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试析中共的垂死挣扎—兼答“七问达赖喇嘛”]
藏人主张
·香萨仁波切的呼吁书
·國際記者聯盟要求釋放西藏作家學
·逮捕扎加是自绝于藏民族
·学懂(东)親屬收到中共逮捕通知
·
从第三视角看西藏问题
·艾略特·史伯嶺:自治?請三思!
·“西藏问题”和两种自治
·独立:西藏人民的梦想
·“梵蒂冈模式解决西藏问题”与统战部回应
·四条新闻能否说明西藏近况?
·论西藏独立再访西姆拉
·西藏问题包括环境问题
·《金色的圣山》电影剧本出炉
·阿沛.阿旺晉美的悲劇
·中国人是否比西方人更了解西藏
·统战学者看西藏问题
·西藏流亡民主挑戰中國
·俄學者出書見證西藏獨立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公告
·加专家呼吁各国联手规范网络行为
·俄羅斯願調解中國與西藏之間
·草原遭鼠害危及黃河生態
·外媒熱議中國在西藏大修水利
·達蘭薩拉,進行中的故事
·西藏流亡社會的新力量
·美印结为战略伙伴使中国难堪?
·舟曲县洪水泥石流灾害原因初探
·流亡名家论西藏自治
·西藏青年的力量
·维基解密西藏问题在美中交往中的砝码
·雪域天路
·北明《藏土出中国》读后感
纪念零八抗争二周年
·众论西藏著名学者学懂(东)被拘捕
·零八抗争—记念我远去的兄弟姐妹们
·記甘南州城南派出所毆打藏人
·达赖接受和承认的东西及时地文件化
·西藏境内外的决心探讨会
·西藏无处不在的恐惧
·嘎玛桑珠爱人的博客日记
·中共對藏統治徹底特務化
·西藏一杰出青年终生监禁案引关注
·《人民日报》藏文版欲覆盖藏区
·藏传佛教寺院不受境外干涉
·
藏中交流
·藏中交流一瞥
·西藏將是我筆下永遠的體裁
·達賴喇嘛與華人學者交流觀點
·中國流亡人士致函達賴喇嘛
·达赖喇嘛会北美各界华人的讲话
·中国民间研究揭密西藏危机真相
·达萨和北京互相指责谈判诚意
·达赖喇嘛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
·从达赖喇嘛“窜访”说起
·《寻找共同点》—国际藏汉讨论会
·贡噶扎西谈“国际藏汉会议”
·藏中专家在国际藏汉会议
·民运健将知多少?—兼评藏汉对话
·参加藏汉会议的高兴和悲哀
·对比为何西人支持西藏的视角
·藏人代表在“中共60年悼念”集会上的发言
·“中美应在西藏问题上建沟通交流机制”
·北京向西藏实施“大外宣”
·西藏问题是藏汉两族之责
·未來藏中會談已無讓步餘地
·達賴喇嘛特使談中藏對話
·青海“循化事件”始末
·藏人向你告诉西藏的地位
·中国对西藏的入侵与统治
·中国对西藏的移民和控制藏人人口
·社会 经济状况及殖民主义
·社会 经济状况及殖民主义
·西藏的环境状况
·军事基地与地区的和平
·西藏人权全球最差
·中国军事基地与地区和平
·西藏自古是中国的一部分”吗?
·翻譯误导了中国人对西藏的了解
·西藏危机是中国革命的起点
·仿苏格拉底追问西藏问题
·桑傑嘉和他的心事
·三江源与文明的嬗变
·从《大藏经》出版的新闻报道引起的一些联想
·辛亥革命与汉藏关系
藏印动态
·達賴喇嘛致印度政府及人民的感謝函
·为何西藏感冒就印度发烧?
·中国可能在2012年前攻击印度
·象龙之战非一日之始
·印度经济能否超越中国?
·印度即将失去自家的活动权
·达赖喇嘛将按计划访问中印争议地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试析中共的垂死挣扎—兼答“七问达赖喇嘛”

