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油麻菜仔专集
[主页]->[人生感怀]->[油麻菜仔专集]->[跳跃性思维与抽象性创造]
油麻菜仔专集
·可怜的共产党人
·围城
·煽情
·Be My Friend
·与你分享免费美食
·"Tuberose & Lemon Eucalyptus"
·美国人相信上帝吗?
·说“不”字很难
·五毛与特务
·回贴--读 Hugo: 大一統的洗腦教育
·
·权力故事 —“老爸”
·向我学习!三人行并不一定有我师!
·神在、你我都在
·处女与老妓
·炒作
·皮毛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LXIV
·写给所有的“蒙牛”
·读《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舒适与艰辛
·在绿色中的寻找兰与黄的可能
·艾未未美国华盛顿艺术展
·赌局
·我为我自豪
·有感于评论中的伤害性语言
·中国一定会有戈尔巴乔夫
·放弃
·留学前必看之电影《Dark Matter》
·“灭九族”太老套
·正直与独立自主VS造假与拉帮结派
·我依然爱着
·中和反应及其它
·课外作业
·人才外流,蠢材自用
·为自己而活着
·民主这可怜的孩子
·大戏
·读“揭白静之死内幕:官二代周成海很暴躁”有感
·跳跃性思维与抽象性创造
·信息时代的CQ--文化智力 Cultural Intelligence
·简单的通用法则:两个凡是
·今天我们应该相爱
·道德伦理迷失时我们要自律
·男人就是那么蠢
·快乐的田野
·孽种
·韩寒背后的感叹
·找个空间让自己释放
·快乐的方向
·神灯的故事
·太阳花
·华尔街的狗记者
·超越李自成
2011
·2010 冬
·2011健康地活着最重要
·读书与交友论
·被虐待与虐待
·我是一只来自南方的猪 (作词:油麻)
·油麻发火
·原创
·今天的美国最美
·谈凤姐与原创
·一条大河
·文化大革命的故事
·再谈文化与价值--自信从哪来?
·2011春晚超越时空之杰作
·比凤姐差远了的男人
·中国的民主途径--再一次真诚地合作
·斩断对民主的奢望
·茉莉花
·Boring 乏味
·不要再欺骗自己
·哭了,因为政治
·五毛的中文写作特点
·也算中国特色!
·Call me & 潇洒走一回?
·最多能做的
·除了真实什么都无所谓
·从新浪败下阵来
·心情不好
·最后一刻
·我在白宮对面游泳,与奧巴馬抗衡
·红色的变奏
·郎咸平与郭美美--看郎咸平专访郭美美母女有感
·什么是发展中国家?
·神或上帝就是“什么”----“what” is the God.
·黑与白
·我是王成,向我开炮!
·开玩笑!!!???
·自然的激情
·一个国家
·一个民族
·十月与你分享-River Band Park , Oct 2011
·中国的民主只能采取不流血的方式--和平演变
·无法获得的真相
·《一虎八奶》与“一夫八奶”
·《八奶》的裸体艺术与政府行为的不妥
·艾未未与中国“达达主义”--AiWeiWei & DaDa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跳跃性思维与抽象性创造

   以前我一直以为我是个做事总是心不在焉的人,因为老被我妈骂,她总说我什么都想做而什么都做不好。
   而我后来发现自己实际上是很有责任心、做事有条理、做人也比较讲道理的那种。
   到美国后最初在中国人开的公司里被炒尤鱼,原因呢?并不是因为做事不好或不诚实,而是干活“太自私”,总是比别人多做事、多卖出商店里的东西,不但把别人可以得的提成给拿了,也连累大家都得卖力地工作,于是引起小范围内的群众不满而被基层民主给否决了,这是与在美国的中国人相处的受益,中国人怎么走到哪儿都还是中国人?那时想到了《丑陋的中国人》。
   后来有机会到美国的公司做事,与很多都是刚从大学里出来的孩子们一起工作,结果也让那些刚刚出了校门需要生存的孩子们落在我这个身经百战的老江湖后面,经济不好,竞争又是那么激烈,至始至终我想到的只是如何多挣钱!高兴的是我没有被炒掉,可我活得并不轻松。
   后来我想到我可能真是太自私了,不如放弃,来个彻底地改变。


   于是,回家种地!却发现,我放弃了能够挣些现金的工作,却收获了比现金更值钱的人生。
   
   今天一早起来,读了些文章,觉得,写些什么啊?从头到尾不知道作者一开始或是最终想对我们说些什么?表达些什么?传递的又是些什么?如果用“跳跃性思维”来解释都没办法认可,因为主线都找不到也理不出来,唯一能够品味的是些只言片语的、莫明其妙的、上文不连下文的、只有那个写东西的人自己才明白、甚至他或她自己也不明白的东西!
   过了一会儿,灵感就有了,因为--那就是当代文学!Contemporary Literature
   网络信息时代,人们不需要更多长得要花很多时间才能读完的作品--太忙没空!也不需要太多那种一点一滴都与现实相关的写实记录--太残酷没美感!也不需要太多那种必须一字一句都严格得象写探案小说用的那种逻辑式思维--太累人没心思去考问!
   所以,当代文学与当代绘画一样,必须更抽象,抽象得把所有的想象空间都留给读者,因为读者比我们更需要一个空间来释放,因为我们每一个写文章的人都已经在表达自己感受时得以释放了,而读我们文章的人只能在我们文章的空隙里释放自己,所以我想到了我曾经的自私与我曾经的得与失,来告诉自己艺术创造也不能“太自私”。
   没有什么是最重要的,只有更重要的是学会与别人分享,享受与人分享的快乐,让更多的人都快乐,那才是真正的快乐。
   我够不够跳跃?如果不够,那我一定够抽象,抽得你象谁都不知道!嘿嘿! ....
(2012/02/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