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铁流探望辛子陵纪实 ]
独往独来
·张洞生:习搞毛体邓用,只能‘加速送党进鬼门’
·铁流阿三士等:毛泽东思想的血腥
·【批毛24】铁流:刘雪庵的悲催人士
·【批毛25】从毛暴君如何对刘周林看毛暴政
·【批毛27】傅纪辉,张洞生,曾伯炎:整杀知识分子毁中华文化是毛共的传家宝
·【批毛28】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一)
·【批毛29】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二)
·【批毛30】张戎:毛泽东鲜我人知的故事(三)
·【批毛31】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四)
·尚秋:再揭中共对海外渗透
·【批毛32】张戎L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五)
·【批毛33】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六)
·鲍彤 :三中全会与习仲勋100年纪念
·【批毛34】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七。完)
·朱忠康编辑:对薄熙来案说透
·张洞生:揭露新老独裁者的谎言欺骗及其残暴罪行以唤醒民众
·【批毛36】祝世华:从冤案探索真实的毛泽东(一)
·张洞生:评刘亚洲上将效忠当今圣上的投名状
·张洞生:对中共高层内斗大戏应‘坐山观虎斗’
·【批毛40】祝世平:从冤案看毛的本质(六)
·【批毛42】祝世华:从冤案看毛泽东本质(七)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1)
·习梦斯撕人--中共历史民间版(2)
·习梦斯撕人--中共历史民间版(3)
·【批毛45】祝世华:从历史冤案看毛的本质(十完)
·张洞生 :侃侃三中全会后的政治形势和走向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3)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5)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 (一)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二)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三)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6)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7)
·【批毛46】朱忠康编辑:百家评述毛泽东
·习梦撕人:(8完)“习胖”学“金胖”,“强军”仿“先军”
·张洞生:中共建立‘东海防空识别区’是打错了算盘, 得不偿失
·【批毛50】大陆出书披露封存近半世纪丑闻 史学界哗然
·张洞生:恶魔周永康是邪恶的共产党制度制造的正宗产品
·中国国情最新数据分析
·郭选年诗词集(二):第五篇 倡廉反腐;第六篇 亲友 先贤
·【批毛53】笑死人不偿命--解放前的党报
·张洞生:中共统治奴役中国和世界人民的骗人的‘中国复兴美梦’必定会被粉粹
·【批毛55】刘家驹:我经历的朝鲜战争
·张洞生 :习主上‘庆丰包子铺’是想托‘喜庆丰收包得龙子’的吉言
·张洞生:世界反‘活摘人体器官’大风暴来临,中共加紧准备对日美战争
·世人被蒙在鼓里的中朝关系
·司马璐:我所认识的毛泽东
· 刘少奇主持“朱德批判会”耐人寻味的众生百态
·张洞生:北朝鲜,西朝鲜,谁更流氓谁怕谁?
·郭选年:铁笔点春秋(三)
·张洞生:习总红卫兵外交天下无敌,中共46国大使狠批安倍晋三
·郭选年:铁笔点春秋(八,完)“复兴”辩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上)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下)
·王沐明:真实的毛岸英原来如此
·潘汉年被打入死牢:封存毛与汪精卫往来历史
·毛选里被删掉的最不敢见人的“经典”语录
·回忆毛泽东 赫鲁晓夫
·习大为了集权、反腐、改革应对危机,必须废了恶魔金三,作为突破口
·周恩来一句话 印尼几十万华侨被屠杀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一)
·中國大陸最火的猛帖--懷念蔣介石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二)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三)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四,完)
·李嘉法 郭选年 :红辣椒诗词集(一)
·李嘉法 郭选年 :红辣椒诗词集(四,完)
·张洞生:习大为治雾霾出奇招,制造‘空气罐头’
·俄国在中国制造过多少“克里米亚....
