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别提弱智的阴谋论]
独往独来
·张洞生:迫使中共放弃‘一党专政’,走向‘民主宪政,依法治国’过程中的一
·张洞生:孔子与亚里士多德都极其维护“中庸之道” 【往15--5】**
·温家宝爆大银行是江父子钱袋
·张洞生:新社会发展观:社会生产力的主要动力形态的改变导致生产关系的质变
·张洞生:新社会发展观《1》: 生产关系质变的决定因素【往15--6】**
·昌盛:中共开创了共产共妻新时代
·张洞生:新社会发展观《2》【往15--7】**
·张洞生:汪洋是中国政改的领头羊还是在放空炮?
·张洞生:新社发观《3》;发达国家将走向何处?【往15--8】**】
·张洞生:新社发观《4》中共‘初级阶段’【往15--10】**
·张洞生新社发观《5》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往15--9】**
·近代科学的萌芽发生在文艺复兴后的欧洲而未能发生在旧中国的原因【往15--11
·张洞生:胡头搞‘党内假民主’欺骗人民、抗拒政改,甘当‘历史罪人’
·陈东:国际潜逃犯苏荣现任江西省委书记
·陈破空:中共不能说的秘密 朱德死亡之谜
·秦晖:中国“站起来了”的历程——民族主义的实践(上)
·张洞生:中共将与房地产泡沫共存亡。
·张洞生 :中共高层现在高捧李鹏为哪般?
·《曾庆红家产百亿元——众元老批曾富豪是伪君子》 记者:罗冰
·张洞生:中国现在是中共权贵裸官的殖民地,政治局常委就是N国联军司令部
·人性与人生——杨伟东采访建筑史家萧默
·红楼小姐爆赖昌星红楼内幕
·红楼小姐爆赖昌星红楼内幕(续)
·盯住那个割破张志新喉管的人 周秋鹏
·张洞生:中共拿“被迫”当遮羞布、造假、颠倒黑白,就只能‘被迫’灭亡
·张洞生编选: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倒台【010203】
·潘汉年、扬帆案
·张洞生编辑:中共联俄反美,比加速其倒台【040506】
·俞平伯研究“红楼”遭批判,胡风成了“首犯”去坐牢
·张洞生编辑: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倒台【070809】
·张洞生:中共卖国祸国疯狂地向外撒钱远超满清,结果却花钱收买了一大堆敌人
·张洞生编辑: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中共倒台【101112】
·余杰:胡锦涛是勃列日涅夫的中国版
·张洞生选编: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垮台【131415】
·1998年7月17日,叶利钦忏悔书很短,但字字千钧.
·张洞生选编: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倒台【161718】(完)
·张洞生:中共以‘孤立事件’为权贵脱罪,维护高层稳定,势必加速中共崩溃
·明镜月刊:最不歧视中国人的 受到中国人的谴责最多
·张洞生:胡毛左掩盖权贵罪行,投靠权贵,维护‘一党专政’,似乎是在‘下一
·张洞生:如果习随胡规,走强化‘一党专政’的老路,18大将成为末世王朝
·中外共识:中共政权面临瓦解
·铁流:毛泽东就是“文革”的元凶,“浩劫”的首恶,必须清算
·张洞生:忠党爱毛的胡锦涛在北戴河会议上失势后,对18大形势的一点预测
·刘静:偌大中国可有如此高官夫妇?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中共淫官
·赵楚:薄熙来倒台背后的妻子、客卿与走狗 等等
·张洞生:‘从保钓反日闹剧’的迷雾中看中共高层江胡习3大派的权斗
·《林豆豆口述》:揭示毛泽东时代绞肉机本质
·开放杂志:习近平与胡锦涛摊牌冷战 耍脾气不想做接班人
·独家:薄熙来案与习近平背伤真相(上)
·张洞生:中共2012年3次‘翻盘’的权斗闹剧后,18大和习近平将何去何从?
·余杰:苏共既已灭亡,中共岂能独存?
·张洞生:胡侃‘特色社会主义’何时了?中共‘特色’淫魔知多少?
·樵夫:温家宝要求调查:如果贪污愿意接受公审!温家宝要求调查:如果贪污愿
·张洞生:中共18大和习近平敢放‘快速有效收拾人心’的3把火吗?中共18大和
·朱忠康:大饥荒与荒淫无耻
·苏明:中共垮台的一切条件已具备
·朱忠康余杰:乇与日本战犯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肖磊:我所知道的“特殊案件”
·李鹏家族被爆撤离中国 向国外洗钱时暴露
·揭秘中共近年高级间谍
·张洞生:18大‘胜利’闭幕,谁‘胜利’了?中共的垂死挣扎和习近平的出路
·罗瑞卿女儿罗点点回忆录揭秘中南海的权力游戏
·邵正祥:毛泽东的12种身份
·史海:中共不敢公开的宋美龄的信
·王毅:文革中人性的扭曲和残酷行为超出人类素质最低标准
·夏明:厚黑党国现形记
·李锐:我看民主群星的陨落
·徐恩曾:揭秘中共党员是怎样叛变的
·陈少文:89年天安门毛像污损案真相
·曹长青:中国人所不了解的李登辉
·张洞生:18大新官上任要放4把虚火,能挽救中共奔向黑暗的地狱?
·易中天:走进顾准----中华脊梁
·王思想家:南京大屠杀从来不是国耻
·熊培云:世界离独裁只有五天
·吴洪森:周恩来之谜
·“第一批中国官员财产公示”网络疯传
·路志高:1946 八路军的骗术与毒招
·侃侃俺的中国
·张洞生编辑:数目字使人惊醒,暴露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和必然走向崩溃灭亡
·张洞生:对‘空谈误国实干兴邦’的质疑
·彭博社:8大家族是资本主义权贵
·网报中国2012年中国人渣排行榜和10大禁文
·张洞生:对中国民主转型过程中的问题的几点拙见
·沙叶新编剧:江青和她的丈夫们
·吴洪森:中央党校解答周恩来之谜
·朱忠康:文革血仇谎言的造假运动
·胡星斗:毛泽东真相
·张洞生:面对重重危机不可救药的中共,习近平‘亡党兴邦’才是正路
·刘悦声:《温家宝全传》摘要
·常艳: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
·习近平。温家宝
·太子党们!
·陈伯达儿子评论中共60年
·2013年中国流年不利,1.5月连遭6次大耳光打击,正加速走向崩溃
·鹰派罗援将军上微博,被网友揭底脱库,露出一屁股臭屎
·张洞生:不认可俞可平的‘突变是一个民族的灾难’的说法
·钱伟长交信事件
·千家驹:追随中共的报应
·凌峰:习近平军权:银样蜡枪头?
·方忠謀被兒子出賣而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别提弱智的阴谋论

