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我读槟郎诗:《元宵节快乐!》]
槟郎文集
·您好,槟郎先生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咏江宁吉山
·重游将军山
·谈槟郎的散文
·别了,骆家辉
·闲谈槟郎其人
·放眼豁蒙楼
·走近槟郎的女神
·浅谈槟郞老师的散文
·旧都雾霾
·登狮子山阅江楼
·最难忘的槟郎老师
·故乡的葵花
·怀念耶稣
·耶稣找爹
·2013年底小结
·大四学生写给老师
·谁令除夕不是节
·故乡的紫薇洞
·寒假打短工
·槟郎诗歌的情与真
·东莞的技师
·考场外的莫愁湖
·槟郎在豁蒙楼
·终于遇到你
·辟支的路
·怀念穆罕默德
·赫蒂彻的小情人
·槟郎诗歌印象
·我要寻找阿拉丁
·支支的校园
·掠览槟郎诗歌
·易卜拉欣与儿子
·真性情的诗人槟郎
·怀念释迦牟尼
·旅游与诗歌中的槟郎
·我爱弥勒佛
·鸡鸣寺路的樱花
·浅谈槟郎诗歌《乡村医院》
·樱花的原乡
·李后主的樱花
·樱花中的诗人槟郎老师
·一个人的观音
·毕业前的记念
·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
·老山怀念张孝祥
·春天的云儿
·谈槟郎的旅游散文
·多味的诗人槟郎
·我身边的真诗人槟郎
·游石塘竹海
·人间惆怅客槟郎
·槟郎的旅游文学
·躺在方山上
·南京一诗人槟郎
·始于情归于诗的槟郎
·我认识的槟郎老师
·亦师亦友的诗人槟郎
·我眼里的槟郎
·记我的老师李槟
·槟郎与旅游文学
·点赞槟郎老师
·青龙山黑洞岭
·方山的槟郎
·槟郎文学
·槟郎的风景
·飞上紫金山
·我的槟郎老师
·樱花般的诗人槟郎
·哀悼方久书
·永慕庐独坐
·槟郎是谁
·槟郎的济州岛
·多情的诗人槟郎
·看杨柳湖赛龙舟
·槟郎访问华侨小学
·看莫愁湖龙舟赛
·龙舟赛上的傻妹妹
·又有谁人识槟郎
·南海,我的夜莺
·黄土地上的南海梦
·课堂上的肖像描写
·多侧面的诗人槟郎
·赤瓜礁印象
·永暑礁的女郎
·楼顶望方山
·梦随李白游
·十二行诗三首
·我赞美蝴蝶
·一对蝴蝶的传奇
·隐逸南京的诗人槟郎
·槟郎的故事
·孟姜女的眼泪
·我所认识的槟郎
·独对爬山虎
·暑假开始了
·方山的月亮
·耐人寻味的槟郎
·拜谒郑和墓
·槟郎诗歌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读槟郎诗:《元宵节快乐!》

   我读槟郎诗:《元宵节快乐!》
     吴杰亮 10思想政治教育
     
     从千里之外的南京回到老家过年,在火车上,我就要度过一天两夜。而我到家还不到三天,就除夕了,真令人感慨这早来的2012年春节啊。
     对于我家乡的习俗,从除夕夜到正月十五,都叫做“过年”,这年,要到元宵节过了才算“过完年”。如今,读到槟郎老师的《元宵节快乐!》一诗,不禁让我回想起短暂的寒假。


     
     “窗户和墙壁使严寒不得
       入室,只得如游魂无语吧?
       爆竹声声,却毫无阻挡地
       闯了进来,惊醒梦靥中的我,
       使劲揉去眼帘上的警器血光。
       今天好日子,元宵节快乐!” (槟郎《元宵节快乐!》)
     或许今年的年比往年的冷吧?因为在福建,我也穿起了羽绒服,带起了皮手套,更装备起我在南京买的雪地靴。槟郎老师的家或许更冷吧?但是,“窗户和墙壁使严寒不得入室”,可见老师家里的温暖,那严寒“只得如游魂无语”。
     过节对于中国人来说都少不了热闹,这话看来在哪里都适用。爆竹声像调皮的娃娃,“毫无阻挡地闯了进来”,惊醒了梦靥中的槟郎老师。简单的一句话,淋漓尽致地道出了槟郎老师家乡的热闹场面。
     
