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蔣忠泉, 藏漢同胞永遠銘記你!]
藏人主张
·关于西藏问题和台湾问题
·藏,美,中三方最新动态
·卓玛嘉,唯色,亚森等荣获获海尔曼人权奖
·桑东首相答中共教授
·西藏流亡政府公布增設选举主管和下届大选日期
·揭开達賴喇嘛出走事件謎團
·青海判刑不审问直接填名字
·英国首次亮相西藏历史照片
·选择班禅转世灵童有作弊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总裁离任声明
·西藏公主获金融学博士学位
·噶玛巴与流亡藏人的危机
·噶瑪巴辦公室聲明
·記兩本藏学巨著的譯成
·冬虫夏草造福百姓
·西藏流亡政府新内阁亮相
·吴忠信主持了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坐床典礼吗?
·圖伯特運動自我了斷:中國遙遙領先
·藏僧十.一殉道令世界瞩目
·印度的西藏地圖
·黑色年鑑(第一部)
·黑色年鑑(第二部)
·藏区的“平叛扩大化”
·安多金银滩之痛
·达赖喇嘛反对污名化伊斯兰教
·西藏发布独立宣言一百周年
·歷史是由記錄者書寫的
·记1958年青海平叛扩大化及其纠正始末
·西藏作家周洛遭中共非法判处3年有期徒刑
·噶玛巴与境内外藏人悼西藏歌手德白逝世
·西藏境内外同时发生焚身抗议
·西藏矿业的黑幕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发布2017年度人权报告
《殺佛》導讀
·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
·《殺佛》導讀
·读者谈《杀佛》
·《杀佛》新书发布会以及作者声明
·出版社关于《殺佛》發表會新聞稿
·今日的西藏 就是明日的台湾
·嘉仁波切揭露中共指定班禅喇嘛「金瓶掣弧钩笪
·敬邀《殺佛》一書之佐證演讲会
·西藏之声关于《杀佛》专访袁教授
·西藏是否台湾的一面镜子
·因《殺佛》誠品被「服貿」了
·《殺佛》選登之一
·流亡者的懇託
·《殺佛》作者台立法院召開記者會
·十世班禅大师蒙难25周年
· 班禅大师最后的讲话
·胡锦涛、胡春华的“投名状”
·善心匿名人士購《殺佛》寄送全台各宗教寺廟共萬餘冊
·回忆监狱里的十世班禅大师(转载)
·《七萬言書》引發《殺佛》
蔡贡加事件
·著名藏人前政治犯蔡贡加再次被任意拘捕
·西藏前政治犯蔡贡加被中共指控分裂罪
·西藏人权组织呼吁中国政府释放蔡贡加和扎西旺秀
西藏主义(特别推荐)
(上)
·西藏主义 —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1)
·西藏主义 ——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2)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3)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4)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5)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终)
(中)
·嘉央諾布:用更廣闊的視野看待自焚
·为何藏人不敢苟同地方自治?
·解决西部少数民族自治区困境、死结的唯一出路
·美國議員羅何巴克致洛桑僧格總理
·西藏復國—太多的血淚、白骨和苦難為之獻祭的深情
·讓「自由亞洲電台」得自由!
·保護袞頓,RFA得自由
·青海数千藏人师生连署要求中共停止汉化政策
·美议员为阿沛事件再次致信外交委员会
·羅何巴克致眾議院撥款委員會羅杰斯主席
(下)
·藏區土鼠年和平革命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因言获罪的新学派作家上诉状被曝光
·寻找班禅喇嘛转世灵童
·历史赋予我们的重任:独立!
·网上流传藏人焚身抗议者的遗嘱
平措汪杰自传连载(汉译)
·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平旺在巴塘的童年(连载二)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平旺在学校的生活(连载四)
·平旺在策划革命(连载五)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蔣忠泉, 藏漢同胞永遠銘記你!


    蔣忠泉, 藏漢同胞永遠銘記你!
   
