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边城晚报》因言获罪,中国何来新闻自由?]
刘逸明文集
·接访者与上访者到底谁该“去吃屎”?
·记者为何要“吃里扒外、抹黑中国”?
·武长顺是否导致宋平顺之死的罪魁祸首?
·韩寒是《后会无期》的真导演只有鬼才信
·老人变“太监”,谁在为宫刑招魂?
·中国女人对男人不满背后的难言之隐
·企图为党员干部正三观,中组部自不量力
·为什么说韩寒是《后会无期》的枪手?
·周永康落马给了中国高校什么警示?
·央视三大女主播如何卷入周永康案?
·城管队长被砍死为何无人同情?
·强力反腐能否促成中国的政治转型?
·芮成钢的同事为何在关键问题上欲言又止?
·巨贪李真为何死后还令人畏惧?
·老人拆迁现场跌落致死,意外还是他杀?
·添加“伟哥”的白酒能喝出什么味道?
·两名领导何以遭PS艳照成功敲诈?
·警察扫黄为何更看重嫖客的“记者”身份?
·中国的巨贪为何总是与死神无缘?
·一桩情杀案为何引来国际非议?
·4亿元“裸贪”何以有判缓刑的自信?
·贪官炸掉五星级酒店为何仍然落马?
·为什么说中国的炒房客世界上最无耻?
·山西首富何以成为“高官杀手”?
·中纪委网文为何剑指党委书记?
·中国法律只惩罚平民不惩罚官员?
·公众为何对炒房客被拘拍手称快?
·大陆女子到台湾卖淫丢了谁的脸?
·芸芸晋商缘何成了惊弓之鸟?
·王岐山为何敢于公开与基辛格的对话?
·毒胶囊肆虐,监管者去哪儿了?
·秦城监狱爆满能否让“打虎”鸣金收兵?
·冯亚军落马会不会引爆江苏官场?
·嫖娼导演王全安是“娱乐圈的良心”
·当卖国贼披上了“爱国者”的袈裟
·王岐山“蛰伏”为何又让人浮想联翩?
·秦玉海落马前危险的“软着陆”
·金正恩缺席最高人民会议意味着什么?
·金正恩会不会成为朝鲜政权终结者?
·中纪委的两则通报为何出现罕见表述?
·金正恩再度公开“露面”有何玄机?
·王晶与“黄杜何”绝交真实原因何在?
·是谁逼死了年轻的纪委干部?
·万庆良出入高档私人会所干什么?
·东莞色情产业浴火重生?
·官员在学区宾馆的死亡之谜何解?
·与辽宁落马高官通奸的是男人?
·登录慈善榜的朱镕基让谁无地自容?
·中国为何突许昂山素季访华?
·李克强访缅为何不见昂山素季?
·真凶落网为何换不来替死鬼清白?
·“巨贪”李真会不会因马超群泉下鸣冤?
·习近平赴G20峰会让外逃贪官末日逼近?
·俄国人该不该为普京靠边站发火?
·朱镕基之子现身乌镇坐实跨界传言?
·谷俊山在候审时为何痛哭流涕?
·中纪委为何详揭湖南群鼠争斗内幕?
·践踏公民自由权利的广州新规非常不得人心
·中国人为何不愿意捐献器官?
·台湾地方选举对中国大陆民主转型的启示
·河北官员自杀背后有哪些疑问?
·唯有实行宪政民主制度才能堵住官员失踪与外逃路径
·冤死呼格的冯志明该不该以死谢天下?
·令计划为何倒在丁书苗案庭审之后?
·河南美女官员自杀背后的隐情
·巨贪被判死缓为何还要鸣冤叫屈?
·令计划是传说中的冷血动物?
·朝鲜士兵枪杀中国夫妇该当何罪?
·什么东西让广州“巨蝇”不敢升官?
·“反贪局长”搂着女人如何反贪?
·章子怡不愿再拍动作戏有何隐情?
·看A片、强奸如何成为优秀教师?
·王岐山怒批书协预示谁该小心了?
·季建业法庭陈述的最大漏洞
·61岁官员逼25岁美女结婚底气何来?
·中纪委女处长为痛批干部隐瞒婚情?
·河北高官梁滨的身体为什么这么好?
·令计划之妻吃空饷害惨了毛晓峰?
·银行行长惨死背后有何隐情?
·中纪委官员空降安徽谁该发抖?
·两干部车震,到底是强奸还是通奸?
·朱镕基变身慈善家让谁蒙羞?
·中国富人为何要到法国巴黎嫖妓?
·春晚小品涉嫌抄袭让冯巩晚节不保?
·“寡妇年”到底能不能结婚?
·王菲在大昭寺前磕头目的何在?
·“京城首贪”遭遇“李鬼”背后的疑问
·吴王孙权为何迷恋鄂州?
·习近平回击一大流行谬论让谁汗颜?
·少将谈郭正钢剑指其父母暗示什么?
·《家暴法》将让中国女人的遭遇更惨
·高官遭记者冷落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谢新松和仇和到底是什么关系?
·岳飞的《满江红》是如何写就的?
·杀人焚尸,赵黎平哪来的豹子胆?
·梁子湖之美方能成就武汉之大
·郭正钢为何爱上不漂亮的吴芳芳?
·王岐山的一声长叹暗示什么?
·山西高官病亡后被踢出党警示了谁?
·解开美女上衣的村官到底嫖了没有?
·湖南“失踪”市长为何“病”得不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边城晚报》因言获罪,中国何来新闻自由?