试析中共的垂死挣扎—兼答“七问达赖喇嘛”
   
   安乐业
   
   笔者读罢没有具体作者的“中国西藏新聞网:七问达赖喇嘛为何蓄意鼓动藏人自焚?”一文后,再次对胡温派系不择手段的阴谋诡计感到惊叹不已。

   
   为了全面掌控“中共十八大”的人事权,乘江泽明生病放出死讯和实施离间计并罢免薄王,企图搅乱太子党阵营。同时,一方面,借用外媒放出“政改”和“六四平反”,准备笼络人心,骗取支持;另一方,严格控制人民的表达自由,行动自由,甚至应用立法的形式加以随时镇压为合法化。
   
   虽然如此,苍天不负有心人。石破天惊的王立军事件,既是离间计的结果,又是中共统治集团分崩离析的第一枪。如果此事件能够促使中国步入民主化,王立军是成吉思汗的再现,功大于过,因为,当今文明世界普遍认为改变时代命运的人,必须要做到除了“留下杀手锏”外,其余附和度达到百分之九十九。谁敢说老王没有做到这一点?仅仅在最后关头,他不去选择“中纪委”,只选择“美国领事馆”,就说明了这个问题。
   
   现在“胡和谐”和“温政改”玩过了头,局势扭转不过来,怎么办呢?又他们想到了自认为是的两个奇招:即反腐败和制造假象敌人。真如“温政改”所说,“不解决腐败将人亡政息”,但是,正在白道黑道极其关注的温家宝家里私藏的“‘国宝’汉代马头玉”不拿出来,还谈什么“腐败”?这叫自欺欺人,还是昏晕头顶?与此同时,胡温派系又组织了一群写手炮制了所谓“七问答赖喇嘛”(以下简称‘七问’)一文,借官方喉舌“中国西藏信息网”上发表,其背后隐藏的目的为试图把大众视线尽快从中共内斗上转移,准备引向“假象强敌达赖喇嘛的身上”,从而想达到一致对外的效果。
   
   事与愿违,写手们立功心切,就不小心进入了“问了答,答了又问”的写作状态中,因此,明眼人一读能看出其中的缘由,不妨大家一起去欣赏一下这篇大作。
   
   一问达赖:为何蓄意鼓动藏人自焚?
   
   “2012年2月22日,达賴在印度达兰萨拉主持晨祷仪式時,‘呼签’藏人‘祭奠那些自焚的英雄们’,不要庆祝藏历新年。笔者不禁問,达賴为一些‘自焚’者而要所有藏人不得庆祝新年,不是蓄意鼓动藏人自焚又是什么?”(摘自“七问”)
   
   这里需要澄清一个事实,中国人为亡人祭奠而“戴孝”是不是蓄意鼓动中国人去死?如果是,无话可说,达赖喇嘛依据藏人的传统为殉道者祭奠可能在蓄意鼓动焚身,但是,任何人无法否定上万年延续下来的传统习俗,更无法曲解普通人的宗教需求,尤其是每一个亡人的家人。
   
   其实,“七问”中明目张胆地借用“上帝”之名提出的所谓“上帝说:我只管人的事,畜生们的事不归我管!”说明了两个问题:
   
   (一),中共历来把少数民族,尤其是具有挑战精神的藏人和维吾尔人被视为“畜牲”,因此,不仅被剥夺了身为人的尊严,而且,全面奴化的措施一直没有改变,难道还要其它的理由?
   (二),作为弱势群体,为了争取尊严和自由,只选择了一条活路,牺牲少数来争取多数人的尊严和自由而采取了“不合作焚身抗议”,所以,少数民族被视为畜牲,本身在蓄意鼓动去燃身抗议。
   
   二問达赖:谁在灭绝西藏文化?
   
