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藏学家罗伯特谈藏人自焚]
藏人主张
·近距离观察2016年流亡西藏民主大选
·西藏国民大会党支持李科先参选2016年司政
·与藏族选民书
·自由与复国
·达赖喇嘛将会在何处转世?
·年轻藏人向往西藏独立
·司政候选人阿措·路克坚向流亡美国藏人发表演说
·
东赛对话录
·西藏流亡议会议长嘎玛群沛访谈录
·噶玛巴伍金赤列多吉仁波切访谈录
·香萨仁波切访谈录
·西藏著名作家唯色女士访谈录
·西藏著名歌星加羊吉女士访谈录
·访西藏著名医学专家波毛措教授
·中国维权律师答东赛
·留德博士谈藏汉交流
·國際藏學界致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的請願書
·
东赛记语
·怀念名誉校长
·祝贺雨星女士的藏网问世!
·紧急声明
·藏人作家声援东土耳其斯坦示威抗议事件的声明
·祝福读者新年快乐
·《自由圣火》网站公告
·西藏总理就职演说
·《国际自由行动联盟》宪章(草案)
·班禅喇嘛转世灵童搜寻委员会负责人夏札仁波切据传已去世
·藏人答网民对达赖喇嘛的提问
·蔣忠泉, 藏漢同胞永遠銘記你!
·蒙族异议女作家获国际人权组织奖项
·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简述西藏女作家
·存亡在手,何去自重!
·中国为何未随经济发展而民主化
·读“‘加班禅’的走向”
·多视角追踪观察西藏经济发展现况
·我为何说热比娅女士比达赖喇嘛更具远见?
·追蹤西藏GDP增長的真相
·初论“集中同化”政策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
·印中想划定边界必先解决西藏问题
·订单揭穿了人权神话
·展望「後達賴喇嘛時期」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旧文重发)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达赖喇嘛访阿鲁纳恰尔邦与北京的机会
·阿沛去了却给世人留下了什么?
·中印正在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
·北京倒帮了藏人的忙
·布达拉壁画面临被裂破的危险
·探索藏中和谈的突破点(旧文重发)
·国际棋局中的藏中赌博(连载一)
·扶藏压台扶台压藏
·第九次藏中赌博出笼
·揭开藏中谈判的历史面目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西藏文化及其现状
·透视“告别计划分配”
·西藏文人面临危机
·西藏儿童与北京在对峙
·“达赖喇嘛中道”导读
·藏汉文化交流源远流长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视藏人自焚」自序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藏学家罗伯特谈藏人自焚

   藏人为何自焚?
   ——亚洲协会(Asia Society)采访藏学家罗伯特•巴内特(Robert Barnett)
   
   
   采访者:亚历克斯•奥托莱尼(Alex Ortolani)


   发表时间:2012年2月24日
   译者:John Lee
   译文博客:http://beyondhighwall.blogspot.com/
   原文网址:http://asiasociety.org/blog/asia/interview-robert-barnett-why-tibetans-are-setting-themselves-fire
   
   本文根据对罗伯特巴内特先生的电话采访整理。——采访者
   
   本周的早些时候,一位西藏僧人成为过去一年中反抗中国统治西藏的至少第22位自焚者。哥伦比亚大学现代西藏研究所所长罗伯特•巴内特(Robert Barnett)说,这是藏人一种新的政治抗议方式,如果中国政府不改变在该地区的有些政策,这种行为还将作为一种表达不同意见的方式继续下去。
   
   为何僧人和尼师决定采取(自焚)这种特殊的方式抗议中国政府?
   
   他们选择这种抗议方式的原因还不完全清楚。西藏境内的民众,尤其那些生活在边远地区的人,有时能收听到一些境外媒体的藏语新闻广播,比如“美国之音”和“自由亚洲电台”,但未必对去年的突尼斯自焚事件有所了解,更不用说50年以前的越南僧人的一系列自焚事件。但是,他们应该听说过导致“阿拉伯之春”的抗议示威,这或许在一个广泛的意义上鼓励了人们把群众抗议当做一种寻求改变的手段。
   
   但是,他们之所以选择这种抗议方式或许是由于上一次2008年发生在藏区的抗议活动最终演变成为骚乱和暴力事件,当时发生了大约150起大规模的街头抗议。暴力事件则给了中国政府借口去回避认真处理事件背后隐藏的问题和抗议者的不满,而自焚则似乎可以避免传统大规模街头抗议活动的负面作用:它以一种难以漠视的方法向政府传达抗议者的愿望,这种方法不会对其他人员或财产造成损害,也不涉及骚乱。
   
   这些抗议都是要求“自由”和允许达赖喇嘛返回西藏。1994年中国政府西藏政策的突变似乎激发这一系列抗议,当时中国政府决定首先要集中精力攻击达赖喇嘛,并且强迫僧人和尼师谴责达赖喇嘛,同时还大大加强了对寺院和宗教的管制。这一政策最初是在西藏高原西半部以拉萨为中心的西藏自治区实施,但是在过去的10年里,这项政策逐步一个寺院接着一个寺院地推行到西藏高原的东部地区,这里居住着西藏人口的大多数,也正是最近的抗议示威发生的地方。这些政策包括在寺院里实施“爱国主义教育”、禁止崇拜达赖喇嘛、降低藏语在学校里的地位、鼓励向藏区移民和其他一些限制措施。没人会知道他们为何把这些政策推向东部藏区,这些地区从上世纪70末直到最近一直相当宽松平静。
   
   在佛教文化中这种特殊的抗议方式有无类似传统?
   
