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  韩寒无辜!方舟子哗众取宠!]
熊飞骏的博客
·苏共在俄罗斯的华丽转身
·欺善媚恶的中国精英?
·“光棍”和“不公”才是平民大革命的火药桶
·他信妹妹当选泰国总理的启示
·既得利益阶层的“智慧”与“脑残”
·一个大规模“指鹿为马”的时代
·砸墓碑者有胆量去和贪官较真试试?
·请别把“爱国”当成“生意”来做?
·层出不穷的“天价捞尸”见证了公权力的麻木
·用良心呐喊来塑造自身形象有错吗?
·伦敦骚乱是英国文明跃进的契机
·当今中国哪些人在呼唤文革?
·走火入魔的谎言教育还能倒退到哪里去?
·真相不能拘泥于“亲眼所见”
·“外国也有贪官”的公仆逻辑
·“红色肃反”谁是主凶?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民主国家的中国移民为何素质也低?
·现代极权专制政权没有真正的“忠臣”
·毛泽东没给后代留下财产吗?
·毛中国的“低价医疗”真相
·中国裸官的N大特征
·“孔庆东现象”是特色中国结出的“无耻怪胎”。
·  孔庆东才是最大的汉奸卖国贼!
·美国政府只能把美国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义和团式“自残爱国”是中国挥之不去的政治噩梦
·大汉中国也曾象美国政府一样拯救大兵瑞恩
·真实的文革“造反派”和“五七右派”命运很相似?
·百年前后的中国悲剧史惊人相似?
·中国教育的“南辕北辙”
·风险中国需要勇气和大智慧
·中国的小知识分子多是资深吸毒犯
·民众一“游行”,西方就“阴谋”?
·职业道德与公民自由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和尚尼姑也成郭美美了?
·专制国家的经济成就普遍好景不长
·三十年间那些不如我们的邻居为何都后来居上了?
·“韩寒远光灯”与民主是啥关系?
·官僚政客“掩盖真相”已达走火入魔地步
·马英九连任给大中国带来希望之光
·《点亮午夜的烛光》(《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五卷)目录
·熊飞骏思想启蒙论著《中国在这里反思》前 言
·中国人的“动机论”是反文明糟粕!
·  韩寒无辜!方舟子哗众取宠!
·  “反美唱红”英雄王立军去美国领事馆干吗?
·社会的进步是从“一个人的坚守”开始的
·叙利亚独裁者又要“全民公决”了?
·这是什么特色逻辑?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1)
·中国民主改革的突破口在哪里?
·中俄联手能制止战争吗?
·还原毛泽东真相(一)(整理版)
·打黑、民生、反贪的另类解读
·还原毛泽东真相(二)(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三)(整理版)
·关于“毛主席两弹一星”的辩论
·还愿毛泽东真相(四)(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五)(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六)(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七)(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一)(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二)(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三)(整理版)
·由临沂的灭狗运动想起的?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四)(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五)(整理版)
·官僚专制才是特色中国的万恶之源?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六)(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七)(整理版)
·关于“唱红打黑”的对话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八)(整理版)
·一帮家属都在美国的“汉奸爱国贼”们?
·大在华民主问题答疑(九)(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十)(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十)(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1)(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2)(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3)(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4)(整理版)
·目标高尚就能不择手段吗?
·骆家辉是中国人民的真朋友
·“公有制”的本质就是“官有制”
·走火入魔的主流媒体
·中国没有真正的左派
·同样的专制为何一个常胜一个常败?
·拒绝政治变革才会导致国家分裂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5)
·“新闻自由”是中华民主变革第一步。
·特色中国谈“事业”真的很搞笑
·中国人只有“立场”没有“是非”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6)(整理版)
·“印第安式”与“日本式”爱国主义
·如果我们学习美国?
·美国把盟友当伙伴,俄国把盟友当奴才
·请别沦为子女成长的第一凶手
·真正推动社会进步的革命多是贵族革命
·从僵化的计生政策看中国的行业利益集团
·中国大国民为何期盼“无根之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韩寒无辜!方舟子哗众取宠!

     韩寒无辜!方舟子哗众取宠!

     ——熊飞骏

     方舟子PK韩寒是2012年春节最吸引公众的热点新闻。

     一直认为这类争执在当今中国是“舍本逐末”、“抓小放大”和“转移视线”,就如当年全国人民对雨后春笋般升起的“和绅式巨贪”见怪不怪,却对女星刘晓庆逃税义愤填膺一样;所以一直不想在此类争执上折腾脑细胞。没想到方舟子PK韩寒的闹剧愈演愈烈,不断有读者要求飞骏表达自己的看法,出于对读者的尊敬飞骏只好说几句:

     1、方舟子打假韩寒是一曲哗众取宠的闹剧!

     2、那么多公众响应这一闹剧是“舍本逐末”和“因小失大”!

