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已经没有几个共产党员不反对共产党了]
徐水良文集
·对杨大斌《研制中国合理化制度样本的建议书》按语
·台湾是“主权独立国家”吗?――与胡平先生商榷
·两岸走向战争,我们怎么办
·搞民主可以“不反对共产党”吗?
·泛蓝出路何在?
·美国虐俘事件和台湾民主缺陷
·撤离沦陷区
·大家都来认真学习
·为《网路文摘》写的几个按语:
·简评冼岩文章
·按语辑录
·读一篇文章引起的回忆
·简评冼岩文章
·简谈文革
·读田晓明《中国的道德教育竟然成为一种游戏》有感
·有选择性地揭露、警告和打击严重危害民主事业的恶警和特务
·评茉莉女士和朱学渊先生的讨论
·按语辑录(二)
·破除幻想,准备全民起义
·评李光耀的法西斯呓语
·评中国和俄罗斯不同的改革模式
·谈满清等异族入侵
·再谈满族入侵
·再谈中国的外交国策
·走入歧途的中国改革
·按语辑录(三)
·读朱学渊《高句丽不是中国的一部分
·胡锦涛的前途
·东方和西方
·中国国企产权改革问题
·胡锦涛能逃出共产党这一代不如一代的规律吗?
·《独立宣言》和人民起义
·公民维权运动经费问题
·再谈文革历史
·谈胡耀邦
·评“实践证明西方的政治模式不适用中国”
·驳中共必须由“革命党转变为执政党”的伪命题
·恢复赵紫阳自由和防止中国法西斯化危险
·理性取代信仰的时代
·如何对待狭义民运圈?
·胡锦涛掌权后转向保守
·关于捐款问题的意见
·中国随时可能爆炸
·共产党的掠夺和霸占本质
·关于易经
·评中共司法制度评论
·伪经济自由主义
·人民起义的时代来临了
·官僚太子党的大抢劫,大掠夺和自由主义、伪改良主义帮凶
·再谈西方民主制度
·世界警察
·谁卖国?
·中国改革再反省
·关于“仇富”
·再谈革命压力
·谈当前中国作为马列余孽的“左派”和“右派”
·对胡锦涛温家宝的最後规劝
·关于理性主义
·关于“改革”
·关于多维
·实践和实际
·从易经到毛泽东
·中国该怎样维护和促进统一?
·什么是政党?
·哲学基本规律的数学形式
·就王光泽《我的声明》对《观察》编辑部指责的回信
·什么是政治?
·再批伪精英
·为《网路文摘》写的《告白》
·中国农民是为自由、民主、平等而奋斗的最积极、最坚决、最强大的力量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的讨论
·矿灾环境灾难的原因在哪里?
·火戈和徐水良关于组党及王荣清等问题的通信
·再谈“左派”和“右派”(修改稿)
·在共产党内部反对共产党
·中国上层人士对下层华人的歧视
·专制和民主永远不可能对等
·再谈合作问题
·研究台海局势,防止中美开战
·小局和大局
· 喉舌和平衡
·不要一哄而起退党,应分别不同情况采取不同做法
·共产党的土匪行径
·抛掉幻想,立足自己
·中共对美涉台政策的歪曲和误导
·短评:中国人素质低在哪里?
·造假文学《半夜鸡叫》
·没有共产党,天下不会乱
·西方学中国学得好,中国再搬回来为什么不可以?
·手段的道义底线
·中共对中国人性的摧残和破坏
·中共对海外中文媒体的控制
·关于杨振宁先生婚事的讨论意见(三则)
·当前中国社会的性质
·性、性爱、婚姻和家庭本质简谈
·君本文化、民本文化、官本文化、神本文化、资本文化、金本文化和人本文化
·中国秦汉以后是集权专制社会,不是封建社会
·台独和中共的共同特点
·军阀混战天下大乱,也比共产党统治好
·点评吕加平先生文章(摘录)
·国家与意识形态分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已经没有几个共产党员不反对共产党了

   
   
        

徐水良


   

2012-02-19日


   
   
   有网友对我转述的“现在绝大多数共产党员已经反对共产党”的说法表示疑问,并提出自己想当然的解释,实际上完全不对。
   
   共产党是一个特别专制的政党。国家和政党都是寡头专制。几个寡头控制军队,决定一切事务。即使下面的党员90%以上反对,都无法改变寡头专制及寡头的决策。一般党员和下级干部,对寡头专制几乎无能为力。
   
