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中共谈政改:“下面呢?下面没有了”]
陈维健文集
·法国出兵利比亚向专制独裁军队开火出师有名
· Arcadia孔雀与人相居的城市
·日本核泄漏敲响了人类文明的警钟
·达赖喇嘛还政于民弘不世之功开万世之太平
·格旦江措“三、一四”拉萨事件的幸存者
·艺术家艾未未被抓中共维稳再造毛时代的红色恐怖
·“特立独行”是专制社会知识份子难能的珍贵品质
·中国民主党人朱虞夫当代的普罗米修
·Meroy玛希美国一个流动摊贩平淡崇高的心境
·赵岩、刘路为自己维权也为联合国维权
·是谁为宾-拉登建造了藏身堡垒?
·小贩生存权神圣不可侵犯 夏俊峰正当自卫城管天杀
·中共造三峡大坝罪在当代祸在千秋
·中共利益集团迫使蒙古民族意识的苏醒与反抗
·假若没有“六四”枪杀大家的日子可以过得轻轻松松
·中越是否还有一战?
·“在民主的时代我们一起光荣退休”
·中共捉放艾未未成就了中国的良心品牌
·中共捉放艾未未成就了中国的良心品牌
·中共九十周年“红歌”唱进中南海
·我们与达赖喇嘛同在
·中国式的人肉炸弹
·从邓文迪“武打”看中国女人
·车毁人亡的“和谐号”列车
· 城管打死残疾老人“和谐”社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追尾”中共利益集团与社会舆论成水火之势
·把专制独裁者关进笼子里
·三万二千亿美元外汇储备被政府“和谐”
·七月的人民说“傻逼”信了!
·为西藏自由而燃烧的绛红色名单
·何不象尊重利比亚人民一样尊重中国人民的选择
·人民的伪装
·“迎来送往”的浙江民主党人
·我们对非洲的人权有过多少关心
·新西兰式的“世界杯”狂欢
·新西兰式的“世界杯”狂欢
·艾未未、江天勇异见者沉默后的沉重证词
·民进党主席蔡英文访美逃避欢迎
·奥巴马“联大”谈民主浪潮漏掉了13 亿人
·如果中国有大选的话骆家辉参选会成为第一届总统
·中国还要发生多少起“追 尾”事故
· 辛亥革命一百年革命尚未成功
·与“环球时报”对谈陈光诚事件
·与“环球时报”谈艾未未得奖
·与“环球时报”谈美国游客救人与小悦悦被轧事件
·“不要向我开枪”的教训是“不要向人民开枪
·中共黑社会式的统治是最大的恐怖主义
·郎教授说中国制造业完了让我们一起哭泣
·狼终于来了!中国楼市全面崩盘
·当艾未未的债主一场了不得的公民抗争运动
·唱不完的歌“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
·燃烧的西藏燃烧的自由
·希拉莉、昂山素姬两个女人的拥抱对中国民主的启示
·“还人权、反独裁”天顶雷公天下海陆丰
·金正日之死、中共哀伤、人民欢庆
·乌坎村代表了中国民主运动的方向
·Last shopping最后一次购物
·2012文章
·曙光在前头
·只有民主才能告别革命
·只有民主才能告别革命
·台湾大选吓煞共产党羡煞老百姓
· 台湾大选中共赔了夫人又折兵
· “活埋”中共图穷匕首见
·“不合作”走出西藏的困境
·乌坎的选举朱虞夫的诗----中国是时候了
·王立军拉响了中共爆炸的引信
·一首即兴诗 七年有期刑
·习近平访美老调老规矩
·中共二代抢劫民财 土匪的儿子还是土匪
·中共谈政改:“下面呢?下面没有了”
· 胡锦涛是制造西藏问题的罪恶魁首
·温家宝最后一课:薄熙来下台与恶法出台
·胡锦涛的“形左实右”路线导致了薄熙 来事件
·平反“六四”真诚忏悔 走出政治改革第一步
·改革何不从中共分左右两党开始
·揭毛批毛是改革不可跨越的前提
·八十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到胡耀 邦墓祭奠为那般
·奚落嘲笑如何诋毁得了方励之与政治流亡人士
·胡温打薄复活了文革的政治模式
·打薄熙来的性质正在起着严重的变化
·薄熙来的刑事罪与毒胶囊的危害生命罪
·到底有多少个党中央?
