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美国人为何也瞎掺乎刑诉法修正案?]
石三生
·青年网的愚蠢等于凤凰姐的无知
·政治与生存---兼答刘刚先生
·政治与生存---兼答东野长峥先生
·政治与生存---再答东野长峥先生
·桃园三结义与煮酒论英雄
·桃园三结义与煮酒论英雄(二)
·当局为何鼓励网络恐怖?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三)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四)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五)
·从巴拿马运河到北京如家女子遇袭
·北京两个“弱女子”的维权
·阴谋总会得逞,邪恶常占据上风
·治本无期,何不先解决下民众疾苦?
·顾晓军与东野长峥
·发改委野心勃勃 教育部乱弹琵琶
·郎咸平终于成了郭美美
·最无辜的昏官
·朴槿惠的虚伪与芮成钢的傲慢
·在中国,网络作家还不如个乞丐
·台湾的电信诈骗犯为何钟情大陆?
·朴槿惠的虚伪与芮成钢的傲慢(二)
·龙应台的落后与愚昧举世罕见
·中央“下大气力”抓信访,能否“零容忍”?
·火星都能去,为何“依法治国”这么难?
·龙应台的愚昧与龙粉的愚蠢很匹配
·龙应台的“自卑”与陈小鲁的“感觉良好”
·杨恒均的裙子与龙应台的胡子
·习总的讲话给谁听?
·阎连科是一条别有用心的“丧家犬”
·鸟治时代
·鸟治时代
·劳动也创造噩梦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宪法?
·霍金是扯淡、还是故弄玄虚?
·霍金走红与魏则西之死
·从总理引喻失当说开去
·霍金或欺世盗名
·霍金或欺世盗名(二)
·从马彩云到雷洋,昌平之事动静大
·人大硕士雷洋真的嫖娼了吗?
·财新网与媒体掐架,郑州血案有真相吗?
·雷洋案只能糊涂了事
·政治、维权、欺骗(一)
·向天下人求助
·从习总玉言到现实的距离
·蔡英文固执己见 “九二共识”尴尬谢幕
·习总的“六个必须”缺了什么?
·哈佛教授与“五毛党”
·法治的昏聩登峰造极
·雷洋案----一次伪民意的自我救赎秀
·副省长被打应该是杜撰
·哈佛教授与“五毛党”(二)
·雷洋案的“程序正义”只能是意淫
·是“偷鸡腿”还是偷民心?
·从“偷鸡腿”到中国的人权
·安康副市长到底是咋死的?
·安康副市长真是个清官?
·再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广西律师被扯破裤子的破绽
·安康副市长的“移民”算腐败吗?
·郑永年的谬论(一)
·又是一个“穷”死的县委书记?
·新常态,无常理
·胡长官一个暑假如何赚100多?
·呼格母亲梦太多 聂树斌案难公正
·同是自杀,两副市长命运两重天
·“你懂的”与“抢孩子”
·现身说法话聂树斌的签名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二)
·聂树斌案涉及的官到底有多大?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三)
·怎一个乱字了得
·众筹十万,再批周小平
·618,不只是京东们的救命稻草
·聂树斌案与乌坎事件
·“网友告政府”就是一笑话
·高考与诺贝尔奖
·且慢吹嘘聂树案再审
·《求是》副总编为何求死?
·人民日报对“反腐败”自信的离谱
·《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可信吗?
·造谣,是一种教科书式的美德
·三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四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五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六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三类人”与“国家保护动物”
·七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中国的法治:一边鞠躬;一边作孽
·南海仲裁案,德国鬼子出了个馊主意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
·第二巡回法庭为何不扫门前雪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二)
·连上帝都感到意外的巧合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三)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四)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五)
·城头变幻难解百姓之苦
·令人窒息的理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人为何也瞎掺乎刑诉法修正案?

   为何美国人也瞎掺乎刑诉法修正案?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看到《纽约时报》的“中国镇压工具合法化 迈向警察国家的信号”一文,就想起了前界两会时,代表们提请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删除“灰色收入”一词的典故。感觉美国人也如同那要求删除灰色一词的代表一样无聊:一个是以为只要删除了“灰色收入”一词,就能抹杀掉现实中的存在;一个是以为法律上规定了秘密拘捕,就以为原本存在的事实就变成了恐怖。
   

   自己虽然不懂刑法,也懒得去研究修正案与原有法条的区别。但不论刑诉法如何修订,自己都持赞同的态度。以自身与政府争讼以及网络作文的经历而言,以为如此庞大的政府与其偷偷摸摸地做一些无法可依的勾当,倒不如明火执仗显得更文明、仗义。警察无法可依,就与黑社会等同无异。没有法律依据地秘密拘捕,对当事者来说,与黑社会绑票有什么区别?
   
