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沧海一叶集
[主页]->[大家]->[沧海一叶集]->[我只是想促使中国政府执行他们自己制定的法律]
沧海一叶集
·与网警谈心
·他们是无罪的
·爱国之后
·华人与狗不得入内
· 不干涉反日--中共一举多得
有关台湾的评论
·中共台独的底线
·台湾要统一
·程序正义
·谁控制了立法院
·两岸要务实
· 台独意味着战争——拿什么攻台
·阿扁控制了检调了吗
·倒扁的儿戏
·台湾是谁的
·富士康,十连“跳”、民工荒
·富士康的另一面
·富士康的另一面----没有人性
·脱贫是要杀人的
·要乐见两岸关系的改善
·民主台湾给我们上的一课
·理性爱国
·中国只有天灾没有人祸
·定州屠杀案必需彻查
·人安排事做,不要事安排人做
·挥拳头与杀人
·定州惨案我们绝不能够沉默
·从李建平案看共和国的冤案是如何产生的
·天生杀人犯
·看共和国的义务教育到底是什么
· 死后复活
·我们的困惑
医生医院
·这不是住院费的问题,而是犯罪的问题
·“硫酸软骨素注射液”说明了什么
·医生医院自然可以张狂
·中国收起你打击“非法行医”的手
·明天你敢出门吗
·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一事归一事
·皇帝老爷辛苦了
·村民们要负什么责
·捞钱不停矿难不止
·累、穷、软、险
·反腐败还是纵腐败
·暴力征地的原因
·怎么帮助逃亡者?
· 把我们的苦难告诉世人
·安全了,不生产了
·百步笑五十步
·从六四讲开去
·从反中乱港谈起
· 给一个合理的解释
·福州市对黄金高至函人民网事件的正面反应看黄金高所讲是真是假
·实行计划生育的理由
·为自己辩护
·中国共产党从此站起来了
·中国农民有多苦
· 中央不应对基本法做出解释
·请从官员们的违法必究开始
·来吧!一起吃人血人肉盛宴吧
·盛世欢歌
·征地--征命
·撕下最后的一片伪装
·不敢管
· 另类武器--身份证
·他们还可以给些什么
·告诉我我们为什么要用血的代价去争取民主
·谁比谁更能发展经济
·不要再把你们“为所欲为”
·民主国家腐败并不是民主的错
·《民主论坛》还要推荐吗?
·叫我如何来爱你
·它们在为谁开脱罪责
·面子问题
·郭飞熊的“维护正当防卫罪”
·违法又如何
·我不是观光客
·你的世界,我的恶梦
·永远的心痛
·请阻止暴力征地:呼吁人大立立即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
· 请别为我呼吁
·别指责我投降
·对不起,你无权回国
·你无权受中国保护
·谁又曾关注我们
·伤--深深的
·救人心切的陈光标先生危险啊
·我愿意为你鼓掌为你喝彩
·为了“友谊”我们没有尊严地活着
·中国应该开放新闻自由
·我不想说瓮安,我只想说假虎照
·我只想知道尸检到底做了多少次
·不明真相与明白真相
·精斑、避孕套、处女膜
·请发挥你的影响,帮一帮我们
·生命守护,为健康祝福
·替罪的羔羊啊!你何时不再沉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只是想促使中国政府执行他们自己制定的法律

   我只是想促使中国政府执行他们自己制定的法律
    林键
   对于检方指控的关于的我毁坏中国驻英国大使馆的行为,我承认我我确实毁坏了,然而我别无选择。
   在10月11日我的母亲王凤娇女士的手在中国被人打断,然后很正常的报警,中国长乐警方不仅以不作为来回应,而且还滥用法律赋予的权力对报案人进行殊多为难,他们早就习惯了。最后以我的母亲与打人者私底下和解约一千镑医疗费买断,虽然没有人知道最后那断了的手最后会恢复到什么样子,最后的医疗费到底要花多少,在英国可以政府买单。母亲与打人者私了以后就到警局消案,而警方这才开始做调查笔录,寻问案发时的过程,他们连到案发现场问一问周围的目击者都不愿意,这不是纵容犯罪是什么。我母亲王凤娇女士的的手断了是轻伤,还是重伤?很抱歉,我不知道,连我母亲都不知道是轻伤还是重伤,可案子已经私了了,也就是完结了。
   


   重伤在中国的法律中是不可以私底下解决的,轻伤虽然可以在警方的调解下私了,然而我母亲的手断了以后,警方呢?什么都没做,中国政府的长乐市人民医院在明知我母亲的手是断了以后,开出来的证明都是可疑,可疑?不知道有没有断,而他们却可以打上石肓,固定他,还明确的告诉我的母亲:“手的确是断了,但我们开的证明只能是可疑。”
   
