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藏区的“平叛扩大化”]
藏人主张
·推迟绿坝是网民的胜利
·中国人无能还是北京嚣张?
·共产党改变了吗?
·中国经济的的“麦道夫”骗局
·关于本人放弃中共国籍的声明
·艾未未谈谭作人案和他自己被软禁过程
·论近60年以来中国民间社会革命观念之嬗变
·中国跨入全球失败国家行列
·檢點「新中國」六十年史
·中国建国60周年人权听证会
·北京举行中共建政60周年庆典
·冯博士委托唐律师起诉意味着什么?
·“国进民退”威胁中国经济
·米奇尼克给中国知识分子的启示
·揭開神秘的“大外宣”计划之面纱
·中美贫富差距的比较
·德国学者再批中国作家
·刘晓波和中国政府谁在发抖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并遭殴打
·环境维权将成为社会冲突的重点
·从谷沟事件看中美“网路战”的前景
·中国99%的白领要破产
·政府调节收入分配为何总是失灵?
·知名作家杨天水准备狱中绝食
·美议员称中国是“数码暴政”
·高智晟失踪后“出现在五台山”
·内外双重压力煎迫之下的人民币
·下辈子还跟你结婚
·外媒披露高智晟更多详情背景
·中国黑客发动网络攻击
·进退维谷的在华外商
·恭喜胡锦涛先生获此殊荣
·中美人权对话“各说各话”
·朱厚泽带走了中共最后的希望
·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经验教训
·法律上白皮书表明言论自由缩小
·中国深陷罢工危机
·南京爆炸和巴国坠机
·“《日美共同宣言》决定针对中国”
·《哲人之恋》与袁红冰
·中国学术论文投稿抄袭现象严重
·中国模式制度还是法术?
·兴高采烈地内斗吧
·胡德平挺温透露出哪些政坛信息?
·十七届五中全会前瞻
·袁教授戳破移民威胁论
·2012中国人口危机或全面爆发?
·大外宣的本土化战略
·社会上升管道梗阻
·陈独秀班房风流
·艾未未先生谈遭遇到的事情
·诺奖祝贺还是批评?
·刘连对峙孔诺斯杀
·劉的光芒照亮中共自慰
·高智晟的心声
·高智晟的勇气和胸怀
·老王谈老胡遇上了邓牌
·中国是否茉莉花开花?
·千年中国面对百年茉莉
·天方有茉莉
·中國為何尚未發生「茉莉花革命」
·卡扎菲和本拉登
·从精神分裂走上实质分裂?
·中国联邦革命党成立公告
·胡锦涛回答中共先烈
·辛亥革命的两点启示
·研究中共从党民对立谈起
·中国模式--新奴隶制对抗普世价值
·美国议员希望组团探访陈光诚
·多方建议提名陈光诚为诺奖候选人
·中共“恐怖法”无法阻挡民主浪潮
·中共内部各派火并热火朝天
·“家法”不除,法治无望
·胡温“鸡鸭模式”怎么解?
·倒薄权斗中“谣言”的双刃功能
·中国学者公开反驳胡温谣诼
·中共将如何国亡政熄?
·薄熙来事件有望推动依法治国
·印度将试验射程5000公里导弹
·薄熙來事件與西方「中國專家」的無知
·胡温倒薄扼杀中共党内派别多元化和民主改革
·美国国务院官员介绍陈光诚的状况
·北京“倒薄”遭遇意识形态陷阱
·胡温政府对华裔投了一枚炸弹
·中国亿万富豪分布图
·温家宝、薄熙来恩怨内幕
·中国文人是否为金钱服务?
·薄熙来是否打开中国巨变的钥匙?
·孔子和佛陀在美国的不同遭遇
·中国“游说”美国的道路
·英媒暴料温的财富比薄多25倍
·利比亚反驳中国知识分子
·青海异议人士刘本琦被刑事拘留
·谁控制互联网,谁就控制世界。
·中国官员131万占有国民财富80%
·中国网民对谷开来案的反应
·“薄谷开来”案件的三大看点
·《在国际法上钓鱼岛属于日本》
·饱死的毛皇与饿死的共奴
·温家宝给盼政改派打了一记耳光
·中国民间狂传的段子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藏区的“平叛扩大化”

   藏区的“平叛扩大化”
   
   作者﹕李江琳
   
   


   
    “扩大化”到了濒临灭绝的地步
   
   当代中国历史中,1957年的反右运动,是一场人们已经议论得很多,却依然议论得十分糊涂的事件。当文革后渐渐允许议论这一运动的时候,当事人大多还活着,史实并不复杂。不少文件逐渐解密,当事人在境内外发表了大量回忆和口述。即使是按照大大缩水了的官方数字,当年打成右派的人数也高达五十万,这些人后来统统“改正”了,也就是说,官方正式认定他们不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只有五个人是例外,十万分之一。这五个人不予“改正”,为的是要用来证明,当年打右派也有打对了的。既然有打对的,那么反右运动本身就不能说错。于是,1957年反右的问题,只是“扩大化”了而已。
   
   
   
   
   不过,大部分中国人至今还不知道的是,差不多在同一个时期,在中国西南西北,以藏区为主的地区,发生了一场更为血腥、更为惨烈的“扩大化”,那就是至今仍然遮遮掩掩的“平叛扩大化”。
   
   
   
