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民族英雄蒋介石》73、悲壮的南京保卫战]
郭国汀律师专栏
·人生 道德 灵魂/南郭
·学者 神 上帝 /南郭
·论英雄
·思想家是真正的王者
·论诗人/郭国汀
·诗论/郭国汀
·人性兽性的证明 南郭
·论嘲讽/南郭
·讽刺与赞美
·南郭点评芦笛
·竞技的由来与意义
·思想言论自由
·精神与物质同性
·自由的含义
·历史的价值
·战争与国家
·自学与真才实学
·欢迎批评批判
·其实我对法官充满了敬意!
·情由可言,难言之隐
·沉重的心!
·我为小点格格说句公道话
·堂堂正正做个真正的中国人!
·为自由为独立为思想的彻底解放大家努力呵!
·吾之专业乃出庭诉讼律师
·怒气
·最美丽的人
·南郭评论美人美言美语美文
·吾之教授梦在今天实现! 南郭
·南郭:我的遗嘱与托孤
·男子汉的眼泪/南郭
·性格决定命运/南郭
·文学感言/郭国汀
·郭国汀:春
·郭国汀:读实秋有感.
·郭国汀:理想.
·郭国汀:律师.
·郭国汀:作文.
·郭国汀:坚韧不拔
·郭国汀:兴趣.
·信函/南郭
·日记与书信/南郭
·性格/南郭
·天才,蠢才,笨蛋/南郭
·陈良宇是中共残酷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郭国汀 国人民族主义乃中共误导所致
·人民公社万岁?!--《辉煌的幻灭》读后感
·如何成为一名伟大的,优秀的法律人?网友评论
·如何成为一名对社会有用的人
·谁杀死了中国伟大的诗人杨春光?
·忆对我前半生影响至深的三位老师
·A Letter to a Chinese
·不敢讲真话的民族注定是受奴役遭天谴的软骨头的劣等种族
·This is no time to kowtow to China
·南郭初步定论宣昶玮
·自封上帝皇帝圣人者:狂妄无知之徒?!
·南郭点评宣昶玮自封紫薇圣人
·南郭点评张千帆教授论宪政
·愤怒出诗人,悲愤出伟诗
***(55)郭国汀律师专访
·世纪回眸(69)-专访郭国汀之一
·世纪回眸(70)-专访郭国汀律师之二
·郭国汀谈郭飞雄、力虹、陈树庆遭被捕
·法律人的历史使命---答《北大法律人》主编采访录
·郭国汀律师答亚洲周刊纪硕鸣采访实录
·希望之声专访:声援高智晟同时也是在为自己
·胡平章天亮郭国汀谈中华文化与道德重建
·希望之声专访郭国汀 中共是最大的犯罪利益集团
·中共已是末日黄昏----郭国汀声援杨在新律师
·希望之声专访郭国汀用法律手段揪出幕后凶手
·【专访】郭国汀从海事律师到人权律师的转变
·专访郭国汀:为女儿打破沉默
·郭国汀谴责中共对他全家迫害恐吓
·郭国汀律师谈中国司法现状
·人权律师郭国汀在加拿大谈六四
·加拿大华人举办烛光悼念纪念六四-著名人权律师郭国汀称退党运动具有重大意义 
·采访郭国汀律师:被逼离婚 战斗到底
·华盛顿邮报报导高智晟律师事件
·[专访]郭国汀律师:从刘金宝案谈开去
·希望之声专访郭国汀和盛雪
·大纪元专访郭国汀 中共垮台是必然的
·郭国汀谈高智晟律师的公开信
·中共的末日只是时间迟早的问题
·中华文化与道德重建
·【专访】郑恩宠律师郭国汀谈郑案内情
·【专访】辩护律师郭国汀谈清水君案
·郭国汀指雅虎遵守当地法律说无法律根据
·郭国汀触怒司法当局:中国律师维护社会正义风险大
·US lawmakers ask Beijing to reinstate law firm of rights activist
***国际透视
·北朝鲜疯狂发展核武器为哪般?
·中国强劳产品出口的罪孽
·郭国汀 中国人民的真正朋友加拿大总理斯蒂芬 哈柏
·只有抛弃马列毛实现法治自由民主21世纪才有可能属于中国
·华盛顿邮报详细报导陈光诚案判决情况
·中国是国际网络表达自由的头号敌人
·华盛顿邮报陈光诚案庭审报导Chinese Rights Activist Stands Trial After Police Detain Defense Team
·新闻检查最严厉的十个国家胡锦涛称要向北朝鲜和古巴学习政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族英雄蒋介石》73、悲壮的南京保卫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73、悲壮的南京保卫战
   
   
   
   郭国汀


   
   
   日军第一军1937年9月17日攻占北平,24日取保定。蒋介石坐镇武汉指挥,10月8日,日军取Chengting,10月10日占石家庄;11月4日-6日经小战取安杨和Taming,汤恩伯未经命令,擅自率部撤入山西,但由于他是黄浦系高官,未受纪律处分(蒋介石有时公私情不分,处事不公,可能亦是导致他日后败给毛共匪帮的重大原因之一)。1937年9月24日,日军第2军取苍州(Tsangchow),韩复渠因拟投敌,阻止李宋仁部进入山东。10月15日,德州沦陷。1937年11月19日国军不战放弃苏州;第15和第21集团军从江阴到无锡建立了一道防线,日军突破之,常州11月29日陷落,丹阳12月3日沦陷,蒋介石已将多数政府部门迁往重庆,并将军事部门迁至武汉,“蒋下达虽然详细然而却无济于事的保卫南京的命令”。[1]
   
