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民主从党内开始是专制思维]
徐水良文集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美国革命之父托马斯•潘恩
·朱学勤:两个世界的英雄——托马斯·潘恩
·宗教信仰规律趋势等按语两则
·中共特线败坏民运和宗教名声的一个惯用策略
·信仰和教养
·受托转贴:揭露假基督陈泱潮
·陈尔晋长年累月造谣攻击,实在烦人
·吕千荣是典型的精神病症状
·再给吕千荣说两句
·道家不是驭民思想
·再谈陈泱潮问题
·再答吕千荣
·勿谓言之不预
·吕千荣,是你自己不断论证,怎么怪我?
·吕千荣不断申请入党报效党和政府的自述
·中共的一个圈套
·给安徽霍邱草包公安草包特线奖桂冠
·致正在乞求入党的吕千荣
·全世界都要警惕中共发动战争的危险
·回答不断申请入党的吕千荣
·别头痛
·致安徽草包公安
·中共的一贯手段
·把中共特线材料提交给民主国家情报机构
·再笑安徽草包公安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造谣造假打草稿技术太差
·我对王希哲先生的劝告
·公告
·在国内网站对朝核问题部分跟帖
·对中国股市和经济的短评
·关于河南毛像问题的几个跟贴
·就朱瑞文章闲聊几点
·关于特线渗透问题的随笔
·中共脑控不断攻击民运人士的心地邪恶的走狗
·转贴王一平等人的文章
·谈谈小平头
·小平头: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
·我个人对吕千荣的鉴定结论是认真的
·我的文集被破坏,迄今仍有四百几十篇文章没有恢复
·安徽国保是任务在身
·驳茅于轼的无敌论
·中共及其特线长期以来的特点
·再驳无敌派
·继续与无敌派论战
·赏无敌派一些理论耳光
·海峡两岸未来8年走向预估
·无敌派伪右是权贵公敌的渗透势力
·安徽公安,继续伪装,装大点装像点
·谈谈私生活问题
·再驳无敌派“反民粹”
·这些年表面复杂情况的背后实质
·安徽公安,请继续伪装,造假和造谣
·继续批驳无敌派谎言
·对无敌派谈国家等问题常识
·刘刚改换主子
·新年以来驳曾家军曾节明等部分帖子
·没有敌人没有阶级是无敌派弥天大谎
·与无敌派论战的简单小结
·对秦晖最新文章的批评
·附件4:秦晖:中国为什么搞不成君主立宪?
·文化、制度、素质三种决定论的正误及区别
·继续批评茅于轼
·“反民粹”是两岸权贵及其走卒撒谎反民主
·再谈制度和文化
·【批评秦晖】继续解释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漫谈广义生产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漫谈广义科学
·2月7日是羊年除夕非猴年除夕
·敌人概念全世界早已约定俗成不容任意篡改
·弘扬人性,还是用党性或兽性泯灭人性?
·再揭无敌派权贵走卒真面目
·关于出版等问题的讨论
·无敌派杜撰“爱国贼”、用障眼法颠倒是非黑白
·继续探讨国家和其他理论问题
·简评周泉缨先生的意见
·什么是自由主义?给东海一枭谈点常识
·再谈公敌、革命、暴力等问题
·简评秦晖文章《靠民主走出动乱不容易》
·谈民主、社会主义和平等等问题
·如果没有共产党
·如果没有共产党
·关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概念的讨论
·谈谈研究共产主义的方法
·象形文字、表意文字在信息时代复兴、重生和发展
·重视语言文字的保护工作
·再谈价值观道德观和人人平等问题
·对人工智能的一些猜想、预测和讨论
·瓦文萨是波兰共产党秘密线人
·关于瓦文萨问题的争论
·我对川普问题的看法
·市场经济决定论可以休矣
·再谈川普等问题
·中共领导在民主问题上的一次反复
·我预估中共将在未来数年内垮台
·在中共专制统治下不可能建立公民社会法治社会
·答邹义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从党内开始是专制思维

   

民主从党内开始的主张是专制思维


   

徐水良


   

2012-2-29日


   
   
   民主从党内开始的说法和主张,尤其民主是从党内寡头竞选开始的说法和主张,纯粹是专制思维,并且是专制思维的空想胡话!
   