     3、韩寒无辜!方舟子哗众取宠!

     …………

     首先声明熊飞骏不是韩寒的盟友!前不久还专门撰文抨击过韩寒。韩寒《冬至三部曲》出笼后,飞骏率先撰文回击,写下了《韩寒熊飞骏冬至圣诞夜的对话》和《韩寒远光灯与民主是啥关系?》两文,抨击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但这次飞骏要高呼“韩寒无辜!”

     一是韩寒的多数文章是无法由人代笔的!

     除《冬至三部曲》外,韩文的品味情趣和价值取向前后具有连贯性和系统性,显然出自一人之手,不是众多“才俊杰作”的拼盘。韩父为其代笔少数文章也许能勉为其难;但代笔多数文章显然不合情理。

     二是就算韩父为其子代笔少数文章,在“务实较真”的民主国家是“丑闻”,可在“假大空成性”和“论文抄袭成风”的特色中国根本算不上什么大不了的“瘕疵”,不值得以“打假”出名的方舟子穷追猛打和众多网民大惊小怪。对那么多给国家民族造成深重危害的“造假抄袭大巫”视若无睹;却对证据不足且无任何危害的“涉嫌小巫”胡缠乱打?不是“舍本逐末”、“因小失大”是什么?韩父就算真个为其子代笔了几篇文章,韩寒的人格难道就因此“一身黑”了吗?

     三是平民与平民之间的争执向来是“谁举赃谁举证”,方舟子提供的韩文代笔证据只能说明韩文的某个片段或少数文章有“代笔嫌疑”,根本不能证明韩寒的多数文章由韩父代笔。对于一个撰写几百近千万言的中外知名作家来说,部分片断和少数文章就算有“代笔嫌疑”,也不能因此抹杀这个作家的出众价值!

     四是在电脑打字没有手稿的时代,作家自证清白困难重重,只能根据网文首发时间来求证。但方舟子指责的主要代笔对象是韩寒的父亲,连首发时间都无法证明!如果韩父和韩友否认这类指控,或者承认却提不出确凿证据,此类指控就属“猜疑”。把“猜疑”拿到大众媒体去炒作就涉及“人身攻击”,如果对方起诉就得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所以韩寒起诉有理!法院也不能不受理!

     五是作家就算有确凿证据回应这类指控也要花费很多时间精力,更何况多数埋头创作的作家都不擅“争执”和“口水战”,所以韩寒对方舟子的指控回应乏力方寸大乱也在情理之中。

     六是一个无辜者被以骂人起家的名人“泼脏水”若引起广泛的社会响应,那么韩寒只是第一个受害者,接下来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第N个韩寒……那时作家就成了处处被动挨打的高危行业,谁还敢从事这一行业啊?尤其是得不到权力保护的“良心作家”随时都会深陷“没来由诬陷”而又疲于应付或无力自拔的困境。道理很简单:如果“权力”不喜欢某位有公众影响力的“良心作家”,只有指使某个有“网络效应”的名人出面指控他“抄袭”或“代笔”就可轻易将其打入困境。缺乏独立思考能力的网民对此类指控多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

     …………

     方舟子其人近两年在网络声名鹊起,但飞骏对此人一直没兴趣关注,主要原因是方舟子的“打假对象”主要是“小巫”和“末流”;涉及“权力背景”和“黑社会”的造假“大巫”和“主流”方舟子好象从没认真打过一次?比如“文凭造假”的“主流”是“官僚集团”,中国官僚是最大的“博士群体”就能说明一切。方舟子打过不少“假文凭”,可极少在职官僚,权力大佬则一个也没有?

     铺天盖地的假劣商品是中国民众挥之不去的痛,所以高举“打假旗帜”的方舟子很容易赢得公众的关注;但如果借“打假名号”来“转移视线”或“柿子拣软的捏”,“打假斗士”就很容易陷入“利小弊大”的泥淖,甚至不自觉充当“权力打手”?哗众取宠者多如此!

   

     公共知识分子应该明白:如果你认为韩寒是无辜的,那么就得站出来说句公道话,不能因为韩寒的《冬至三部曲》就因失望而隔岸观火,否则你就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受害者!正如飞骏反对“乌有之乡”的极左言论,但不赞成封杀“乌有之乡”一样,否则下一个封杀对象就是良心网站。我们痛恨贪官,但不能赞成对贪官恐怖清算,甚至诛连贪官的无辜妻女;否则无辜平民就会成为接下来的恐怖对象。

   

   

     二0一二年二月二日

   

     相关文章:

     1、《韩寒熊飞骏冬至圣诞夜的对话》

     [url]http://xiongfeijun.blogchina.com/1232505.html[/url]

     2、《“韩寒远光灯”与民主是啥关系?》

     [url]http://xiongfeijun.blogchina.com/1232863.html[/url]

     

(2012/02/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