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巨文集]->[那门是张老照片(小说)]
王巨文集
·《泪之谷》自序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一)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二)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三)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四)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五)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一——救赎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二——一座雕像的诞生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三——血卡(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四——迷失的家园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五——惊 惧 的 瞳 孔(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六——废墟里的呓语(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七——一次无法抵达的湿地之旅(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八——古蛇的后裔(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九——来自远古的回眸(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十——孩子,你去了哪里(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十一——谁在叩响那扇门(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十二——捡拾那些凝固的血迹(小说)
·
·美丽的美利坚
·血迹斑斑 白骨累累 (时评)
·Blood Stains on Innumerable White Bones (血迹斑斑白骨累累)
·兽为刀俎 人为鱼肉(时评)
·兽为刀俎, 人为鱼肉 The People are Fish on the Chopping Board under the Knife
·哭泣的绵羊(时评)
·哭泣的绵羊 Weeping Lambs
·中共是当今世界最无耻的政党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s the Most Shameless Party in the World Today. (中共是当今世界上最无耻的政党)
·自由女神何时降临中国
·从“天灭中共”谈起
·Take it Up from “the Heaven will Ruin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从“天灭中共” 说起)
·我为自已生长在红旗下而悲哀
·I Am Grieved for Myself to Have Grown Up under the Red Flag
·是政治白痴?还是中共特务? ——我对提倡真名签署《08宪章》的一些看法         
·一首葬送中共暴政的挽歌
·我的宣言:为自由而奋斗
·My Manifesto: Fighting for Freedom 我的宣言: 为自由而奋斗
·举起刺向中共狗官的利刃
·亚细亚的孤儿
·见证中共:天使面孔 魔鬼心肠
·我为什么要流亡海外
·祖国母亲,我为你哭泣
·中共已把人变成狼和羊
·为何恐惧如影相随
·艾未未的后行为艺术
·自由圣殿 精神家园
·民主与专制的对决
·诗与坦克的对决
·我也有一个中国梦
·来自一次撞车事故的灵感
·
·沁园春  登北岳恒山
·凤凰和鸣
·永恒的家园(歌词)
·自由之歌
·美国少女(诗二首)
·阿曼达的忧伤
·阿曼达的眼眸(诗歌)
·阿曼达的微笑(诗图)
·甜美的笑靥(诗图)
·香奈儿(诗图)
·我心狂野
·母亲*女人*少女(诗)
·来自拉美的女人们(组诗)
·无题(诗二首)
· 加 西 卡(诗歌)
·莲 * 月 * 樱 (诗三首)
·阿根廷姑娘(自由诗)
·围灯夜话
·真爱(歌词)
·也许只是一个传说(诗)
·行走在天地间的身影
·题文学沙龙三才女:野樱 醉醉 含嫣
·旧梦重温(歌词)
·写给一位女子(诗歌)
· 窗 口 (诗)
·凝 视(诗)
·寻找终极快乐(诗)
·人 类 之 母(诗)
·孩子,你要去哪里(诗)
·孩子 ,你想表达什么(诗)
· 卜 算 子
·为我而歌(歌词)
·此生难忘(歌词)
·恒 久 守 望(诗)
·如果能够……
·站在十字路口的姑娘(诗)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那门是张老照片(小说)


   
   
   “先生,你看见那道门了吗?”我问身旁的那个人。
   我看见那道门就伫立在那里,伫立在一片废墟之上。那废墟因年深日久被风吹雨淋得渐渐没入泥土,融入大地,且长满荒草,快看不出痕迹了。而那门,却凸兀地伫立在那里,虽古旧斑驳,歪歪扭扭,仍不想倒下,像是在期待着什么。

     “它一直在等着我呢。”我说。
