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周素子:百歲學者周有光談政治]
独往独来
·雅尼克:中国是否正在走向法西斯主义?
·朱忠康:反右五十五周年,应该给右派补赔!
·为他们立碑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张洞生:我对中共如何进行改革提一个最简单易行的先行倡议(新)
· 彭博财经:中国的富豪代表们让美国的议员们相形见绌
·张洞生:天朝最近重提‘改革’是否为了缓和民怨,在给民众‘画饼充饥’?
·杜君立:作为历史终结者的蒋经国
·曹思源:“六个不搞”毫无道理
·周素子:百歲學者周有光談政治
·张洞生:为什么中共会定性王立军事件为‘孤立事件’和‘间歇性精神病发作’
·别提弱智的阴谋论
·趙駿河:中國精神
·钱学森郭沫若马寅初梁漱溟
·贫农寇学书 为何“扇了毛泽东三个耳光”?
·张洞生:中共权贵搞特权、贪污腐败、当裸官卖国、搞世袭制,却要人民爱国、
·陈行之:掩映在历史深处的个人动机
·陈 昭:打开中共党史迷宫的三把钥匙
·张洞生:为什么走投无路的中共哀求与普京结盟反美,甘当俄罗斯的喽啰?
·严演:太子党三千伏兵归顺习近平
·铁流探望辛子陵纪实
·曾节明:切忌以血统论论断人
·章天亮:薄熙来案何时演变成谋反风暴?
·张洞生:胡温现在向反改革顽固势力所作的坚决斗争,结局尚难预料。
·港媒:刘源公开叫板军中三巨头
·王立军揭发的薄镇压法轮功的那些残忍指示和做法,
·张洞生:中共急迫地想要与普京结盟,却热脸贴上了普京的冷屁股
·吕加平:“关于江的 “二奸二假”和政治诈骗问题与要求调查的呼吁
·分析人士:胡锦涛为何既不政改又不反腐
·奥巴马胡锦涛去年会白宫,今年会首尔
·闫桂勋: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文字狱
·曹思源:政改路径: 国家宪政与党内民主
·冉帝令:越南要建美国式国家
·政治辛子陵:体制改革是为了管住官员而不是为了管住百姓
·杨恒均:你所不知道的香港
·张洞生:西南王下课了,与中共是否实质上启动政治改革是两回事
·辛子陵:-政改兴邦 脱苏入美 ,致中共十八大新领导人
·“弱势”经济学家胡星斗
·震撼!!!王净文: 高智晟是两派生死争斗的焦点。
·张洞生:中共疯狂地反美,只能加速其崩溃倒台
·宋美龄之死 颠覆中共抗日谎言
·张洞生:紧急呼吁胡温习李,抓紧天赐良机,解散中共,实行全面政改,救中国
·中国人震惊:郎咸平曝光惊人秘密
·曾节明樵夫:胡温是两种人
·流沙河:中国人在全世界唯一最好的朋友是美国人
·资中筠:新中国60年文场士风怪现状
·被毛泽东杀害的几个青年才俊例子
·大家都应支持温家宝总理!
·中国精英是怎么样被毛泽东毁灭的?【1】
·中国精英是如何被毛泽东毁灭的?【2】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3】
·张洞生:王对王、胡温习李对江曾周薄的大戏上演了,如何收场?对18大影响?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4】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5】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6】【7】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8】【8】【10】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完。【11】
·张洞生:醒醒吧,美国!别再被中共的双簧糊弄了!
·张洞生:新矛盾论:矛盾律的科学依据和结构类型【往15--1】**
·张洞生:老子《道德经》,孔子《易经八卦》与矛盾律【往15--2】**
·张洞生:《北京日报》极左文革余孽的无知、无耻是在给中共帮倒忙
·江河水:中南海为政法委擦屁股——江胡斗中的“红色孝子工程”
·张洞生:谈谈对“人性”的一些看法【往15--3】**
·张洞生:赵普的「半部論語治天下」给我们的启示【15--4】**
·樵夫:内幕人士揭秘:温家宝“家族贪污腐败”传言的来龙去脉
·郑 义:个人在历史偶然中的作用薄熙来事件随感
·张洞生:迫使中共放弃‘一党专政’,走向‘民主宪政,依法治国’过程中的一
·张洞生:孔子与亚里士多德都极其维护“中庸之道” 【往15--5】**
·温家宝爆大银行是江父子钱袋
·张洞生:新社会发展观:社会生产力的主要动力形态的改变导致生产关系的质变
·张洞生:新社会发展观《1》: 生产关系质变的决定因素【往15--6】**
·昌盛:中共开创了共产共妻新时代
·张洞生:新社会发展观《2》【往15--7】**
·张洞生:汪洋是中国政改的领头羊还是在放空炮?
