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作舟博克
[主页]->[诗歌]->[作舟博克]->[一个重庆老百姓眼中的“王立军事件”]
作舟博克
·最后一夜
·《一只可爱的老母鸡》
·【“废物”】
·【“废物”】 ◇ 第二幕 ◇
·"废物" ◇ 第三幕 ◇
·《今日立冬》
·漫画,胡锦涛,克林顿和口淫
·【不贞的有夫之妇】
·『书与爱情』
·【恐怖分子 --- 他在观察】
·【向一位老人致敬】
·【“外省人”:一个语义逻辑的错误】
·【与一位美国老太太的谈话】
·『三缺一』
·白灵:迟到的高潮
·【将“伟大”归还给齐达内】
·作舟诗赠中国河北省廊坊作协副主席赵丽华
·《洗脑与意淫》1.
·[洗脑与意淫] 2.
·洗脑与意淫[3]
·从鱼玄机到张艺谋:::::
·王小波:傻小子的勃起
·【中国诗歌两千年】
·【写给1989年出生的中国人】
·【红楼梦醒:“黛玉葬菊花”】
·【红楼梦醒:“黛玉葬菊花”】2.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红楼梦醒:“黛玉葬菊花”】续
·黛玉:“我出家的确是为了‘逃避现实’!”
·“你又是谁的私生子!”
·“陈晓旭是你害死的!”::
·黛玉:'出了名,才知道什么是“后悔莫及”啊!'
·【“外省人”:一个语义逻辑的错误】
·“小子,你靠近一点儿!”
·孔子见了老子后::::::
·老子拍了拍孔子的肩膀说:
·『从‘庄子的抑郁症’到中国的‘杀人文化’』
·〖 咬住爱情不放的狗 〗
·诗谜---
·1
·『老子洗头,孔子偷窥...』
·《眼睛不是心灵的窗口》
·『草包、孔子与昏君』
·海外最爱国的中国人:
·中国大陆一个没有星星的夜晚
·【“孝子”与“丑女人”】
·※ 西方的持异见者 ※
·★ 今天是全世界人民的节日!
·《生命来自外星球?》
·『中国人仍生存在糨糊里』
·【太“芙蓉姐姐”了!】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2.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
·鸡:做爱吗?
·『两个鸡的对话』
·“小日本儿时,汉奸都跟大款似的!”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续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
·[续]疯狂的中国石头
·华南虎: 07年最有特色的中国童话
·★『1月3日美国最流行语汇』★ (图)
·※大奶和二奶的对话※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续
·如果明天中国国家主席“白白”了......
·《记忆就是童年》
·:中国人的“语言思维”仍在浑沌之中
·::英语中的"老鼠"
·◆夫◆娼◆妇◆随◆
·◆温家宝◆ 请你注意了!!
·◆ 三月,到西藏来看血 ◆
·对于西藏,你可以闭嘴了!
·学汉语
·魏京生在狱中就西藏問題給鄧小平的一封信
·◆◆吸血『与』美丽◆◆
·〖佛陀不是神〗
·:: 達賴喇嘛的巨大財富 ::
·『三位华人后裔』
·★爱国的人是罪人吗?★
·美国将驱逐大批华人 (图)
·“我要是藏族,我他妈的也要藏独!”
·清明节---送“二奶”烧“小姐”!
·◆圣火◆早就被玷污了
·::::: 致王千源的父亲一封信
·::::: 剃髮易服 :::::
·“女人”不会爱国!!
·:::::爱国的淫棍!
·小评“人民日报短评”
·“和王千源相比,李洹是一(傻)- (逼)!”
·艺术系的学生是怎么爱国的
·【中华民族的暴力基因】
·『胡哥』与『伟哥』
·王千源和木子美的裸照
·王千源:“学生会”黑社会!
·:: 乳房與抗爭 ::
·“若爱国至此, 我宁愿做一个没有具体祖国的人!”
·::::“奥运”::::::: “熊掌”::::
·大地震,震出了中国人渣!(图)
·震后最大的危险!!!
·“捐款秀”出现了丑陋的画面
·【 钱 是 王 八 蛋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重庆老百姓眼中的“王立军事件”