   我从1991年第二次坐牢十年刑满出狱以后,回到南京,每次在工厂宿舍,厂里,附近街道走动时,往往有很多我厂工人,宿舍居民,和附近街道及附近工厂单位的居民,围过来与我聊天,其中有很多共产党员和共产党的基层干部。我是民运人士,大家知道我的观点,所以谈起来比较放松。大家总是纷纷议论抨击时政和共产党。其中许多次,党员和基层干部都对我说,现在绝大多数共产党员已经反对共产党。有几次党员和基层干部的说法原话,都是:“现在已经没有几个共产党员不反对共产党了”。根据我对社会的了解,我知道他们说的是真话。
   
   那些年,及到1998年我出国前,汽车上,火车上,常常听到有人公开骂共产党。一般城市人骂共产党,就说共产党是黑社会。农村人骂共产党,就说共产党是土匪强盗。
   
   我在我家乡浙江农村走动,到处农民都骂共产党是土匪,强盗。
   
   我的同学,朋友,不少都是党员或领导干部,但同学之间谈起来,总是一致抨击共产党。
   
   我一个同学是公安局局长,1993年或94年,我们几十个同学开同学会聚会时,他就同学会上当同学的面公开说:“徐水良,共产党是长不了了,等共产党垮台,你可要看老同学面上,帮我们一把。”
   
   事实上,最早骂共产党的,是共产党的老干部。我第一次坐牢,我们浙大主持党委工作的一个1938年老干部、党委副书记,派我同学(浙大团委书记)到南京营救我。我1979年出狱以后,去拜访他,他原来是我们系的总支书记,过去关系不错。因为是老熟人,也知道我的观点,所以他谈话没有顾忌。他告诉我,现在共产党已经比国民党腐败得多。他说回老家看看,见到高房子,都是支部书记的。国民党时期,一个县,只有两个人有可能搞贪污,一个县长,一个财政局长。现在呢,从大队书记开始,一个县几千个人可以搞贪污。他说,我年轻时,看到老百姓打旗子热情欢迎北伐国民党进城。进城后国民党腐败了,于是我读书后就参加共产党,49年老百姓也是打旗子欢迎共产党进城。但想不到,现在共产党比国民党还腐败。
   
   他说,共产党比国民党专制得多。国民党时期,国民党要抓你,你逃跑换个地方,就没人抓你了。现在共产党要抓你,你逃到哪里都没有用,而且一切控制在共产党手里,无法谋生,只能被抓。
   
   他讲的这些情况,对我启发非常大。我知道共产党已经比国民党腐败等等,就是1979年从他这里最先得到的信息、判断和评价。
   
   我1991年第二次坐牢出狱以后,又去拜访他。他第一句话,就很伤感地说,徐水良,我们老校长(刘丹)被他们气死了。我有点惊奇,因为他与刘丹过去关系并不很好。他给我介绍:64时期,路甬祥当校长,刘丹见到路甬祥,要路甬祥表态。路甬祥说不敢。刘丹说,你们不敢,就让我来。路甬祥一听很高兴,因为这样他就可以放下眼前的难题了,说老校长来主持,当然是最好不过了。于是,第二天就召开科长以上校长和校党委扩大的联席会议,路甬祥宣布,非常时期,欢迎老校长来主持工作。刘丹讲话,要大家表态。于是浙大这些干部,纷纷表态支持学生运动。刘丹主持会议作出决定,支持学生上街,学生上街,党政干部要与学生一起,带领学生,保护学生。通电全国,并发电报给中央,支持学生运动,要中央立即与学生对话。第二天浙大学生在党政干部带领下,倾校上街示威游行。队伍绵延十来里。
   
   但后来,军队进城,64屠杀发生,老校长刘丹非常非常生气。最后竟然给活活气死了。
   
   64后,路甬祥不敢开追悼会。浙江人大常委会主任陈安羽(文革初省委浙大工作组组长)询问,说你们浙大不敢写悼词,我来。结果,陈安羽追悼会发悼词,浙大全校高调追悼老校长刘丹。
   
   大家都知道老校长被64屠杀气死,因此,老校长刘丹在浙大享有很高的威望。
   
   后来64追查,浙大也只能根据老校长遗愿,尽可能保护学生。
   
   我还有其他几个关系很好的忘年交老干部朋友,有几个对我情同父子,他们都是抗战时期参加中共的老干部。他们与我的立场几乎完全一致。例如,我们县的中共游击队负责人,就是这样的一个。我与他私人关系很好,忘年交。64以后,他写了十几二十几万字的长篇文章,抨击64屠杀。我1991年第二次出狱后到他家,他就把他的长篇文章拿出来给我看。
   
   我在国内走过许多地方。有一次火车上,有两个东北老乡,看到我被公安跟踪,知道我是因为持不同政见被监控跟踪,就大骂共产党,说共产党动不动血腥镇压。并且特别告诉我他们家乡农民暴乱,被共产党镇压屠杀的事情。
   
   根据我见到的大量事实,根据我的经历,我相信那些党员告诉我的情况和他们的说法,是真实的。
(2012/02/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