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别提弱智的阴谋论]
独往独来
·张洞生新著《黑洞宇宙学概论》正在《香港二楼书店》《香港大书城》出售
·胡绩伟谈胡赵新政失败深层原因
·董 狐:文革50年,习大大搞个人崇拜和新文革,走毛路,园‘皇帝梦’,是自
·林绿野:太平天国与中共天朝之相似性
·宋任穷家族后人的美国生活
·开国大将之子罗宇逃到美国:习近平没有第三条路
·昭明:习、王生巇罅,江、胡结盟抵巇反击 ——任志强敢言必能负重,王岐山
·吃着〝人奶宴〞官升正部级 主管中国人道德规范
·董狐:六中全会或提前以王岐山取代习近平
·伊拉克9年沧桑巨变 戳穿了多少谎言?
·曾金燕:贾葭,网络时代“多余的人”
·为习“挖坑”者习近平自己也!
·一直被隐藏的诺贝尔委员会对莫言的颁奖词
·又有171发公开信党员要求罢免习近平 要求票选总书记
·李乔:关于“少帅”张学良的九个真相
·朱学渊旧文:回忆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
·一个内部讲座,观点犀利惊人
·惊人内幕 中国人的钱到哪里去了?
·中韩一比吓一跳——朴槿惠给习近平带来的启示!
·张洞生新著《黑洞宇宙学概论》正在《香港二楼书店》《香港大书城》出售
·林立果——革命濁流中的叛逆者
·董 狐:「巴拿馬文件」将加速习总倒台中共崩溃
·党媒自曝秘密聚会抨击毛周 亡党已成公开的“秘密”
·李小琳须惩治 习近平姐夫的事情了结了
·毛泽东曾想带我私奔出游
·毛泽东读了17遍《资治通鉴》 读了5000万字 害死8000万人
·听雨楼主的博客:我所知的“毛妃的又一轶闻”
·伍凡:評中共對知識分子和小崗村的講話
·比雾霾更可怕的是于丹! 比于丹更可怕的是鲁豫! 比鲁豫更可怕的是申纪兰!
·董狐:从习近平‘集权争核心搞个人崇拜学毛’等等失败看其自掘坟墓
·昭明:揭秘习近平母亲齐心的小三逆袭上位转正的通奸秘史
·杨继绳:天地翻覆——中国文化大革命历史
·魏光邺:反右运动若干问题之我见
·聂作平:祖国的杂种
·董狐:习胖与金胖,谁怕谁,金胖是中国人民最凶恶的敌人
·雷洋案最關鍵的五分鐘發生了什么:細節分析.精辟!
·网传中央在内部单位逐步解密《林彪日记》内容太惊人
·吴大江:中国,一个令人哭笑不得的国家
·董狐:从权贵红二代反对‘文革重来’看习近平的穷途末路
·寡人的博客:转贴:冯胜平是共特的证据
·资中筠在习大大与民主党座谈会上:启蒙吧,否则就烂掉了
·万润南:胡锦涛的上司落选总书记内幕
·资中筠 中国为什么日益野蛮化?
·夜问天:自封的“先进”性政党是反人类的犯罪集团
·刘亚洲上将:整人是最卑鄙的人性
·春生:他们是国耻
·中共三巨头死缠同一美女 邓颖超服毒自杀
·董狐:習近平7.1‘不忘初心、繼續前進’的講話, 像是在給中共和他自己立‘
·润涛阎:中美必有一战?
·胡平:中共若穩住一定出現最壞結果。好文!
·美國蘭德公司:中國現狀分析報告(值得好好看)
·刘亚洲:一亿人脑袋围着一个人转,就是最大的不稳定,好文
·张洞生:中共把马列毛主义吹嘘为「宇宙真理」是愚不可及,末日来临
·陶涵:蒋经国传
·朱忠康:惊世真相 “九二共识”的来龙去脉和前世今生
·陆社交媒体大面积传未经证实的邓小平遗嘱
·隐瞒前中共党员身分入美籍 华裔男子法庭认罪
·毛岸英五个真实细节 赴朝镀金三个月回国
·葉擎天:進口核廢料使習近平遺臭千萬年
·王朔:中國社會的“四大魔咒”
·董狐 :北戴河会议似成习近平的‘华容道’,脱身后抱头鼠窜回到北京
·俞可平:中共政治面临六大问题 统治危机已现
·中国人令世界厌恶原因
·北大博士揭秘基层政治:官员玩女人算个屁
·董狐:习帝反腐:狠拍苍蝇,轻打老虎,打击一大片,保护一小撮
·周有光闲谈过往
·刘亚洲:中日海军差距超甲午海战 四小时全歼东海舰队非戏言
·董狐: 包子的‘爛陷’又露出來了
·新浪博客|程阳生:日本鬼子为什么从来不轰炸延安
·张洞生:任何不符合人性的需要和发展的社会经济制度是会被更适合者淘汰的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六点美国印象让我心酸
·董狐:庆丰帝为什么宁要‘鸿忠’,不要‘兴国’?
·那些大师已然远去:百年前中国知识分子的骨气!
·王康:被毛泽东、周恩来掩盖的一件重大历史事件--卖国
·向忠发的供词曝中共十大鲜为人知内幕
·劉淇昆:八國聯軍乃正義之師
·溪谷闲人的博客:软实力?中国的十大“世界第一”
·董狐: 六中全会,包子帝的“困兽之斗”
·毛对特务头子周恩来又用又怕 防到死
·遒真言实:抗美援朝世界史上最荒唐最窝囊最无耻最卖国战争
·吴敬琏再发声:国家养只会“造词”的专家有什么用?
·大撒币习将投500亿美元孟加拉,北京狂砸700亿美元 普京成为中国奴仆
·鄭 平:請民運人士關注高智晟的吶喊,讀《二○一七,起來中國》
·【禁书】高华: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1.1.4
·中共制造英雄过世 邓小平亲口证实欺世盗名
·周恩来去世谢静宜兴奋得敲锣打鼓
·张洞生 :[形象思维]和[理性思维]—中西方文化文明的优劣对比
·董狐:习近平自封‘核心’,作‘黑心皇帝梦’,被戴上紧箍咒,难过2017
·中共为何残忍:请看60多年前阎锡山的训词
·有人揭露习近平篡改六中全会公报!(全文转贴)
·张洞生:新黑洞理论
·春秋戈:中国正部级高官赴美国看病 惹医生白眼
·PBSNPR博客:冒死揭露太行发动机是一坨特大狗屎的绝密
·万毅忠:《一个解放军的1989》: 为六四留下恐怖的历史记录
·刘文忠谈同监难友指挥家陆洪恩之死
·张克侠回忆录承认中共制造七七事变。中共卖国贼
·南希博客:戏谑文:习近平《纪念卡斯特罗》
· 张洞生 新黑洞理论之2
·习高规格纪念朱德 其死亡内幕再引关注
·曾伯炎:长征,难以再伟化的破产神话
·击毙山本五十六功臣文革遭遇凄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别提弱智的阴谋论

