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喻智官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喻智官]->[金家王朝是如何建成的?]
喻智官
部分散文和评论
·用利剑支起的“和平大纛” ——论习氏的“命运共同体”
·小曼德拉的父亲 ——记良心犯张海涛
·有关文革的真相、反思和忏悔──从罗瑞卿倒台“谜案”说起
·文革“草包司令”吴法宪
·文革“刘盆子”王洪文
·谁更惧怕“文革”?
·文革“小小老百姓”陈伯达
·千古恨,何须兴文革? ——从徐景贤回忆录谈文革起源
·文革“功狗”戚本禹
·十年浩劫和一部“禁书” ——我的文革记事
·思胡耀邦,念王若望,看习近平
·彭丽媛的“真诚”和希拉里的“无耻”
· 谁是你党的人民?
·习近平的暴力肃教运动 ——拆不了的十字架
·日本大米成中国人的奢侈品
·是谁拆散中国的亿万家庭?
·外滩、陈毅广场、踩踏事故
·老上海的最后一阕挽歌
·香港挺住!你是不能后退的中国柏林墙
·医生的尊严哪里去了?
·反“反服贸”和茶叶蛋争议
·愚智又骄狂的“病狮”
·谁来回答聂元梓的质疑?
·是一代名相还是伪君子 ——从朱镕基出书不避六四谈起
·开除王若望党籍的“罗生门”
·莫言“宣言”——我是犬儒我怕谁?
·莫言凭什么得诺贝尔文学奖?
·自相矛盾的马悦然
·丧失道德底线的中国人是韩寒“不倒”的基础
·一位北京市民的六四情结
·从卡夫卡遗言看韩寒“代笔门”
·从“韩寒事件”看“公共知识分子”
·是谁把医场变成了战场?
·一路跋涉,走向心灵的家园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传》《序》
·金家王朝是如何建成的?
·人杰鬼雄王若望
·王若望为什么独一无二?
·纪念一位伟大的反共先驱
·文革大赌盘上的一个骰子
·温家宝自解温谜团
·诺奖评委主席为何“谬赞”中国
·当下又现“包身工”
·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冯正虎的“幸福终点站”在哪里?
·谁把他「造就」成当代西西弗斯
·被人遗忘的六四暴徒
·一只翅膀坚硬的燕子
·四十年残梦依旧
·羊子未了的心愿
·爱尔兰为何否决里斯本条约?
·风骨永存的王若望
·不堪提起的沉重
·改变我人生旅程的刊物
·被马克思主义糟蹋的中国
·尼泊尔民主运动的启示
·文革四十周年祭
·被浮华遮掩下的上海
·王光美摆“宽容宴”所为何事
·鲁迅“死因之迷”的背后
·故园变色堪嗟叹
·峻法胜于无法
·大陆的“疯狂英语热”
·上海——靠高楼支撑的欲望都市
·关于“支那”语义的一点补正
·道德崩溃在生死线上
·王蒙为什么老羞成怒
·不要陷入民族主义误区
·可悲可叹的“韩素音现象”
·现代“黄祸”
·从李慎之先生死因疑点说开去
·“亲民秀”鼻祖周恩来
·恐怖的“反骨性偏执”
·在毛泽东阴魂下如何忏悔
·中国人,听天由命了?
·爱恨不解恩仇
·从“文革博物馆”到“现代文学馆”
·中国民间政治力量是如何式微的?
·从真诚的虚假到虚假的真诚
·雾霭沉沉“新上海”
·难能可贵的“横竖横”精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金家王朝是如何建成的?

金正日暴病驾崩
   
    刚刚过去的二零一一年是鼓舞人心的一年,从阿拉
   伯之春到缅甸的还政于民,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势不可挡,在民众起义的汹涌怒涛下,突尼斯、埃及、利比亚、也门的独裁者纷纷倒下。中国等专制国家的独裁者兔死狐悲,惶惶不可终日,早已病入膏肓的金正日受不了刺激,以暴毙的惨状倒在新年前,可惜,北韩的百姓还不具阿拉伯人的福气。
   两年前,金正日预感自己来日无多,突击选定金正恩为太子,所以,金二世死了还有金三世。既是传位世袭,当孝子贤孙护守王朝是金正恩的要务。金家王朝本是世界政坛的怪胎,如今居然传到一个二十九岁“嘴上没毛”的“乳儿”,整一个皇朝复辟。自由世界的人们不禁发问,如此逆世界潮流的荒唐事还要闹到何时?

