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重庆媒体人士高应朴因为质疑打黑被判刑3年]
蔡楚作品选编
·透明的翅膀
·游萤
·铜像--『蓉美香』前
·
·我是一朵野花
·象池夜月
·我的忧伤
·我守着
·人的权利
·礼拜堂内
·转移
·古隆中
·M像速写
·古长城
·荒凉
·岁月
·星空
·致岸
·黄色的悲哀
·微笑
·选择树--那些自称森林的形像﹐其实只是一株红罂粟。
·最初的啼叫--献给『野草』二十周年
·答明辉兄
·再答明辉兄
·献给『野草之路』
·怀 想
·别 梦 成 灰
·致 大 海——流星的歌
·追寻的灿烂——《邓垦诗选》读后——
·珍惜 ——园中野草渐离离、、、、、、
·结伴同行——赠茉莉、正明及笔友们
·漂 泊
·淺析中國的大話文化
·勇敢是信念和智慧的果实
· 寂 寞 ──戲贈某君
·給 北 風
·仲夏夢語
·嗩 吶
·黃色的悲哀
·題照_____夢斷香銷四十年、、、、、、
·悼彭总
·枪杆子下面
·題S君骨灰盒追記
·油油飯
·Lake Tahoe
·一生的愧疚------獻給吳爺爺的亡
·二 姨 婆
·五姨媽
·祭日
·自己的歌
·思念
·祖坟
·咏 荷 —— 答罗清和兄
·纽约问答
·日用品斷想
·等待
·全臺灣至少有一萬個人在用力寫詩的回應
·獨生子
·媽媽.我沒有紅領巾
·遥祭鲁连
·鳥語在說些什麼?
·"独生子"的对话
·不能失去自我
·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夢訪魯連居
·夜讀薛濤
·高湯:讀蔡楚詩「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明天
·哭吴祖光、李慎之二老
·听郭生《洋菊花》
·月夜思
·己卯新秋送天一兄返美兼贈《龍門陣》數冊四首 1998年----殷明辉
·读蔡楚《我的忧伤》的断想 --陈墨
·硯冰: 讀蔡楚“我的憂傷”
·我与《野草》结缘
·思念 ●蔡 楚
·母親
·一個僑胞的話
·广场夜
·孔形拱橋
·長城浮想
·怀 秋
·回答------致诗友
·怀 秋
·如果风起
·殷明辉:酬寄蔡楚
·君山二妃庙坟
·酒愁
·水 ---台湾喜菡网站值月人献辞
·秋意
·无慧: 一生的追寻—— 蔡楚的诗——野草诗歌赏析之三
·偎依-----答台灣詩人喜菡"相信文學的心焓强梢愿糁顿艘赖?
·铁窗-----献给刘荻
·心事
·独立笔会笔友给笔会主席刘宾雁先生的慰问信
·黄翔日命名及诗房子剪彩仪式上的英文发言稿
·Lake Tahoe
·我想她是舒卷的云
·别梦成灰(带图片)
·五姨妈(图)
·怀秋(带图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重庆媒体人士高应朴因为质疑打黑被判刑3年

[日期:2012-03-23] 来源:参与 作者:大风 [字体:大 中 小]
   
   (参与2012年3月23日讯)今天凌晨1时35分,网友“cnvpp”在天涯博客发出《紧急呼吁全社会关注重庆的“高应朴案》(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read.asp?BlogID=3919510&PostID=39743422)的博文,号召网友对重庆《华商时报》总编室主任高应朴因为质疑重庆打黑而被判刑3年的事件进行关注。
   
   据网友介绍:“高应朴,1963年生,1983年武汉大学新闻系毕业。原《亚太经济时报》(原属广东省社科院属下)编辑部主任,后任《华商时报》(原属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属下)总编室主任,80年代末曾采访过两任国家最高领导人。2009年底仅仅因在自己QQ空间写过几篇日记,对重庆打黑问题提出批评,结果被判刑3年,如今已服刑1年半。”

   
   对此,原财经时报总编辑邵颖波表示:“高应朴是我大学同学,多年没有见过面了,谁知道这条消息说的是否真实啊。”
   
   下面是媒体人士、律师、学者、网友对高应朴事件的呼吁:
   
   @余以为:高应朴,1963年生,1983年武大新闻系毕业。原《亚太经济时报》编辑部主任,后任《华商时报》总编室主任,80年代末曾采访过两任国家最高领导人。2009年底仅仅因在自己QQ空间写过几篇日记,对重庆打黑问题提出批评,结果被判刑3年,如今已服刑1年半。
   
   @潇潇语未歇:粗人方洪因在微博上骂那两位“强人”是“一坨屎”,秀才高应朴因在QQ上写日记对打黑事提出批评,分别被重庆官府入罪繋狱。这令人想起“文革”年代道路以目,人人自危的红色恐怖。重庆模式提醒我们:如果不对“文革”进行彻底的历史批判,如果不对体制进行根本的政治改革,封建法西斯专政必将噩梦重来!
   