·张洞生:新社发观《3》;发达国家将走向何处?【往15--8】**】
·张洞生:新社发观《4》中共‘初级阶段’【往15--10】**
·张洞生新社发观《5》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往15--9】**
·近代科学的萌芽发生在文艺复兴后的欧洲而未能发生在旧中国的原因【往15--11
·张洞生:胡头搞‘党内假民主’欺骗人民、抗拒政改,甘当‘历史罪人’
·陈东:国际潜逃犯苏荣现任江西省委书记
·陈破空:中共不能说的秘密 朱德死亡之谜
·秦晖:中国“站起来了”的历程——民族主义的实践(上)
·张洞生:中共将与房地产泡沫共存亡。
·张洞生 :中共高层现在高捧李鹏为哪般?
·《曾庆红家产百亿元——众元老批曾富豪是伪君子》 记者:罗冰
·张洞生:中国现在是中共权贵裸官的殖民地,政治局常委就是N国联军司令部
·人性与人生——杨伟东采访建筑史家萧默
·红楼小姐爆赖昌星红楼内幕
·红楼小姐爆赖昌星红楼内幕(续)
·盯住那个割破张志新喉管的人 周秋鹏
·张洞生:中共拿“被迫”当遮羞布、造假、颠倒黑白,就只能‘被迫’灭亡
·张洞生编选: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倒台【010203】
·潘汉年、扬帆案
·张洞生编辑:中共联俄反美,比加速其倒台【040506】
·俞平伯研究“红楼”遭批判,胡风成了“首犯”去坐牢
·张洞生编辑: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倒台【070809】
·张洞生:中共卖国祸国疯狂地向外撒钱远超满清,结果却花钱收买了一大堆敌人
·张洞生编辑: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中共倒台【101112】
·余杰:胡锦涛是勃列日涅夫的中国版
·张洞生选编: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垮台【131415】
·1998年7月17日,叶利钦忏悔书很短,但字字千钧.
·张洞生选编: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倒台【161718】(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素子:百歲學者周有光談政治

百歲學者周有光談政治
   作者: 周素子
   更新於︰2012-01-08
   ●中國著名文字語言學家周有光先生,今年已高壽一百零六歲,是身歷四個朝代、精通四國語言的大學者。作家周素子和周有光張允和夫婦有五十年的交往。因此,本訪問帶有聊天的形式。周先生一生不做官不搞政治,但是對政治問題仍有洞若觀火的敏感。
   

   
   ●周有光張允和夫婦(左右)相敬如賓,也是學術上的知己。(本刊資料)
   
   新俄國史:列寧是德國特務
   現在俄羅斯出版一部俄羅斯的歷史,叫作《二十世紀俄國史》,還沒有中文的翻譯本,可是已經有中國學者介紹這本書,過去蘇聯的歷史材料都是錯誤的,已經證明不是事實。這本書組織了俄羅斯四十個很好的歷史學家來共同寫的,他們根據公開出來的蘇聯檔案。俄羅斯做了一件好事情,把蘇聯檔案公開出來,莫斯科有三個檔案圖書館,二十四小時都開放。
   介紹這部顛覆性的《二十世紀俄國史》的是一位女性歷史學家(李玉珍)。首先講列寧是德國的特務,列寧從一九一五年開始,得到德國當局資助,在俄國進行革命活動,實際上充當了德國的秘密代理人。德國人撥出五千萬金馬克,約合九噸黃金,資助列寧革命,來破壞俄羅斯,這裡面一件一件都是跟過去寫法完全不一樣,「十月革命」不叫「十月革命」了,叫做「十月政變」,這個變化很大。
   前兩天一個美國教授來看我,他說美國大學本來有一個課程叫做「馬克思主義研究」,是選修課,現在這個課開不出來了,沒有人選了,馬克思的理論是錯誤的,馬克思的預言完全失敗了,馬克思已經沒有研究價值了。馬克思沒有看到資本主義,他寫資本論當然是胡說了。馬克思認為工業發展,工人越來越多,世界上全是工人,工人就統治世界了嘛。其實,像我們這種讀經濟出身的人一早就覺得馬克思是站不住的。葉利欽這個人是了不起的。他說,共產主義思想體系和專政的統治,其根本是否定共產主義,所以俄羅斯第一個否定共產主義。葉利欽說蘇聯的解體是俄羅斯前進的必要條件。葉利欽了不起,這個人了不起,現在普京沒有他好。
   問:如何保持這樣清晰的記憶?你的閱讀的習慣是怎麼樣的?