这两天,关于王立军同学与不厚同志的传言多如牛毛,阿左阿左们更是展开了激烈的论战,在主义问题上争论不休。俺作为一个重庆老百姓,也来说点看法。 其实俺不太喜欢左派与右派这个说法的。不管是阿左还是阿右,他们是好人,一群忧国忧民的人,他们的言论是推动社会进步的重要力量(当然,他们的思想真转化为行动可能就祸国殃民了)。但为了有所区别,俺就暂把他们看作是左或者右。
   
   对于阿左,创造了重庆模式这个说法,他们认为重庆模式是中国的希望。 阿右们,则针锋相对说,重庆是在复辟文革,破坏法制。 到底谁对谁错呢? 作为一个老百姓,俺认为不必把问题想得这么复杂,胡适不是说过嘛,“少谈点主义,多谈点问题。”简单的问题上升到主义的层面,往往是堂诘诃德与风车大战,闹笑话而已。 俺也来对阿左阿右们说几句: 第一,根本就没有什么重庆模式。你们为重庆模式为论战,纯属堂诘诃德与风车大战。 重庆不过为老百姓干了点实事,干了一些该干的事情而已,这是仆人们的份内之事。仅此而已。这些事情是任何模式都应该干的。俺在重庆呆了十几年,从来没有觉得重庆是一种模式,如果干了这点事就可以成为一种模式,这真是中国人的悲哀。
   
   一年多前,当俺在网上看到重庆模式的争论,不由十分诧异,重庆居然成为一种模式。这些知识分子都能搞啊。 如果不厚同学把重庆当作一种模式,这是为了追求进步的政绩包装而已,干了点事就无限夸大充分宣传。同样,注同学如果在广东干了些事,也根本称不上什么模式。 阿左们把重庆看成一种模式,纯属臆想。这些阿左,整天生活在梦中,他们抱怨中国走了资产阶级道路,他们心目中的理想就60年代的文革和目前的朝鲜。重庆所谓的唱红打黑,使他们的梦想有了一个寄托的目标。

   
   于是大加吹捧重庆。 阿右们,则与阿左针锋相对,把所谓的重庆模式说成是复辟文革,破坏法制。这个更是为了与阿左论战而炮制的想象,阿左们喜欢文革,所以阿右们就认为阿左喜欢的东西一定有文革特征的。这是不了解事实的想象,俺在后边会详细论述。 作为重庆老百姓来讲,这些阿左与阿右的言论,都很可笑。 这些阿左和阿右根本就不了解重庆!也未必了解他们所谓的广东模式。 打黑能够代表一种模式么? 任何政党,管它找什么大旗,讲什么主义,都必须反对腐败,打击黑社会。这和模式有什么关系? 唱红能够代表一种模式么?唱唱歌而已。充其量一场政治秀而已。雷声大雨田小,讨好ZY高层的老革命而已。和模式有屁关系。
   
   其实,这些所谓的重庆模式,广东模式,都是D领导下的同一种模式。 从经济上讲,中国都是一种模式,“吃伟哥模式”。中国的地方官员任期只有5年,所以他们都是急功近利想出业绩,为了出业绩,他们滥用凯恩斯主义,拼命用投资剌激经济,拼命哄抬房价地价为投资筹集资金。这本质上是用吃伟哥的方式来创造持续的兴奋,结果兴奋之后就是肾虚,而且是严重的肾虚,快休克的肾虚。无论重庆还是广东,他们的经济发展都是这种模式,没有本质的区别。重庆也讲过所谓什么经济纲领,俺听过但早就就忘了,因为这都是蒙人的。
   
   从意识形态上,所谓的重庆模式和广东模式更没有什么区别了。都是扛毛爷爷与邓爷爷旗帜的,能有什么区别。 重庆和广东,所谓的巨大区别,是阿左和阿右们为了论战臆想出来的。老百姓看起来觉得很可笑。俺作为一个重庆老百姓,给大家讲讲真实的打黑,真实的唱红。 第二,关于打黑: 在不厚来重庆之前,重庆很黑,也不黑。
   
   说重庆不黑,是因为全国都这样。只是其他地方没有打重庆先打而已。 关于重庆的黑,我也是亲身体会的。 20年前,当俺到重庆读书时,被中巴车司机宰了,1元钱车费硬被要了十几元,一车人敢怒不敢言。这是俺第一次认识到重庆的匪。 第2年,俺在火车站又被存包的宰了。一个警察就站在傍边,俺向警察求援,警察把俺怒斥了一番。俺才认识到警匪是一家。 后来工作了,发现警察工资不高,但都富得流油。钱多得用不完。 考驾照,有个词叫软过,给钱就可以通过,而且名码实价!如果你不想考,可以干脆用钱买个驾照,也是名码标价的。 交通违章,找点关系打个招呼就可以私了。有钱人酒后驾驶,更是不怕,打个电话就搞定了。
   