     那个人忧郁的目光注视着前方,蠕动着嘴唇,却没有说什么。他那枯干的嘴唇准是紧闭着,似乎从未开启过,且像蛇一样在蜕皮。他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很少开口说话,即使偶尔说话,吐字也含糊不清,我甚至怀疑他的舌头早咽进肚子里去了。多年来,他一直与我结伴而行,忽前忽后,忽左忽右,忽近忽远,忽隐忽显,却从没离开过我,倒是一个忠实的好伙伴。他虽近在咫尺,我却从来没看清过他的长相,他就像一团烟雾,飘渺缭绕在我身旁。有他相伴,在我孤独的行旅中,不显寂寞。
     “我们过去看看。”
     我们向着废墟所在的方向走去。没走多远,发现前面有条河流横亘在我们面前。开始我并未看到有这么一条河,只是我决定要过去看看时,仿佛它才一下子出现在我们面前,好像要阻挡住我们前行似的。我们要想走近那道门,必须涉过这条不停流逝的河水。还好,河水不深,河面跳跃着光斑,像梦幻一般。我脱下鞋,提在手上,光赤着脚走下河。那个人照我的样子,跟在我的身后。当我的脚一伸入河水中,我仿佛走进了幻景里。整个河水轻盈透明,犹如大地上飘渺波动的蜃气。我看见自己的小腿在水中变得硕大粗壮,与身子不成比例,而双脚仿佛变成了怪异的蹼掌,抑或是鱼鳍。我举目四望,岸上的景色也变得朦胧起来,不似原先的样子。我弄不明白这是怎么了,也没多想,只顾迷蒙混沌地往前走。一群群银色的小鱼游来游去,像是在空中飘浮着一般。它们从我身边游过,有的还俏皮地在我腿上蹭一下,蹭得我怪痒痒的。我们摇摇晃晃,不知走了多长时间,才走过那条并不宽的小河。当我走上岸时,惊讶地发现前面不是一片废墟,而是一个村落。
     “我分明看到的是片废墟,怎么会是村庄呢?”我感到十分错愕。
     “没有什么废墟,”我听到那人在我身后说,“那原本就是村庄。”
     “不对,我看到的是废墟。”
     “那是你看花了眼。”
     我一时愣在那里。是的,我总是凭借着想象看待周围的事物,我眼中的客观世界似乎已经注入了主观的意象,看见的事物总是带有虚幻的色彩。此时此刻,我说不清眼见的景物是真是幻,如同庄周梦蝶。我疑惑地走进村庄,好奇地左右看着。村子里大都是低矮的土坯房,错落地蹲伏在街道两边,寂静得仿佛无人居住。当我再往前走时,便又看到了那道门。它还立在那里,不过不是伫立在废墟中,而是坐落在村子的中央;不是枯干歪扭的朽木框,而是一座砖瓦大院的门楼。看着眼前这道结实的红漆大门,我疑惑不解。
   “这门是真的吗?”
   我走上台阶,试探着去抚摸那门。我的手掌感觉到了它的厚重,它的结实,它的真切。它确确实实是一座完好的门。我试着推了推,那门从里上着插关,无法推开。此时,我的心里涌出一个念头,想看看这里面住着什么人。我握起兽头衔着的铁门环,叩击了几下,等候在那里。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有人打开了门。一位丫环探出头来。
     “老爷,您回来了。”
     一位戴着瓜壳帽、蓄着山羊胡、穿着长袍马褂的中年人走了进来,他身后恭顺地跟着几位土头灰脸的泥腿子们。
     刚才开门的那位丫环一边向上房跑去,一边喊:
     “太太,是老爷回来了。”
     堂门口,一位丰腴俏丽的太太喜盈盈地迎出来。院子里顿时弥漫着淡淡的芳香。
     “老爷回来了?”
     太太为老爷扫着身上的灰尘。
     “午饭做好了吗?”
     “张妈已给做好了,就等您回来呢。”
     老爷看了一眼下房。下房的窗口里,映现出张妈忙碌的身影。
     太太扫了一眼猥琐地站在下院的泥腿子们。这些人个个光赤着脚板,衣不蔽体。见太太看他们,都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有的晃动着身子,有的搔着土灰的头皮,有的用一只脏黑的脚搓着另一只脏黑的脚。只有一位尖嘴猴腮的泥腿子没有低头,他先是贼眉鼠眼地东瞅瞅,西看看,继而那尖尖的目光又盯在太太的身上,张着嘴巴呆看着。太太赶紧回避开那人充满邪念的目光。
     “这就是新招来的长工?”
     “是啊。”老爷回头看着那帮人。“一个个可怜见的。你给他们每人先找双鞋穿上。”
     “好的。”
     太太的倩影婀娜地消失在堂门里,在院子里留下一缕淡淡的温馨。那帮泥腿子们第一次嗅到了这高贵的芳香,个个噏动着鼻翼,自卑地跟着老爷走进了下房。
     下房里,一条顺山大炕。炕上铺着竹席,席上摆着一张厚重的木桌。老爷盘腿坐在上首,几位泥腿子们围桌而坐。张妈在热气蒸腾的锅台边忙乎着,她的脸上沁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她不住地往炕桌上端着热腾腾的饭菜。
   “老爷真是个大善人,”张妈心里说,“真舍得给下人们吃。”
   张妈先端上一大盆煮山药蛋,那山药一个个又沙又面,都绽开了裂。老爷看了一眼那些饥肠辘辘的泥腿子们,放话说:
     “不要拘束,放开肚子吃。”
     一阵唏哩哗啦,几张黑手像乌鸦一般扑向盆上,各抓起一个大山药蛋,皮也不剥,狼吞虎咽起来。老爷也拿起一个山药蛋,没剥皮吃着。
   “老爷就是这么一个简朴的人,也从不摆架子,只要在家,总是和下人们在一起吃饭,他吃啥,也给下人们吃啥。”张妈心里说,“这样的好人,在世上难找呢。”
   张妈瞟了一眼那个尖嘴猴腮的人,唯有他一个人剥去山药皮才吃。“这人可不是好东西,”张妈心想,“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不要着急,慢慢吃,都会让你们吃饱的。”老爷又说。
     张妈揭开后灶上的锅盖,随着冒起一阵白色的蒸汽,满屋飘散着诱人的香气。一口大铁锅里,炖着一锅香喷喷的猪肉,肉汤上漂着一层红色的辣油,煞是好看。几天前,老爷叫人杀了一头大肥猪,人们以为有什么贵客要来呢,原来是要招长工了。老爷说,凡是来我们家的人,不论是贵客,还是下人,都不能慢待了。张妈把香喷喷的炖猪肉盛进一个大瓷盆里,慢慢地端放在炕桌上。她还没有放稳当,那个尖嘴猴腮的,第一个抢先夺了勺子,盛了一大海碗去。张妈白了他一眼,心里骂着:“看那穷相样儿哇!”
