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生存与超越
[主页]->[百家争鸣]->[生存与超越]->[[zt]中国粗放世界工厂模式已入绝境(2012/02)]
生存与超越
·[zt]世纪大骗局之1998香港金融保卫战(2010/07)
·[zt]第聂伯帮:苏共官僚集团透视(2010/08)
·[zt]1889年日本谍报:全民腐败清国危矣!(2010/08)
·[zt]法国大革命前夕财政改革启示录(2010/09)
·[zt]后现代史学:姗姗来迟的不速之客(2010/09)
·[zt]南非“经济奇迹”的背后(2010/11)
·[zt]突尼斯总统外逃 军队维持秩序(2011/01)
·[zt]论国民党政府恶性通货膨胀的特征与成因(2011/01)
·[zt]雷颐谈晚清:改革与革命互相赛跑的悲剧(2011/04)
·[zt]不反思历史,早晚重蹈覆辙(2012/01)
·[zt]六四悲剧产生过程及人物素描
·[zt]伊斯蘭革命的反諷(201308)
·[zt]道出许多赵紫阳不为人知的秘密(2015 03)
·[zt]道路·理论·制度----我对文化大革命的思考(2015 08)
·[zt]日本房地产崩溃后,高位接盘的平民怎么活?
·[zt]社会控制如此严,苏联为何还解体(2016 04)
·[zt]一战前的德意志帝国——徐弃郁《德意志帝国史》观后感(2016 08)
·[zt]损失1500万亿的前一夜 日本人还在疯狂买房!(2016 10)
·[zt]百年经济危机脉络大梳理(201611)
·[zt]夷夏先后说——青铜时代世界体系中的中国
时评(中国)
·[转贴]灾难的启示(2008/02)
·[转贴]一个学教育的女留学生的回国杂感(2008/02)
·[转帖]《中国:奇迹的黄昏》(摘录)(2008/09)
·[转贴]开放与改革,请别放在一起说(2008/10)
·[转贴]奧巴馬新政與中國農民工的命運(2008/11)
·[转贴]“欧洲模式”与欧美关系(2008/12)
·[转贴]20世纪90年代社会民主主义复兴的原因及启示(2008/12)
·[转贴]从伯恩施坦到布莱尔(2008/12)
·[转贴]2009不轻松(2009/01)
·[转贴]2009:美国金融危机可能引起中国的工潮高发期(2009/01)
·[转贴]中国当前最大的危机是什么?(2009/01)
·[转贴]晒晒老工业基地下岗职工过年开销 (2009/02)
·[转贴]俄罗斯可能面对美中组成的“两国集团”(2009/02)
·[转贴]中国官商模式的演进(2009/02)
·[转贴]再谈忧患意识(2009/02)
·[转贴]经济危机下农民工生存考察(2009/02)
·[转贴]中国的问题可能比美国更糟(2009/03)
·[转贴]什么是农民工的"退路"?(2009/03)
·[转贴]温家宝演累了(2009/03)
·[转贴]我在加拿大的惊奇发现(2009/03)
·[转贴]从医改方案难产看中国的治理困境(2009/04)
·[转帖]浙大部分同学给杭州市委市政府的公开信(2009/05)
·[转帖]烈女邓玉娇掀开的社会危机(2009/05)
·[转帖]中国地方治理的重大转折(2009/06)
·[转帖]参与处理石首事件的一些感言(2009/06)
·[转帖]我们又一次站在历史的转折点上(2009/08)
·[转帖]秦晖:法兰克福研讨会风波(2009/09)
·[转帖]中国的政治僵局与改革僵局(2009/10)
·[转帖]农村见闻三则(2009/10)
·[转帖]归国一年多,对海外留学生的忠告(2009/10)
·[转帖]民工荒现象解读:农民工社会保障体系缺失(2009/10)
·[转帖]未曾被重视的都市群落—农民工生存现状调查(2009/11)
·[转贴]“三个中国”的死结与胡温的治理困境(2010/06)
·[转贴]人民币贬值并非天方夜谭(2010/06)
·[转贴]危险和“威力”远超过爱滋的未知新型病毒正在大面积的感染中国?(2010/06)
·[转贴]中国正被多种力量引导走一场“高科技”大跃进(2010/06)
·[转贴]细看公民社会的细节(2010/06)
·如何在危机面前力挽狂澜?[2009/12]
·未来若干年中国权力斗争的预测(2010/04)
·土豆能救中国吗?——浅议中国农业的根本出路[2010/06]
·[转贴]一位有才华的青年科学家,不该死在科学发展的时代(2010/07)
·[zt]武汉警方帮我解答了一大谜题(2010/07)
·[ZT]中国大围城:洗尽铅华 淘金的海归和归海的精英(2010/08)
·[ZT]网帖称穷二代不想生穷三代引热议(2010/08)
·[zt]我国四成国土面临水土流失 东北局部黑土层消失(2010/08)
·[zt]中国有1.6万个“舟曲” 700万人受灾害威胁(2010/08)
·[zt]中国军人夸大危机,牵制胡锦涛(2010/08)
·[zt]英国需要一场革命(2010/08)
·[zt]对列席第三次世界大战策划会议的一位英国告密者的访谈录(2010/08)
·李泽厚认为应该警惕民粹主义与民族主义合流(2010/09)
·[zt]北大饶毅和清华施一公联手撰文:炮轰科研基金分配体制(2010/09)
·[zt]关于上海世博的两篇文章(2010/09)
·[zt]政府的“GDP崇拜”与生态资源的竭泽而渔(2010/09)
·[zt]“中产”的未来在哪里(2010/09)
·[zt]恶毒的房地产彻底改变了中国(2010/09)
·[zt]没有选票的围观改变不了中国(2010/09)
·[zt]中国耕地质量之忧 18亿亩红线岌岌可危(2010/09)
·从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想到的(2010/10)
·[zt]农业部长谈解决农民工问题思路(2010/10)
·[zt]调整收入分配重在调节过高收入(2010/10)
·[zt]中国人,你现在的心情还好吗?(2010/11)
·[zt]美欧狂言:彻底解决中国(2010/12)
·[zt]新北约的任务 剑指中共(2010/12)
·[zt]回乡乱书:我见识的乡村直选(2010/12)
·[zt]贫富自我循环在抹杀中国社会希望(2010/120
·[zt]中美一揽子全球“大交易”出笼(2010/12)
·[zt]刘宾雁告诫:社会主义岂能一扔了之?(2010/12)
·[zt]政治幻想小说中的当代中国思想(2010/12)
·[zt]“生存还是毁灭”成为单项选择题(2011/01)
·[zt]中国晋升发达国家之列有多难?(2011/01)
·[zt]全球粮价疯狂上涨 联合国提醒国际社会保持警惕(2011/01)
·[zt]《让子弹飞》是否是影射当代中国左派的困境?(2011/01)
·[zt]公权力作伪证:无人追究,无法追究(2011/02)
·[zt]中国粮食焦虑型通胀根源——肉食饕餮(2011/02)
·[zt]农村危机--村委会连“维持会”都谈不上(2011/02)
·[zt]小升初竞争已日趋白热化 考验家长权力财力脑力(2011/02)
·[zt]从法裔越南难民到内地影子富姐(2011/02)
·[zt]日本地震触发中国“灾难反思”(2011/03)
·[zt]粮食安全与农业制度(2011/0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中国粗放世界工厂模式已入绝境(2012/02)

