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民主革命决非恐怖主义]
郭国汀律师专栏
·养老保险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赌博行政处罚争议案代理词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答辩状
·行政处罚(没收赌资)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
***(4)重大涉外经贸争议案
·Ocean Glory 轮碰撞争议案代理词
·一起重大涉外提单侵权争议再审申请书
·评一起重大“委托贷款”纠纷案的两审判决
·一起重大信托存款合同争议再审申请书
·中外合资企业退股争议案代理词
·中外合资企业股权转让债务纠纷案代理词
·中外合资企业外方未出资争议案代理词
·无效中外合资企业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台湾朝仁企业有限公司诉厦门龙立工业有限公司合资企业承包经营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海关行政处罚、行政侵权案代理词
·四百万美元外汇贷款担保合同争议上诉案
·中日合资企业解除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5)国际贸易名案要案
·重大国际货物买卖品质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国际货物买卖结算纠纷案代理词
·最高法院无理拖宕九年拒不下判再审案代理词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国际货物买卖结算争议案代理词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进出口外贸代理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
***(6)典型刑事及重大刑事案
·为赖昌星遗返案我的宣誓证词
·公、检、党政联合办案与党的领导
·“反革命恶霸”案刑事申诉状
·马翔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刑事上诉状
·全国首例法官告律师名誉侵权争议案
·公安刑警刑讯逼供致死人命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兹事”案刑事上诉状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中共法院被阉割成不伦不类的东西的铁证
·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辩护词
·关于张赫监视居住死亡事件的法律意见书
·关于公安强行介入经济纠纷拘留无辜公民做人质逼债的紧急呈阅件
·奸淫幼女案辩护词
·受贿案辩护词
·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案刑事上诉状
·谢某受贿案刑事申诉状
·张春“双规”屈打成召刑事申诉状
***(7)经典商事合同民事案
·一起重大善意取得争议案重审代理词
·网络电子邮件名誉侵权争议案
·外观专利设计争议案代理词
·福建省首例著作权争议案代理词
·果园承包合同纠纷案代理词
·借贷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借款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天下第一剑”商标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析产争议案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起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一审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重审案代理词
·出租车乘客伤害应向谁索赔?
·服务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权利质押借款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涉外商品房屋买卖合同质品争议案代理词
·抚恤金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劳动争议(运钞车被劫)争议仲裁代理词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答辩状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之二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运输费争议案代理词
·租赁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房屋预售合同(债权转让)争议案代理词
***(8)海事海商名案要案
·“国鸿”轮光船租赁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
·船舶碰撞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Ocean Glory轮碰撞争议案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代位权)争议案代理词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上诉案情代理词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正)
·翻船货损代位追偿案初步法律意见
·扣押船舶申请书
·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状 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船舶买卖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造船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答辩状/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运费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无单放货争议案上诉代理词/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革命决非恐怖主义

   民主革命决非恐怖主义

   

   

   

   郭国汀

   

   

   

   阮杰的基本论点并没有错。阮杰从未主张滥杀无辜或针对社会公众施暴,何来所谓恐怖主义?国民反抗暴政的权利是天赋人权,如果当局使用暴力手段对付国民和平争权,人民当然有权行使一切武力正当防卫的权利。苏联革命虽然总体上属和平革命,但是仅仅1990年一年,苏联共产党党政官员被暗杀人数超过4000人。我不知道当今中共暴政的党政官员,是否有被愤怒的人民暗杀的,如果有的话,我不认为这属于恐怖主义;因为当权共产党几乎百分之百属货真价实的重罪犯罪分子,绝大多数那怕根据中共自已的法律也早已够死罪几十回了!

   

   

   

   除非人们以恐怖手段滥杀无辜,比如滥杀共产党官员的家人,子女亲属;或使用生化武器攻击不特定的社会公众,或号召与基地组织合作发动圣战之类的才是恐怖主义。当前对中国民主革命大业最有害的正是刘氏之“和平理性非暴力无敌人”的荒唐滥言,因为中国人民根本无人采取暴力手段争权,刘氏之“无敌人”伪说,首先束缚了国民反抗暴政的精神,增加国民恐惧暴政的心理,软化人民抗暴争权的意志。当今推翻中共暴政并不需要象当年孙文推翻满清那样,武装暴动,类似埃及此种和平革命足矣。徐水良之即将到来的中国革命取决于突发事件之论吾以为是正确的,但“突发事件”必须建立在充分的事先准备基础上,因为任何革命的成功离不开大量艰苦细致的宣传,动员,准备和组织工作。

   

   

   对阮杰的提法,有必要修正一点,除了炸中南海一项恐怕不妥之外(主要出于保护文化遗产因素考量),其余各项其实并没有错,原因在于中共暴政正在日益逼迫中国人民武力抗暴,可以预料暗杀中共官员及武力抗暴的案例将越来越多,攻击中共党政机关的事例也会日益增多;苏联的昨天就是中国的今天,既然苏联1990年一年内有4000多党政人员被苏联人民暗杀,中共官员是否应当考虑他们自已的下场?问题在于阮杰提及的两类行为并非恐怖主义,因为中共当权官员确实罪该万死。

   

   尽管我一贯主张应当由自由宪政民主的中国法院依法治原则对所有犯罪中共官员进行正义审判后再行处罚,但若中共顽固不化,继续暴力恐怖镇压人民的和平争权维权,则人民有权依自然正义法则行使相关惩治权,这是在特殊情况下的不得已的权宜之计,因为对极权专制流氓暴政,所谓“和平理性非暴力无敌人”策略纯属误导公众的与中共默契的出卖人民根本利益的政治白痴主义。

   

   恐怖主义是指滥杀无辜,针对人民公敌依自然正义法则的惩罚不属恐怖主义。比如有个“人民思想家”主张杀掉所有共产党官员及其家属子女,用生化武器攻击天安门庆典,与基地组织合作对中共发起圣战等,除了杀共产党官员一项之外,其余各项均涉嫌恐怖主义。

   

   我认为一般性的民运组织不宜提倡暴力革命,但应当有一个中华革命党之类的专门秘密革命组织,负责策划和实施包括暗杀犯罪官员及起义暴动的任务。如果和平理性抗暴,要等到中共暴力镇压后才能反抗,则根本来不及应对;国民的抗暴争权权力永远自始存在,应当一开始即作好武力抗暴的准备,仅是备而不用,而非等到当局施暴之后,才开始反抗。反对派应当加强做中共党、政、军、警、特人员宣传鼓动起义工作的力度。他们的觉悟觉醒是未来中国革命成功至关重要的决定性因素,只要军警特人员能持中立,中国革命就成功了90%。

   

   2011年2月6日

   

   潘强和郭国汀同仁都说到点子上了,很好,本人非常赞同。本人以为,中国民主运动的行动原则是“主张和平方式,但不反对必要时的其他方式。”。阮杰

   

   

   

   贊同國汀兄等同仁的觀點, 要有兩手準備, 時刻準備著. 劉泰

(2012/03/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