     张妈继续往上端菜端饭。她透过蒸汽看着那一桌狼吞虎咽的男人们,像看着一个久远的梦境。
   过了一会儿,那尖嘴猴腮的,第一个放下饭碗,打着饱嗝,挺着颗滚圆的肚子,吃撑在那里了。
     “你怎么不吃了?”老爷问他。
     “我……我已吃到……噪子眼儿了。”他似乎噎着了。
     “怎么称呼你?”
     “人们都叫我猴子。”猴子说。
     其他人也陆续放下了饭碗。唯有一位长得墩墩实实的汉子,饭量奇大,还在吃着。
     “你叫什么?”老爷问他。
     “人们叫我堡墩。”堡墩说。
     “你吃饱了,想干什么?”老爷又问。
     “就想干活,老爷。”他这才放下饭碗,用大巴掌摸了一下油乎乎的嘴。
     “那好,”老爷高兴地说,“这些人就由你带他们干活。”
     “那、那我干什么呢?”猴子有些急了。
     “你最想干什么?”老爷看着他问。
     “我最想干什么?”猴子嘻嘻一笑,“和你一样,每天吃香的喝辣的……”
     正在收拾碗筷的张妈撇了撇嘴,鄙夷地看了一眼猴子。
     “对不起,”老爷郑重地说,“我这儿庙小,养不起您这大神神。您另找高门去吧。”
     众人都冷冷地看着猴子。
   猴子先是一愣,后气乎乎地跳下地,硬着脖梗歪着头:
   “哼,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猴子一甩门,悻悻地走了。
   
   
     “你看见什么了?”我问身边的那个人。
     “我什么也没有看见。”
     “那你没听见什么吗?”
     “没有,什么也没有听见。”那个人说,“那门一直就关着,没有一点儿动静,好像这里从来就没有人住过似的。”
     “真是见鬼了。”
     “你说什么?”
     “我说,我再给敲敲门试试。”
     我又走上前,拿起那个含在兽头嘴里的铁门环,重重地叩击了几下。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有人打开了门。还是那个丫环探出头来。
     “你们是什么人?”
     猴子挎着盒子枪站在门口,他身后跟着一伙端着长枪的人。
     “我们是游击队,是来找你们老爷算账的。”
     猴子说着,带着人马闯进了院子。
     小丫环惊慌地跑向上屋,边跑边喊:
     “老爷、太太,游击队来了。”
     老爷出现在堂屋门口,站在门前的台阶上。太太和丫环站在他的身后。
     “老爷,我们又见面了。”
     “原来是猴子。”老爷轻蔑地说。
     “现在你应该叫我猴队长才是。我现在是这一地区的游击队队长了。”
     “噢,原来你就是那杀人不眨眼的猴队长。”
     “没错,”猴子一边玩转手中枪,一边得意地说,“那个远近闻名、让你们这些人吓破胆的猴队长就是本人。”
     张妈和那些长工们也都闻声走出来。还有一些路过的村民们也拥进了院子。
     “你找我来干什么?”
   老爷仍轻蔑地看着眼前这个耀武扬威的人。
     “干什么?”猴子顿时小眼圆睁,变得凶恶起来。“要你的狗命!把他押起来。”
     两名游击队员冲上来,扭住老爷的胳膊,押下台来。“你们这些土匪强盗!……”老爷破口大骂,猴子用一块破布塞在老爷的嘴里。
     “你们要干什么?”
   太太想上前阻拦,却被另两名游击队员持枪逼在那里。
   猴子跳上台阶,转向大家。
   “乡亲们:站在你们面前的这位恶霸地主,多少年来压迫剥削你们,骑在你们头上作威作福。你们过着当牛做马、暗无天日的生活。我们共产党人就是为了打倒这些恶霸地主,将他们的田地分给你们,让你们过上好日子。从现在起,你们翻身得解放了。”
   在猴子的蛊惑下,那些木纳的村民们,一双双痴呆的眼睛变得贼亮贼亮。
   猴子指着站在前面的堡墩:
   “你说说,这恶霸地主是怎样压迫剥削你们的?”
   “老爷没有压迫剥削我们,”堡墩说,“老爷让我们吃得饱,穿得好,还让我们有钱挣。我在老爷这儿干了几年,已挣下了几亩地……”
   “这么说,你够得上富农了?也该挨批斗!”
   猴子把堡墩拉站在老爷身边陪斗。老实巴脚的堡墩虽然低着头,但粗着脖子紫涨着脸,不服地站着。
   猴子转向张妈,“张妈,你说说。”
   “我来老爷家多年,最了解老爷了。”张妈说,“他可是个大善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