   中国新闻媒体一直在指责这些抗议违背了佛教原则和戒律,但实际上这些行为与佛教传统有着强烈的共鸣。如果是为了个人原因,佛教是不接受自杀的,但是为了高尚的目标进行的自我牺牲是受到高度认同的。有很多佛本生故事讲述了佛陀进行这样的自我牺牲,其中最为著名的就是佛陀牺牲自己用自己的身体去救助垂死的母虎,这样它才能哺育她的虎仔。因而,一个行为如果是为了团体的利益,那么这样的行为便被认为是高尚的,尤其如果这样的行为是出自一个出家人。
   
   由于自焚者都是僧人、尼师或还俗的僧人,这使得中国政府很难对这些抗议者进行贬损,如果是俗人那么情况会很不一样。2001年,有5名中国人据中国政府说是法轮功信徒在北京进行集体自焚,中国政府对他们的诋毁几乎大获全胜:这一事件提供了证据说明这些人受到法轮功的“洗脑”和操纵。尽管中国新闻媒体也试图对这些西藏僧人和尼师进行同样的诋毁,但是他们的这些努力失败了,主要是这些自焚者受到了藏区大众的广泛尊敬。
   
   为何双方在西藏治理问题上无法找到共同点?
   
   着眼检视西藏地位问题是理解藏中关系问题的一条路径。西藏是不是中国的一部分?如果是,西藏应该享有多大程度的自治?这个问题至少可以追溯到100年以前,当时中国军队第一次试图吞并西藏并将西藏纳入中国领土。解决这个问题可能需要一个漫长的时间。
   
   但是,还有一个容易与第一个问题混淆的相对次要的问题——这个问题是有关中国最近以来在藏区实行的政策,尤其是1994年宣布达赖喇嘛为敌人的决定,还有一些是随着这些政策的实施而出现的新问题,这些问题涉及到“爱国主义教育”运动、语言的使用以及经济过快发展等等。
   
   最近还出现了一些问题,尤其是与环境保护相关的问题,比如对牧民的强制性安置和滥采滥挖等问题。因为,这些次要因素还不是一成不变的,还在不停地以新的形式出现,他们对于中国而言代表了某种机遇,一个可以相当容易地用来讨价还价的机遇。如果他们这么做,则可能产生某些缓和并获得更多时间去梳理那些关于自治和地位的主要问题。然而到目前为止,即便是在这些次要问题上也没有任何进展的迹象。中国的领导体制是软弱的、以“一致意见”为基础的和高度保守的,这使得它的领导人很难在事关国家主权和荣誉的核心问题上同意任何大胆举动,因而,几乎不可能做出什么让步。
   
   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能看到自焚行为的结束吗?
   
   中国至少从上世纪80年初以来,就自认为对藏人一直宽宏大量,一方面是因为它为促进藏区的经济发展提供了大量资金补贴,另一方面是因为它把这些抗议看成是达赖喇嘛和其他流亡藏人的阴谋策划,而目的是在于通过实现西藏独立来“分裂”中国。流亡藏人否认了这些指责,但同时就像人们可以预计的那样,使用是一种强烈的民族主义的修辞语句。所以,尽管双方领导人的谈判协商从来没有彻底断绝,但是在目前的状况下看来难有可能获得进展。
   
   于此同时,东部藏人对过去一个世纪中国人多次对他们地区和寺院的进犯有着长久而痛苦的记忆,这些怒火中烧的民众立场坚定、意志坚强,他们是在捍卫自己的核心价值观。所以,除非共产党做出一些让步,当前的紧张局面将不会结束。其实,要让人们决定不再自杀并无需巨大的让步——西藏境内的藏人,甚至包括活动人士,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非常温和而有节制,并且通常也很务实。
   
   所以,中国政府方面哪怕是采取一些象征性的姿态都会产生显著的作用。比如,共产党可以停止强制性的政治运动“爱国主义教育”,可以停止针对达赖喇嘛的妖魔化运动——这些政策在中国内地已经停止数十年了,还可以像在香港一样管制内地向西藏移民。如果他们不采取措施,目前的紧张局势还将恶化,而如果有更多人丧生,局面将会逐渐失控,并将变得难以用任何有意义的手段处理。
   
   据报道在最近的一次自焚事件中,有上千民众围拢在自焚者遗体周围阻止警察抢走遗体。他们为什么这么做?
   在西藏文化中,当一个人去世了,你应该尽量避免在其死后扰动遗体。相反,应该举行一些特别的仪式和宗教程序以期逝者的灵魂得以安息并获得一个更好的往生机会。
   
   但是和任何其他宗教一样,其中有很多层面的解释。例如,通常有一种观点认为用适当的方式处理遗体是非常重要的,比如用遗体去喂鹰或者鱼,因为这是一种慷慨,而不是用中国政府规定那种世俗的火化方式。在这种情况下,当地民众肯定不是把这些自焚看成是一个绝望的个人的自杀行为,而是当成一种利他的献身行为,所以,当地民众希望由僧侣举行适当的仪式来想死者表达尊重。因此,除了表面上的反对警方带走死者的遗体之外,还有很多其他因素。
(2012/03/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