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黑 匣 子 主 义—— 序(修订版)]
匣子说话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一文
·〖跟帖〗再回应东海儒者《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一文
·〖跟帖〗感慨于美国众议院2010年12月8日已401:1通过的决议案
·〖跟帖〗回应云霄一羽对《〖你知道吗〗(32):儒教是怎么来的?》一文的跟帖
·〖跟帖〗回应云霄一羽对《〖粉匣子〗讨马讨毛讨共 目录索引》的跟帖
·〖跟帖〗再回应《怎样推动国内本承认共畜政权合法性呢?》一文
·〖跟帖〗回应郭国汀《天易论坛宣言——天道至大 易道天成》
·〖跟帖〗回应宣昶玮《统治阶级的存在,是当今全球阻止社会进步的第一障碍》一文
·〖跟帖〗回应胡 平《评毛泽东热》一文
·〖跟帖〗回应宣昶玮《人民的最基本的政治权利不可被代表》一文
·〖跟帖〗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再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三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四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名》文
· 黑匣子主义——序
·〖你知道吗〗(25):何谓“革命”?
·〖跟帖〗回应丁子《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跟帖〗回应《沉痛悼念民主斗士司徒华》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跟帖〗给“有敌论”与“无敌论”之争做个总结
·〖跟帖〗回应《2010年大陆中国十大群体性抗暴事件》一文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黑匣子主义:回应曾节明《孙中山的国父地位不可替代》一文
·《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简介
·对郭国汀跟帖《〖醒世恒言〗之五:自由与民主与道德与法制》的回复
·〖转帖〗谁说“没有敌人”?!谁说不是暴政?!
·【书斋信息】《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跟帖〗回应郭国汀《爱中华必须反共》一文
·破释一个现代版的“世界未解之谜”
·看!谋财害命 杀人越货之惯犯——毛共匪帮
·看!谋财害命 杀人越货之惯犯——毛共匪帮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3)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2)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1)
·〖跟帖〗回应鄭恩寵《新拆遷條例倒退沒有出路(上)》一文
·评:“暴力革命”一个似是而非的理论/吕洪来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序)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宣言)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5-6)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5-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7-15)
·【转发】孙文中正正义同盟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目 录 索 引
·〖跟帖〗回应何清涟《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跟帖〗再回应何清涟《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跟帖〗回应《徐文立的公开信》
·〖跟帖〗再回应《徐文立的公开信》
·〖跟帖〗回应陈泱潮《今日中国民主革命的两大任务与孙中山》
·〖跟帖〗回应《金鐘: 郎朗的自豪》
·〖跟帖〗回应《金鐘:拆毀中國的鐵絲網》
·跟帖郭国汀《國民黨比共產黨好得多,蔣介石比毛澤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2)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3)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8)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4)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9)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7)GT回应裴毅然《毛派向胡温政权发难》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6)必须超脱悖论之泥潭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8) GT回复郭国汀《当代中国最伟大的军人徐勤先现身》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9) 斥李劼的“枭雄论”
·看!为毛共匪帮看家护院的一条恶犬——方滨兴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31)先网络革命,后“茉莉花革命”
·“茉莉花革命”必须缓行
·令人恐惧的“暴力革命恐惧症”
· 看!——全球最自由的中式方应看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GT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 GT再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昔有哥白尼 今有黑匣子
·看!毛共匪帮从僵化走向僵硬之“喉舌”
·专制暴政并非“内政” 家庭暴力并非“家事”
·专制体制没有“内政”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三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四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五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六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七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八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九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一部分)
· 反共理当反毛,反毛理当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2)
· 反共首先反毛,反毛就是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1)
·反共必须反毛,反毛必须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3)
·反共惟有反毛,反毛惟有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4)
· 反共不反毛,等于放空炮——与郭国汀商榷(5)
·黑 匣 子 主 义—— 序
·致联合国秘书长的公开信/杨建利
·开除毛共匪帮“球籍”(一)
·意识形态空前混乱 普世价值荡然无存——中国政治形势讨论会发言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黑 匣 子 主 义—— 序(修订版)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序)
   

    黑 匣 子 主 义



   

    黑匣子主义来也!