   
   伪造出来的建国之父金日成
   
   按照北韩的宣传资料,是金日成领导“朝鲜人民革命军”打败了日本占领军,光复了伟大的祖国——北韩,他是名副其实的建国之父。
   直到二零零六年,这个谎言才被日本NHK电视台制作的纪录片《被隐藏的“世袭”》戳穿。制片组去美国、俄罗斯和东欧多国查阅当年的绝密档案,采访许多相关的当事人,以详实可信的第一手史料,披露了在苏联的精心谋划伪造下,金日成成功“建国”登基,成为金家王朝“开国”皇帝的过程。
   金日成一九一二年出身,十九岁时加入中共和东北抗日游击队,后任抗日联军支队长。四一年,在日本关东军的围剿下,抗日联军逃到苏联的哈巴鲁斯科,苏联把他们编为远东军八十八特别旅,接受苏军训练,由瓦西里•伊凡诺夫将校指挥,金日成担任一个支部的队长。伊凡诺夫证言,一九四五年八月,苏军攻打在北韩的日本占领军,认为金日成所在的部队缺乏战斗力,没让他们参战。他特别强调,当时根本就不存在一个叫“朝鲜人民革命军”的部队。
   苏联解放北韩后,斯大林要钦定儿皇帝,就派特别宣传部长格里高利•梅古莱鲁去遴选北韩未来的领导人,对人选的要求除了能力,关键是对苏联的忠诚。梅古莱鲁证言,当时最受朝鲜民众信赖的是六十三岁的曹晚植,他被称为朝鲜的甘地,但他表面上支持苏联领导,内心却反对共产主义,也反对和苏联结盟,当然不中苏联的意。梅古莱鲁就在其他几位候选人中舍取,经过内政外交等问题的考问,最终选定金日成。
   为了宣扬金日成,梅古莱鲁决定在欢迎苏军的数万人集会上介绍“抗日英雄”金日成。出乎梅古莱鲁的意料,金日成的英名早已闻名全国,群众却看到一个三十三岁的毛头小伙子,以为他是冒名顶替的假货,会场上顿时骚动起来。为了阻止流言的传开,梅古莱鲁让金日成重返故乡,电台、报纸再大势宣传金日成和乡亲见面的消息,使金日成的真身和领导人的角色固定下来。
   
   走向个人崇拜
   
   一九四八年北韩建立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金日成和斯大林的画像并列在游行队伍前面,金日成建国之父的形象就此确立。
   一九五零年六月,金日成错误估计形势,认为美国不会出兵,悍然命令北韩军队进攻南韩,两个月后占领南韩近百分之九十的领土。不料,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部队率领南韩反击,尽管有中国志愿军助战,北韩还是败退回三八线。
   这场侵略战争导致一百万人无端牺牲,一千万人的家庭被迫离散,金日成非但不反省,反而利用战争强化自己的权力。金日成一面宣称战胜了美帝国主义,一面借此打击异己,把“国内派”代表副首相朴宪承打成美国间谍,把战败的责任推到朴宪承身上,借此肃清了朴派的全部人马。
   一九五三年斯大林死后,金日成就开始整肃一直支持他的“苏联派”,又是一大批人或被处决或下落不明,从苏联赶回国扶植他的侨民也被撤职驱逐。
   一九五六年赫鲁晓夫批判斯大林,六个月后,金日成访问苏联,赫鲁晓夫要求他放弃个人崇拜,由此鼓舞了反对金日成的“中国派”,“中国派”的领导策划推翻金日成的政变。不幸,事情败露,一个月内,两千多人被按上“敌视国家体制”的罪名,在公开审判中,四百多人被枪决示众,“中国派”全军覆没。至此,原来党内比“金日成派”大的“国内派”、“苏联派”和“中国派”全部被扫灭,金日成的个人独裁开始畅通无阻,金家王朝也由此开启。
   
   独裁者巩固权力的套路
   
   共产国家的独裁者无师自通,少不了都要唱相同的几步曲——个人崇拜、树立自己的思想,斯大林如此,毛泽东如此、金日成和霍查也是如此。
   个人独裁体制确立后,金日成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搞“千里马运动”,时间从五六年底五七年初开始,金日成号召全体劳动人民“以跨上千里马奔驰”的气势,发扬自力更生的精神,掀起社会主义建设新高潮,争取在两年半内完成五年的经济计划。中国人看了,不用说就会想到,“千里马运动“的时间、地点、口号几乎和“大跃进”如出一撤,当然,“千里马”的后果比“大跃进”的恶果也不遑多让,两年半后,北韩出现严重的食品、医疗及轻工业品的短缺,谁敢不满抱怨就被送进监狱。
   那些年,金日成简直在和毛泽东拼比。一九六二年,金日成推广全民皆兵运动,军费达国家预算的百分之五十;同期,毛泽东也在提倡全民皆兵,勒紧裤带造原子弹。一九六五年,金日成提出自己的“主题思想”,也就是“政治自主、经济自立、军事自卫”,。一九七零年代起,金日成的主体思想已经作为北韩唯一的指导方针。同年代正在闹文革的毛泽东思想也达到顶峰,可以说是“双峰并立”。最绝的是,金日成为了维护个人崇拜,不惜篡改捏造历史,把光复时欢迎苏军的集会改成欢迎金日成集会,照片上的梅古莱鲁被换成了朝鲜人;这厢边,不是党员列席中共一大的毛泽东被吹成党的创建人。
   
