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生与死的震撼!—悼念撕开黑暗的殉道者]
藏人主张
·零八头饰
·面对太平洋
·穿行澳洲牧场
·今天是你的生日
·零点钟声
·印北梁山
·致嫂子
·穿行澳洲牧场
·地球村
·夜游德里
·思绪在地铁
· 闲逛酒吧
·今夜无诗
·梦见哈达
·我在这样想
·印北梁山(旧文重发)
·谁在乞讨(诗二首)
·养母
·旧诗献给新年
·邊有個乞丐
·追寻太阳
·雪域星火
·大雪崩
·瞎子遇上了车夫
·巨龙落地
·藏人援祭六四
·留给姑娘们的遗嘱
·沧桑托起辉煌
·雪域星火
·心随网动
·冬初始夏
·魔幻的高原
·因那个心愿
·流星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丢失中的信念-祭“六.四”23周年
·诗祭六四
·遇见达文西
·背影与红灾
·祭不完的三月十日
·“六四”是一首诗
·祭三月十日
谍海扫描
·间谍的五大基本功
·新华社记者是中共特工吗?
·中共在海外“特务机构”开始一一浮出水面
·中国间谍活动辞典将面世
·传播学先驱们的军情背景
·中共间谍组织无孔不入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简述西藏女作家
·存亡在手,何去自重!
·中国为何未随经济发展而民主化
·读“‘加班禅’的走向”
·多视角追踪观察西藏经济发展现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生与死的震撼!—悼念撕开黑暗的殉道者

   生与死的震撼!——悼念撕开黑暗的殉道者
   
   
   
   文/潘晴


   
   
   ——自从天神普罗米修士将火种带给人间之后,象征着光明与希望的火种,就始终是人类追求自由的象征。虽然时间的迁流可以改变和抹杀世间的许多事物,但在人性深部点燃的火焰是不会熄灭的。它只是燃烧,再燃烧,一次又一次地从压迫中升腾起来,在黑暗和深寒中显示出生命的意义。
   
   
   
   而今天,在雪域高原,26位西藏人用他们的血肉之躯点燃了追求自由的圣火!用生与死的震撼告诉了世界:佛教圣地西藏——这个雪域高原的古老文明,人们心中的香格里拉,世界上最后一块净土。在中共强权的奴役和摧残下,正在迅速地走向毁灭------。
   
   
   
   在参加悉尼藏人组织的3-10抗暴纪念日集会时,美国自由亚洲电台藏语部的记者采访时向我提了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会来参加今天的抗议集会活动?”我愣了片刻,因为脑子里浮现出的只有一个答案——生与死的震撼!
   
   
   
   自从藏人连续自焚事件发生以来,由于内心的强烈牵挂,一直在网上查询相关信息。有一天,在唯色的博客上看到了一段藏僧自焚的录像,我边看心里边在颤抖。从火焰燃起的那一刻,到绛红色的袈裟被团团火焰撕裂后的随风飞舞,这位僧人发出凄厉的、高亢的呼喊,由于是藏语,我无法听懂他在喊些什么?但他在火中燃烧的身躯仍顽强地挺立着,并艰难地移动着脚步,直到被烈火无情地吞没,那持续地呼喊才随着火焰化为虚空------。镜头在自焚者倒下时嘎然结束!唯色用中文在视频的下面打出了解说:自焚的僧人呼喊的是:“让达赖喇嘛回家,让西藏自由!”
   
   
   
   这段惨烈的画面久久的定格在我的脑海中,无法挥去。除了视频本身的震撼,无疑对我的心灵产生了强烈地撞击!人活着是为什么?如何去看待死亡?特别是一个人自愿用付出生命的代价,去呼唤一种心灵的希望,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一个个巨大的问号和自焚的画面一起交织在我的思维中------。
   
   
   
   在目睹了生与死的震撼之后!对我来说,继之而来的是灵与肉的拷问!宗教?信仰?为追求精神解脱超越肉身痛苦的勇气?为拯救西藏民族自愿付出的牺牲?为佛门众生利他教义所发的大慈悲供养?这些似乎都言之成理,但仍然无法使我的内心得到清晰地答案。我们所有的人都是血肉之躯,一般意义上,人性的相同处则是趋生避死。战胜死亡的恐惧一定有超越人性局限的力量在起作用!我的思考由此展开。
   
   
   