     这里所呈现的,乃是一个原创的、独立的、全新的理论体系,姑且命之为“黑匣子主义”。
    近一个多世纪以来,马克思主义,或曰共产主义,究竟应该算是什么玩意儿呢?诸如:是真理还是谬论?是革命还是反革命?是人道主义还是反人道主义?是民主自由主义还是独裁专制主义?是世界革命还是世界大战?是解放全世界还是奴役全世界?是拯救全人类还是毁灭全人类?……至今依然还是一个或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或微妙神玄莫可究诘,乃至深不可测悬而未解的现代版的“世界未解之谜”矣。
    我们,黑匣子主义者,乃当今世界唯一真正的、坚定的、彻底的反马克思主义者,亦即反共产主义者;我们原创的独立的全新的理论体系,即黑匣子主义,乃是当今世界唯一对抗、讨伐、清算乃至终结马克思主义即共产主义的思想理论武器,是破释马克思主义即共产主义此一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的金钥匙。
    黑匣子主义认为,西魔马克思发明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主义,其实就是共产魔教主义;而共产魔教主义,也就是近一百多年来马列斯毛们一以贯之、昏头昏脑、昏天黑地、翻天覆地、惊天动地、腥风血雨地借以蛊惑煽动和组织实施其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有组织魔教仇恨犯罪,进而妄图迫使全人类都去到那无何有之乡“共产天国”即其所谓“原始公社”时期的原始共产主义的异端邪说,业已直接或间接导致数亿无罪之人衔冤抱恨死于非命,如不加以遏制,亦且足以毁灭整个世界和整个人类。
       尤其东魔毛泽东,则更是将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推到了登峰造极、荒谬绝伦、无以复加的地步,且又紧密结合着中国以儒教为基础和核心的传统的独裁专制主义,而成其为有中国特色的共产魔教主义,即“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以至更使马克思主义即共产主义此一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又谜上加谜,并将此一谜上加谜的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埋藏于那天安门城楼底下,乃至使“天安门”变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地狱之门”。
       而且,东魔毛泽东,为了更牢固地掩盖此一埋藏于天安门城楼底下的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 数十年来,又凭借枪杆子及其一系列的谎言与诡辩,而精心地打造了一个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深不可测的、臭不可当的巨大的“悖论之泥潭”。甚至可以说,这东魔毛泽东及其死党毛共匪帮本身,便是此一“悖论之泥潭”具体的和集中的体现者,以至于从陈独秀、瞿秋白、李立三、王明、张闻天,张国焘,到彭德怀、刘少奇、林彪,再到胡耀邦、赵紫阳等体制内的元凶大憝,无不是被陷死于乃至被掩埋于此“悖论之泥潭”中的死不瞑目的屈鬼冤魂;此外,当然还包括有王实味、林昭、张志新、李九莲等体制外数不胜数的志士仁人以及一亿多默默无闻的黎民百姓,也全都成了被陷死于乃至被掩埋于此“悖论之泥潭”中的死不瞑目的屈鬼冤魂。
    黑匣子主义认为,“中共”其实早已名存而实亡,仅剩下一个“外壳”,取而代之者,或曰寄居者,乃“毛共”也;并且,原本的、早期的“中共”,尽管只不过苏俄新沙皇斯大林一手炮制和豢养的“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一个“政治怪胎”,却还并不是“匪帮”,但“毛共”则是一个纯粹的、道地的“匪帮”,乃称“毛共匪帮”也;而且“毛共匪帮首领毛泽东”之于“毛共”,实乃“一而二,二而一者也”的玩意儿,亦即:“毛泽东”≡“毛共”≡“毛共匪帮”也。
    毛共匪帮首领毛泽东数十年如一日,一以贯之、昏头昏脑、昏天黑地、翻天覆地、惊天动地、腥风血雨地秉持毛氏共产魔教主义蛊惑煽动和组织实施其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有组织魔教仇恨犯罪,直接间接地导致近两亿无罪之人衔冤抱恨死于非命,且其中数千万人被虐杀致死,而十数亿人则蒙受一场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覆盆之冤”及“覆巢之厄”,终而成其为鼎鱼幕燕,至今都无法解脱,且告状无门。实乃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擢发莫数啊!
    东魔毛泽东乃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之红色祸孽,他给全中国乃至全世界所带来的则是一派血腥,一派红色,一派恐怖主义。而“血腥”即为“红色”;“红色”意味着“血腥”;二者皆与“恐怖主义”紧密相连,以至于其“恐怖主义”,亦称“红色恐怖主义”,其“血腥政权”,亦称“红色政权”,甚至于还要“全国山河一片红”以及“小小寰球‘满江红’”呢!总之是,一派“血染的风采”,乃至从头顶到脚跟儿几乎每一个毛孔都淌着血的“毛共匪帮首领毛泽东”,亦可以简称为“红毛”也。而红毛之“革命”、之“共产”、之“土改”、之“共和国”、之“宪法”、之“大跃进”、之“文革”、之“社会主义”……全是假的,全是虚的,全是幌子;惟有其“血腥”、其“红色”、其“恐怖主义”之类,才是真的,才是实的,才是目的。尤其是红毛以极其血腥的手段,即先将自己的脑袋别在自己的裤腰带上,然后以数千万人的头颅与鲜血所打造而成的大陆中国这个极其血腥的毛共匪帮“红色政权”,则更是其血腥和恐怖主义的高度结晶,或曰总的象征,以至于在其血腥劫持和统治下的大陆中国人竟然成为了当今世界最可悲哀的亡国奴,时至今日仍然只能挣扎于血腥、恐怖及屈辱之中。实在是天理难容,人神共愤啊!