   别提弱智的阴谋论
   
    世行给韩国和中国的药方是良方
   
    世行给中国开出了一贴改革的药方,有人认为是资本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的阴谋。在某些人眼里,天下汹汹,无所不是阴谋。世界银行类似的“毒药”不仅给了中国,还给了包括韩国在内的许多国家。

   
    2008年开始的金融危机,有两个国家的经济增长能力、经济修复能力引起关注。美国的经济在2011年下半年再次出现疲软复苏迹象,金融生产力与实体创新能力不容低估;另一个则是韩国,虽然经济数据起落,但创新能力以及对日本的取代之势惹人关注,其电子、机器人、造船等行业均拥有核心技术。韩国经济会下降,但没有危机。其他增速较高的还包括土耳其等国,主要受益于贸易增长。
   
   吃了世界银行的“毒药”,韩国经济有了巨大的转变,打下了第二轮变革的基础。在20世纪50年代,韩国人均GDP只相当于世界上最贫穷的亚非国家的水平,经济以农业为主。从1961年到2008年,韩国名义GDP从22.1亿美元增加到了9287亿美元,人均GDP从92美元增加到近2万美元。1996 年,韩国加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这一富国俱乐部。
   
   
   
    韩国经济分为两个阶段,期间曾经遭遇严重危机。引用一段话:从1961年至1978年GNP年均增长率为9%,1996年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达到10763 美元,位居全球十一位,在汽车、电子、造船等主要重化工业领域进人世界先进行列,三星、现代、大宇等13家大企业排列世界500强之列。韩国许多大企业制定了本世纪末成为世界排名前5位、前10位的雄心勃勃的计划。但东南亚金融危机使韩国经济的软肋暴露无遗,成为金融地震的重灾区。大企业集团接连倒闭,包括大宇、汉拿、真露、韩宝、起亚、纽科等在内,排名前30位的大企业中有11家破产。
   