   @华子:【紧急呼吁全社会关注重庆的“高应朴案”】 高应朴,《华商时报》(原属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属下)总编室主任。2009年底仅仅因在自己QQ空间写过几篇日记,对重庆打黑问题提出批评,结果被判刑3年,如今已服刑1年半。 http://t.cn/zOiRrH7
   
   @赵世龙1967:重庆黑打,令人恐怖的是73条早两年前就秘施了!李庄长微博曝原亚太经济时报编缉部主任高应朴被秘捕判三年未通知家属。现已秘密收监坐牢一年多。另,一坨屎案中的两方父子,据@龙灿 曝料说也被捕并至今秘密关押,此前重庆警方通过某网络名人放出已放人消息不实。一并呼吁实施言论自由和依法治国。
   
   @christian的6:【紧急呼吁全社会关注重庆的“高应朴案”】: http://t.cn/zOiRrH7 高应朴,《华商时报》(原属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属下)总编室主任。2009年底仅仅因在自己QQ空间写过几篇日记,对重庆打黑问题提出批评,结果被判刑3年,如今已服刑1年半。
   
   @丐帮发言人:高应朴,1963年生,1983年武大新闻系毕业。原《亚太经济时报》编辑部主任,后任《华商时报》总编室主任,80年代末曾采访过两任国家最高领导人。2009年底仅仅因在自己QQ空间写过几篇日记,对重庆打黑问题提出批评,结果被判刑3年,如今已服刑1年半。
   
   @济南土地律师:高应朴,原《亚太经济时报》编辑部主任,后任《华商时报》总编室主任,2009年底仅仅因在自己QQ空间写过几篇日记,对重庆打黑问题提出批评,结果被判刑3年,如今已服刑1年半。 看到这则消息,再联想到一坨屎案,重庆究竟还有多少冤案啊,希望冤枉者勇敢的站出来!进行大胆揭露
   
   @老砖微议:紧急呼吁全社会关注重庆的“高应朴案”。高应朴,1963年生,1983年武汉大学新闻系毕业,前《亚太经济时报》总编室主任,因在QQ空间发表日记质疑和批评重庆打黑问题,2009年被判处结果被判刑3年,如今已服刑1年半。
   
   @莎夏的声音:高应朴,1963年生,1983年武大新闻系毕业。原《亚太经济时报》编辑部主任,后任《华商时报》总编室主任,80年代末曾采访过两任国家最高领导人。2009年底仅仅因在自己QQ空间写过几篇日记,对重庆打黑问题提出批评,结果被判刑3年,如今已服刑1年半。
   
   @王瑛006: 高应朴案对刑法“危害国家公共安全罪”、对刑诉修改73条的司法实践做了最好的诠释!法律的空档为恶人用起来就是会害人的,可以害到最最普通的,好好过日子的人!!!
   
   @wuyuanbutian:轉發來信:紧急呼吁全社会关注重庆的“高应朴案”(香港 司徒蓝方) 高应朴,1963年生,1983年武汉大学新闻系毕业。原《亚太经济时报》(原属广东省社科院属下)编辑部主任,后任《华商时报》(原属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属下)总编室主任,80年代末曾采访过两...(全文见图)
   
   @李悔之: 重庆的“黑打”令人不寒而栗!高应朴先生案件的所有审判过程,都是在秘密中进行的,当高先生被重庆秘密判决有期徒刑3年后,不许其上诉、不许其喊冤。而高应朴先生本人也表示“服从判决”,为此,还向重庆当局书面保证“永不翻案”。http://t.cn/zOiRrH7
   
   邵颖波:高应朴是我大学同学,多年没有见过面了,谁知道这条消息说的是否真实啊。◆@邵颖波:转发一条同学录上让我很焦急的消息:重庆原来还有比李庄更冤的人!@余以为:高应朴,1963年生,1983年武大新闻系毕业。原《亚太经济时报》编辑部主任,后任《华商时报》总编室主任。2009年底仅仅因在自己QQ空间写过几篇日记,对重庆打黑问题提出批评,结果被判刑3年,如今已服刑1年半。
   
   @U_reTooWeak:高应朴,1963年生,1983年武大新闻系毕业。原《亚太经济时报》编辑部主任,后任《华商时报》总编室主任,80年代末曾采访过两任国家最高领导人。2009年底仅仅因在自己QQ空间写过几篇日记,对重庆打黑问题提出批评,结果被判刑3年,如今已服刑1年半。
   
   关注薄熙来执政重庆时的“高应朴案”吧,至今外界不知
   
   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read.asp?BlogID=3919510&PostID=39743422
   