    (墨爾本)齊家貞
   

   
   一
   
   幾年前大受歡迎的奧斯卡獲獎電影《竊聽風暴》,男主角是東德國安部一个叫魏斯勒的特務,他全天候監視深受人們愛戴的愛國劇作家德雷曼。出乎預料,看起來冷酷無情鐵板一塊的魏斯勒竟然在對德雷曼施害的過程中,深受劇作家真實人生、真誠生活的感召,逆向而行改弦易轍,從專制制度的忠實鷹犬,蛻變成犧牲個人前程,暗中營救被害人的無名英雄。
   
   觀眾對魏斯勒從恶魔變為天使,從地獄升入天堂這個角色給予了高度評價,除了演員演技精湛之外,還由于在兩個多小時裡,觀眾們從恐怖難耐深度失望的狀況下豁然開朗,進入了其樂融融、通體舒暢的温暖之中——世人太樂意看到人性回歸、人道勝利的景象了,它印證了维克多•雨果的見解:在一切原則之上,是人道的原則!
   
   有評論指出,這種結尾的安排其實只是作者善良願望的表現,他給這部電影裝上了“一條光明的尾巴”,而權威的原東德國安部頭頭說得更乾脆:“根本不存在這樣的人!”這些看法從不同角度表明,魏斯勒在現實生活裡難以存活,理想與現實天差地別。
   
   幸好,這個世界並非壞到令人難以活下去的程度,這個世界依然有親愛的魏斯勒出現,或許為數不多,但絕非絕無僅有,起碼在中國重慶,起碼在我的生活裡。
   
   他就是我在《自由神的眼淚》第二十三章,“一張紙舉起的問號”裡提到的那個“陌生人”,他不顧個人安危,向我揭露了他姐姐的真實面貌,我擔心他會受到公安局的嚴厲整治,一直對他的真名實姓深藏不露。
   
   現在,三十五年過去,他接近八十歲了。歲月不饒人,我們不再年輕,沒時間再等待,這個人的名字應該讓所有的藏人漢人銘記,他自我犧牲伸張正義的事蹟應該在全世界張揚,我們要讓他本人知道,他書寫的歷史是多麼壯麗多麼的超凡脫俗。這位 Made in China的魏斯勒英雄,他的精神激勵我們努力向前!
   
   他叫蔣忠泉,是重慶市公安局線人蔣忠梅的親弟弟!
   
   二
   蔣忠泉, 藏漢同胞永遠銘記你!

   
   前左起:蔣忠泉,蔣忠直;後左起:蔣小梅,蔣忠梅
   
   蔣忠梅有两個弟弟,大弟蔣忠直小弟蔣忠泉。
   
   七五年初春的一天,蒋忠泉到我上班的街道工業找我,他要單獨同我講話,我猶豫了一下,請了假,同他一起在重慶市解放碑周圍轉了近三個小時。
   
   當時,蔣忠泉講的內容對我而言是小說,是電影,不是真實的生活,它離我的認知太遙遠,我難以置信。
   
   擇要轉述:
   明天,我就要離開重慶,昨晚我翻來覆去無法入睡,内心非常矛盾。這邊是我的姐姐,一娘所生,在我困難的時候她幫助過我;另一邊是我的好朋友,和我一樣是從監獄裡出來的淪落人。如果我繼續為我的姐姐保密,不抖出她的真實身份,我相信,這個社会將不會有第二個人告訴你真相,没人願意冒險保護你,你將繼續受騙上當,很難避免二進宫(再次勞改)。家貞,十年坐牢把你的青春完全葬送在監獄裡,我實在不忍心看你再受牢獄之苦,决定找你,把這件事情和盤托出。
   
   我要告訴你的是,蔣忠梅,我的姐姐,你的好朋友,她為重慶市公安局跑二排(探子、線人),從五十年代起。
   
   在公安局活捉蔣忠梅與重慶大學生崔道衛私通之後,為了保全面子,她作出了幫公安局當線人的選擇……蔣忠梅把同學王文英和她的男朋友鄭克,作為國民黨的潛伏特務送上了斷頭臺——在重慶朝天門槍斃,兩人臨死都不清楚到底是被誰出賣的……蔣忠梅把一個香港女人弄進了監獄,還搞過一個女學生去勞改,那就是你,齊家貞……
   蔣忠泉, 藏漢同胞永遠銘記你!

