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艾鸽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仪器的困惑]
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美芝逸翠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青青河边柳
·艾鸽情诗:秋天的眸子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芳坠大酒楼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紫罗兰之躯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路边的丁香
·艾鸽 沁园春 秋(贺第5届独立笔会)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轮下的呻吟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主小老婆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红卫兵纵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北大美才女
·艾鸽油画《美人逸》
·艾鸽诗歌《人啊 你在哪里》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5毛钱丧命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枯井里捞尸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孤魂亦可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铁倒双影
·艾鸽诗歌:神游秋霄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郊野留血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大荒漠天祭
·艾鸽油画《美人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小小自然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新婚破处夜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领导先走后
·艾鸽:百年荒诞与革命正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蹊跷车祸案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身未带发票
·转载:2011年文坛10大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香衿下深冤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第四胎女婴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子夜两点半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公务员轶事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名牌女发飙
·艾鸽《七律》辞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失踪的紫昕
·《沁园春》 岁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厌世女奇亡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花季女之终
·艾鸽词《卜算子》 咏梅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直播佳人绝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一张迷人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中国式奸杀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同居房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搭错出租车
·《诗评天下美女》封面和封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洞房花烛泪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女贼的羞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陌生人宣泄
·长篇小说《夜青春》:晚幕校园外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临时性强奸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玉体难自辩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雇人施暴案
·艾鸽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仪器的困惑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汽车后备箱
·艾鸽词《沁园春》早春
·长篇小说《流馨阁》封面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错生在人间
·艾鸽:八声甘州(悼方励之)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少女游街案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第二次文革屏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街头小景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夜聚钓鱼台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社会角落一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咸鱼闹翻身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超级文字狱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自发性抗暴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红歌手联盟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揪斗民主派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新图腾崇拜
·美国之音:全球部分华人签署宣言,要求平反六四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在巴黎出版发行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迎战大文豪
·艾鸽照片一组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一章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二章
·艾鸽2012年9月25日留影巴黎戴高乐机场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三章
·图片:艾鸽在思考这个世界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四章
·长篇小说《情荒》封面
·习近平走向历史的台阶
·艾鸽诗歌《选择》
·艾鸽照片:阳光明媚
·艾鸽诗歌《路口》
·艾鸽照片:梦幻青春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活魂》封面
·自由日---献给世界人权日
·转载:前中青报总编徐祝庆向六四受迫害的记者编辑“道歉”
·艾鸽散文诗《自由 从周末开始》
·艾鸽词:沁园春·雪
·艾鸽词(满江红纪念赵紫阳)
·艾鸽词《八声甘州》悼念许良英
·长篇诡谲派小说《情荒》节选
·长篇小说《情荒》子夜出命案
·词:高阳台(悼念胡耀邦)
·诗歌《永不凋谢的瞬间》
·自由之母——为所有不能奔丧的民主人士的亲情而作
·纪念六四邮票部分稿样
·艾鸽诗歌《拥抱你 自由》---纪念六四24周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艾鸽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仪器的困惑

   
   
   艾鸽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仪器的困惑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月3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艾鸽更多文章请看艾鸽专栏


   
   
    光阴飘去,又闻早春芳菲。夜露冷中一脉温馨。又一个女孩从青春魔方中走了出来。她名叫谢秋英,约莫20岁左右,一眼望去,燕身羽轻,泛红溢润,鬓垂长条,眉愁凝思。见面后,她就冒出一句:“小鸽子,这世间怎么事事有窟窿,还要不要人活?”我看得出来,她刚经历过一些苦楚,就淡淡一笑:“我就是专门记人寰野史的,快快道来。”
    (博讯 boxun.com)
   
    她本来富有魅惑的表情,此时显得呆滞,她叙述完后,依然宛若木具雕模。而她的故事确实令人不胜唏嘘。
    那是她前不久的一天下午,她到精品店里购物,没买到想要的东西,就从出口出来,突然,精品店里的防盗检测器支嘎支嘎地叫了起来。
    她感到纳闷:自己没有偷东西呀。
    保安过来了,把她的包单独过了一遍,没有响声。又把她的外衣单独过了一遍,仍没有响声。可让她本人穿着很少的过,防盗检测器仍支嘎支嘎地叫唤。
   
    保安把她带到房间里,要她主动坦白把东西藏在哪里了。
    他不怀好意地笑了笑:“是否需要我帮你拿出来?”
    秋英眸子发亮:“我不可能偷东西,我有正当职业。”
    保安讥讽地:“在小偷看来,偷东西没有不务正业。”
    秋英冤屈地:“你凭什么说我偷东西?”
    保安眼神摇曳地:“那是机器告诉我的。”
    秋英十分纳闷:这机器也会制造冤案呀!
   
    寒露无情,风更无情。天色已经晚了,保安不放她走。她哭了,但眼泪打不动保安的心。除非赤身裸体地检测,秋英不肯:“那是侮辱我的人格!”
    双方僵持不下,后来保安报了警,来了个女警,重试了一遍,几乎是赤身裸体了,但防盗检测器又开始支嘎支嘎地叫。女警把她带到审讯室,用各种方式在各种部位都没有收出赃品。女警怀疑:“是不是把东西吞进肚子里了?”
    当夜没放她回去,第二天带她去做透视,发现她肚子里有金属。这下麻烦大了。
    “你把什么东西吞进肚子里了?”一个严厉的声音。
    秋英表情麻木:“没有,不可能。”
   
    疏柳残蝉,淡烟疏霭。权力人最后决定动手术把证据取出来。秋英觉得难怪肚子里总是隐隐作痛,也同意了。结果令人大吃一惊:是她半年前剖腹产时医生忘记遗留在肚子里的一把手术钳。她半年前孩子出生不久,一次感冒,护士把吊瓶针水换错了,导致新生儿死亡。至今还在打官司,医院竟然把护士炒掉后,就再也不理她。如今又白白挨了一刀不说,受尽了各种羞辱。
   
    鸳鸯飞去却回头,她没有勇气再活下去,买了一瓶农药,一口气喝了下去。“幸好是假货, 导致我还活到今天。”我用各种人生哲理开导她,期望她勇敢地活下去。她点点头,依然神色疲惫,就如一只受伤后欲坠落在大海的白天鹅。
   
    有词为证:浣溪沙
    此时情绪强迟留,径独徘徊夜深沉,檀心何辜悲情流。
    绿波红蓼正春游,销尽芳稠任东西,那知人间锁眉愁?
    -----未完待续----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2012/03/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