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我们都被门夹了一下]
石三生
·致瑞典国王的第四封信
·论《打倒诺贝尔奖》
·诺贝尔文学奖的堕落与和平奖的无奈
·陈瞎子明修栈道 莫言偷袭诺贝尔
·诺奖丑闻缠身 莫言臭名远扬
·致瑞典国王的第五封信
·感谢顾晓军先生及热爱公正的人们
·公正始来 漫天雪飞
·马悦然为何爆料山东文化干部行贿
·致《外交政策》:顾晓军才是当之无愧的思想家
·马悦然与瑞典文学院很可能涉嫌诈骗
·致外交政策:“公正是第一价值观”领先全球
·致外交政策:思想家需要前瞻更须影响力
·莫言获奖橙子虚 顾晓军拒不领情
·To “Foreign Policy”: Gu Xiaojun is worthy and Fully deserve thinkers
·致外交政策:“公正是第一价值观”是普世价值
·To Foreign Policy: “the public impartiality is the first values” is
·马悦然唯利是图 文学奖难免龌龊
·致外交政策:请全球思想家激辩"普世价值"
·为何马悦然与诺评委主席嘴中尽是谎言
·To Foreign Policy: Please caused global thinkers heated debate "univer
·石三生与潍坊市政府争讼案之终结篇--国家赔偿
·致外交政策:草泥马是国骂是垃圾不是思想
·权外交政策莫学纽约时报继续出洋相
·马悦然何不劝莫言扮山东文化干部?
·问外交政策:思想是什么?
·马悦然曲线求饶 张一一甘做伪使
·Asked "foreign policy": What is the Thought?
·问外交政策:你们真关心中国人的命运吗?
·Asked Foreign Policy: Do you really care about the fate of the Chinese
·Asked Foreign Policy:你们懂得忏悔吗?
·Asked Foreign Policy:谁敢指导十八大?
·Who dares to guide 18th National Congress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
·Asked Foreign Policy: You know Gu dough?
·Foreign Policy's Choice - pretended blind or pretended the fool
·Foreign Policy yes or no rational legitimate?
·Foreign Policy yes or no rational legitimate?
·Asked Foreign Policy:你们知道顾粉团吗?
·Foreign Policy的抉择—装瞎或装傻
·to TIME :数中国风云人物,勿忘顾晓军
·Foreign Policy 是否正当?
·to TIME A number of influential man in China, do not forget Gu Xiaojun
·问时代周刊:为何没有中国的思想家?
·Asked TIME: Why no Chinese thinker?
·时代周刊与阴部整容
·TIME magazine and the genital organs to face-lift
·罗姆尼是落水狗 时代周刊很像猪
·瑞典国也学会了反炒
·时代周刊与罗姆尼气疯了
·The TIME magazine and Romney angry Go berserk
·问时代周刊骗子的肉香吗?
·AskedTIME liar meaty fragrant?
·TIME 的三大骗
·特务与时局
·TIME's three big cheat
·装瞎的奥巴马与TIME
·问TIME你混得怎么样?
·Spies and the current political situation
·Disguised as blind Obama and TIME
·Asked TIME: How well do you unspoken rules?
·TIME为Obama挖了一个坑
·TIME dug a pit for Obama
·TIME正全力狙击顾晓军
·TIME is full to snipe Gu Xiaojun
·TIME是在贩卖艺术还是在贩毒?
·TIME的良知与下场
·TIME conscience and the final outcome
·Asked TIME:尔等意欲何为?
·Asked TIME: What are those of you who want to
·外交政策已知羞时代周刊仍痴迷
·温家宝总理引用屈原诗赏析
·Foreign Policy already know shame TIME still obsessed
·外交政策为何要抛弃陈光诚?
·感谢美国外交政策向公正靠拢
·To thank U.S. Foreign Policy closer to impartiality
·与好争辩的美国外交政策专家谈谈
·With the like argue's U.S.Foreign Policy experts to talk
·热烈祝贺外交政策继续装傻
·顾晓军大败美国外交政策
·Warmly congratulate the foreign policy continues to play the fool
·Time 龌龊之极obama 牙白心黑
·Gu Xiaojun defeated American foreign policy
·时代风云人物—全球顶级思想家顾晓军
·Time the dirty extremely obama the teeth white heart black
·Times influential man - the world's top thinkers Gu Xiaojun
·风云人物顾晓军反智先锋数时代
·外交政策真白痴 时代风云已式微
·Influential man Gu Xiaojun Anti intellectualism pioneer is TIME
·"Foreign Policy" true idiot, "TIME" already fading
·奥巴马豪赌时代周刊 顾晓军智胜外交政策
·Obama gamble times weekly Gu Xiaojun outwit foreign policy
·时代周刊诡计多端 顾晓军思想真精彩
·时代周刊不堪凌辱 借韩媒反驳石三生
·回味顾晓军思想 看时代周刊作弊
·The U.S. TIME crafty Gu Xiaojun ism brilliant
·打倒奥巴马 解放中国人
·Time magazine unbearable humiliation borrow Korean media refute Shi Sa
·To aftertaste Gu Xiaojun Thought Time magazine cheating
·Down with Obama liberation of the Chinese people
·Down with Obama liberation of the Chinese people
·时代周刊放软话 风云人物成悬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都被门夹了一下