   由于德国日益亲日政策,蒋介石转而求助于俄国,斯大林希望中国牵制日本以防其侵略远东。苏中签定互不侵犯条约后,武器和飞行员开始从苏联援助中国,但此时日军已进逼南京仅24英里。佛教将军唐生智极力主张南京保卫战,为其他军队重整争取时间。蒋告诉他:“要么我留下,或者你留下”。南京保卫战中90000名国军将士沿古城墙设立了一个机枪阵。唐生智将军11月底对媒体采访时慷慨激昂“誓与南京共存亡”赢得媒体一片欢呼敬慕,但唐生智很快便寻求与日军达成协议,如果他的部队允许和平撤离,他将交出城市。此建议送交停在一美国军舰上的蒋介石,但蒋拒之;因公开与敌人妥协不符合他的战略。另一说是日本人对妥协不感兴趣。为尽可能多救出士兵,蒋介石下令唐生智撤至长江,但已经太迟了。[2]12月7日多纳德建议蒋介石随时作好起飞准备;尽管唐生智勇敢的誓言,由于中国军队缺乏有凝聚力的司令官,大量最优秀的军官业已战死在上海,大量军官削弱了道德力量,中国的飞机已撤离至后方,因而没有制空力量,有些士兵年仅12,13岁,缺乏战斗力。
   
   12月10日日本飞机和大炮开始对南京狂轰滥炸。平民蜜蜂涌入外国人设立的安全区,经残酷的肉搏,下午五点,日军太阳旗升起在主要建筑。“我们的伤亡惨重,因为我们正在用我们的血肉抵抗敌军的钢铁”,唐生智说。在国军已决定死战到底后,此时蒋介石却完全改变了态度,他命令唐生智越过杨子江撤退。现在他的目的是拯救越多士兵越好。但他的命令因他远离战场而脱离实际。唐生智告诉他,战局使得撤军根本不可能。他的部下正在各自为战死拼,无法集中行动。日军控制了主要道路和河道,唐生智带着一小队人马突围朝湖南方向撤退,南京则陷入谋杀和混乱之中。唐生智军几乎全军复没,将士死伤无数。[3]杨子江战役,中国军队又损失50万人。官方承认因缺乏医医疗设施,伤兵多数死亡。一位将军报导称其手下12位战区司令损失了11位。在十天的战斗中军队减员70%。[4]
   
   1937年12月13日,日军从东南、西部两方攻入南京,随即血洗、强奸南京,平民被屠杀20万至30万,强奸持续了数周。12月12日美国战舰(panay)因疏散平民,遭日军攻击而沉没,英国战舰亦遭攻击。日本随即道歉并立即赔偿了美、英的损失而了事。此时美国孤立主义仍盛行,而英国因欧洲战事缠身无瑕他顾,因而皆无意卷入中国战事。上海顽强抵抗,日本人南京的残暴行径和美国战舰被击沉事件,均未能达到蒋之引起外国干预的期望。[5]“我们唯有朝前走,让我们所有的人一起朝前走,永不退却!”蒋在南京沦陷后的广播中说:“我们决不投降,勇往直前,投降对国家是灾难。”[6]
   
   值得一提的是,在南京保卫战中,川军145师师长饶国华(四川资阳人)于1937年11月,受命固守安徽广德以拱卫南京,他亲率435旅刘儒斋团据守广德前五里阵地,在阵前振臂高呼“现在正是军人报国的时候,我们要为国争光,流尽最后一滴血!”但由于孤军奋战,几乎被全歼,广德失守。饶师长遂挥泪写下绝命书,称“驱敌出境,复我国魂!今自决于城,虽死无恨。”然后开枪自戕,慷慨成仁。南京市市长、宪兵司令肖山令(湖南益阳人)上海沦陷后,日军重兵逼近南京。肖山令临危不惧,“誓死捍卫南京,与中山陵同在!”组织南京军民与日寇血战了26个昼夜。后数千日军水陆夹击,肖山令带领将士与日军展开肉搏血战,激战5小时,终因众寡悬殊,背水无援,数千将士壮烈牺牲。肖山令大义凛然,举枪殉国,时年仅45岁。在十四年抗战期间,国军将领仅将军以上为国捐躯者即高达218位,国军将士伤亡总数按国民党官方统计达330余万人。
   
   [1] Edward L.Dreyer, China at War,1901-1949, Longman, London and New York, 1995, p.219
   
   [2]Jonathan Fenby, The Fall and Rise of a Great Power, 1850-2008. The PanguinHistory of Modern China, Allen Lane,2008. P.279
   
   [3] Edward L.Dreyer, China at War, 1901-1949,Longman, London and New York, 1995, p.220
   
   [4]Jonathan Fenby, Chiang Kai Shek,China’s Senoralissino and the Nation He Lost (Carroll & Craf Publishers NewYork, 2004) P.308.
   
   [5] Edward L.Dreyer, China at War,1901-1949, Longman, London and New York, 1995, p.220
   
   [6] Jonathan Fenby, Chiang Kai Shek,China’s Senoralissino and the Nation He Lost (Carroll & Craf Publishers NewYork, 2004) P.310.
   
   

此文于2012年03月1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