·温总理十三亿人在等待着你回答陈光诚
·陈光诚事件以美国价值解决 中共的无奈与恼怒
·若大一个中国容 不下一个盲人
·薄熙来“翻案”石破天惊中国政情扑朔迷离
·“人民日报”论改革前后两重天
·周永康不倒 国难未已改革断无希望
·孔子学院一场海外文化闹剧
·“六四”不平反只有推翻共产党
·宽恕不能代替惩罚
·砍头也不回头的民运义士李旺阳
·砍头也不回头的民运义士李旺阳
·“薄王事件”使中国的政治不进反退
·刘洋飞天升太空冯建梅胎儿被逼堕地
· 让生命的河流入中国人的心窝
·墨尔本大会产生的墨尔本模式
·中国与俄罗斯结盟是自寻死路/
·大雨冲了北京城只因城官好面子
·北京水灾罢捐是对政府的一次信任公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谈政改:“下面呢?下面没有了”

   中共谈政改:“下面呢?下面没有了”
   最近,中共谈“改革”又突然“热闹”了起来。“人民日报”、“环球时报”“解放军日报”以及中南海的智囊都 纷纷发文谈改革。“人民日报”在一月二十三日发表了题为“宁要微词,不要危机”的评论员文章,最引人注目的是“改革有风险,不改革有危险”这样的词句,可谓一语中的,切中了要害。更有把民间一直以来,把当局,抱着定时炸弹,将政治风险往下传的不作为的政治操作,称之的“传花击鼓”,也成为文章的警句。如果我们仅仅从文章的内容来看,显然已不是那种言之无物,无的放矢的党八股之作,而是深感危机,发自内心的惊呼。可以说,近年来海内外异见对当局一二再,再二三对中国社会与政治危机的担忧、焦虑与改革的呼声已经传递到中共高层,他们已经感到自己所宣染起来的歌舞升平,已无法遮掩社会深处所暗藏的危机,而这一危机的总暴发,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了,大楼的晃动是人人都 感觉到的,大船下沉的速度人人都有体会,大批的人已经开始弃船逃跑了。中国社会每天发生的事,逼迫着那些沉醉在大国崛起,中华盛世的人都不得不与异见人士,“敌对势力”异曲同工地达成了“共识”。我们把人民日报这篇评论员文章称之为当今的“警世恒言”也不为过。
   但是认识是一回事,认识到危机并不是一定有勇气,有胆魄去消除危机。因为这个危机是建立在权力的甜蜜之上的,是建立在大大小小的官员与他们的家族掠夺国资民财,一夜暴富的基础之上的,是建筑在官员权力肆无忌惮的基础之上的。要消除危机,进行改革,首先就是要消除这些不义之财,使官员的权力得到限制和监督。但是权力的甜蜜,权力的威风,如何能够放弃?即使官员愿意,他们的家人,妻子儿女,七大姑八大姨也不会同意,这是家族的利益,集团的利益。在中国如鲁迅先生所说:连搬一张桌子也要流血的地方。关系到身价性命的东西时,如何能够动得了。有人说改革是“双赢”不是零和的游戏。民间可以和当局达成“共识”,当局同意改革,民间同意不清算。想法是好的,这样可以平安过度,使社会改革付出最小的成本。但这,只能是一个良好的愿望。首先,民间是一盘散沙,只有舆情,没有组织,当局找谁谈“共识”呢?如果中国有反对党的话,到是可以做做看的,但在中共的政治暴虐下,中国根本不可能形成有形,有规模的民间组织,更不要说“反对党”这样的政治组织了。所以这个“共识”根本是没得谈。中共现在可能已经意识到了,把中国的民间力量赶尽杀绝的后果,现在想要找个力量谈,也没地方好找了。最近 ,胡耀邦之子胡德华在谈改革时说了二点:“邓小平的改革是救党,胡耀邦的改革是救 民”。而胡耀邦的死,就死在为民的利益触动了党的利益,受到权贵的群起而攻之。现在谈政改都是围绕在救党问题上进行的。因此,一触碰到党的利益改革就进行不下去了,这是中国改革绕来绕去,绕不出去的根本原因。改革根本的意义就是革命,需要无私无畏的勇气,要抱有“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之精神,抱有“不成功 ,便成仁”之心而不可。特别是在中共先后二任改革总书记胡、赵都不得善终的历史教训,也让党内有心改革的官员,望而却步。
   中共谈政改,也不是第一次了,远的不说,近年来温家宝作为总理至少有十几次关于政治改革的讲话,而每一次讲话,不但击中时弊,而且十分煽情,常常令人动容。但是由于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干打雷,不下雨,人们丝毫没有感觉到这些有关政治改革的讲话,对身边的政治环境起到一点那怕是微小的作用。异见人士依然在监控和迫害之中,访民的生活依然暗无天日,中共官员为非作歹,每天每时都 在发生。由此,温家宝 得了一个“影帝”的称号。致使对中共改革,几十年都“衣带渐宽总不悔”的人,也心如死灰。中共的改革尤如清朝大学士纪晓岚给小太监讲故事: “有个小太监久慕大名,来找纪晓岚。想请纪晓岚给他讲个故事,纪晓岚说好。便开始讲故事:从前,有一个太监……然后就不说话了,小太监便问道:下面呢?下面呢?纪晓岚说:下面没有了……小太监大窘,旁闻者大笑”。
(2012/03/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