   “关于什么是‘西藏文化’,达賴有一个逻辑:西藏文化就是藏传佛教文化,藏传佛教文化就是格魯派文化,格鲁派文化就是达賴一切说了算的‘达賴文化’。换言之,只要与达賴的想法不一樣,就是‘灭绝西藏文化’。”(摘自“七问”)
   
   如果有个叫“达赖文化”,那就不用多费笔墨,当今世界所接受并弘扬的“达赖喇嘛思想”,既有提升人类普世价值观的鼓励,也有全球各大宗教促使和睦相处的艺术,更有身为藏人应尽义务的追求。恐怕这个世界上,除了“共产党”之外,没有一个派系或人物说了算的“文化”。
   
   达赖喇嘛关心的西藏文化,即藏学的过去和现状。从历史的角度看,藏学不仅包括藏传佛教,也包括原始笨教,藏传伊斯兰教,藏传基督教。中共占领西藏以来,在西藏除了天主教,基督教被消灭。
   
   现在作为藏学的载体,即藏文。应用各种手段,被迫退居第二语言。还要问谁在灭绝西藏文化吗?
   
   
   三問达賴:中國和西藏历史上是“供施关系”吗?
   
   “达賴在其‘转世声明’中称,十三世达賴认证时,西藏与滿清之间的‘供施关系’尚未断裂。言下之意,历史上中國和西藏是所謂‘供施关系’而非隶属关系。… …笔者乐善好施,不介意以提問的方式,帮助达赖恢复一下记忆:既然从你開始就和中央政府沒了‘供施关系’,还为啥对驻藏大臣那么客气,遇事即报,尋求人家支持呢?还记得你的前世,试图绕过驻藏大臣试图向皇帝直接奏事被断然拒绝吗?”(摘自“七问”)
   
   这里表露了尾巴,也就是说集体写手失意的最好例证。第一,中国史书上明确无误地记载的“钦差大臣”,为何一下子变成了“驻藏大臣”?第二,清廷最后的钦差大臣叫“联豫”,也就是十三世达赖喇嘛宣布“西藏独立”,并经过印度驱逐出境的钦差大臣,哪有剩下十四世达赖喇嘛那么客气和遇事即报的对象?
   
   至于“供施关系”,供大家参阅《清太宗实录》(卷六三、六四),“于1642年,第五世达赖喇嘛派遣伊拉古克三呼图克图为代表,前往沈阳。次年到达盛京(沈阳),清太宗亲皇太极立即率领亲王、贝勒、大臣等出城迎接。皇太极还亲自对天行三跪九叩之礼。”这就是“供施关系”的开始。
   
   1644年顺治帝即位以来,前后派三次使臣入蕃邀请达赖喇嘛进京。于1652年正月,五世达赖喇嘛在率领随行人众三千人,自吐蕃启程,前往清都会晤大清皇帝。互赠尊号,皇帝把五世达赖喇嘛誉为“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喇怛达赖喇嘛”。则五世达赖喇嘛还赠大清顺治皇帝为“金光四射,银光普照,旋乾转坤,人世之天,文殊大皇帝”。从此大清历代皇帝继承了“文殊菩萨皇帝”尊号。这标志着藏传佛教确立为大清国教。也就是“供施关系”的确立和清廷纯当保护国的缘由。
   
   四問达賴:为何要筑起民族对立的“柏林墻”?
   
   “笔者注意,达賴2008年11月‘为全体藏民族实現名符其实的自治的建议’称,未來的‘自治机关’享有‘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地区的人民在西藏居留、定居、工作或其他经济活动自主制定相关法規的权力是极为重要的”,公然叫囂将非藏族居民驱逐出西藏。” (摘自“七问”)
   
   一方面,这个所谓“为全体藏民族实現名符其实的自治的建议”,已经被中共政府否定,给达赖喇嘛没有留下任何筑起民族对立的余地。另一方面,达兰萨拉毕竟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提出以上建议的,因此,该法案的“第六条”明文规定,“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机关领导各族人民集中力量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机关根据本地方的情况,在不违背宪法和法律的原则下,有权采取特殊政策和灵活措施,加速民族自治地方经济、文化建设事业的发展。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机关在国家计划的指导下,从实际出发,不断提高劳动生产率和经济效益,发展社会生产力,逐步提高各民族的物质生活水平。……”显然,大家没有必要去花时间细究那句话的来龙去脉。
   
   另外,值得比较可喜的是写手们找到了一种思考方式,开始比较研究达赖喇嘛言行与希特勒的行为,其次,肯定将会进行共产党的所作所为和纳粹德国作比较,那时他们有了回心转意的余地。对共产党而言,这又是一种潜在的威胁。
   
   五問达賴:你在为谁代言?
   
