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江湖飯局情節重構]
点滴人生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江湖飯局情節重構

   江湖飯局被東週刊踢爆後,造成梁營很大的困擾。
   
   許多有關人等的說話都不可信,或不盡可信。筆者嘗試綜合各方消息,還原可能的情節如下。
   
   首先是在特首尚在提名期的時候,梁營競選大員分析形勢,發覺在新界鄉事派方面,他們完全處於劣勢。


   
   這些競選大員自然包括主腦梁振英和猛將劉夢熊。(現在劉夢熊已被摒出梁營之外,只承認他是一個粉絲。)劉夢熊也覺得梁營在新界太弱,如果提名的時候,一張鄉事派的票也沒有,實在不成體統。
   
   他多方奔走,到處請託,機緣巧合,認識了在新界基層活動的江湖人物「上海仔」。「上海仔」告以他多年前在日本經介紹認識了唐英年,唐當時和某富商在一起,並有美女相伴,如此如此,這般這般。
   
   「上海仔」乃黑道中人,無論他在會社內職位有多高,仍是社會的下層人物。香港不是當年的上海,可以產生像杜月笙那些能夠和蔣介石稱兄道弟的人。因此他有傾向自誇識人無數,消息靈通,誰誰和他是老友,誰誰曾經託他擺平某事。其中可能有部份是事實,但信口開河者亦不少。
   
   然而,劉夢熊知道有這個人之後,立即加以攏絡,並取得他的同意,向鄉事派游說支持梁振英。「上海仔」自然非常樂意參加,因為這可助他一步登天,從下三流的社會底層一躍而到和統治香港有關的政治最高層。所謂何樂而不為。
   
   有了這個「王牌」在手之後,劉夢熊便著手接觸鄉事派。他當然考慮過劉皇發。但劉皇發級數太高,而且是雷打不動的唐英年支持者。找劉皇發可能會壞了他的「好事」。
   
   於是他向劉皇發的副手鄉議局副主席林偉強入手。他用一些很難拒絕的理由,要求林偉強安排鄉事派選委和梁辦人員會面。林當然知悉劉夢熊是梁振英的馬仔。他們鄉事派在劉皇發的影響和帶領下,一早已經選定唐英年。他林偉強是鄉議局第二號人物,當然也不願聽你劉夢熊指揮。但出來社會浮沉,也不能隨便得罪人。於是在劉夢熊多番催迫下,他把球拋給錦田
   鄉事委員會主席鄧賀年,著鄧安排飯局。
   
   我相信,「上海仔」是劉夢熊的秘密武器。他不會告訴鄉事派此人會出席,否則飯局便會搞不成。劉夢熊大概的計劃是,在飯局中途,「上海仔」湊巧出現,然後被邀請坐下來「喝杯茶」,由此參加飯局討論。(這解釋為什麼沒有人說邀請「上海仔」出席,梁辦更推說不知此人是誰。)至於梁營中人是否知道,則很難說。但我傾向相信劉夢熊會提到有「消息人士」出現,雖然不具體。因為若他清楚說明有江湖人物出現,梁振英當然會醒覺,加以禁止。
   
   黑道中人只是小市民的害怕對象。在香港而言,他們上不到最高級的政治層次。鄉事派不會怕這些人,梁營也不須動用這些力量。相信劉夢熊也是視「上海仔」為「消息人士」多於地方勢力人士。
   
   就這樣,飯局開成了。除了劉夢熊之外,沒有人期待有這「突發事件」。估計如果成功的話,劉夢熊才自揭底細邀功。
   
   飯局依劉的安排上演,然而有一點他估計不到的是,在場的人對「上海仔」並不熱情。有理由相信,是劉夢熊邀請「上海仔」坐下來。至於他為什麼坐在劉的對面而不是他的旁邊,也不難解釋,因為「上海仔」和出席的鄉事派認識。(也許他們剛於前一天打過麻將。他們都是地區勢力,如果不互相認識,我反而覺得出奇。)
   
   但因為是談論選舉特首的事,屬於秘密,所以上海仔坐下之後,所有人都緘口不言。估計劉夢熊曾提及他們的談論內容,但沒有人接話。上海仔坐了十餘分鐘,因為沒有人邀請他吃飯,反而有面色表示不喜歡他這個「不速之客」,於是他沒趣地走了。所以,劉夢熊編導的這個飯局沒有成功,但卻給媒介發現了。
   
   他說這是一個陰謀、一個陷害,但他不想到,為了布局,他把飯局安排在一個相當公開的飯店大廳,而不是在一個房間裡。這是為了上海仔的意外出現所作的方便安排。
   
   現在,事到如今,所有出席的人,除了劉夢熊外,都希望洗脫自己的嫌疑。那些鄉親們更有覺得被出賣的感覺,而大呼委屈。
   
   此事應該沒有什麼下文,大輸家是劉夢熊,他的政治前途是到此為止了。
   
    (原發表日期﹕2012/03/13)

此文于2017年01月2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