   刑诉法修正案说:“拘留后,应当立即将被拘留人送看守所羁押,至迟不得超过二十四小时。除无法通知或者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等严重犯罪,通知可能有碍侦查的情形以外,应当把拘留的原因和羁押的处所,在拘留后二十四小时以内,通知被拘留人的家属。”如此明确地将秘密拘捕的范围仅限于“危害国家安全罪”与“恐怖活动犯罪”等。无论是国民还是洋人,都应该为之喝彩、庆幸。美国号称自由民主的国家,对拉登之流的恐怖分子,不但是会满世界秘密拘捕,甚至一直到处决的时候,不都是秘密进行的吗?如此具有“普世”意义的修正案,为什么会闹的国内、国外到处鸡飞狗跳、不得安宁呢?
   
   石三生以为,当前最要紧的,不是号召全民来反对修正案的通过。而是提请有权力解释“危害国家安全罪”与“恐怖活动犯罪”的最高人民法院或者是《新华词典》编纂委员会的司法专家和语言学家们,尽快出台此两项罪名的权威解释。世人都知道一般人的鸡鸣狗盗之类的行径,是根本不会入此两条罪名的。但若以此伎俩协助孟尝君逃出秦国,那肯定就成了恐怖活动,危害了秦国的国家安全了。这古人的故事,今人当然都能看明白。正所谓当局者迷,秦国已经不复存在,咱今人到底应该如何控制自己的鸡鸣狗盗的行径不至于入此两罪呢?刑诉法修正案一旦通过,权威部门要作的,就是抓紧制定鸡鸣狗盗的权限范围了。
   
   很久以来,自己就想过写一篇声讨新文化运动的文,批判五四以来所谓的新文化运动。尤其对鲁迅等人在新文化旗帜下,乱搞什么反对旧文学颇多微词。新中国、新文学最大的成果,就是严重破坏了汉语言文字几千年来承载的固有意义。同一个汉字,到了新文化后,就歧解、歪说到简直令人不知其所以然的地步,以至于连最严谨的法条都能解释成一些笑柄。就拿自己与政府争讼涉及的两处法条字眼来说,就可知胡适、鲁迅们倡导的白话文运动有多荒唐了。
   
   比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增值税暂行条例》第十二条:“纳税人未按照本条例缴纳土地增值税的,土地管理部门、房产管理部门不得办理有关的权属变更手续。”一词。查“不得”一词,百度有这样的解释:“乞降不受,出城不得,所以死战也。”在古汉语中,“不得”就仿佛是那道城门,城门一关,进出都必须被隔绝。可到了咱们白话文,将“不得”都整进国家大法了。城门关的如此厚重了。那些/狗/日/的们自己还是想怎么“不得”就怎么不得,那进出的城门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狗/屁。
   
   再比如最后这番山东省高级人民检察院抗诉、高法同意再审一案,高检的抗诉理由是根据《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八条,“被诉具体行政行为违法,但撤销该具体行为将会为国家利益或公众利益造成重大损失的。”世人都知道法律存在的目的,是要保护人们的合法权利和利益。而不是为犯罪分子提供庇佑。山东省高检以石三生未缴纳土地增值税(政府与他人狼狈为奸,私下办理过户手续。我被蒙在鼓里,怎么会去缴税呢?)为由,认为法院的判决一旦生效,就会影响了“公众利益”。即便是我未缴纳土地增值税成立,也无非是大家都偷漏税而已。如此集体抗税违法的行径,怎么可能成为受法律保护的“公众利益”呢?
   
   所以,自己是根本不在乎那刑诉法怎么修改的。关键是要享受这些法律的人民能明白到底什么是“国家安全”?什么是“恐怖活动”就足够了。正如自己被秘密警察审讯时的疑问:你们依据的是何法?石三生又该怎么做,才能保证自己不违法?他们是回答不出个所以然来的。刑诉法修正案能为秘密拘捕提供法律上的支持,这是进步、是文明的标志。为什么大家都要反对呢?没有法的秘密拘捕难道人权就会大好了吗?
   
   所以,自己曾经不止一次地建议:政府应该赶快修改《宪法》,尤其是对那个被国人万般诟病的三十五条进行修正。你或是直接删除此条,或者是直接在言论自由中间加个“不”字。相信国民的怨言就会骤减许多,社会也会稳定许多。中国的老百姓,尽管看起来好像都不要命:大泽乡里敢走,水泊梁山敢上。骨子里,还是守法的成分多。不是到了“乞降不受,出城不得”,谁肯拿着自己头颅当葫芦使呢?秦法虽恶,到底也是一诺千金。再也不像如今的法律,有时用来擦屁股都嫌脏。你政府都公然拿着宪法当儿戏,那刑诉法再怎么修订,又有什么关系呢?
   
   所以,自己强烈支持刑诉法修正案。黑、白社会的分界点,就是看谁有法律可依。警察无法无天,将比黑社会更恐怖!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2012/03/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