   中国粗放世界工厂模式已入绝境 张庭宾

       倘若伊朗战争爆发,中国将不得不深刻反思粗放的“世界工厂”模式。

     随着救助希腊最难关通过,伊朗战争再次回到国际金融市场的聚光灯下,国际原油价格上周飙升,大涨4.33%,站上了每桶110美元。过去16个交易日更是大涨了13.8%。

     油价大涨立刻大幅增加了中国石油进口成本。2011年,中国石油对外依存度达到60.5%,总量为25378万吨,共花费1966.6亿美元,平均每桶105.72美元(应含运费)。国际油价每上涨10%,就意味着中国要额外支出近200亿美元。

     这仅仅是围绕伊朗石油危机的开始,现在只是伊朗停止对英法供油,倘若美国和以色列对伊朗发动战争,霍尔木兹海峡被封锁三个月以上,国际油价将至少涨到每桶150美元以上,甚至200美元以上。

     这并非危言耸听,一个参照是,2008年7月,美国上一次逼近攻打伊朗时,美原油价格暴涨至147.94美元。如果油价上涨到每桶200美元,中国2012年进口石油总量不变,中国将为石油多支出近2000亿美元。

     更麻烦的局面是想买石油买不到。封锁波斯湾的霍尔姆斯海峡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此湾最窄处仅38.9公里,平均水深70米,一艘30万吨的超级油轮的高度在50-60米左右(约20层楼高),即如果交战方的潜艇击沉一、二艘正驶在最窄处的超级油轮,波斯湾就将被封锁。

     2011年波斯湾进口石油占中国全部进口石油比例为40.2%,也有数据表明,在2011年12月,波斯湾进口石油已超过进口石油总量的50%,当今中国石油战略储备的主流说法是30天,中国的工业和民用石油将在波斯湾被封锁60-74天后,无法正常供应。换言之,倘若伊朗战争爆发2个月后,中国的私家车将大规模停驶,中国的轿车工业将全面停顿。

