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唐夫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唐夫文集]->[公开一封给王立军的信]
唐夫文集
·名声中华:我的外婆
·漫 话 芬 兰
·四 季 芬 兰
·营 地 芬 兰
·插 队 西 天
·芬 兰 彩 虹
·好热的芬兰夏天
·周末碎语:芬兰的洪水
·温馨的芬兰住宅
·人 生 情 色
·闲话芬兰工会
·周末碎语:小气的芬兰人
·周末谈芬兰坏人坏事
·对芬兰退休金的幻想
·雨天的周日记 - 上 午
·雨天的周日记 - 下 午
·周末碎语:芬兰邻居
·碎语夜色
·芬兰的秋夜
·答若思朋友问芬兰语及特征
·仲夏节后话芬兰 于周日夜
·比较芬兰奥运精神
·毛泽东还有这样一个儿子
·亡国论
·公开一封给王立军的信
·给老婆的信:只等拣到好媳妇
·给老婆的信:拿键盘当你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公开一封给王立军的信

   公开一封给王立军的信
   
   唐夫
   
   聊及我和你的失之交臂,朋友觉得有趣,并认为事情不是那么简单,并希望我公开此信。


   此时此刻,我没法求得你的同意就擅自做主,想必不至“增砖添瓦”,害你於囹圄之中,就权当茶余饭后之资。尽管是一面之交,作为重庆人,我还是敬你在我的故乡轰烈一场,既为非作歹,也劳苦功高;前天,连芬兰报刊上也有了你的“玉照”,算是给这小小寰球刻下点痕迹。
   
   真想不到你在风华正茂,出人头地,事业名声都在登峰造极时,一下倒栽九天九地,由堂皇的座上宾成为阶下囚,瞬间而已。俗话说伴君如虎,鸟尽弓藏,黑道,白道,红道,花道,道道凶险,在中国的今天已经没有正道可道。你落到这样下场,也许不至步文强后尘,但铺天盖地的辱骂和遗憾以及抱怨,妻子的颜面,女儿的前途,亲友的百感交集,都将成肩上千钧重负。有人说你是酷吏,有人说你是神探,有人赞你浑身是胆,有人贬你无恶不作。
   
   老子说:“名,公器也,不可多取。”你大概是取得太多,既不能急流勇退,又不能独善其身。
   
   不知若干年后,你是不是还能再开出租车,到那时候我们再聊聊来美国的路径。
   下面是我给朋友的信件内容(涉及到你的部分):
   
   ……
   昨晚疲乏了,早早睡去,今晨起来开机,现在回您。
   
   经过是这样,在国内期间,一次夜间我打的去医院,出租汽车司机是北方口音,这让我有点惊奇。就我之遇,在重庆开出租车的多来自周围区县的农民。我前年骑车去过黑龙江以降至大连,对东北不陌生,他说他是辽宁人,我也没有多问,当投亲靠友来到吧。我比较关注的是租司机的收入,工作时间,生活,家庭等等。三言两语之后,我抱怨重庆治安,每次回国手机都要被扒窃,无意的口语中国中共的滔滔不绝,不知不觉暴露出自己的假洋鬼子丑态。他问我在海外干啥,“作家呀,写手吧!”我说网络一搜唐夫就知道。呵呵,他那时也显得很有兴趣,和我一路聊天,怎么出国,怎么才能居住芬兰。我把我坐牢之后决定离开中国,1989年得到机会,现在是政治避难定居海外。随即,我还笑话他,你要是大官,去美国领事馆,就一劳永逸,避难就能立即入籍。想不到那一刻打趣,是不是成了今天的新闻源泉,难说。
   
   当然,我那时不知道他是谁。之前不曾见过王立军。后来与朋友吃饭,在坐有位刑警,一阵子漫无边际的闲吹,就说到重庆治安,公安,打黑等等,他提到王立军又怕又恨。其间,还聊到王有部自用出租车,随时出寻检查下级工作情况,以及观察社情。经过他那么一说才引起我注意。后来上网一查,见到的王立军就是那晚给我开车的出租司机面孔。呵呵!我有点佩服他了。留下印象较深的是,下车时他说交个朋友,不收我的车费,还要我给他电话号码。我有点不好意思,随手把包里的一盒朋友送的礼品放在座位示意感激,然后关车门挥手道谢。
   
   之后,我倒是接到几次没有号码的来电,但那几天父亲病得让我焦头烂额,无暇多顾,也许是他打过?也许是在网络上的确读了我的文章。
   
   ……
   最后
   
   
   
   
   

此文于2012年09月1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