    高应朴,1963年生,1983年武汉大学新闻系毕业。原《亚太经济时报》(原属广东省社科院属下)编辑部主任,后任《华商时报》(原属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属下)总编室主任,80年代末曾采访过两任国家最高领导人。2009年底仅仅因在自己QQ空间写过几篇日记,对重庆打黑问题提出批评,结果被判刑3年,如今已服刑1年半。恳请高居庙堂的大人们千繁百忙中抽时间过问一下此案,大恩不言谢。
   
    本来,高应朴先生自身就曾是媒体人,可是当其“因言获罪”后,居然无法通过媒体为自己喊冤叫屈,真是天大的讽刺。好在天理昭昭、善恶有报,侥幸得是,庙堂之上还有火眼金睛存在,使重庆问题终于有了一点眉目。作为高应朴先生原来的同事,我真诚地希望重庆能够重新审理高应朴案件,使得高先生能够得以平反昭雪,并为其恢复名誉。恳望全社会舆论的关注。
   
    “高应朴案”是一起不折不扣的天大冤案。与众所周知的“李庄案”不同,“李庄案”毕竟是公开审判的,并且重庆方面无论如何还算给了李庄先生“申辩”的机会,而“高应朴案”的罪名却是一个莫须有的“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罪行,一点申辩的机会都没有,刀俎之鱼,任人宰割。大家不妨仔细想想:高应朴仅仅在自己的QQ空间写了几篇“日志”而已(除此之外,再无其他言论与行动),也仅仅是对“唱红打黑”提出点个人不同意见。高应朴先生既无反党反社会主义言论,更无反党反社会主义行动。竟然获如此重罪,是不是非常荒唐可笑?
   
    高应朴先生案件的所有审判过程,都是在秘密中进行的,当高先生被重庆秘密判决有期徒刑3年后,不许其上诉、不许其喊冤。而高应朴先生本人也表示“服从判决”,为此,还向重庆当局书面保证“永不翻案”。高应朴妻子(重庆某重点中学英语教师)还按照重庆有关领导的要求,也特地写了书面《保证书》,保证不将此案透露给任何人。
   
    于是,一个颇有黑色幽默味道、更为荒诞的、被人曲扭过的现实居然以一种令人啼笑皆非、唏嘘不已的方式这样呈现在世人面前:
   
    第一,在高应朴被捕、判刑到今天,在将近2年的时间内,高应朴的母亲(居住在四川成都)居然都不知道自己儿子坐牢的消息,而高的妻子只告诉高的母亲(不知是否有人命令高妻这样讲):高应朴“在伊拉克做生意”。而高应朴年迈的老母亲也确信自己的儿子在伊拉克做生意、干大事,还为此感到很骄傲,并经常带着得意的神情讲给自己的街坊邻居们听呢。
   
    第二,在高应朴被捕、判刑到今天,将近2年的时间内,高应朴妻子(重庆某重点中学英语教师)所在学校的领导、教师和学生,谁也不知道这件事情。他们只知道他们的同事、老师有个“在伊拉克做生意”的丈夫。尤其令人感到颇具“喜剧”色彩的是:即便与高应朴同住一个小区、甚至一栋楼里的邻居们居然也不知道高应朴被捕判刑的消息。每逢邻居、好友们问起,高的妻子也只能这样回答说:“我家老高在伊拉克做生意,现在的伊拉克能赚大钱呢”。
   
    第三,2009年夏末秋初的一天,高应朴在被重庆警方从家中带走后的几小时内,被吓得目瞪口呆的高应朴的妻子在惊慌失措中曾经给我与高的其他几个好友打过电话,希望我们几个好友能够通过自己的关系,在北京为高应朴聘请知名律师为其辩护。我们也为此奔走努力了几天。但没过一星期,高妻便给我们打来电话千叮咛、万嘱咐地说:“你们什么人也不要找了,千万千万不要再找律师了。”,此外,高妻还特别嘱托、反复叮咛我说:“老高这件事,你们千万不能让媒体知道,更不能透露给境外媒体。否则,一旦老高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听罢高妻的嘱托,我们几个朋友,立即停止一切行动,只好沉默以待。
   
    ……
   
    一转眼,接近2年的时间过去了。俗话说得好:皇上不急太监急,我们这些高应朴昔日的同事和朋友们,却是如坐针毡、度日如年啊。我常常这样联想:高应朴就像一只当着我们的面被宰杀的猴子,而我们这些同事与好友无疑就是一群被吓得魂飞魄散的鸡鸭,一天到晚大气不敢喘、惶惶不可终日。这是一种怎样的无奈与悲凉啊。
   
    据高妻说:老高服刑后身体状况比原来似乎好了一些,体重也减轻了不少。在监狱里可以阅览《人民日报》、可以看“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节目,还可以阅读一些政治、哲学、历史、小说等方面的书籍。你看老高这小子,在监狱里活得多“滋润”啊——莫不是这家伙是“故意躲起来修身养性”不成?诚如斯,实乃人生之“大智慧”矣,令我辈愧而望尘、实不及也!
   
   
    高应朴妻子电话:15086856737;其QQ号码为:26199498,736298435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