   俺有个亲戚,自己做生意的,搞了些企业,他告诉俺他经常请黑道的吃饭。俺大吃一惊。这才知道做生意的老板,要黑白通吃,不学会和黑道打交通,生意就没有办法做。 有一天,俺发现其实这些都是小问题。有一天,有人告诉我,公安局长文强是最大的黑社会,俺大吃了一惊,还有这种事?朋友笑俺太没有常识了。在重庆这是公开的秘密。 重庆真正的纯黑社会,力量不大,他们没有成立什么帮,也什么成立什么党。无非是收点保护费,当当打手挣点钱而已。真正的黑道分子,都是司法系统培养出来的,那些开妓院的、开赌场的都必须在司法系统有后台。 重庆的黑,本质上就是司法系统的腐败问题。
   
   当老百姓对重庆的黑已经习惯之后,突破有个叫王立军的把他们都办了,给了老百姓一个惊喜。 王立军,这种人的本质就是一个酷吏,专挑体制内人的毛病搞大清洗,这样的人性格往往比较极端,他就是一把刀。他这样的人下场往往不好,因为得罪人太多。这样的人有可能名垂千史也可能遗臭万年。是香还是臭,取决于他把刀对准了谁。
   
   在重庆老百姓中,立军同学的名声很好的,因为他把刀对准了黑社会和腐败的司法系统。 文二哥死了! 文二哥的手下坐牢了。 那些开赌场的,开妓院的,收保护费的,拿刀砍人的,基本上被一网打尽! 驾校考试,软过不行了!买驾照更是不可能了! 交通违章,找关系也了不掉了。 唱酒开车的,管你什么关系,先到拘留所关3天再说。 王立军在重庆也开始一遍骂名: 骂立军同学的,首先是公安! 曾经和人聊天时说,公安系统全部腐败,你总不能把公安系统的干部全部办了吧? 但王立军就是干了这件不可能的事。他在公安系统进行了大清洗,很多有问题的官员全部挖出来。当然,他不可能把大多数公安局的官员都送进大牢,法不责众。他还是网开一面的,交待问题,不做官了也不查你了。很多原来的处级干部,开始沦为普通警察,上街执勤。在大清洗的背后,他搞了在公安局搞了个竞争上岗,这相当于把那些当官的全部撤职了重新竞争。
   
   很多公安系统的人很恨立军同学,在这样的大环境中,个人是微小的,人必须适应环境,谁都会有点问题。辛苦奋斗了几十年,被立军同学清零回到原点,这也太不合情理了。 很多公安很怀念文强同学。文强时代,公安局的日子太好过了。要钱有钱,呼凤唤雨。在立军时代,简直就是官不聊生。俺认识一个人,老公是公安,以前天天开车来接老婆下班,王立军时代就再也没有时间接老婆。 骂立军同学的,还有这样一批民营企业家。他们本来是黑道出生的,但他们已经金盆洗手。当上了民营企家。当起了房地产开发商,如庆隆的彭治民,那个开发“俊峰龙风云洲”的开发商李俊,等等。善良的老百姓觉得他们已经放下屠刀了,可以既往不就了。不过立军真狠,把这些民营企业家的老底揭出来,把他们都法办了。
   
   这批人虽然不多,但他们势力大,他们的利益代言人炮制了许多言论,如借打黑强占民营企业家资产等等。甚至有人把他们包装成温顺的基督徒。 第三,关于唱红。唱红让人想起文革,所以唱红是引起非议最多的。 唱红是干啥的,重庆老百姓都清楚。这是不厚同志为了追求进步,讨好革命老同志。你说他是政治投机也罢,说他啥折腾也罢,也就那么回事。他目的决定了雷声大雨点小,宣传包装重于实质。 作为一个老百姓,俺没有感受到唱红对俺有啥影响。俺是国企的,俺从来没有唱过红。也没有人要求或者动员俺唱红。俺老婆是事业单位的,也没有人让她唱红。 党偶尔举办一个唱红歌比赛。喜欢唱歌的就参加一下。不喜欢的人不参加就是了。唱歌而已。比赛之前培训一下,对上级交待得过去就完了。
   