   
   1955年和1956年间,随着内地城乡一系列政治运动的深入,中国政府在藏区的政策发生了一个转折,开始将内地的土改和合作化运动推行到藏区。在藏地农牧区的土改和合作化运动,先从西藏周边川滇甘青藏区开始。这一名之为“民主改革”的运动,包含中共建政之初在内地进行的土改、反右、镇反、合作化等,并将之压缩在同一时间内进行,不可避免地激起了藏人的反抗。中国政府调动军队镇压,酿成一场国家军队镇压边疆地区少数民族的战争。这场战争始于1956年初春,结束于1962年秋,历时六年半。当时的解放军12军区中,有8个不同程度参与。作战过程中,解放军动用了步兵、炮兵、骑兵、空军、装甲部队、摩托部队、防化部队等兵种,参战兵力累计达23万5千左右。
   
   
   
   
   在这场战争中,不仅发生了针对藏人农牧民不分青红皂白的滥杀,更在每次作战后由上级下令滥捕滥抓,枪杀俘虏、导致很多地方藏人部落男性青壮年骤降到濒临灭绝的地步。
   
   
   
   
   “死也要让他们死在监狱里”
   
   1958 年4 月9日,青海省委书记高峰在省公安工作座谈会上说,“有些人虽然没有现行破坏活动,但可能是危险分子,可以采取秘密逮捕的方法,把他们搞起来,要搞得很艺术,谁也发现不了;要采取多种多样的办法,如让他们打架、互相告状、扭送等等。把危险分子都搞掉了,社会问题就少了”;“谁叫他们在这个时候(大跃进)捣乱,把他们抓起来,一个不放,死也要让他们死在监狱里。”这一招叫做“防叛”。甘肃的甘南藏族自治州规定对21种人可以逮捕,而且“对已捕获的俘虏一个也不能释放,未捕获的应想尽一切办法追捕归案”。该州在两年内将藏人总人口8.6%关进监狱。
   
   就像1957年反右有指标一样,“平叛”时抓人也有指标。这个指标经常高得离奇,而且总是超额完成。以青海省玉树州为例,青海省要州里抓2000到2500人,州委告诉下面说:“捕错了州委负责,漏掉了下面负责。”后来的官方州志披露,共抓了22780多人,超额十倍。青海省委1981年给中央的报告中承认,仅1958年所抓的人,就占全省藏人总人口的10%左右。这年在青海发生了几场大规模“战役”,大量男性青壮年已经死于冲突或者逃亡。这10% 其实就是把藏人部落里尚存的男性青壮年一网打尽,其中很多人死于监禁,再也没有回来。甘南部分地区分配的抓人指标甚至超过了当地成年人的总数。
   
   
   
   
   在地广人稀的青藏高原上,藏人必须依赖其历史上形成的部落群落和寺庙体系,才能够互相帮助,抵御灾荒。那里和汉地不同,城镇遥远,交通不便,没有地方可乞讨要饭。“平叛”战争和滥捕滥抓,使得藏人家庭和部落在后期的大饥荒期间失去了抵御灾荒的能力,大量人口死于大饥荒。1959年5月青海省海南平叛指挥部的报告中说,“双龙沟拉毛德打柴时,遇到6个叛匪问:投降杀不杀?她答:‘回来没吃的,不杀掉也要饿死’。该乡去年11月(按:1958年11月)至1959年初已病死319人,占全乡总人口的24.7%,群众反映是饿死的”。
   
   
   
   
   
   
   
   用“扩大化”掩饰合法性
   
   1981年,时任中共青海省委副书记的藏族老干部扎喜旺徐向邓小平上书,要求解决青海省1958年“平叛斗争扩大化问题”。此后,五省区开始组织专案组,开启旧档案,重审1956-1962年战争中捕办者的案件,对“错捕错判”者“平反、改正”。“捕办”包括逮捕、判刑、拘留、集训、劳教等; “改正”包括宣告无罪、 改判、减刑。根据地方志中的资料统计,“平反改正”比例最低为四川甘孜,为35%;最高为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和甘肃天祝藏族自治县,这两个地区的“叛乱”案是当地干部人为制造的,共导致12970人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这两个案件后来均被宣布为“冤案”,涉案人员全部平反,也就是说,这两个地区的“平反率”为100%。
   
   
   
   
   青海玉树、果洛、黄南这三个镇压最严重的州,“平反”率分别为98.52%、83.6%、71.64%;海北州为76.72%。甘南的平反率达98.5%。西藏自治区相关资料尚未解密。因此,根据现有资料无法统计出藏区总的“平改”数据,也无法得知被捕办藏人在狱中死亡的总数,能够确定的只有青海,该省捕办人数中的44%死在监狱中。甘肃省委承认有大量被捕人员死在狱中,但未透露数据。
   
   
   
   
   青海省委1981年给中央的报告中透露,该省共捕办52922人,其中44556被“错捕错判”,占被捕人数84%。狱中有23260人死亡,另有173人被“错杀”,死亡率高达52.6%,其中3300人死在“集训班”。
   
   
   
   
   八十年代对“平叛扩大化”的纠正,很快就走向终结。“扩大化”的情节过于骇人听闻,连参与处理的干部也震惊万分。当年参与镇压的干部,特别是军队干部,则向中央表示强烈抗拒对“平叛”的重新定性。于是,档案被重新封存,再也难以为外界了解。大多数国人至今不知道,那些被称为“叛匪”的藏人早已平反;中国政府亦未向藏民族道歉。
   
   
   
   
   在中共看来,“平叛扩大化”就像“反右扩大化”一样,错的都只是“扩大”了的那部分而已,“平叛”和“反右”本身,是当年的决策者和参与者以及他们的继承人死也不肯认错的,因为这牵涉到共产党的理论、纲领和意识形态,牵涉到中国的政治制度本身,也牵涉到中共的统治合法性。
   
   
   
   
   《动向》2012年3月号,总第319期
(2012/03/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