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中共内部各派火并热火朝天]
藏人主张
·印北梁山(旧文重发)
·谁在乞讨(诗二首)
·养母
·旧诗献给新年
·邊有個乞丐
·追寻太阳
·雪域星火
·大雪崩
·瞎子遇上了车夫
·巨龙落地
·藏人援祭六四
·留给姑娘们的遗嘱
·沧桑托起辉煌
·雪域星火
·心随网动
·冬初始夏
·魔幻的高原
·因那个心愿
·流星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丢失中的信念-祭“六.四”23周年
·诗祭六四
·遇见达文西
·背影与红灾
·祭不完的三月十日
·“六四”是一首诗
·祭三月十日
·背影——祭六四运动二十八周年。
谍海扫描
·间谍的五大基本功
·新华社记者是中共特工吗?
·中共在海外“特务机构”开始一一浮出水面
·中国间谍活动辞典将面世
·传播学先驱们的军情背景
·中共间谍组织无孔不入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简述西藏女作家
·存亡在手,何去自重!
·中国为何未随经济发展而民主化
·读“‘加班禅’的走向”
·多视角追踪观察西藏经济发展现况
·我为何说热比娅女士比达赖喇嘛更具远见?
·追蹤西藏GDP增長的真相
·初论“集中同化”政策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
·印中想划定边界必先解决西藏问题
·订单揭穿了人权神话
·展望「後達賴喇嘛時期」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旧文重发)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达赖喇嘛访阿鲁纳恰尔邦与北京的机会
·阿沛去了却给世人留下了什么?
·中印正在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
·北京倒帮了藏人的忙
·布达拉壁画面临被裂破的危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内部各派火并热火朝天

【苏明评论】中共内部各派火并热火朝天
   
   2012年2月25日 星期六 希望之声
   
   

   亲爱的各位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苏明。
   
   去年的十月份,胡锦涛提出了个文化改革,又说什么文化改革会建成强大的软实力。虽然软实力强大了,但是仍然心惊胆颤的提到了国际国内的敌对势力是放不过共党的。于是又是警钟长鸣,又是提高警惕的唠叨了一顿,字里行间处处表现出的是共党不得人心,而且是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处于挨打和被推翻的位置上。
   
   既如此,为什么不去谢罪下台呢?学学也门的前总统萨利赫。自从去年三月份人民要求他下台,他也曾负隅顽抗了一段时间,但却并没有调动军队去屠杀镇压也门的人民,最后还是与抗议的民众们进行了谈判,要求得到一个对于他三十三年总统任期内所犯罪行的豁免权。然后下台。协议达成了,萨利赫跑到美国治病去了,今年的二月二十一日,也门人民进行了首次的全民大选。
   
   凡是独裁专制的政权,没有一个不对人民犯下罪,但是只要最后能够顺应民意,人民总会给他一次机会,放他一条生路的,极权政权又比独裁专制政权更甚,对国家和人民所犯的罪行是更邪更恶,明知自己时时刻刻都处在挨打和被推翻的风口浪尖上,那就该千方百计多少化解一点民愤,然后去趁着昏黑的夜色偷偷的潜逃,至于以后是否会被抓捕归案,那也只好是听天由命了。
   
   中国大陆上的一切罪恶,无一不是源自共党的政治,政治的改革是共党的大忌,在人性文明的政治制度之下,共党这群匪类们个个是罪犯,搜肠刮肚的弄出了个文化改革仅仅三个月,这个软实力显然是救不了共党,共匪内部的相互火并正在热火朝天的进行着。
   
   王立军的告密材料送进了美国领事馆,两天以后薄熙来就跑到了云南去访问十四军,跟着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带着一帮军头们去了广州军区,要求军区要着眼召开十八大的特殊政治要求,要严守政治纪律,维护中央的权威,确保部队的一切行动,坚决听从党中央和胡锦涛指挥。
   
   近几天各军区各兵种的军头们,又乱哄哄的表态要服从胡锦涛,这又是文化大革命那十年间的闹剧式的表演的重复,这是拿着肉麻当有趣。共党们却是在认认真真的走着这一套老掉了牙的过场,其实各自的心里在想什么,谁也不知道。
   
   王立军的材料中说,薄熙来和周永康要扳倒习近平取而代之,天晓得江泽民帮、或者是太子帮们是不是正在密谋废除胡锦涛呢?毛泽东说党指挥枪。其实在共党里面从来是枪指挥党,否则毛泽东就不会说,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这句话了。后来的邓小平、江泽民都是把持着军委主席不放,据说胡锦涛也要效仿,都是用枪口指着接班人的脑袋,怕接班人不听指挥,其实现实的胡锦涛的脑袋还不知道被几只枪正对准着呢?
   