   “2010年2月18日,达賴窜访美國时称,’我有責任为600万藏人代言。’ 还一次又一次公开为自己戴上’所作所为都是為了西藏人民的幸福’的高帽。笔者不禁要問,这个花着美国的钞票、家里好几口子加入了美國中央情报局的达賴,真的会为藏族同胞代言吗?” (摘自“七问”)
   
   幸亏写手们提了一下达赖喇嘛在花美国的钞票,其实,中共政府用纳税人的血汗钱去无偿供奉美国的时候,达赖喇嘛去花美国的钞票等于在替十五亿中国人出了一口气,否则,没有人理睬中国普通老百姓的痛苦。现在反过来看,达赖喇嘛不仅有藏人代言的权利和义务,而且,作为一名“前副委员长”,也有为十五亿中国人代言的义务。
   
   至于印度之子,达赖喇嘛作为借用印度土地为基地成名立业,把印度认一下“干爸”又何妨碍呢?试问哪位写手有本事去认“胡温”为干爸?其实,“认干爸”是中国文化延伸下来的一种习俗,它只是促进人与人之间的友谊,没有任何坏处。但是,对方接受不接受,那就要看自身的本事了。
   
   
   
   六問达賴:你在为谁祈福?
   
   “关于‘自焚者’,達赖不断说,自己‘钦佩’他們的勇气,并为他们‘祈福’。以达賴的宗教地位而‘钦佩’并且‘祈福’,对众信徒来讲,對信眾无疑是被要求追随‘榜样’,寻找被达賴‘钦佩’的机会。方法达賴已经指出——‘自焚’。祈福于宗教是常事,但若心地乖张,用意卑劣,其表壳之下蠕动的就是诅咒。那么,达賴‘祈’的是什么‘福’呢?” (摘自“七问”)
   
   
   “钦佩焚身”是佛祖的专利,在《妙法莲花经》(Lotus Sutra)里边讲得非常清楚。达赖喇嘛作为佛教徒无法去否定,也没法去阻止。只剩下去做“祈福”,“祈福”的对象为众生。大家有空可以去浏览达赖喇嘛网站,“乃至有虚空,以及众生住,愿吾住世间,尽除众生苦”(寂天菩萨语)就是达赖喇嘛的允诺,也是身体力行的方向。
   
   七問达賴:你因何为网友所不齿?
   
   “自有‘自焚’以來,每有发生,必有达賴或其手下组织‘法会’‘集会’‘受访’先行。中国网友对此洞若观火。如不少网友所言,达賴等以教干政,以僧干政,本就为文明社会所不允,为各国政治通例所反对。旧西藏农奴制,是世界上最为黑暗、落後、野蛮、残忍的制度之一,是早被摒弃的历史污垢。达賴所图,无非借主子们赐給的“民主”“选举”“和平奖”等幌子,外行障眼之法,內藏复辟农奴制之实。历史不会答应,人民不会答应。网友的呼声是民意的宣示。笔者也是网友,也在此发上一问:达賴知道自己因何为网友所不齿吗?” (摘自“七问”)
   
   这不是达赖喇嘛在“以教干政,以僧干政”,而是,中共政府希望如此,因为,全世界人都知道,现在达赖喇嘛已经放弃了政治权力,正在民选总理全面代替达赖喇嘛日理万机,为何中共政府廉价雇用的写手们听不到呢?其实,除了中共政府廉价网络雇佣人士之外,情况没有所谓“网友不齿”的那么糟糕。从中国沿海以及其它城市的信徒或人们不仅不恨达赖喇嘛,而且,很多人见了面就哭。眼泪向大家告诉了什么?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