     可能出现的最糟糕的情况是,在国际油价大涨,带动国内石油和煤炭价格大涨的同时,国际粮价同时大涨1-2倍,中国的CPI将上涨到10—15%,更多的房地产商破产倒闭,更多的购房者断供,楼价大跌50%以上,国际热钱大量外流,中国遭遇不亚于1990年日本的严重经济和金融危机。

     上述可能性在今天已经绝非杞人忧天,而很可能是未来一年内,甚至半年内发生。即中国相当可能遭遇石油供给的扼喉危机,即中国的粗放型世界工厂模式已经走入死胡同,或者是中国为全世界供给商品的高消耗模式最后撞上了南墙。这个已难以避免的最坏结果,是现实对于中国“摸着石头过河”式发展的报复,也是对中国长期以来漠视顶层系统性战略设计的惩罚。

     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中国力挺人民币不贬值,同时因为加入WTO,为中国把握“世界工厂”创造了条件。中国成为世界工厂未必是错,错的是中国根本缺乏与世界工厂战略相匹配的一系列战略保障,而是仅仅以GDP增长为导向,在眼前既得利益推动下,不惜代价地有水快流,涸泽而渔,终于给自己的咽喉上套上绞索,并将绞索交与他人之手。

     “世界工厂”的基本模式,一端是进口能源资源,另一端是出口成品。世界工厂的良性发展,必定要靠向上掌握资源,向下控制销售通道。然而,我们却一错再错。

     一错在于,中国“世界工厂”获得的贸易顺差,理所当然地应当大量增加石油、铁矿石等资源能源,最好的是用贸易顺差收购上游的矿山资源,以控制原材料成本,避免上游提价扼喉。然而,实际操作中完全反向行之,巨量的外汇储备购买了天量的美元欧元债券,转化为西方人的保障福利,外汇储备中几乎没有任何石油储备。近几年有关方面终于意识到这个危险,但油价已经居高不下,战略储备仅仅30天,距离西方大国普遍的90天有很大的距离。

     二错在于,中国未能有效治理内部恶性竞争,形成各出口商品行业的龙头企业,能与下游欧美销售进行对等议价。同时将中国国内销售渠道的优先权拱手让给了沃尔玛和家乐福等,使之形成了控制全球的垄断性销售通道,致使中国出口企业完全丧失了与全球销售商的议价能力,被锁定为跨国产业链寡头的附属车间。

     三错在于,在环保和资源能源利用方面的门槛极低,甚至长期没有门槛,使得中国资源和环保代价极大,环境污染非常严重,特别是水资源已经严重匮乏。

     四错在于,人民币不断的升值,加之中国出口企业缺乏与下游欧美销售商的议价能力,使得中国世界工厂不得不痛苦消化升值成本,越来越多的企业逐渐失去了盈利和生存能力。

     五错在于,人民币的不断升值,致使国际热钱大量涌入中国进行无风险套利;商业银行大举向房地产贷款;同时,土地招拍挂制度极大地推高了地价房价,由此大大增加了中国世界工厂的成本。

     六错在于,中国鼓励发展轿车等高能源资源消耗产业,而中国乃至整个地球根本不具备持续供给中国人普及轿车的能力。

     不止于此,现实中错误仍在继续,在2011年11月份以来,当热钱出现大量外流,市场已经预期人民币贬值,并且人民币一度贬值,可使央行却强行扭转市场意志,推动人民币继续升值。使得6年前进入的1美元热钱得以兑换成1.3美元流出境外,赚的盆满钵满,而中国外储中的美元现金被急剧消耗。一旦伊朗战争爆发,大量热钱外流,中国央行可能出现匮乏美元现金兑付给热钱的危机。

     总而言之,中国既有的粗放世界工厂模式已经走入死胡同,中国高能耗高资源消耗的发展模式已经撞了南墙,中国高度依赖国际资源和市场的模式也走到了尽头,现在的中国必须深刻反思,真正走上“以人为本”的“科学可持续发展”之路。

     当前迫在眉睫的有二件事必须做,必须立刻做:1,在外交上,中国须立刻发起“波斯湾航运安全”国际会议,这必将获得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的支持,应要求中东冲突各方,尤其是伊朗、美国和以色列必须在各种情况下,无条件保证波斯湾的自由航运安全。2,立刻放开人民币的自由浮动汇率,一旦伊朗战争爆发,波斯湾被封锁,大量热钱外逃,可以最大程度地避免外储超额损失。

     希望中国有关部门能够在最后时刻采取正确行动,避免最坏局面的发生。(作者为资深财经评论员,仅供参考)

(2012/02/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