   苦难——西藏民族独特的魅力在于:他们关爱生命、敬畏自然、淡薄物欲、崇尚心灵满足。佛教对来世的终极关怀,构成了这个民族独特的信仰和生存方式。如果不是半个世纪前,中共军队入侵西藏,改写了西藏的历史。这种独特的文明和生存方式,也许会成为今天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上,挽救人类日益堕落生活方式的一剂良药。藏民族的苦难根本在于:强权统治者无所不在的意识形态控制,而藏民族绝不可能放弃自己视为生命的信仰。只要这两者纠缠在同一块土地上,冲突就不可能避免。硬要采用强权和暴力来维系这种关系,只能导致仇恨、反抗、镇压、虐杀的可悲轮回,把纯洁、美丽的雪域高原变成充满暴虐、遍布血污的人间地狱。
   
   
   
   不幸——藏民族所处的不幸在于:藏人即无力承受这种苦难延续下去,又无力从中摆脱出来。对一个民族来说,这是一种极为深层次的悲哀和屈辱!而相对于实施殖民统治的那样一个庞然大物,藏民族却显得那么弱小和无助。在国际社会暧昧的利益选择中,西藏无疑成了国际地缘政治和强权交易之间的牺牲品。而人类历史不断证明了:无需很长的时间,在殖民统治下,一个弱小民族的宗教、文化、信仰即会消亡。时间延续的越长,这种不幸的程度则会越深。
   
   
   
   尊严——这是人之所以为人的心理需要,每一个人都无法忍受被剥夺了尊严时的那种内心感觉。古人曰:士可杀,不可辱!讲的即是这种精神!为捍卫人的尊严,付出生命在所不惜!古今中外不乏先例,藏人当然不会例外。延伸到一个民族,捍卫一个民族的尊严更可能升华为一种崇高的感情。更何况,在如今的西藏,被暴力完全笼罩着的那种奴役,那种令人窒息的精神文化控制,那种对一个宗教民族的亵渎和凌辱。
   
   
   
   宗教——宗教的内涵是信仰,是有关生与死的终极关怀,是对生命万物认知的一种宇宙观。是有关世界法则的各种言说。也是确立人生道德价值观的重要基础。为捍卫宗教信仰而付出生命,在人类历史上屡见不鲜。特别是,宗教似乎总是伴随着人类的苦难——两千年前,耶稣基督为人类的救赎在十字架上受难,使徒们不畏艰险传播福音所付出的生命代价,这才使世界上出现了延续2000年的基督教文明。
   
   
   
   信仰——重负与神恩,这种用生命来捍卫的精神愿力是如此的沉重,又是如此的崇高。对于任何一个生命来说,临终都是那至高无上的、不可抗拒的黑暗之夜的来临。只有在自由抉择生命的死亡时,灵性才能够穿越黑暗通往那永恒的光明,这是宗教意义上所形容的彼岸。这是完全地放下了自我,让神的恩典进入灵魂的时刻。这是一个纯净的灵魂,一个彻底放下了人间各种欲望和对“我”的执著心念时,才能作出的抉择。在这个意义上,佛教信仰确实是解读这种悲壮行为的钥匙。
   
   
   
   因此,我开始理解了这些基于信仰和自由而自焚藏人。正是他们以生命为代价,点燃了许多人内心的良心火种。虽然只有短短的几个月,却照亮了整个世界。尽管这些耀动的火焰不断地被暴政所扑灭。但却在整个世界开始燃烧。它说明人类的良知、智慧和勇气,是因集体的记忆而存在和得以延续的。在这里,勇敢是历史的引擎,是它以明确的方向和强大的精神动力,不断地将追求自由的火焰燃起,从而推动着一个民族,乃至整个人类走向进步的未来。
   
   
   
   最后,请允许我用一位藏人所写下的文字来结束本文。(作者也是我在澳洲认识的一位朋友,这首诗,深深地感动了我!)
   
   
   英灵在上
   ——祭3月10日53周年以及殉道的英灵们。
   
   
   
   安乐业
   
   
    夜幕下被点燃的每一个英灵
    照亮了雪原沧桑的面颊
    滴血的心在颤抖
    必将连成万心一环的长城
   
   
   
    不熟悉菩萨行为的人们在嘀咕
    不懂得利他精神者又在迷茫
    为何不食人间烟火者在微笑?
    因为殉道者撕破了铁链的夜幕
    点燃了金色革命的灵魂
    把准了自由之神的脉搏
   
   
   
    五十年如一日
    英雄们在前仆后继
    托起来了即将断气的吐蕃
    回来吧!迷失的族群
    路在每一个人的脚下延伸
    伸向你那犹豫不决的心坎
   
   
   
    千年赞普的精神在抖擞
    每一个英灵遗留的火光之中
   
   
   
    … …
   潘晴
   2012年3月11日于悉尼。
   
   此稿由达赖喇嘛驻澳洲及南亚代表处提供。
   

此文于2012年03月1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