   共党历来拼着命打出来的团结一致、集体领导的幌子,已经被胡锦涛的无能彻底的撕碎了。现在五十多岁的中国人应该还能回忆起,在一九七三年林彪叛逃以后,毛太阳吓的是一病不起,就在当年的十二月份,毛下令当时的八大军区的司令员们互调,并且当天就必须走马上任,不准延迟。
   
   同时还借机清除了一批异己,此一举动不仅仅是在高层进行,就连军队中的中下级军官也受到了牵连。本人当时正在内蒙古的农村插队,邻村的一位去当了十几年兵, 刚刚提拔当上了副连长的人,也被转业回到了农村,县城、公社都没有给他安排任何工作,仅在大队里补上个治保委员的头衔,仍在生产队里当农民,由此可见当时清除异己的波及面之广了。
   
   这一次的王立军的叛逃未遂,薄熙来在成都导演的武警兵变,包围美国领事馆,和随后对十四军的访问,都超过了当年林彪事件所造成的效果,这对于即无实权、更提不到威望的胡锦涛来说,无异于是一枪打在他的脑袋上,比较毛当政的时候,毛并没有成为神,但是权威仍在。
   
   上当受骗的人那是真的拥护毛,恨毛的也不敢有任何的举动。冷静的人不过是跟着喊一声万岁,挨整的人还巴望着毛恩浩荡,有朝一日被平反。尽管如此在毛断气之前,还是发生了一九七六年四.五天安门事件,几十万市民们喊出了打到现代秦始皇的吼声。
   
   胡锦涛的这十年与毛那二十七年比,可以说是时过境迁了,共党的贪腐抢劫那是公开的了;民愤民怨是公开的;打倒共匪、驱逐共匪的喊声是公开的;群体的抗暴维权事件是公开的;杀共党赃官,杀警察,炸大楼也是公开的。
   
   共党已经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共党的极权文化成为了全世界的公敌。极权文化不仅不是共党的实力,反而是人类社会巴不得就马上抛弃掉的恶臭的垃圾。现在迫使共党不得不去逼着军队表态了,共党把军队当作是硬实力,都想拥兵自重。
   
   问题是这支党军是否称得上是个实力,军人们是来自于民间的百姓家,既不是从月亮上来的,更不是生活在真空当中,社会的不公,共党的腐败,军队的黑暗,不由得会使军人们联想到自己的父母、家庭、亲属们谋生的艰难,更会担心复员转业以后的生存和待遇。
   
   在民主的国家,军人是受人尊敬的职业,在极权专制的国家,军人被人们痛恨,被称作是丘八、兵痞子、兵匪一家、是政权的家丁、打手和走狗。共党屠杀镇压人民那一次不是军警们去实地执行的呢?杀了人家的父老兄弟姐妹,就如同自己亲手杀死自己的父老兄弟姐妹,不但不是犯罪,反而还要立功。
   
   军队是属于国家的,职责那是保家卫国,御敌于国门之外,不是当政者的私人卫队,更不是执政党的党卫队。共党造成了全社会的腐败黑暗,胡锦涛能否调动军队自保,或者是保党,其实这都是问题。胡锦涛是个小商人家庭出身,比不得太子党们,他们的父辈几乎都与军队有着千丝万缕的渊源,军队的高层也几乎都是太子党们。
   
   共党从来是讲究出身,又要注重资历,胡锦涛除了是个被指定的隔代接班人以外,出身、资历、功劳和对共党理论的贡献等等方面是一片的空白,庸人又加上一个僵尸化的思想,所以胡锦涛在党内就不可能有权威。上海帮的陈良宇敢和胡锦涛叫板;薄熙来就敢调军警包围美国领事馆,然后又轻松愉快的去访问军队,接着据说又提出了个辞职。
   
   王立军是叛党投敌,胡锦涛打算怎么办呢?至今不吭声,更是没有一个动静。古人说,良臣择主而事,胡锦涛的不学无术和昏庸,简直就是刘备的儿子,党的忠诚分子们应该知道他是个扶不起来的庸才。
   
   近来有报道说,刘少奇的儿子刘源对六百名军官们演说,要誓死的反腐败,至于这种话听上去就是个笑话,腐败的是共党,共党彻底的腐败透顶,正是胡锦涛坐头把交椅的这十年。
   
   民众反腐败,反的是共党,总后勤部上将政委的反腐败,其实反的就是胡锦涛,无论比老子还是比资历,刘源又都比胡锦涛强得多,如果说刘源反党,我会相信;但是如果说刘源直指胡锦涛那就是开玩笑。
   