   
   
    即使政府管束重重、机构膨胀,在1998年之前,韩国经济依然较为民营化,在通讯等领域已经开展了为了培育民营大企业的过程,朴正熙制定了重工业与出口为导向的经济发展策略。从造船、电子、机械、钢铁、汽车、石化等领域各选定1~2家民间企业,由国家给与政策和资金的大力扶持。负面因素是,造就了财阀体系,权贵大企业兴则经济兴,通过持股各大企业之间一荣俱荣。与日本的情况颇为相似。
   
   
   
    针对韩国危局,世界银行于1999年11月发表《Republic of Korea Establishing a New Foundation For Sustained Growth》,试图以自由市场的经济模式奠定韩国经济发展的新基础。内容包括“加快金融体系建设和公司重组;经济发展形式和增长来源的改变;加强公司治理;建立充分竞争的制造业市场;增加劳动力市场的弹性;提高金融部门的效率和风险规避能力”。此后,韩国大企业进行了瘦身,财务结构大为改善。据韩国“公正交易委员会”的统计显示,到2002年末,韩国5家大财阀的平均负债率已由前一年的160%降到了152%;韩国逐渐开放了金融业,通过对商人与官员的法律惩戒,打破了官商勾结的权力基础。虽然韩国财阀依然存在——根据韩国公平贸易委员会2005年的公开数据,韩国的14家最大的财阀企业,用50000 多亿韩元持有了78家韩国银行和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的股份——但规模与影响力与东南亚金融危机之前已不可同日而语。
   
   
   
    可以说,世界银行发布报告之时,正是韩国经济二次振兴的关键时刻,如果不能改革,韩国经济将陷入日本式的衰退泥潭,如果抓住改革机会,则韩国经济可与日本并驾齐驱。
   
   
   
    目前中国所处的发展背景与韩国有一致的地方,都处于改革的十字路口,对内面临国有经济与权贵经济的侵蚀,对外出口红利逐渐式微,投资效率趋于低下甚至成为高额债务之源,中国改革释放生产率则满盘皆活,不改革必然走进死胡同。
   
   
   
    在此关键时刻,2012年2月,世界银行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布《China 2030》的报告,指出中国不改革将陷入危机。开出的药方包括“完成向市场经济转型;加快开放型创新步伐;推进绿色发展,变环境压力为绿色增长,使之成为发展的动力;增进机会均等,扩大面向全民的卫生、教育和就业服务;加强国内财政体系及其现代化;将中国的结构性改革与国际经济变化联系起来,与世界各国建立互利共赢关系”六大战略方向。与韩国的具体药方不同,但减少政府干预、权贵经济与发展健康市场的主旨一致。
   
   
   
    反对的人不仅有“独立学者”杜建国,还有后台更强大的利益集团。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披露,在形成初步报告后,财政部发文至相关各部委会签。教育部、卫生部等部委给予报告高度肯定,认为报告给中国教育及卫生医疗领域的改革与发展提出了很好的建议。唯有国资委提出强烈反对意见,并就此给财政部回文,认为《报告》提出的推进国有企业改革,降低国有经济所占比例的建议违反宪法,有颠覆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嫌疑,并要求与相关机构展开辩论。财政部就此安排了国研中心专家与国资委官员进行直接交流。最终,《报告》根据国资委要求做出了大量删改。
   
   
   
    可见,对于国企的改革正成为中国市场经济发展的攻坚战,而后才能建立打破权贵与民共享的机制。
   
   
   
    无论是中国还是韩国,无论药方是谁开出的,只要能推进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就是好药方;只要能够实现发展红利的公平分配,就能科学和谐发展。除非中国不发展,回归计划经济,或者任由中国掉入中等收入陷阱,否则改革的力量谁也挡不住。
   
   
   
    吴敬琏先生表示,国企改革要继续执行党的十五大的有关决定。即国有经济布局的战略性调整要有进有退,只在关系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国企要有控制权。国企退出一般竞争性领域,并不违背党的决策,更不违宪。
   
   
   
    动辄提阴谋论,是弱智或者是缺乏信心的表现。
(2012/03/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