   我想问在座的诸位,如果你的母亲跟我母亲遭受同样的对待,你会怎么做告诉我。
   
   向他们的上级投诉或向法院起诉。就在我毁坏中国驻英大使馆大门的前一天,一位叫赵连海的中国公民被北京市大兴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行二年六个月。因为在2008年9月20日他那位喝三鹿奶粉的儿子被查出肾结石,他一切为自己的儿子跟同他儿子一样遭遇的孩子向政府投诉,向法院起诉,然而在2009年11月13日被拘留,12月17日被逮捕。结果最后自己成了罪犯,要在狱中呆二年六个月,这是在中国法律途径寻求正义的代价,然而正义却并没有到来。
   
   我再次的请在座的诸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办。难道要我像赵连海一样的通过法律寻求正义到最后自己变成罪犯,而打人者,渎职者继续的逍遥法外,还是放弃寻求正义,母亲的手断了也就断了?我相信在座的每一位都不会认为我应该放弃寻求正义,如果在座的诸位认同人应该放弃寻求正义,那么今天我也不会被起诉,也不会在这里开庭审我毁坏中国驻英大使馆大门的案子了。
   
   1215年6月10英格兰的贵族以武力迫使国王赞成大宪章(Articles of the barons男爵法案),这一法案最初的版本只维持了几个星期,但经过后来的多次重新发布,使它成为永久的法律,变成为英国政治秩序的基石。使英国走上法治之路。“除非经过由普通法官进行的法律审判,或依据法律行事,否则任何自由的人,不应被拘留或囚禁、或被夺去财产、被放逐或被杀害。”没有人可以以他的私人喜好来进行審判,只能依据法律。”
   
   我坚信以现在的观点不会认为当年用武力迫使约翰国王赞成大宪章是违法的,不会认为用武力迫使国王遵守大宪章是犯罪行为。当武力的逼迫一完结,约翰国王立即宣布废除大宪章。而我毁坏中国驻英国大使馆的门,只是希望能此促使中国政府执行他们自己制定的法律,更何况这法律并没用在武力逼迫下制订的。
   
   我不想伤害任何人,所以在中国大使馆的范围内用油漆瓶扔向的大使馆的门,我认为这种行为是正当、正确而且是明智的,虽然在中国这是非常严重的罪行,1989年5月23日下午2点中国湖南省浏阳市的三位年轻人:喻东岳、余志坚,鲁德成因用颜料蛋扔向东泽东的画像而分别被判决20、无罪、16年徒期,他们的罪名是“反革命罪”,当然改成现在的罪名就是“颠覆政府罪了”,刘晓波只是“煽动颠覆政府罪”。而喻东岳在狱中因遭受到毒打而精神失常,成了精神病人,中国的牢狱是多么的可怕,喻东岳现在在美国接受治疗,绝不是在入狱前就患有精神病,在中国精神病人是无刑事责任的,要是把精神病人判行是违法的。
   
   就在2010年的11月12日 ,湖南省一位叫李连枝的老人,因为砸了县委书记家的玻璃,结果在11月19日在家中自杀了,在此之前数日他向他的亲人透露自己被跟踪,当然他没有被定罪。
   
   我很幸运,我可以以实际行动去促实中国政府执行他们自己的法律,而无需担心受到不人道的对待,我可以在这里没有压力的为自己辩护,事实上,从我知道我母亲的手断后的第一天,我就计划着油漆扔向中国大使馆,因为我知道最后的案子是会不了了之的,我了解中国。也许你们会问:“你不担心会因此会受到处罚吗?”我不担,我更担心我的家人,中国政府将如何的对待。就在10月8日诺贝尔和平奖颁给了被中国政府认为是罪犯的刘晓波,如果说颁给罪犯是一种错,那么承认这种错误的应该是挪威的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而不是刘晓波的妻子刘霞女士。可是刘晓波的妻子刘霞却在全世界的关注下失踪了,在中国警察的眼球里,我想我应该用软禁来的更正确些,中国政府切断了她的所有对外的一切联系,也阻止任何人联系她,而且不断的把她带往其他地方。
   
   很意外的是,他们并没有因我毁坏使馆而去打扰我在中国的家人,就像对待刘霞女士一样或更加的残暴,我曾写过一封电邮给中国驻英大使,我想他们知道我到底为何去毁坏。也许他们并没有通知中国境内的有关部门,也许是中国境内的有关部分并不在意,毁坏就毁坏了吧!
   
   我知道在座的诸位很难很难想象我所说的中国,最终可以判我罪成,然而不管结果如何。如果可以再作选择一次的话,我不会后悔我毁坏中国大使馆的门,因为在我没有毁坏大使馆的大门之前--没有人知道这是否可以促使中国政府执行他们自己的法律。但是现在我知道了对于攻击中国政府建筑物的行动促使他们执行他们制定的法律是无用的,就跟投诉、起诉一样没有一点的用处,结果是自己受到起诉或失去自由。也许只有更猛烈的行为才会有用吧!
   
   谢谢,我讲完了。
   
   (附,因某些个人原因这份辩护词没有使用,因为完全是闭门造车,所以真在法庭上不知道会不会让我讲完。也许可以给未来的一些人有使用参考价值吧!)
   

此文于2015年04月2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