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临时性强奸]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5
·艾鸽长篇小说《死亡地带》入选为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临时性强奸

   
   
   艾鸽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临时性强奸
   
   


   
    落英如雪盈盈怅离,孤风微雨穿过暮鼓。如约打开青春魔方,一个弦姿翩翩的女孩子走了出来,她约莫20岁左右,脸上阴间多云,美貌似乎在潇潇夜寒中怯晚落色。可她的美依然是不容置疑的。她自称叫沈丽。我问道:“你也有什么不幸遭遇或伤心事吗?” 沈丽眼波汍澜:“我被人‘临时性强奸了’!”
   
   
    我泥塑木雕似的:“‘临时性强奸’?闻所未闻。”
    沈丽仰天而嘘:“是法官说的,临时性强奸’ 属于临时性的即意犯罪,犯罪前并无商谋,要从宽处理。”
    我深感怪异地:“你的身体原谅‘临时性强奸’吗?”
    沈丽脸上发汕: “我们还是职业中等技术学校刚毕业的学生呀!”
   
    随着她的叙述,魔方中不断出现的画面:
    一个傍晚,她和女伴突然接到两个酒店保安的邀请,请她去吃晚饭。沈丽平时一般不太接受不熟的男人邀请,可被保安邀请,一切都好像被涂上了保护色。特别是那金光闪亮的制服,迷住了她们。两女孩商量:
    “去不去呢?天晚了……”
    “去吧,认识两个保安朋友也好。以后,如果碰上坏人,他们没准能帮我们。”
   
    路边的小饭店里,沈丽和女伴犹豫半天终于就座。俩保安的热情是保镖式的忠诚。方脸的叫李铭,矮个的叫张野,他们点了饭菜和白酒。沈丽羞涩地:“不好意思,我们不会喝酒。”
    张野递过酒杯:“跟我们喝酒没事。美女不喝酒,如何耍风流?”
    方脸的男人:“认识了我们,是你们上辈子烧香烧得好!俩美女配俩保镖,这种待遇是明星待遇呀!”
    沈丽噗哧一笑:“你们可不要监守自盗呀!”
   
    张野不停地给他们灌酒:“我们的职业是天然的保护神,护花使者。”
    李铭又叫了一瓶酒:“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如果有人要欺负你们,打你们的主意,你们只要啃个气,我们舍命陪君子。”
    俩女孩已经被灌得前言不答后语。一个闭上眼睛:“今天……我话都说不出来了,如果,今天碰上坏人……你们责无旁贷!”另一个手掌扶头额:“我……,你们……,我要你们负责送我们回家,不然……路上有坏人!”
    俩保安正中下怀:“一切有我们!放心,碰上坏人,我们一个人放倒俩个不成问题。”
   
    夜幕狰狞。俩女孩在醉意朦胧中感觉好象躺在床上,有人在脱她们的裤子。沈丽惊叫道:“……这是在哪里?” 张野也在脱衣服:“在酒店。”另一女孩也觉得不对:“怎么会在酒店?” 李铭已经准备战斗了:“你们碰上坏人了!” 俩女孩嚷道:“你们怎么不救我们?”沈丽已经受到创伤,她吓醒了:“怎么?坏人就是你们?!”另一女孩直呼:“保安救命!”俩保安气喘吁吁:“我们正在和他们搏斗!你们要忍耐。一切都会过去的。”
   
    事情已经无法挽回。第二天,俩女孩以强奸罪告发了俩保安。张野在法庭审讯中垂着头:“我们一开始确实不想强奸她们,可后来发现她们长得太漂亮了!” 李铭振振有词:“我们在发现她们长得太漂亮时,也还没有想强奸它们,可后来发现她们喝酒喝醉了!” 张野雄赳赳的抬起头:“在发现她们喝酒喝醉了的时候,我们仍不想强奸她们,可后来到了酒店。” 李铭的眼神非常淡定:“其实,即便到了酒店里,我们也没想到要强奸她们,可后来脱光了她们的衣裤……,” 张野终于有所内疚:“在脱光了她们的衣裤时……,我原来不准备强奸她们的心态发生了变化,妈的,她们确实太美了!” 李铭请求宽恕:“在各种性交条件都具备的前提下,我突然有个想法:可不可以强奸她们?”
    法官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临时性强奸。情有可原。从宽处理!”
   
    有词为证:玉蝴蝶
    凄切伤悲人哭,悔得青春迟。
    凭何识友朋,唯信保镖知。
   
    冬寒不剥皮,人损血泪滞。
    早知莫信官,不曾断魂戚。
    -----未完待续----
(2012/03/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