   刘少奇死在毛泽东手里,这是内斗的结果。其实刘少奇是死在共党这个体制里,只有这种极权的体制,才会出现你死我活,血流成河的内部火并,这一点刘源不可能不明白。另外且无论共党的主义路线有多么的正确,害死了自己的父亲,这就是不共戴天的杀父之仇,只要是个人,如果连这个道理都忘掉的话,那就是无视天理和人伦,也就不能成其为人了。
   
   据了解习仲勋也被共党这个体制整了十几年,幸运的是没有被整死,同是一个体制内的同事,又没有犯下刑事罪行,凭什么同志整同志,一整就是十几年呢?人的一生中又能有几个十几年呢?习近平估计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只要回想起这些,必然也会深有感触和遗憾的,明知这个党是一滩深不可测的污泥浊水,干点什么都能挣口饭吃,有必要去趟这个混水吗?
   
   其实说是太子党,可是谁也不是真正的太子,又有哪个太子党的成员的父亲没有被共党整肃过呢?真正的太子,祖父又没有挨过整,只是去整人的,那就只有毛新宇。党的忠诚的同志们应该拥护毛新宇接班,他们祖孙三代,占尽了共党的温暖和利益,从来没有尝到过共党的残忍和无人性,只有这样的人才能百分之百的爱党。
   
   其他的如什么上海帮、北京帮、江帮、胡帮、太子帮们其实现在干的都是在分裂党、恨党、反党、拆散党,这都是党的敌对势力,如果毛新宇承担不起党的残喘的话,不如干脆就解散共党。党的名声已经很臭了,没有必要再在党的臭名之下各帮各伙的打群架的。
   
   即便是打胜了的团伙坐了党的头把交椅,不过就是戴上了一顶邪恶和缺德少性的帽子而已,所得到的仍然是国际社会的轻贱和国内民众的反对和敌视。多少有一点头脑的人拼命的洗刷着自己与共党的种种关系,尚且还来不及呢,更不要去提挣坐党的交椅了。这就等于是自愿的去背负起共党的全部罪恶,成为民众们最后清算的对象。
   
   自从王立军寻求美国政府的政治保护以后,已经有不止一个人曾经问过我,关于吴三桂被封平西王调去云南的事情,当然这就联系到了薄熙来访问了驻守在云南的第十四军这件事情上。
   
   说实话薄熙来想做党老板,其实也是无可非议的,加入了政党的人应该有一套治党和治国的计划,党内讨论、党内竞争、民主选举,共党的一个党性就代替了人性的帮规,使得党员们都成了思想的奴隶和党的工具,再加上党内的无民主,所以也没有讨论的余地。
   
   于是党老板的位置就只能通过拉帮结伙的去打群架的方式来争夺,其结果又必然是成者王侯败者身家性命不保。薄熙来当然是明白这一切的,所以也会做出成与败的两手准备。
   
   十四军恰好在云南,云南确实是个好地方,山高皇帝远,又是个多民族的地区,几千年来实行的就是民族的自治,形成了大大小小不少的邦国,基本上都是中央天朝的附庸国。中央政府也只是把他们看作是画外的民族,或者是番邦来对待,只要他们不出云南来骚扰天朝的地盘,大家就都相安无事了。
   
   吴三桂被发去云南做王,那是因为吴三桂手里始终掌握着当时驻守山海关的二十万明朝的兵将,经过了闯贼之乱和清兵入关,新建立的清王朝需要得到喘息的机会,同时深知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吴三桂为了自保,也巴不得远远躲开清王朝以观事态的变化。
   
   近代的袁世凯是非想要当皇上,各省也就纷纷通电,全国讨袁,云南的蔡锷将军是组建了护国军,通电全国是护法讨袁,一支几千人的军队离开了云南,杀向了北京。云贵川三省就是山区,平原极少,易守难攻, 无论是为了正义还是出于狂妄的目的,这些个边陲地区都具有进可攻、退可守的地理优势。
   
   王立军六号去了美国领事馆,薄熙来八号就去了云南,显然薄熙来不仅明白这些,而且是早就有所准备。胡锦涛们迟迟至今做不出个行动和发表不出来一个明确的声明,说明依靠拉拢军队,拥兵自重和胡锦涛们讨价还价的团伙势力是肯定不少。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