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尾生诗歌
[主页]->[诗歌]->[尾生诗歌]->[尾生诗歌:《无题》]
尾生诗歌
·尾生诗歌:《中秋听雨感》
·尾生诗歌:《此刻》
·尾生小诗:《我》(续2)
·尾生诗歌:《你不知道》(外一首)
·尾生诗歌:《崇拜我》
·尾生诗歌:《偶然之光》
·尾生羊羔体:《读车延高》
·尾生诗歌:《谁是我们的半神》
·尾生诗歌:《竹林》(外一首)
·尾生诗歌:《债务》(外两首)
·尾生诗歌:《醒初》(外二首)
·尾生诗歌:《无题》
·尾生诗歌:《虚无之诗》
·尾生小诗:《道》
·尾生小诗:《炒股》
·尾生杂谈:《我的一些思考》
·尾生诗歌:《请走向诗人》
·尾生小诗:《梦境》
·尾生诗歌:《拉普拉斯之魔》
·尾生哲思:《唯我》(与东海老师商榷)
·尾生时文:《我看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尾生魔幻史诗:《走入新纪元》(陆续)
·尾生诗歌:《给小屁股》
·尾生诗歌:《一米的距离》(外一首)
·尾生小诗:《自由》
·尾生杂谈:《谈“我没有敌人”》
·尾生小诗:《感》
·尾生诗歌:《子夜听雨》
·尾生琐语
·尾生调查:《你对诺贝尔和平奖怎么看》
·尾生诗歌:《2010年长沙第一场雪》
·尾生诗歌:《孤独的兽》
·尾生随笔:《带刀走长沙》
·尾生随笔:《独坐雪后》
·尾生诗歌两首
·尾生时评:《只有薄熙来能救中国》
·尾生诗歌两首
·尾生诗歌:《重庆》
·尾生新民谣:《空调》
·尾生随笔:《我能救中国》
·尾生救中国:《超人救国论》
·尾生随笔:《与姜维平商榷》
·尾生诗歌:《茉莉花的召唤》
·尾生诗歌:《茉莉花》
·生诗歌:《我们的茉莉花》
·尾生诗歌:《敏感花》
·尾生诗歌:《未来》
·尾生诗歌两首
·尾生诗歌:《如果我要死》(外一首)
·尾生诗歌:《无题》
·尾生诗歌两首
·《娱乐时代回归诗》(兼未来派开始)
·尾生诗歌:《选择》(外一首)
·尾生童话诗:《谁敢叫》(即兴)
·尾生诗歌:《播种春天》
·尾生日记体诗歌:《辛亥100年听蔡锷》
·尾生诗歌:《樱花开过》
·尾生诗歌:《北岛皇帝》
·尾生日记体诗歌:《幸见吴龙辉》(外一首)
·尾生诗歌:《太监真好》
·尾生诗歌:《你要明白》
·尾生诗歌:《游牧族》
·尾生小诗:《无题》
·尾生诗歌:《土狼》
·尾生诗歌:《未来的力量》(外一首)
·尾生诗歌:《未来的力量》(外一首)
·尾生诗歌:《未来的力量》(外一首)
·尾生诗歌:《凡人心》
·尾生小诗:《佛说》(外一首)
·尾生诗歌:《某某》
·尾生诗歌:《期待未来》
·尾生日记体诗歌:《尾生与曾德旷》
·尾生诗歌:《山居》
·尾生诗歌:《诗人与蟑螂的战役》
·尾生随笔:《剥陈丹青的皮》
·尾生小说:《道德的困境》
·尾生诗歌:《新千年》(与新千年文化运动诸君共勉)
·尾生评论:《萧乾明的人与诗》
·尾生随笔:《评北岛“古老的敌意”》
·尾生时评:《房价一次次侮辱着政府》
·尾生随笔:《李敖老了》
·尾生诗歌两首
·尾生诗歌:《时间里的苹果》(外一首)
·尾生随笔:《湖南真的没文化》
·尾生诗歌《错乱时代》
·尾生观察:《温家宝与薄熙来》
·尾生诗歌:《中世纪来临》
·尾生观察:《长沙房地产》
·尾生日记体诗歌《对话鄢烈山》(外一首)
·尾生随笔:《一次失败的采访》
·尾生随笔:《由加藤嘉一想到的》
·尾生随笔:《余杰不讲逻辑》
·尾生诗歌:《诗的距离》
·尾生时评:《李双江的儿子打人》
·尾生诗歌:《又是一年中秋节》
· 尾生试验小说:《我你》
·尾生随笔:《所谓启蒙》
·尾生随笔:《重庆日记》(一)
·尾生诗歌两首
·尾生随笔:《重庆日记》(五)
·尾生随笔:《重庆日记》(三、四、五、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尾生诗歌:《无题》

   尾生诗歌:《无题》
   亨利·米勒:“忘掉一个女人最好的方法,就是把她变成文学。”
   
   我也曾试图用诗歌
   幻化出海洋,去消解一条


   鱼掀起的波浪
   
   那可恶的,在我心里
   游弋的鱼啊,她让我久久
   无法风平浪静
   
   我也曾试图用一条蛇
   勾引出欲望,去吞蚀一枚
   蓝色的苹果
   
   那诱人的,在枝头
   欲滴的苹果啊,她让我在
   树下痴痴地张望
   
   2012年2月27日 长沙
(2012/02/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