   周有光:每天都讀書。我是八十五歲才離開辦公室,在家裡以後就不做學術研究了,隨便看書,隨便寫雜文,主要是看世界歷史還有文化,中國人不大懂文化學。現在很多人說,中國了不起了,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東,文化的中心跑到中國來了。這都是胡說八道。我就根據國際文化學者的研究寫了篇文章。楊振寧他搞物理學的嘛,他這個人人緣不好,在美國大家都討厭他,他覺得在美國沒有趣味就回來了,先到香港,香港請他演講,他不講物理學,他講文化、講語言文字,講了一大堆錯誤的東西,一個大笑話!
   我百歲以後衰老很迅速,首先是耳朵不行了,記憶力不行了,不過理解力還沒有衰老。理解力要衰老那就不行了。
   我們家被三次掃地出門
   問:跟沈從文的老照片還有沒有?
   周有光:老照片都沒有了,文化大革命,我們這種知識分子是共產黨不要的,都送到寧夏,去勞動改造,叫做五七幹校。等到回來呢,家裡住的是造反派,他們搬走的時候,我們家裡什麼東西都沒有了,連個廢紙片都沒有了。本來我家裡照片多得不得了,一張都沒有了。
   我們家兩次被掃地出門。什麼叫掃地出門呢?就是家裡面什麼東西都搞光了。實際是三次掃地出門,第一次要講我的曾祖父,他是反革命分子,清朝他反對長毛,就是太平天國。太平天國打破了常州城後,他就投水而死,清朝封了他一個官。皇帝每年要給我們很多錢,酬勞他的。
   第二次,我們抗日戰爭逃到四川。蘇州的老家由一個老家丁照看,他管得很好。我們本來以為最多三年要回來的,結果隔了八年才回來。等我們回來,老家丁已經不認得我了。家裡什麼東西都沒有了,這是第二次掃地出門。
   第三次掃地出門就是五七幹校下放,反右嘛,反知識分子嘛。我還是非常幸運的,為什麼?我是上海解放才從國外回來的,在上海復旦大學教書,我是搞經濟學的。一直到一九五五年年底,中央舉行「全國文字改革會議」,叫我來參加。會完結以後,中央把我留在北京,在一個新的「文字改革委員會」工作,我說不行,我的語言文字學是自修的,不是我的專業,我是外行。領導說這是新的工作,大家都是外行。復旦大學校長勸我改行,說這個工作是非常重要。因為當時要建設新中國遇到一個困難,就是人民都沒有文化。那個時候百分之八十五都是文盲,復旦的校長也勸我,我就到北京來了。就此改行不搞經濟學了。我是一九五五年底來的,一九五六年沒問題,一九五七年就反右,反右不得了,上海兩種人是重點,第一是資本家,一個個從高樓跳下來自殺,第二個重點就是經濟學家,馬克思主義它不要經濟學家,只有政治經濟學,最討厭經濟學家,經濟學家知道共產主義的缺點。上海經濟研究所的所長,我的好朋友自殺了,我在復旦的學生、好多博士生都受牽連,有一個博士生好得不得了,也自殺了。我都不知道,那三年時間是不能隨便通信的。但我在北京改了行,不算我的帳了,上海好多經濟學家沒有講錯一句話,可是也變成大右派,因為你作教授不可能不寫文章。你一篇文章,就是二十年監牢。所以我逃過了一個反右。四川話這叫「命大」。我的確是命大,在四川,日本人天天轟炸。一個炸彈在我旁邊炸開,我沒有受傷,旁邊人死掉了。我們家是多少次被炸彈炸光。除了命留下來,其他的什麼東西都沒有了。我們經過最苦的就是抗戰八年,所以文化大革命十年是比較輕的,無所謂了。財產的東西都是看得很輕。
   如何看待中國經濟騰飛
   問:你是老經濟學家了,你是如何看中國經濟騰飛的。
   周有光:今天許多人講中國好起來了,經濟好起來了,這是完全錯誤的,GDP不能講總數的嘛。這就類似於毛澤東講,我們一個人煉十斤鋼,就比美國人多了嘛。我們人多,總量當然大,那有什麼稀奇?(人均,每個人的平均,)我們的平均比台灣四分之一還不到,差得遠得很。稍微好一點點就拚命瞎吹牛,這是很可笑的。現在問題就是中國反對民主,共產黨說民主不適合中國的國情。清華大學有一個學術講座,裡面有一個教授講得很好,他說「不適合中國的國情,要改的是國情,不是民主!」
   今年真奇怪,這兩天阿拉伯伊斯蘭教國家鬧得不得了啊,好多國家,先是突尼斯、埃及,然後是也門、阿爾及利亞、利比亞、巴林,越來越多啊,好多阿拉伯國家都在鬧,起來要求民主。這真奇怪,民主兩個字在他們國家本來是侵犯君主統治的,所以人家說民主不適合國情,最最不適合他們的國情,可是他們的群眾都起來要求民主,世界都會變掉了。
   問:你現在上網嗎?