   经常唱红的人,比如红歌会的人。都是一些太婆大爷的。他们经常唱,甚至天天唱。他们为什么要唱。我看这不是什么政治信仰问题。所谓红歌,50年代60年代的歌,老年人唱的歌而已。年轻人唱年轻人的歌。老年人凭什么不能够唱老年人的歌。 对于老年的歌唱爱好者,他不唱红歌他唱啥?难道他去唱张学友的《吻别》?俺有个亲戚,70岁了。他也喜欢唱红歌。十年以前他就唱这些歌。他认为80后唱的简直就不能叫歌。 唱红歌,并不象阿左阿右们想象的那样,代表意识形态的重大问题。年轻人喝《吻别》,他就真的是在抒发与女朋友亲吻的感觉么?老同志们唱红歌,也只是唱歌而已,并非代表对毛同志的无限感情与DG的无限忠诚,更不代表对文革的怀念。要说起文革的故事,这些老同志可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他们的大多数是那个荒唐年代真正的受害者。
   
   第四,不要动不动就上升到主义问题,否则会闹笑话的。 先讲一个阿左的笑话。 几十年前,一只农民养了一只鸡。养鸡就养鸡吧。用它下蛋也可以,卖了也可以。宰了吃肉也可以。这无非是一只鸡的问题。可以,有一个阿左非要上升到主义问题,说这是资本主义的尾巴。 这个故事很荒唐,但几十年前,这种荒唐的事情天天在发生。 今天,如果动不动就上升到主义的层面。同样也会闹笑话的。 重庆打黑,就那点事,仆人做了点该做的事而已。阿左阿右们非要从主义的角度去争论,在俺老百姓眼中,这又是在制造笑话而已。 有一种好笑的言论,说重庆打黑是在复避文革,破坏法制。 就打黑那点事,用得着上升到这种高度么? 民主与法制,是老百姓期永远的追求。估计还要几十年的努力才有希望。 但打黑和法制是两码事。难道不打黑就法制了。难道法制没有建设好就不打黑了。也可以任由公安系统人员腐败了。
   
   其实说打黑在破坏法制的人,根本不了解真实的打黑。他们的论据都是网上的谣言,是打黑中利益受到损害的人编造或者臆想出来的。 首先是李庄案!有人以李庄案为依据,说明打黑在破坏法制。 李庄这人是干啥的?李庄本身就是司法腐败的象征,抓了他怎么能和破坏法制挂钩呢? 李庄这人当律师挣钱靠民主与法制吗? 狗屁! 中国的法院,是不讲法制的,讲的是钱,讲的是关系。谁有关系谁有钱,法院的天平就倾谁。这是公开的秘密。李庄就是这样一个贩卖关系的人。 有个律师朋友讲,中国的律师,最不喜欢接的案件是刑事案。最喜欢接的案件也是刑事案件。
   
   
   
   
   
   
   
   如果你是老百姓,没有关系也没有什么多少钱。肯定律师不愿意接,因为这种案件他挣不到多少钱。如果他接也是被迫接,因为律师有考核指标,似乎接的刑事案少于一定数量是通不过年审的。 但如果你有很多钱。肯定有律师愿意接你的案子。他会给你讲,我有关系帮你减刑。你这个案子本来应该叛多少年,如果少判1年,你给我多少钱。 李庄就是这样一个律师,他的办事方法就是先收150万元。事成之后,再收300万元(150万元300万元只是举例)。据重庆司法界人士讲,李庄来重庆,猖狂之极,宣称自己关系有多么的硬,根本不把重庆放在眼里。庄哥要找关系,总要找点理由吧,于是他告诉他的客户,你要对外讲,他们对你刑讯逼供,...,然后我就人把你弄出去。 没有想到他的客户想要免死急着立功,把他出卖了。所以李庄就坐了两年的牢。 很多律师界的人为李庄喊冤,不过为了他们的利益。作为一个律师,他们必须适应司法腐败的环境,他们同时也是体系腐败的受益人。他们在这个体系中,贩卖关系赚了不少钱,但整治司法腐败,他们有可能成为法制进步牺牲品。 李庄案,给重庆司法界扣了一顶破坏法制的帽子,夸张了一点。 有人以程序为由,说明打黑破坏法制。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