·中国畸形社会造就了赵本山——揭秘赵本山令人难想象的奢侈豪华生活
·严家祺: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吴闻:无耻的〝文胆〞 猥琐的〝智囊〞――中共御用文人害惨了习近平
·张洞生:习大在欧洲公开吹嘘‘中共特色社会主义’是打肿脸充胖子
·蒋经国:亡中国者,终为俄罗斯
·中国恶邻俄罗斯
·铁流:毛泽东最后向隅而泣的凄楚日子
·原公安厅长揭秘:三年大饥荒为何没有出现大规模动乱
·总参“731”在行动:揭秘刁爱青焚尸案
·张洞生: 对当朝启动政治改革抱幻想不是时候
·苏联大饥荒——红朝大饥荒“模板”,苏联崩溃
·铁流:他亲自处决了自己的父亲
·习大继承中共60多年的反人类反人民反文明的暴政是在自走绝路
·郭选年著:共产风云录--长篇章回小说连载(序--第三回)
·郭选年著:共产风云录--长篇章回小说连载(第20回--第29回)
·张洞生:唤起民众的觉醒与抗争,才能迫使中共改革转型或倒台
·张洞生:是谁在‘挂羊头卖狗肉’?是谁在搞‘历史虚无主义’?
·辛灏年:揭弥天大谎 中共是怎样发动内战、打败国民党的?
·张洞生: 挑衅越南是狂妄的红卫兵掌权者们冒险主义的一次大失败
·郭选年著:共产风云录--长篇章回小说连载(第121回--第126回)完
·轰动世界而中国人却不知道的事件
·中共不能说的秘密(一)
·中共不能说的秘密(二)
·司马璐:《斗争十八年》
·夏 小 强:在铁的事实面前,你还骂m国吗?
·邓小平曾试图将赵紫阳整成〝特务〞
·张洞生:关于‘民主能不能输出’问题的几点拙见:
·丁玲——一个不靠谱文艺女青年瞎折腾的一生
·张洞生:政治局讨论‘赦免贪官’, 老朽愿为习大出‘赦免贪官’的正招
·谢泳谈中国知识分子
·吴法宪临终遗言披露文革惊人真相 愤怒控诉毛泽东
·朱仕强:刘少奇下令张克侠发动七七事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铁流探望辛子陵纪实

铁流探望辛子陵纪实
   建华 侧记
   时间:2012年2月27日
   地点 : 北京黑山扈总参谋部总医院VIP病房
   著名学者辛子陵2012年2月9日因腰椎间盘突出住进总参总医院。15日,由骨科主任马远征主刀,黄凤山副主任为第一助手,进行了手术治疗。手术效果非常理想。当代极富盛名的外科专家蒋彦永教授曾亲往探望。从美国归来的文友铁流,特去看望了辛子陵先生,下面所载是两人在病房的对话。

   辛: “铁流兄旅美归来,见闻一定不少?”子陵热情招呼。
   铁:“我在休斯顿足足呆了一个月,天天看《世界日报》和当地社区的华文小报。那里不用翻墙可自由自在地看外网。先是关心吴英案,写了好几篇为她呼吁的文章。在回国前的2月8日,发生了王立军事件,一下成为全球特大新闻。我立即写了第一篇文章“王立军助纣为虐,薄熙来生意收摊”。回国后又连写了三文“薄熙来皇帝梦[一枕黄渠]”、“薄熙来的问题不是贪腐,是要想篡党夺权当第二个毛泽东”、“王薄事件的变数及其它”。我的文章粗浅,远不如老兄的有理论水平,不知你看到否?同不同意我的观点?
   辛:看到一些,我基本同意你的观点,但对事件发生的内在原因,缺乏分析与评述,这跟你掌握资料不够有关。你是记者出身,先说说你的见闻。
   铁:我 在美国看望了不少老朋友,回国后又和不少人交换了一些意见,总的是对当前国家发展态势不看好,大家认为胡温主政十年软弱无能,面对“平西王”的挑衅坐观其 大,中国有可能再次回到毛泽东统治的血腥时代。故国内外都是一片唱哀之声,而国内更甚。时下官员们没信心,精英们没信心,民营资本家都在明里暗里转移财产 到国外,认为呆在大陆极不安全。中国像个泰坦尼克号,已经触礁正在下沉,到处都是乱象。哀莫大于心死。不少人认为中共没希望了,国家没希望了,不知十八大 后有无变化?一致的意见中国必须政改,必须融入世界普世价值,走宪政民主之路。要不这个国家真 的没希望了。你住进医院里,长期不讲话、不写文章,有点违背“救党派”的初衷吧?我虽不是党员,却与这个党有千丝万缕“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我认同你 的理念,与你有共同语言。今天我还在奔走,你却撂挑子了。我来,是要你讲话,09年你有“救党三策”,今天不能一策没有吧?
