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我们都被门夹了一下]
石三生
·仰慕白痴的姚晨为何有八千万粉丝?
·鸟巢怎可能不腐败?
·鸟巢为何成禁区?
·百家讲坛与史学奇才抑郁自杀
·史学奇才自杀是因为作假吗?
·史学天才林嘉文或装死
·党媒姓党,只是不懂常识与常理
·于丹与北大终于要合伙坐实“天才少年”
·王毅响应顾晓军 “九二共识”已过时
·鸟巢的回应---边自夸;边删贴
·推荐顾晓军、潘基文、蔡英文联袂角逐诺奖
·北京法官被杀,与司法不公有关系吗?
·马彩云法官被杀,官方应公开真相
·倡议追授马彩云法官全国模范、烈士、博士
·凯迪网友七嘴八舌议马彩云法官被授勋
·马彩云法官与北师大女教授
·请王岐山书记谈谈马彩云被枪杀案
·政协发言人爱吹牛,出两小题难倒他
·用“大脑革命”质疑马彩云法官被枪杀
·马彩云法官被杀,“正义”或是元凶
·倡议追认马彩云法官为“两会代表”
·依法治国,应取缔两会提案
·谁是当今文坛第一
·两会中的腐败---申纪兰篇
·两会中的腐败--傅莹卖书,莫言扯淡
·公开叫卖、转让”当今文坛第一”
·任志强、李悔之与“动物世界的阴谋”
·大陆的尴尬:承认台湾宪法,只能“一国两政”
· 习总巧应顾晓军 “九二共识”成历史
·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为何也做五毛?
·全国政协委员朱征夫是敢言还是扯淡?
·台湾蔡英文欠大陆顾晓军一个人情
·任志强与任大炮
·习总揭开了人类起源之谜
·台湾文化的假正经
·向高级动物鲁山老泉致敬
·顾晓军创立了新哲学,中国大脑敢挑战谷歌智能吗?
·中国将错过下一波浪潮---大脑革命
·中国正在错过下一波浪潮---大脑革命
·中国人的悲哀
·申纪兰代表的智能超越了阿凡狗
·顾晓军思想远播阿拉伯世界
·从两会代表的马桶式思维说开去
·我与叙利亚执政党成了好朋友
·给“一带一路”泼点冷水
·天上真的会掉馅饼
·高级动物在行动
·因推荐“公正第一” 石三生下场堪忧
·请问生意场大人:该如何谈生意?
·大脑革命影响谷歌 阿凡狗戏弄聂卫平
·生意场的生意经与顾晓军民主奖
·石三生影响着索罗斯和聂卫平
·当执政党不在乎被冒充
·因小气,蔡英文正在丧失先机
·报告!我要吃敬酒
·刘刚才赞顾晓军,温云超就疯了
·冒充之恶与北风之毒
·不讲公正第一,岳阳法官下口咬
·顾晓军思想是人类社会的航标灯
·华东师大或有难言之隐
·人民日报敢不敢与顾晓军一辩?
·刘刚道歉,顾晓军主义再增辉
·温云超何时得的健忘症?
·与刘刚先生商榷
·方舟子出马,山东疫苗案将软着陆
·人民日报只敢叫阵,不敢较真
·人民日报认怂,让马克思主义蒙羞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
·向清华大学校长推荐“大脑革命”
·看李悔之如何为山东疫苗案灭火
·与“朝阳群众”、“华侨”说说精神病
·顾晓军与刘刚及其他
·马云投资夭折 刘刚大战北风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二)
·刘刚大战北风,急坏了吕柏林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三)
·请国务院收回成命
·“英雄所恨略同”与朝阳群众爱的癫狂
·刘刚给世界出了个大难题
·跟着李悔之、贺卫方学扯淡
·刘刚义比关公 北风不知好歹
·“造谣”是种特权----兼感谢海外精英
·顾晓军不计前嫌 温云超忘恩负义
·跟着贺卫方教授学扯淡
·教教青年们跟贺卫方教授掐架
·政治家的肾与聂树斌案及其他(一)
·调侃贺卫方,温云超受不了
·聂树斌案凶多吉少
·政治家的肾与聂树斌案及其他(二)
·向诺贝尔和平奖推荐顾晓军、刘刚、蔡英文
·从高瑜、马永田抗强拆看伪维权的本质
·青年网的愚蠢等于凤凰姐的无知
·政治与生存---兼答刘刚先生
·政治与生存---兼答东野长峥先生
·政治与生存---再答东野长峥先生
·桃园三结义与煮酒论英雄
·桃园三结义与煮酒论英雄(二)
·当局为何鼓励网络恐怖?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三)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四)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都被门夹了一下

   我们都被门夹了一下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在写《我比你还要脏》时,有两个孩子在身边一直闹着,耳中不能清净,笔下也就显得凌乱。其实,自己读时想到的很多,甚至想起了前晚上的一个梦:梦中好像有见到顾先生的朦胧的身影以及其他的许多人,还记得梦中有人随口吟了一首诗,可惜自己只记得其中两句:看破时局三春尽,腹中锦绣难成章。
   

