷所思
·信力健或成人权新样本
·莫须有的罪名 莫须有的人权
·请奥巴马入瓮
·“窝里斗”及其他
·再谈“窝里斗”及其他
·三谈“窝里斗”及其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都被门夹了一下

   我们都被门夹了一下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在写《我比你还要脏》时,有两个孩子在身边一直闹着,耳中不能清净,笔下也就显得凌乱。其实,自己读时想到的很多,甚至想起了前晚上的一个梦:梦中好像有见到顾先生的朦胧的身影以及其他的许多人,还记得梦中有人随口吟了一首诗,可惜自己只记得其中两句:看破时局三春尽,腹中锦绣难成章。
   

   石三生是个讨厌政治的人。如果不是自己身陷与政府争讼,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关心世人的是是非非。少年时,只是因为爱母亲就讨厌父亲的“主义”,对主义的憎恶,一直到父亲去世时,还是耿耿于怀。每每想起那最大官只做过生产队长的父亲临终时,还念叨着“不要再叫毛主席、周总理两位老人家操心了”时,自己就感到不寒而栗。读顾晓军先生的《裸跳》时,自己当然也想起了父母亲,想起他们没有爱情却老死一生的悲剧。
   
   我的父母,如果没有非不可抗力,就如同那班花与歪拐一样,几乎永远不会发生任何故事。一个父母早亡,不得不依靠给富人家做工混口饭吃;一个是出身富有家庭,母亲虽是庶出,到底是个知书达理又不作恶的人家。不是解放、不是新主义、不是十四岁的母亲为保小命,打死都不可能答应嫁给大自己十多岁的父亲。更何况,那时的父亲还要靠了一些不三不四的红色手段仗势欺人!父亲或许也曾经是爱过母亲的,只是他爱主义爱的更多、更赤诚。他自己虽然并未受到过东家的残酷剥削,但他在忆苦思甜的教育中,却将别人的阶级仇恨都凝聚到了自己的女人身上,直到有一次把母亲打的连人民公社的领导都看不下去了!对他提出了严厉的警告,才算有所收敛。歪拐爹的那句“我比你还要脏”,其实我的父亲更有资格这么说。但,我的母亲是不脏的。她的出身,不是她的错!
   
   有人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读《裸跳》,会想起卢梭?正如开头所说,因为孩子的缠闹总是打断了自己的思路,没来得及展开。卢梭的那句“我比这个人更好!”固然足以震撼人心。但正如我们D总是喜欢说自己伟大一样,那毕竟是一种功成名就之后的渲泄,是一种居高临下的得意。在人类社会中,能找出自己比别人的好处并不难,难的是几乎都不敢说出自己比别人更肮脏的心底。更何况,国人还是如此一个以数千年莫须有的文明自豪,以死要面子为特色的民族呢?无官不贪,却无官不谈清正廉洁。无人不色,却一个个沐猴而冠。敢问世间的诸君子们,有几人敢同歪拐的爹一样承认自己还要脏?
   
   记得在百度空间红火时,每有文章上榜,便有许多男男女女要求加好友。开始还是来者不拒,后实在没功夫礼尚往来,就开始挑剔。其中有一自注是党的人、党的干部,声称自己不好女色的男同胞。就被自己拒绝了,不但拒绝,还要在文中坦言:身为一个男人不好女色,以为自己是柳下惠,是可耻的、虚伪的!倒不如称自己是性无能或有同志之癖更好。连孔夫子那样道貌岸然的一个人,都知道食色性也,你说你装的哪门子大掰蒜?
   
   顾晓军先生的小说,早在博客中国时,自己就评价他是写给未来人看的历史。当然,或许到了未来,人们已经无法理解汉语言中为什么还会有这样的一个时期?又怎么会产生这样怪诞的一种体裁?读懂顾晓军先生的文字,其实并不难,难得是有时必须放下心中的那一点所谓的体面。国人的道德观,一般都是为他人准备的,是用来衡量他人“品高”的标志。即便是写出“比傻帝国”的冉云飞,他的择友观可谓道德明察,到了自己头上,也只好来一个宽容糊涂了事。还有那艾未未,若非驭民宝典先生披露,谁会知道他应该打官司维护权益的时候不打官司,却组织了大批人马去长安街上游行呢?他是否偷漏税,原本只有他自己最清楚,却为何要拉上全国数万人为他背书呢?难道借钱抗税就有理了吗?你自己干天安门也就罢了,为什么要拉上蔡敏士那样的老实人也跟着玩那如同给木头人扎针般的艺术呢?可以相信,诸如艺术家艾未未等,是无法读懂顾晓军先生的小说的!不然,就不会说出希望顾先生的脑袋也像司马南一样被夹一下的话了。
   
   《裸跳》的成功,还在于那些让我们从文字中,读出的那些未曾出场的主人翁们的心态。班花被性侵裸跳之后,最应该出现在小说中的人物,更应该是班花的爹娘。作者对此毫无交代,我们只知道班花被性侵了,裸跳了,死了,埋了,还立起了一块碑!碑上会雕刻“爱女”字样吗?那该是怎样的一种残缺的“爱”?像歪拐一样的吗?
   
   《裸跳》正是通过如同国画一般的大面积留白,留下更过的余韵,带给我们更多的思考。如同所有那些传世的伟大作品一般都不会有始必有终一样。裸跳的结局,与其说是在小说里,不如说是在文字外的现实中。我们或许都能想到那必然的结局,却仿佛自己的脑袋都被夹过了一样:什么都不敢说,也什么都不能说!
   
   或许,真的会有那么一天,中国人会为自己也有一位早已超出了诺贝尔文学奖水准的伟大作家而自豪的。
(2012/03/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