   周有光:上網。我有一個很好的電腦在那個房間,我普通寫文章就用這個電腦。
   關於買美國債券問題
   問:中國買美國債券對嗎?
   周有光:對的!發行要有準備,發行準備用什麼東西呢?從前最好是黃金,可是黃金的問題就大了,第一是不方便,第二黃金的價值它不能跟著需要變化,所以黃金可以作發行的準備,但只能作一小部分。發行你要準備一種東西有價值的,在需要的時候可以立刻賣掉變成錢。所以美元,美國公債,最合算,也最靠得住。因為美國公債或者美元立刻可以變成你需要的貨幣。
   朱鎔基是第一個提倡要買美元公債的,許多人就罵他賣國。朱鎔基說那請你來辦。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全世界都是買公債,其他東西都次要的,因為其他東西沒有那麼大的量,沒有一種東西可以隨時賣出去,立刻變錢的,就只有美元是最方便。這是一個知識問題,你要反對你自己倒楣。這個美帝國主義是很厲害的!債券呢你可以立刻變成美元,從美元的角度來看債券不會縮水的,而且它的利息也是比較高。美元是會縮水,但也不敢縮得很多,縮得太多他自己不好,這是一個很複雜的事情,美元是全世界通用的。
   俄羅斯在蘇聯垮台以後搞得一塌糊塗,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就是盧布沒有人要,盧布不穩定。莫斯科大學有個教授是我的朋友,他以前常常來,他說現在我們工廠穩定下來了,怎麼穩定的呢?工廠發工資不發盧布發美鈔了!真是可笑!因為在蘇聯,以前誰用美元鈔票把你抓來就坐監牢了!而且俄羅斯人有了美元鈔票藏在家裡面,不放在銀行裡面的,他不相信銀行,中國人有了美元鈔票在銀行裡面了,許多滑稽的事情。
   問:你平時電視看不看?
   周有光:每天晚上看電視,新聞聯播主要是看國際新聞,可是看不懂了,裡面講的話許多都聽不清楚,耳朵不靈了。
   最難忘的朋友是胡適之
   問:你最難忘的朋友是誰?
   周有光:最難忘的朋友是胡適之,他是我的丈人的朋友。其實他不能算是我的朋友,不過我認識他。我的老伴,還有老伴的妹妹就是沈從文的夫人,都是在胡適之的學校裡面聽過胡適之的課的。其他的朋友想不起來,朋友太多了。胡適之倒楣得不得了,他有兩個兒子,一個兒子在美國不想回來,一個兒子很進步,回到中國來,結果搞死了。現在看起來,胡適之講的話都是對的,他沒有胡說八道。中國,今天最重要一句話,就是改革開放講的「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這句話哪裡來的,胡適之講的,是胡適之講出來的,這是很值得敬佩的。像陳獨秀這樣的就不行了,後來搞共產主義搞壞了。中國共產黨本來不是獨立的一個黨,是蘇聯黨的一個支部,我們是屬於蘇聯的,荒謬得不得了,可是那個時候誰也不會看到這個,歷史是:說事後容易,看事前很難!
   問:當時你也很激動?回來參加新中國建設。
   周有光:不是很激動!因為我們經過抗戰,那個時候我們青年都傾向共產黨,反對國民黨。因為國民黨專制,國民黨專制都從蘇聯來的,也是學蘇聯的。蘇聯那個時候很厲害,它一手抓國民黨,一手抓共產黨,很厲害的,害了我們,現在人家結論,中國的倒楣事情都是蘇聯來的,蘇聯是中國最大的害人者。
   問:你認為現在中共的政策對不對路?
   周有光:完全錯誤。中國一切都要改,假如不是和平過渡,就會鬧武裝革命,那是遲早的事情。連阿拉伯國家都在鬧民主嘛。阿拉伯國家是女人的頭髮都不能露出來的,民主不是笑話嗎?
   問:那你對胡錦濤的和諧社會怎麼看?
   周有光:我不談,因為不值得一提。講到民主,人家問我,民主不好嗎?一民主就要鬧亂嘛。我說民主當然要亂,你怕亂你就不要民主。我講個笑話,外國人講出來的笑話,民主當然要亂,是美國最亂,亂到美國白人當中都搞不出一個總統來,搞了個黑人!亂透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