   
   辛:铁兄,我不讲话,是有点寒心了。前贵州社科院院长周成启说:中国到了忠臣不敢谏,智士不敢谋的地步。信哉斯言! 你说中国像个泰坦尼克号,此言精辟。我是船上的人,只能坐在船上等着沉没。
   铁:太消极了吧。据我对你的了解,你是放不下贵党的“朝中事”的。所以一回国就想找你聊聊。重庆的事引发全球沸腾,各国媒体都是大版大版的报导,只有我们国家不见只字片语,这很不正常啊!现在薄频频亮相,仍是一副春风得意的样子。不少人都在批胡锦涛软弱,一点动作都没有,有人说他没有主持和掌控大局的能力?
   辛:老兄错了!他完全有能力,是被压着使不出来啊!有一股政治势力多年来一直持续矮化胡,有很深的用心。古来治蜀是非多。左右皆非,宽严失误,这八个字早给他预备好了。领了这顶帽子,下一步就不是处理薄熙来,而是处理胡锦涛了。中国最严重的政治危机发生在这里。群龙无首,大乱必至。毛泽东式的阴谋家和野心家机会就来了。
   铁:子陵兄,你研究治乱兴亡,历经世事沧桑,依你看怎样才能避免出事,中国真的经不起大乱了。我是历史的见证人,不能再看到遍地是饿殍,遍地是监狱的悲惨局面啊!
   辛:我们没拿这份钱,照说不该管这类闲事。今天是朋友摆龙门阵,话到口边留半句就没意思了。最根本的是不能软,不能存息事宁人、讨好各方的心思。要拿出中央的身份来,拿出军委主席的身份来,拿出三军总司令的威严来。先让犯上作乱者心怯认错,让外国政府觉得中国政府是有权威的靠得住的。
   重庆市长黄奇帆是个丧心病狂的家伙。泗上亭长刘邦芒砀山斩蛇起义。你黄奇帆怎么就那么没出息,在重庆华蓥山遇见条小长虫薄熙来,就认定他是真龙天子,就把身家性命全压上去了。叫你指挥70辆警车,千里奔袭,从重庆杀向成都,你就敢干!后来他本人否认这事,说不是他指挥的。要好好查一查到底是不是他指挥。如是,其性质属地方叛乱。如果犯了杀头的罪,那就要借黄奇帆的项上人头,以镇天下,而儆效尤。让乱臣贼子知所畏惧。
    治乱世要用重典。要把军委主席胡锦涛的权威树起来。说话要算数,有令要行,有禁要止,行要行得通,止要止得住。哪有解个犯人上京还要跟地方商量的道理!这么大个国家没个有权威的人不行,一旦乱起来将不可收拾。
   铁:可惜这些年胡没把威信立起来。在百姓眼里他是个无所作为的领导人。你说要树他的威信,他扶得起来么?
   辛:名为集体领导,实际是江制造了九龙治水的局面。不许他成为核心,限制他的作为。世人对胡锦涛有诸多误解。我给你说说我的观察。
   第一,胡锦涛本质上是个民主社会主义者。胡锦涛进入中南海,如同林黛玉进入大观园,不能说错一句话,不能走错一步路。两代婆婆压着他,还有吞噬了刘少奇、赵紫阳的极其森严可怕的党国体制。有些他不同意的,他必须高调认同,积极执行;有些他内心赞同欣赏的,他得看够了大小婆婆的脸色,查清了党国体制的明规则和潜规则之后,不露声色地悄悄放下。就如2007年《炎黄春秋》发表《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一文,胡锦涛内心是赞成的、欣赏的,甚至想在17大采用,但两个大佬出来当横,一个江泽民,一个李鹏。他只好放下。谢老在序言中说:“中国没有在苏东巨变中垮台,这要归功于邓小平在这之前实行了改革开放政策。当改革开放路线得到大多数人支持取得主流地位以后,从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始,邓 小平和他的主要助手胡耀邦和赵紫阳顶住“复辟资本主义”的压力,解散人民公社,实行包产到户,废止近乎单一的公有制(1978年公有制比重占 99.1%),实行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把资本家请回来了,把先进生产力请回来了。读者可以看到,这一系列新政策属于民主社会主义,但为了避免“修正主义”之嫌,我们称之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
   一石激起千层浪。谢老的文章引出了一场大论战。从列宁、斯大林那里传过来,民主社会主义是修正主义,是反马克思主义的;毛泽东一辈子高扬“批修”的旗帜,反对修正主义的烙印在中共党内打得太深了。中国社科院带头,组织150人的批判大会批谢韬。毛泽东旗帜网在人民大学开了110人的批判大会。全 国各地老“左派”一下来了精神,有八个城市召开了批判会,批判谢韬的“修正主义理论和修正主义道路”。支持我们观点的人分散全国各地,没有会议的声势,却有比会议远为深远的影响。这篇文章成了许多人那年春节聚会的热门话题,文章的复印件成了老干部和知识分子最佳的春节礼物。尽管有不同看法,但许多没有公开讲话的高级干部和高级知识分子开始换脑筋,从另一个角度思考国家的前途和出路问题。这个意义就很大。