   前左起:蔣小梅,蔣忠梅,齊家貞
   後左起:蔣忠泉,蔣忠直
   
   由於姐姐為公安局效勞有功,她的兩個弟弟忠直和我因此沾光,都在公安系統裡安排了工作。忠直先在重慶,後來調去北京煤炭部保衛處任職。我在重慶從偵察員到領導幹部,後來調去雅安當代理公安局局長。我們年青有為,官運亨通。
   蔣忠泉, 藏漢同胞永遠銘記你!

   蔣忠泉當偵查員時裝扮成歸國華僑
   
   這次我從苗溪茶場勞改釋放,回重慶探望姐姐,哥哥忠直專程從北京趕來,我倆一別十四年。我和忠直大吃一驚,受害人“女學生”也在這裡——姐姐不僅仍操舊業,目標還是選定齊家貞!我俩對蔣忠梅展開攻勢,要她停止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遭蔣忠梅嚴詞拒絕。她說她是為國立功,為人民服務,是在做光榮的工作,“我還要繼續當無名英雄”。
   ……
   事實上,一九七二年九月我出獄的第二年,蔣忠梅再次到我家,她是我淘去泥沙留下真金的患難朋友,我極其珍惜她的友誼,把自己看做是蔣姐家的一員,對她無話不說。
   因此,一年半之後的現在,蔣忠泉三個小時的“小說”、“電影”,對我無疑是臨危搶救,是救命之恩。
   
   三
   
   蔣忠泉, 藏漢同胞永遠銘記你!

   
   左蔣忠泉上任代理公安局局長前便裝照/右勞改十四年出獄後的蔣忠泉
   
   蔣忠泉五八年被派去西藏平叛,當時才二十三歲,他放走了兩個“叛匪”頭子,解散了一個當地的勞教隊,現行反革命罪,被判刑十五年,減刑一年,勞改十四年出獄。反革命罪不僅葬送了蔣忠泉雅安公安局代理局長的美好前程,而且她黨員老婆被逼,揣著肚子裡的兒子,哭泣著拋棄丈夫愛黨而去。因為蔣忠泉過去在公安局工作,掌握了不少國家機密,他與周恩來的機要秘書等共產黨內部高官關在一起,當年的勞改之地離胡風(張光年)關押的地方不遠。
   
   蔣忠泉的地主母親等不到獄中兒子歸來,早已亡故;那個他坐牢之後才出生的兒子,兩、三歲就夭折了,父子陰陽兩界無緣蒙面。蔣忠泉家破人亡,無家可歸。這次,他清放(清理釋放)回重慶,滿以為姐姐會收留自己。
   
   想不到,蔣忠梅竟以上戶口為由,逼迫被魔鬼戕害的人與魔鬼共舞,要弟弟與她一起為公安局跑二排!蔣忠梅認為蔣忠泉有做公安工作的經驗,人也聰明機智,加上坐過監獄容易得到犯罪分子信任,跑二排對他是輕車熟道,經濟上有很好的進帳,不會成為她的包袱,政治上,也不會給她和女兒小梅帶來麻煩,一石二鳥,何樂不為。
   
   政治、經濟兩大好處,是蔣忠梅過去、現在、今後幾十年“跑二排”勾當的精神、物資支柱。她自己樂此不疲,以為別人也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殊不知,世界上居然有人不以利益至高無上,而是真理至高無上,而是正義至高無上;殊不知,這個人就在她的面前,就是蔣忠梅自己的弟弟蔣忠泉!
   
   蔣忠梅帶弟弟去重慶市公安局一處拜見她的長官,以為這可以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蔣忠泉穿上母親過去為他縫製的土布衣服,提醒自己不要忘記媽媽,他揣著八分錢一包的“藍雁”牌廉價煙,不沾碰辦公室裡的高級供應品。在姐姐和上司軟硬兼施陳詞濫調面前,蒋忠泉裝傻裝笨,與世隔絕太久無法勝任,無論如何做不來,他絕不就范。
   
