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女学生献给我哈达]
槟郎文集
·大汉朝的功夫熊猫
·久敬庄,中国的心脏
·诗坛门外汉槟郎老师
·读槟郎诗歌《秦淮女郎》
·此槟郎,非彼槟榔
·漫谈槟郎先生
·重游栖霞寺
·槟郎的亲情诗
·住步桃花扇亭
·诗歌疗伤的槟郎
·献给诗人槟郎
·浅谈槟郎先生
·阳光下的裸戏
·选修课老师槟郎
·议槟郎,忆槟郎
·真情浇铸的诗人:刍议槟郎诗歌的思想意蕴
·你好!诗人槟郎
·我会记得槟郎老师
·2012年底感怀
·赏析三首诗感悟槟郎
·故乡的雪
·一三新年致槟郎
·避言套十四行
·特别的你槟郎
·私下称他槟郎哥
·有一位老师叫槟郎
·文学写作老师槟郎
·感谢有你槟郎
·槟郎是个大小孩
·可爱的狂人槟郎
·给清溪小姑
·青溪梦忆
·杨佳小妹歌
·怀念诗人李煜
·槟郎:寻找森林里的羊
·黄叶飘落槟郎诗集
·方山洞玄观遗址怀古
·记槟郎:方山火山石
·其貌不扬的槟郎老师
·我的“槟郎”老师
·黑夜的乌鸦
·记敬爱的槟郎老师
·我心中的槟郎老师
·南京的朱湘
·寻找杨佳小妹
·南京神策门抒情
·熊氏牌锄头赞
·扫叶楼怀念龚贤
·郭仙墩之梦
·大学城的樱花
·哀悼同胞张如琼
·故乡的油菜花
·莫愁湖东堤
·春游琵琶湖
·方山千秋岭上
·千秋岭论道
·记传奇的老师槟郎
·利涉桥怀念吴敬梓
·方山记事
·木末亭怀古
·校园内外的槟郎
·槟郎与方山
·小忆槟郎老师
·朝拜祖堂山
·课堂上的打油诗
·祖堂山怀念法融
·方山道姑
·槟郎文学,诗情歌爱
·槟郎诗歌选析
·那些年,我认识一位老师叫做槟郎
·献花岩之恋
·最柔软面的槟郎诗歌
·南铁的槟郎
·播种诗歌的槟郎
·隐龙湖的怀念
·祖堂山的槟郎
·一朵奇葩的槟郎
·遭遇辟支
·朱元璋和他的哥们
·在南都怀念髡残
·我眼中的诗人槟郎
·槟郎笔下的琵琶湖
·说说咱们的槟郎
·槟郎《方山记事》读后感
·浅析槟郎《献花岩之恋》
·槟郎其人
·小身材的大力量
·那段难忘的记忆
·咏方山八卦泉
·青岛海滨冲浪
·插花女的传说
·插花女的传说
·乡村医院
·青龙山中的三湖走廊
·巢湖西坝口
·我在黄龙埝
·登青龙山瞭望台
·拜谒李白墓
·谁杀死了夏俊峰
·遇到槟郎哥
·诗歌那扇门内——槟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女学生献给我哈达

   
   
   
   女学生献给我哈达
     槟郎


     
     长条形的绫缎,
     洁白的哈达,
     似围巾般地挂在我颈项,
     两头丝穗飘逸地垂下。
     我突然沐浴在雪域高原圣洁的光里了。
     感谢你,我的女学生,
     我多想今生也是土伯特人。
     
     你向我走来,
     恍惚中裹着藏服彩条裙,
     长袖舞动如满月,
     翩翩像美丽的格桑花开放,
     又如藏羚羊般的活泼。
     你从陇南高地上向我走来,
     走到扬子江畔古都的江南好,
     走进我任教的大学校园,
     羞怯地做了导师制下的我的弟子。
     你我互致问候:扎西德勒!
     
     四年八个学期的缘分,
     老师与学生的交往,
     已有了第一学期美好的记忆,
     还会有更多的诗意的交往。
     记得那第一次的师生见面会吗?
     听你介绍是藏族族籍,
     我兴奋地连珠炮般地发问。
     因为身为汉族,我最喜爱的
     少数民族就是藏族。
     我已写过一些相关诗文,
     我的玛尼梦总能缓解我在
     现代都市拚生存的累累创痛。
     
     记得那次金秋时节的
     青龙山旅游吗?我带着你们
     爬山涉水,你给我介绍
     你的家乡甘南合作市的风情。
     讲美丽的桑科草原和圣洁的拉卜楞寺,
     讲你的汉族阿爸和藏族阿妈。
     你们被山村里的狗吓坏了,
     我用包挡着狗保护着你们。
     我们有只是两个人的合影照呢。
     回来时是你们的美丽征服了司机,
     免费带我们回到江宁大学城。
     
     长条形的绫缎,
     洁白的哈达,
     似围巾般地挂在我颈项,
     两头丝穗飘逸地垂下。
     我突然沐浴在雪域高原圣洁的光里了。
     感谢你,我的女学生,
     我将永久地好好保存它。
     而对于我们两个民族间的不幸,
     我非常悲痛!春天已经来了,
     一切都会好起来。
     我也不会忘记,是你的藏族阿妈
     亲手打点哈达捎给我的,
     代我顺致祝福:扎西德勒!
     2012-3-21
(2012/03/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