   对于这场论战,没有权威的中央领导人出来做结论。2007年5月10日,在《人民日报》第九版发了一个几百字的答读者问,就科学社会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的区别进行说明,说二者本质不同,我们要坚持科学社会主义,坚持党的领导,坚持无产阶级专政。算是官方的表态。来自中央的意见是:不转载、不批判、不争论。大大减煞了“左”派的杀伤力。于是,第一次争论沉寂下来。胡锦涛暗中保护了谢韬,然后坐上飞机到瑞典访问去了。他要亲自看看民主社会主义是什么样子。
   第二次大争论发生在国庆60周年前后。2009年6月中宣部推出一本小册子《六个为什么?》,突出肯定和歌颂1956年毛泽东完成对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消灭私有制的功劳。说从此“中国走上社会主义道路,实现了中国历史上最深刻最伟大的社会变革,为当代中国一切进步和发展奠定了根本的政治和制度基础。” 重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属于科学社会主义。还批判说:“有 人认为,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实行的一些政策,如鼓励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坚持以人为本,把改善民生、增加社会福利作为重要任务等,同民主社会主义的政策有某些共同点,说明我国也可以搞民主社会主义。这种看法是完全错误的。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始终坚持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理,并把它同中国具体实际结合起来, 我们党的一系列新政策,其出发点和落脚点是社会主义的自我完善,目的是更好地发挥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六个为什么?》不仅掩盖了毛泽东那个“科学社会主义”饿死3755万百姓的滔天罪恶,更为严重的是,为回归毛时代,进行第二次社会主义改造,第二次对民资资本主义工商业实行大剥夺放出了试探气球。
   这时谢韬老已经重病,我只能单枪匹马出来应战。
   年底,我在一次朋友聚会时讲话说:“中宣部推出《六个为什么?》统一全国人民的思想,把毛泽东的三大改造肯定、歌颂一番,说中国不走资本主义道路,不走民主社会主义道路,要坚持毛泽东那个科学社会主义道路。科学社会主义道路就是消灭私有制,没收资本主义企业,消灭资产阶级。结果在经济上引来的是“国进民退”的大潮。全国工商联2009年8月7日发表蓝皮书《中国民营经济发展报告(2008~2009)》,宣告在政府4万亿刺激经济计划中民营企业被淘汰出局,国进民退的大戏接连上演。中化、中粮等垄断国企,既奉有保值增值的令箭,又无经营范围的法律限制,对房地产、矿业、铝业、奶业等普通竞争性行业摆开了‘全覆盖’收编的架势。据中国民(私)营经济研究会会长、原全国政协副秘书长保育钧对记者说:“在这轮危机中,‘国进民退’已经成了一种普遍现象。” “去民营化现象已愈演愈烈。”
   我 还说:“在座的多是老革命、老干部、老党员。我们紧跟过毛泽东,崇拜过,奋斗过,失败过,彷徨过,吃过苦,受过罪,甚至受过处分,坐过监狱。我们有切肤之痛,有清醒的认识,知道错在哪儿,怎么错的。知道哪些错误是不能重复,不能犯第二次的。”这里我说的不能犯第二次的错误,就是再一次消灭私有制,再一次进 行对国民经济的社会主义改造。再干这么一次,肯定亡党亡国。情急之下,我写了篇文章《民主社会主义还是科学社会主义?》但救国无门,在大陆我没处发表。于是在香港出书,书名叫作《中共兴亡忧思录》,作为打头的文章发表出来。该书由香港天行健出版社于2009年12月出版。尚未上市,第一版就销售一空。买主中北京党政机关占了相当大的份额。2010年年初,文章在五柳村网站和广大读者见面,许多网站转载了。文章指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