    黑匣子主义认为,毛共匪帮“红色政权”不啻极其血腥,而且还极其诡诈。因为它既全然是从枪杆子里面钻出来的,又完全是依靠枪杆子来支撑的,是一个集军、党、教(共产魔教)、政、经、社等多位一体的战争机器,且其最终目的则又是以枪杆子改造整个中国乃至整个世界与整个人类。总之是,其兴衰存亡是与战争结下了不解之缘的;要是离开了战争,简直一天也难以生存。而在这华夏大地,与战争相关的所谓“兵法战策”,诸如《孙子兵法》、《孙膑兵法》之类,则是早在春秋战国时期便形成了的专为独裁专制主义者篡权窃位、蛮争触斗、开疆扩土、攻城略地、烧杀抢掠、涂炭生灵等等的一整套诡诈权术;且红毛首领毛泽东也正是凭借着这么一整套诡诈权术治军、治党、治教、治政、治人……才得以发迹、发家,以至于今的。
    黑匣子主义认为,毛共匪帮“红色政权”不啻极其血腥,极其诡诈,而且还极其魔邪。因为它又是完全建立于毛氏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阶级斗争基础之上的,其兴衰存亡也是与这种阶级主义阶级斗争结下了不解之缘的,要是离开了这种阶级斗争,同样一天也难以生存。并且极而言之,红毛首领毛泽东数十年如一日,也就是干了一场极其血腥、极其诡诈、极其魔邪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之阶级斗争也。
    黑匣子主义认为,“中国”——政治意义上的中国——其实也早已名存而实亡,也只剩下一个“外壳”,而毛共匪帮“红色政权”犹如寄居蟹似的,顶着这个“外壳”哗世取宠,欺世盗名,招摇撞骗,且于1972年居然跌跌撞撞地“撞”进了联合国,并窃据了联合国之要律,致使联合国在促进民主自由、扼制独裁专制、维护人类尊严及实现世界大同等方面几乎什么事儿也办不成。这不仅是对中国人——首先大陆中国人——的解放与自由的最大威胁,也是对世界和平与安全,以及人类尊严与福祉的最大威胁。反正,是联合国的最大的耻辱、最大的不幸和最大的悲哀也!
    也就是说,中国——政治意义上的中国——自从1949年10月1日中华民族“国殇日”那一天,在俄国人的卵翼下“走俄国人的路”用俄国人的枪炮而成功地劫持了中国大陆之混世魔王、政治流氓、窃国大盗、卖国奸雄、战争罪犯东魔毛泽东在北京天安门城楼上公然向全世界宣告正式“登基”做新沙皇的儿皇帝,“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主席”就这么摇身一变而成其所谓“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主席”了,也就根本不复存在了,惟有或仅有地理意义上或历史意义上的了。所以,若是要论及政治意义上的“中国”,则不能罔顾这样一个现实的政治存在,那就是,它有两个:一个是在台湾偏安一隅的“中华民国”;一个则是在大陆内地极其血腥或曰红极一时的“毛共伪政权”,亦即毛共匪帮“红色政权”。而此毛共伪政权若称之为“毛家王朝”、“毛氏家天下”、“毛氏山寨子”、“毛氏土围子”、“红色大监狱”、“红色集中营”、“红色魔窟”……均可,就是不能笼而统之地言必称“中国”。即使有意要回避政治色彩的话,或是避免所谓的“偏激”的话,那完全可以称之为“大陆中国”,以便与在台湾的“中华民国”相区别。这是不能马虎、不能含糊的;否则,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道不行,道不行则事不成,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的。反正,从现实政治意义上讲,这里所存在着的人类千真万确乃是一种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愚不可及的、莫名其妙的亡国奴。——明明身为“亡国奴”了,却偏偏还要拼命为那窃国、卖国且亡国者圆场与捧场,乃至山呼万岁!难道还不可悲可叹可耻复可怜么?!
    东魔毛泽东死后,其衣钵相承之后继者没毛之毛共匪帮首领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者流为了负隅顽抗、垂死挣扎和苟延残喘,竟然又变着法儿将这种毛氏共产魔教主义有组织仇恨犯罪持续进行下去,让此一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及此一“悖论之泥潭”永远维持下去,迫使蒙受着覆盆之冤及覆巢之厄的全体中国人——首先是大陆中国人——永远连冤之“头”、债之“主”都找不到,也就永远不知道究竟应该向“谁”控诉,乃至于时至今日也还只能像“飞蛾扑火”甚或“鸡给黄鼠狼拜年”似的赴京上访那没毛之毛共匪帮,进而又形成了一浪高过一个浪的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莫名其妙的、愚不可及的巨大的“上访潮”。——即便8964“天安门运动”,归根结底其实也应该属于这样的“上访潮”,只不过规模更大也更集中一点儿罢了。
    乃至于现如今大陆中国依然是谎言弥天,诡辩匝地,不仅意识形态空前混乱,普世价值荡然无存,而且依然存在着红毛首领东魔毛泽东数十年来以其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所精心打造而成的一个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深不可测的、臭不可当的巨大的“悖论之泥潭”,而且现如今大陆中国n亿幸存者时至今日依然深陷于其中矣。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