   我们都被门夹了一下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在写《我比你还要脏》时,有两个孩子在身边一直闹着,耳中不能清净,笔下也就显得凌乱。其实,自己读时想到的很多,甚至想起了前晚上的一个梦:梦中好像有见到顾先生的朦胧的身影以及其他的许多人,还记得梦中有人随口吟了一首诗,可惜自己只记得其中两句:看破时局三春尽,腹中锦绣难成章。
   

   石三生是个讨厌政治的人。如果不是自己身陷与政府争讼,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关心世人的是是非非。少年时,只是因为爱母亲就讨厌父亲的“主义”,对主义的憎恶,一直到父亲去世时,还是耿耿于怀。每每想起那最大官只做过生产队长的父亲临终时,还念叨着“不要再叫毛主席、周总理两位老人家操心了”时,自己就感到不寒而栗。读顾晓军先生的《裸跳》时,自己当然也想起了父母亲,想起他们没有爱情却老死一生的悲剧。
   
   我的父母,如果没有非不可抗力,就如同那班花与歪拐一样,几乎永远不会发生任何故事。一个父母早亡,不得不依靠给富人家做工混口饭吃;一个是出身富有家庭,母亲虽是庶出,到底是个知书达理又不作恶的人家。不是解放、不是新主义、不是十四岁的母亲为保小命,打死都不可能答应嫁给大自己十多岁的父亲。更何况,那时的父亲还要靠了一些不三不四的红色手段仗势欺人!父亲或许也曾经是爱过母亲的,只是他爱主义爱的更多、更赤诚。他自己虽然并未受到过东家的残酷剥削,但他在忆苦思甜的教育中,却将别人的阶级仇恨都凝聚到了自己的女人身上,直到有一次把母亲打的连人民公社的领导都看不下去了!对他提出了严厉的警告,才算有所收敛。歪拐爹的那句“我比你还要脏”,其实我的父亲更有资格这么说。但,我的母亲是不脏的。她的出身,不是她的错!
   
   有人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读《裸跳》,会想起卢梭?正如开头所说,因为孩子的缠闹总是打断了自己的思路,没来得及展开。卢梭的那句“我比这个人更好!”固然足以震撼人心。但正如我们D总是喜欢说自己伟大一样,那毕竟是一种功成名就之后的渲泄,是一种居高临下的得意。在人类社会中,能找出自己比别人的好处并不难,难的是几乎都不敢说出自己比别人更肮脏的心底。更何况,国人还是如此一个以数千年莫须有的文明自豪,以死要面子为特色的民族呢?无官不贪,却无官不谈清正廉洁。无人不色,却一个个沐猴而冠。敢问世间的诸君子们,有几人敢同歪拐的爹一样承认自己还要脏?
   
   记得在百度空间红火时,每有文章上榜,便有许多男男女女要求加好友。开始还是来者不拒,后实在没功夫礼尚往来,就开始挑剔。其中有一自注是党的人、党的干部,声称自己不好女色的男同胞。就被自己拒绝了,不但拒绝,还要在文中坦言:身为一个男人不好女色,以为自己是柳下惠,是可耻的、虚伪的!倒不如称自己是性无能或有同志之癖更好。连孔夫子那样道貌岸然的一个人,都知道食色性也,你说你装的哪门子大掰蒜?
   
   顾晓军先生的小说,早在博客中国时,自己就评价他是写给未来人看的历史。当然,或许到了未来,人们已经无法理解汉语言中为什么还会有这样的一个时期?又怎么会产生这样怪诞的一种体裁?读懂顾晓军先生的文字,其实并不难,难得是有时必须放下心中的那一点所谓的体面。国人的道德观,一般都是为他人准备的,是用来衡量他人“品高”的标志。即便是写出“比傻帝国”的冉云飞,他的择友观可谓道德明察,到了自己头上,也只好来一个宽容糊涂了事。还有那艾未未,若非驭民宝典先生披露,谁会知道他应该打官司维护权益的时候不打官司,却组织了大批人马去长安街上游行呢?他是否偷漏税,原本只有他自己最清楚,却为何要拉上全国数万人为他背书呢?难道借钱抗税就有理了吗?你自己干天安门也就罢了,为什么要拉上蔡敏士那样的老实人也跟着玩那如同给木头人扎针般的艺术呢?可以相信,诸如艺术家艾未未等,是无法读懂顾晓军先生的小说的!不然,就不会说出希望顾先生的脑袋也像司马南一样被夹一下的话了。
   
   《裸跳》的成功,还在于那些让我们从文字中,读出的那些未曾出场的主人翁们的心态。班花被性侵裸跳之后,最应该出现在小说中的人物,更应该是班花的爹娘。作者对此毫无交代,我们只知道班花被性侵了,裸跳了,死了,埋了,还立起了一块碑!碑上会雕刻“爱女”字样吗?那该是怎样的一种残缺的“爱”?像歪拐一样的吗?
   
   《裸跳》正是通过如同国画一般的大面积留白,留下更过的余韵,带给我们更多的思考。如同所有那些传世的伟大作品一般都不会有始必有终一样。裸跳的结局,与其说是在小说里,不如说是在文字外的现实中。我们或许都能想到那必然的结局,却仿佛自己的脑袋都被夹过了一样:什么都不敢说,也什么都不能说!
   
   或许,真的会有那么一天,中国人会为自己也有一位早已超出了诺贝尔文学奖水准的伟大作家而自豪的。
(2012/03/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