   金二世登场
   
   当然,金日成比毛泽东幸运,或者说中国的老百姓比北韩的百姓幸运一点,毛泽东的后嗣毛岸英被金日成拖死在抗美援朝中,没当成毛二世。金日成自己有三个儿子可承大业,按儒家的传统当然是长子金正日接位。从一九六零年代起,金日成开始栽培只有二十多岁的金正日,带他出行视察党部和军队,身份是金日成的秘书和警卫队长。
   金正日也不辜负父王的栽培,非常孝顺父亲。每天金日成出门时,他为金日成穿鞋,晚上等在门口迎接,随金日成到外国访问时,金生日叱喝随员对父亲照顾不周,使金日成对他甚为满意。
   金正日五十岁时,金日成亲笔写诗赞颂儿子:
   白头山顶正日峰,
   小白水河碧溪流。
      光明星诞五十周,
      皆赞文武忠孝备。
      万民称颂齐同心,
      欢呼声高震天地。
   一九七三年起,金正日进入党中央担当宣传部的负责人,他主导的宣传工作重点就是强化对金日成的个人崇拜。一年后,金正日负责党的组织工作,为了遮人耳目,不让其它社会主义国家知道真相,在内部文件中金正日以“党中央”名义发布指示。文件称:“‘党中央(金正日)’的意见就是领袖(金日成)的意见,‘党中央’的指导就是领袖的指导。”由此宣布,金正日和金日成具有同等权威,金正日的接班人地位正式确立。
   
   金正日为接班做准备
   
   当时,金日成指示大搞思想和技术革新,为此成立以大学毕业生为主的“三大革命小组”,由金正日直接领导这个组织,二十多万人的组员成了金正日的近卫军。“革命小组”独立于党和警察,成为另一个控制人民的网络,组员们深入全国工厂农村各单位直至家庭,负责监视民众思想和意识,调查人们思考的一切,事无巨细都要上报中央,任何违背“党中央(金正日)”的意志或对他心存疑虑,都会受到处罚。
   金正日还负责促进南北统一的“对南工作”,不惜采用恐怖手段,以“党中央”的名义直接策划一系列暗杀行动。一九七四年八月十五日,韩国总统朴正熙和夫人陆英修出席汉城国家剧院光复节纪念仪式,侨居日本的韩国人文世光受指派枪击朴正熙,陆英修当场中弹身亡。
   事件发生后,南韩开始加强防范来自北韩的特工,金正日就指示从日本组织人进入南韩。他们把在日本留学的南韩人引诱到北韩,培养他们效忠金正日为北韩工作,同时为方便北韩的间谍伪装成日本人进入南韩,需要日本护照和日语教育,他们就在日本和海外把十六个日本人绑架到北韩,失踪者的日本家属至今还在寻找亲人。
   
   金正日正式登台
   
   一九八零年十月十日,北韩相隔十年召开党的第六次代表大会,大会还邀请外国代表列席,金正日第一次登台亮相,会后担任党中央委员会书记。
   金日成高度评介金正日:“是文武兼备的真正的人民领导者”,“我对我国有金正日同志这样的哲学家和理论家感到自豪”,一九八五年后,金日成退居二线,金正日成为掌握实权的最高领导。一九九零任国防委员会第一副委员长,九一年任人民军最高司令,九三年任国防委员会委员长。
   一九九四年金日成撤手人寰,朝鲜的一个太阳陨灭了,金正日续鼎,一个新的太阳升起了。北韩开始为金正日造神,也免不了造假,把他的出生地苏联的哈巴鲁斯科改成朝鲜三池渊郡的“白头山密营”(可隐瞒金日成战败逃往苏联的历史,金日成履历中一九四一、四二两年是空白)。
   可惜这个金太阳照(罩)在北韩的十七年,用“先军思想”治国,就是一切以军事工作为先,强调“没有糖果可以活下去,没有子弹就不能生存,”导致全国连年饥荒,比金日成时代更加民不聊生,整个疆域就是一个大劳改营,二千多万人在死亡线上忍受苦役。金正日留下的“辉煌”业绩就是连串震惊世界的恐怖,为阻挠破坏一九八八年汉城奥运会,先后制造多起爆炸案:一九八三年在缅甸预谋杀害到访的北韩总统金斗焕;一九八七年的大韩航空爆炸事件,二零零五年后,更是利用手中的核武器操弄国际社会,勒索中国和韩国,讹诈美国和日本。
   
   金三世的未来
   
   如今,金三世大腹便便地傲然登场。一切照例又从造假开始,为了在二零一二年和太祖的一百岁、太宗的七十岁凑到整数三十岁,也为了遮掩他的“幼稚”,增加他的成熟度,一九八四年一月八日的出生日被改成一九八二年一月八日。
   有一位相士看了金正恩的照片如此评说:“金正银的额头比金日成、金正日窄,看出其福、德不足,社会地位和政治处境将不顺;金日成、金正日的嘴都是‘一’字型,金正银却嘴角下垂,说明他意志薄弱,晚年运势不佳。”
   世界已经不是金日成、金正日时代了,连金正日的长子金正男都反对三代世袭,相信不用多久,北韩人民就会结束金家王朝。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