   後來,蔣忠泉告訴我,五七年前他對共產黨一片忠誠,一心一意為共產主義事业奉獻终生,但是五七年以後,他感到徹底受騙上當。他說,今天的蔣忠泉已經是另外一個人,绝不為共產黨做一件事情。這就是爲什麽派蔣忠泉去西藏平叛,他反其道而行之,放走“叛匪”,解散勞教隊;這就是哪怕姐姐以不給他上重慶戶口為挾,蒋忠泉巋然不動不改初衷的原因。
   
   公安局之行回家,弟姐之爭升級。
   
   蔣忠泉提醒蔣忠梅不要忘記,自己的母親被划為地主,解放初被農民鬥得死去活來東躲西藏,文革時紅衛兵把大字報貼到床上、蚊帳上、米缸上,要把這個七十多歲的孤老婆子逼回農村,逼上死路;你女兒小梅的爸爸被發配新疆剝奪自由服長期苦役,你的弟弟被打成現行反革命,整進監獄十四年,家破人亡。自己當了反革命家屬,你還要助紂為虐。蔣忠泉罵他姐姐是“奸細”,他把高爾基的小說《奸細》,封面朝天放在桌子上,刺激面前這個真正的奸細。他還指責蔣忠梅靠整人吃飯,連齊家貞這樣的年青學生也不手軟,簡直沒有人性。
   
   蔣忠梅惱羞成怒,拒絕給弟弟上户口。那時候,户口就是命根子,沒戶口,蔣忠泉就不能工作,就等于没飯吃,既然不能昧良心跟姐姐走,他只得遠方“發財”——找活路,離開重慶。走前,他去向我大弟興國告別,興國把身上的一件毛衣脫下來給了他;他還把自己心愛的德國蔡司相機一百元人民幣賤價賣掉。蔣忠泉已經窮得叮噹響。
   
   雨果說:世界上有一種人,他們像蝦子一樣永遠向著黑暗後退。這是在形容蔣忠梅。
   蔣忠泉告訴我,雲南熱帶有一種鳥,經常撞死在迎面開來的汽車擋風玻璃上,因為牠們誤認那是太陽,“太陽鳥”由此得名。蔣忠泉說:“鳥類尚且追求光明,不惜一死,何況我們人類。” 蔣忠泉是隻太陽鳥。
   
   四
   
   蔣忠泉離開後,潜回過重慶一次,我安排他住在朋友家裡。朋友告訴我,蔣忠泉時時刻刻心驚膽戰,晚上睡覺無論有車開過還是有人走過,他都驚慌失措抬頭查看,他幾乎一夜未眠。
   這次離開前,蔣忠泉給了我一個地址,讓我牢記在心,然後撕毀。他說,今後你可以通過他瞭解到我的情況。那人住在成都郊區,是個農民。
   
   三年後,因為記掛蔣忠泉,我去成都找到了這位農民,他告訴我蔣忠泉出事了,他被判刑五年,又進了勞改隊。詳情不清楚,只知道離開重慶後,他到處漂泊流浪,爲了活命,使用了一些在公安局學到的手藝弄錢,這一次,蔣忠泉是刑事犯,這五年,是姐姐蔣忠梅的贈禮。
   
   蔣忠泉聰明過人,他興趣廣泛,熱愛文學。第一次勞改時,監獄裡什麽書也沒有,他不知怎麼弄到了一本《唐詩三百首》,倒背如流。重慶時,他把其中的大部份默寫出來送我,一手好字,也為我寫過一些辭賦,遺憾這方面我是白丁,無法與他應和。他的象棋也下得極好,睡在床上下盲棋,運籌帷幄,決勝於千里之外。可惜他的生命未曾真正展開,二十三歲就失去了自由,一生顛沛流離,天賦才智全部浪費了。
   
   八四年,蔣忠泉第二次勞改刑滿出獄。一位忠肝義膽的公安局老同事,一直在關注關心著他,這次,他為蔣忠泉提供食宿,專門給他一個房間,專門為他做飯洗衣,讓蔣忠泉閉門自學生化學、釀造學等大學教材。於是,蔣忠泉自學成名,成為一個優秀的製酒、製飲料的專家,他的配方獲得過國家金獎,後來在武漢一家新建的飲料廠擔任總工程師。
   
   金子在任何地方都一定發光!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