   别提弱智的阴谋论
   
    世行给韩国和中国的药方是良方
   
    世行给中国开出了一贴改革的药方,有人认为是资本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的阴谋。在某些人眼里,天下汹汹,无所不是阴谋。世界银行类似的“毒药”不仅给了中国,还给了包括韩国在内的许多国家。

   
    2008年开始的金融危机,有两个国家的经济增长能力、经济修复能力引起关注。美国的经济在2011年下半年再次出现疲软复苏迹象,金融生产力与实体创新能力不容低估;另一个则是韩国,虽然经济数据起落,但创新能力以及对日本的取代之势惹人关注,其电子、机器人、造船等行业均拥有核心技术。韩国经济会下降,但没有危机。其他增速较高的还包括土耳其等国,主要受益于贸易增长。
   
   吃了世界银行的“毒药”,韩国经济有了巨大的转变,打下了第二轮变革的基础。在20世纪50年代,韩国人均GDP只相当于世界上最贫穷的亚非国家的水平,经济以农业为主。从1961年到2008年,韩国名义GDP从22.1亿美元增加到了9287亿美元,人均GDP从92美元增加到近2万美元。1996 年,韩国加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这一富国俱乐部。
   
   
   
    韩国经济分为两个阶段,期间曾经遭遇严重危机。引用一段话:从1961年至1978年GNP年均增长率为9%,1996年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达到10763 美元,位居全球十一位,在汽车、电子、造船等主要重化工业领域进人世界先进行列,三星、现代、大宇等13家大企业排列世界500强之列。韩国许多大企业制定了本世纪末成为世界排名前5位、前10位的雄心勃勃的计划。但东南亚金融危机使韩国经济的软肋暴露无遗,成为金融地震的重灾区。大企业集团接连倒闭,包括大宇、汉拿、真露、韩宝、起亚、纽科等在内,排名前30位的大企业中有11家破产。
   