     “巢湖故乡正月十五叫小年。
       而今已被异乡改称成元宵节,
       却无望地怀念母亲捞的元宵。”(槟郎《元宵节快乐!》)
     余光中的《乡愁》是我们耳熟能详的名篇,但是槟郎老师一句简单的“无望地怀念母亲捞的元宵”,不禁让我潸然泪下。因为我也是千里之外的游子啊,我也是每年的寒暑假才能回家啊,大一时的中秋,是我第一次离家后过的节,虽然有同学、教官、辅导员陪我们过节,但是,那“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的心酸的滋味,也只有漂泊在外的游子才能够体会得了啊!
     
     “便想到初四回过的故乡了:
       合芜高速上的车一将试刀山
       冲破成隧道而出,小山村
       便以惊喜击伤我的乡愁。” (槟郎《元宵节快乐!》)
     这节诗,让我想起了我的家乡——自古就有“闽南三角洲”、“福地”的福建漳州。由于某些历史原因,福建在这几年才开始后来居上,特别是去年的“小城镇”建设和“厦成”高速公路的实施,我可以预见,我们的“小山村”,在不久的将来,也会成为“黄金宝地”,就像槟郎老师说的,“惊喜”,我相信,这一天不远了。
     
     “七年后重逢的大侄女做新娘了,
       老屋墙上仍挂着我的老照片,
       拜谒宗祠里的状元李黼公像,
       没来及去青山坡上的父母坟茔,
       匆匆地将自己又投入乡思里。”(槟郎《元宵节快乐!》)
     有人说,老的最快的是新娘,因为第二天,“新娘”就会变成“老婆”了。当然,这是一个玩笑。
     我几年大二,或许还不到谈婚论嫁的年龄,但是从槟郎老师的字里行间,我捕捉到了槟郎老师对于匆匆流逝的时间的一种感慨。新房变成老屋,新照片变成老照片,而时光流逝,也让“子欲养而亲不待”了,这是何等的无奈啊!
     
     “送儿子小学最后学期开学报名,
       然后陪她去逛街进服装店,
       进折价书店摸摸还嫌贵的书。
       闹市区人潮如流中随意地游动,
       最后空空两手知足地敲响家门。”(槟郎《元宵节快乐!》)
     短短的72个字,槟郎老师向我们展示了一幅浓浓的、充满爱的“亲子图”。
     在我小时候,我总是一个人。从一年级开始,我父母从来没有和我一起做过什么,甚至上了大学第一天来到南京,也是一个简单的行李箱陪着我,更不用说陪我逛啊什么的!或许时代在变化,或许我的那个“独立”的时代,“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我想,槟郎老师是一个懂得生活的、有品位的人。因为我们从诗中可以看出,他不会轻易去买书,即使价钱便宜,我想,这是槟郎老诗对于“精神食粮”的挑选的严谨性的体现吧!
     最后“空空两手知足地敲响家门”,但是怎样惬意的一种生活啊,不是买不起,而是追求一种享受,这是随便哪一个人就能拥有的吗?我向往……
     
     “我的人生太蜗居于书斋,
       周围的市民生活太庸碌普通。
       我不该昨夜上网熬得太深,
       更不该学张生翻墙眺望西厢。
       穿衣吃饭读书问候亲友:
       今天好日子,元宵节快乐!”(槟郎《元宵节快乐!》)
     当今社会,物欲横流,我觉得“蜗居”挺好,这不是消极避世,而是权变。或许有人喜欢轰轰烈烈的生活,但是能在庸碌普通中找寻到那属于自己的一方净土的人更是值得尊重。
     穿衣吃饭也罢,读书问候亲友也罢,我们都是寻常的人。以前我不认识槟郎老师,槟郎老师也不认识我;现在我认识槟郎老师,槟郎老师或许不认识我;以后我可能还记得槟郎老师,但是槟郎老师比一定记得我!
     2012-3-5
(2012/03/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