   石三生是个讨厌政治的人。如果不是自己身陷与政府争讼,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关心世人的是是非非。少年时,只是因为爱母亲就讨厌父亲的“主义”,对主义的憎恶,一直到父亲去世时,还是耿耿于怀。每每想起那最大官只做过生产队长的父亲临终时,还念叨着“不要再叫毛主席、周总理两位老人家操心了”时,自己就感到不寒而栗。读顾晓军先生的《裸跳》时,自己当然也想起了父母亲,想起他们没有爱情却老死一生的悲剧。
   
   我的父母,如果没有非不可抗力,就如同那班花与歪拐一样,几乎永远不会发生任何故事。一个父母早亡,不得不依靠给富人家做工混口饭吃;一个是出身富有家庭,母亲虽是庶出,到底是个知书达理又不作恶的人家。不是解放、不是新主义、不是十四岁的母亲为保小命,打死都不可能答应嫁给大自己十多岁的父亲。更何况,那时的父亲还要靠了一些不三不四的红色手段仗势欺人!父亲或许也曾经是爱过母亲的,只是他爱主义爱的更多、更赤诚。他自己虽然并未受到过东家的残酷剥削,但他在忆苦思甜的教育中,却将别人的阶级仇恨都凝聚到了自己的女人身上,直到有一次把母亲打的连人民公社的领导都看不下去了!对他提出了严厉的警告,才算有所收敛。歪拐爹的那句“我比你还要脏”,其实我的父亲更有资格这么说。但,我的母亲是不脏的。她的出身,不是她的错!
   
   有人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读《裸跳》,会想起卢梭?正如开头所说,因为孩子的缠闹总是打断了自己的思路,没来得及展开。卢梭的那句“我比这个人更好!”固然足以震撼人心。但正如我们D总是喜欢说自己伟大一样,那毕竟是一种功成名就之后的渲泄,是一种居高临下的得意。在人类社会中,能找出自己比别人的好处并不难,难的是几乎都不敢说出自己比别人更肮脏的心底。更何况,国人还是如此一个以数千年莫须有的文明自豪,以死要面子为特色的民族呢?无官不贪,却无官不谈清正廉洁。无人不色,却一个个沐猴而冠。敢问世间的诸君子们,有几人敢同歪拐的爹一样承认自己还要脏?
   
   记得在百度空间红火时,每有文章上榜,便有许多男男女女要求加好友。开始还是来者不拒,后实在没功夫礼尚往来,就开始挑剔。其中有一自注是党的人、党的干部,声称自己不好女色的男同胞。就被自己拒绝了,不但拒绝,还要在文中坦言:身为一个男人不好女色,以为自己是柳下惠,是可耻的、虚伪的!倒不如称自己是性无能或有同志之癖更好。连孔夫子那样道貌岸然的一个人,都知道食色性也,你说你装的哪门子大掰蒜?
   
   顾晓军先生的小说,早在博客中国时,自己就评价他是写给未来人看的历史。当然,或许到了未来,人们已经无法理解汉语言中为什么还会有这样的一个时期?又怎么会产生这样怪诞的一种体裁?读懂顾晓军先生的文字,其实并不难,难得是有时必须放下心中的那一点所谓的体面。国人的道德观,一般都是为他人准备的,是用来衡量他人“品高”的标志。即便是写出“比傻帝国”的冉云飞,他的择友观可谓道德明察,到了自己头上,也只好来一个宽容糊涂了事。还有那艾未未,若非驭民宝典先生披露,谁会知道他应该打官司维护权益的时候不打官司,却组织了大批人马去长安街上游行呢?他是否偷漏税,原本只有他自己最清楚,却为何要拉上全国数万人为他背书呢?难道借钱抗税就有理了吗?你自己干天安门也就罢了,为什么要拉上蔡敏士那样的老实人也跟着玩那如同给木头人扎针般的艺术呢?可以相信,诸如艺术家艾未未等,是无法读懂顾晓军先生的小说的!不然,就不会说出希望顾先生的脑袋也像司马南一样被夹一下的话了。
   
   《裸跳》的成功,还在于那些让我们从文字中,读出的那些未曾出场的主人翁们的心态。班花被性侵裸跳之后,最应该出现在小说中的人物,更应该是班花的爹娘。作者对此毫无交代,我们只知道班花被性侵了,裸跳了,死了,埋了,还立起了一块碑!碑上会雕刻“爱女”字样吗?那该是怎样的一种残缺的“爱”?像歪拐一样的吗?
   
   《裸跳》正是通过如同国画一般的大面积留白,留下更过的余韵,带给我们更多的思考。如同所有那些传世的伟大作品一般都不会有始必有终一样。裸跳的结局,与其说是在小说里,不如说是在文字外的现实中。我们或许都能想到那必然的结局,却仿佛自己的脑袋都被夹过了一样:什么都不敢说,也什么都不能说!
   
   或许,真的会有那么一天,中国人会为自己也有一位早已超出了诺贝尔文学奖水准的伟大作家而自豪的。
(2012/03/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