   
   
    即使政府管束重重、机构膨胀,在1998年之前,韩国经济依然较为民营化,在通讯等领域已经开展了为了培育民营大企业的过程,朴正熙制定了重工业与出口为导向的经济发展策略。从造船、电子、机械、钢铁、汽车、石化等领域各选定1~2家民间企业,由国家给与政策和资金的大力扶持。负面因素是,造就了财阀体系,权贵大企业兴则经济兴,通过持股各大企业之间一荣俱荣。与日本的情况颇为相似。
   
   
   
    针对韩国危局,世界银行于1999年11月发表《Republic of Korea Establishing a New Foundation For Sustained Growth》,试图以自由市场的经济模式奠定韩国经济发展的新基础。内容包括“加快金融体系建设和公司重组;经济发展形式和增长来源的改变;加强公司治理;建立充分竞争的制造业市场;增加劳动力市场的弹性;提高金融部门的效率和风险规避能力”。此后,韩国大企业进行了瘦身,财务结构大为改善。据韩国“公正交易委员会”的统计显示,到2002年末,韩国5家大财阀的平均负债率已由前一年的160%降到了152%;韩国逐渐开放了金融业,通过对商人与官员的法律惩戒,打破了官商勾结的权力基础。虽然韩国财阀依然存在——根据韩国公平贸易委员会2005年的公开数据,韩国的14家最大的财阀企业,用50000 多亿韩元持有了78家韩国银行和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的股份——但规模与影响力与东南亚金融危机之前已不可同日而语。
   
   
   
    可以说,世界银行发布报告之时,正是韩国经济二次振兴的关键时刻,如果不能改革,韩国经济将陷入日本式的衰退泥潭,如果抓住改革机会,则韩国经济可与日本并驾齐驱。
   
   
   
    目前中国所处的发展背景与韩国有一致的地方,都处于改革的十字路口,对内面临国有经济与权贵经济的侵蚀,对外出口红利逐渐式微,投资效率趋于低下甚至成为高额债务之源,中国改革释放生产率则满盘皆活,不改革必然走进死胡同。
   
   
   
    在此关键时刻,2012年2月,世界银行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布《China 2030》的报告,指出中国不改革将陷入危机。开出的药方包括“完成向市场经济转型;加快开放型创新步伐;推进绿色发展,变环境压力为绿色增长,使之成为发展的动力;增进机会均等,扩大面向全民的卫生、教育和就业服务;加强国内财政体系及其现代化;将中国的结构性改革与国际经济变化联系起来,与世界各国建立互利共赢关系”六大战略方向。与韩国的具体药方不同,但减少政府干预、权贵经济与发展健康市场的主旨一致。
   
   
   
    反对的人不仅有“独立学者”杜建国,还有后台更强大的利益集团。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披露,在形成初步报告后,财政部发文至相关各部委会签。教育部、卫生部等部委给予报告高度肯定,认为报告给中国教育及卫生医疗领域的改革与发展提出了很好的建议。唯有国资委提出强烈反对意见,并就此给财政部回文,认为《报告》提出的推进国有企业改革,降低国有经济所占比例的建议违反宪法,有颠覆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嫌疑,并要求与相关机构展开辩论。财政部就此安排了国研中心专家与国资委官员进行直接交流。最终,《报告》根据国资委要求做出了大量删改。
   
   
   
    可见,对于国企的改革正成为中国市场经济发展的攻坚战,而后才能建立打破权贵与民共享的机制。
   
   
   
    无论是中国还是韩国,无论药方是谁开出的,只要能推进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就是好药方;只要能够实现发展红利的公平分配,就能科学和谐发展。除非中国不发展,回归计划经济,或者任由中国掉入中等收入陷阱,否则改革的力量谁也挡不住。
   
   
   
    吴敬琏先生表示,国企改革要继续执行党的十五大的有关决定。即国有经济布局的战略性调整要有进有退,只在关系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国企要有控制权。国企退出一般竞争性领域,并不违背党的决策,更不违宪。
   
   
   
    动辄提阴谋论,是弱智或者是缺乏信心的表现。
(2012/03/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