   哪个国家民主是从共产党内寡头竞选开始的?除了对极个别当时社会主义阵营的附从性国家还有争议,世界上独立国家尤其是大国中,没有先例,因此迄今还是持专制思维的人们的空想。
   
   中国人,中国的伪精英,包括鼓吹中国人素质低的韩寒和所谓的“公共知识分子”们,总是自觉不自觉继承马列共产主义专制思维,把私人领域与公共领域等同起来,党政不分,把公共领域的国家权力,混同于政党的私域权力。一说到民主,马上就说企业或单位管理要民主,要搞经济要民主,要搞家庭内部民主。把公共事务与私人事务混淆起来。要把私人领域公有化民主化。
   
   其实,根据“公共领域公有化、民主化,私人领域私有化、自由化”的原则。一个单位,一个企业,一个家庭,一个教会,一个社会团体,一个政党,它内部实行什么制度,只要不违反国家法律,是他们自己的事情,国家和民主政权不能干涉。如果一定要在这些私人领域搞民主,那就侵犯了私人领域的私有制和自由,变成马列共产主义的全盘公有化了。
   
   民主是公共领域的事情。法律保证的是公共国家事务领域的民主,不干涉私人领域。只要不反对国家的自由民主制度,不违反国家法律,任何单位,企业,家庭,教会,社会团体,政党,可以自行决定自己内部的制度,包括绝大多数私营企业内部企业主的专制权力,是合法的。
   
   当然,竞争国家权力的政党,不是一般的私人领域,而是特殊的私人领域。民众一般希望它们实行党内自由民主制度,那样,国家的自由民主就多一份保障。但这不是法律的强制规定。目前民主国家的政党,绝大部分内部采用了民主制度,迄今为止,这是道德行为,不是法律规定。当然,我们也不排除未来社会需要时,制订法律,把政党完全归属到公共领域,规定实行党内民主的可能,但至少到目前为止,对于国家,政党还是属于私人领域。
   
   实行党内民主,很重要的目的,一是为了保证党员对党内事务的发言和决策权,因为政党,对于国家,属于私人领域,但对于党员,又是他们的公共领域。实行党内民主制度,就保证了党员在党内领域的民主权利。第二,就是用党内的民主制度,表明党支持民主的立场,让人民放心,从而赢得人民的信任和选票。相反,教会内部不实行民主制度,不实行信徒民主选举教职人员,又信奉泥土造人等早已被证伪了的信仰,以及歧视、迫害、屠杀不信者和异教徒的圣经。因此,人们害怕,就制订禁止设立国教、实行政教分离的宪法修正案,把宗教教会驱逐出国家领域,来保证思想信仰自由,防止在国家和政治领域复辟中世纪的宗教专制,包括防止复辟火刑架。
   
   任何企业,单位,家庭,教会,社会团体,政党,内部或者外部搞歧视迫害,甚至搞血腥权斗和屠杀,那当然都是非法的犯罪行为,必须依法惩戒。
   
   现代民主社会的真谛,就是“公共领域公有化、民主化,私人领域私有化、自由化”。解决社会问题,必须走以人为本,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的人本道路,用向人本社会的前进的办法来解决,用“公共领域公有化、民主化,私人领域私有化、自由化”等基本原则来解决,既反对全盘公有化,也反对全盘私有化。更反对现行“私人领域公有化,公共领域私有化,两个领域都专制化”的模式。上述民主从党内开始的思维,正是“私人领域公有化,公共领域私有化,两个领域都专制化”的典型表现之一。

此文于2012年03月0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