   2月5日,一篇题为《因言获罪,湖南边城晚报领导班子被“一锅端”》的帖子在微博上广泛流传,帖子称湖南怀化的《边城晚报》因为在2月1日报道物价贵,多数市民对过年不满意,因而两名报社领导被停职,一名报社领导被就地免职。
   
   在偌大一个中国,报社领导被停职、免职的事情早已是屡见不鲜了,如《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新京报》的管理层不知道换了多少批。在以往,这类事件的出现多半跟报纸报道敏感消息有关,然而,《边城晚报》所报道的话题并不敏感,只是实事求是地报道物价和民众对高物价的反应。
   
   中国《宪法》赋予公民言论自由权,新闻自由显然也是受《宪法》保护的。另外,中国的高层官员在视察媒体的时候,往往也会鼓励媒体进行客观、公正的报道,而媒体自己也经常高呼客观、公正的口号。不过,所有这些只是台词,中国媒体无需尊重新闻报道的基本原则,而只需要尊重新闻报道的潜规则。


   
   众所周知,中国的媒体基本上都是官办、官控的媒体,即使是私人开办的商业媒体,也必须接受审查和进行自我审查。所以说,不管是什么媒体,都或多或少地具有官方色彩。《边城晚报》虽然不属于党报,但属于党报的子报,仍然属于官方媒体,所受的控制并不比党报小多少。
   
   按说,报道真实的物价和民众对物价的反应毫无敏感性可言,在以前从未听说过哪家媒体因为报道真实的物价而遭到整肃的事情。《边城晚报》因此而遭到整肃,实在是令人出乎意料,甚至让人觉得荒唐可笑,如果这个话题都让官员觉得敏感,那不知道还有什么话题不敏感了。
   
   通过搜索引擎搜索发现,相关网贴实际上发表于2月4日,帖子显示,《边城晚报》的惹祸报道发表于2月1日,这篇题为《你的年是什么味》的报道披露了怀化市民对过春节的满意度调查结果。由于报道中涉及春节期间物价太贵,多数市民感到年味淡、过年累,触动了当地官员的敏感神经,认定该报道不讲政治,给市委市政府脸上抹黑,要求严肃查处相关责任人。于是,在2月3日,该报总编辑、常务副总编辑便被停职,分管新闻的副总编辑被就地免职。
   
   可见,该报的领导班子几乎被一锅端。对于网帖的内容,《边城晚报》负责新闻的副总编辑舒刚斌在日前接受其它媒体记者采访时称,网帖“主体内容基本属实”,因为这一报道,报社总编辑、常务副总编辑停职在岗,他自己则停职不在岗,只作为普通工作人员继续上班。而怀化市宣传部则回应称,网帖“大部分内容失实”,宣传部只要求该报领导在岗自查自纠,没有停职处理。
   
   很显然,网帖的内容基本上是属实的,否则,身为《边城晚报》副总编辑的舒刚斌绝不会承认这一点。而怀化宣传部的回应显然是想掩盖事实真相,避免网民和媒体继续关注此事。从帖子发布到帖子走红,才短短一天时间,这可能是当地官员始料未及的。在舆论强烈关注此事的情况下,他们一时间慌了手脚,于是选择死不认账,然而,公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没有几个人会相信宣传部门的说辞。
   
   《边城晚报》因言获罪的事情经网民热议之后,又被传统媒体关注,几天之内,有关的报道和评论数不胜数。之所以此事可以爆红,显然和该报的惹祸报道话题不敏感以及该报的级别不高有关,倘若报道的是敏感话题,估计很难进入公众和传统媒体的法眼。就像以前南方报系高层遭到打击报复,虽然在海外媒体上被报道得热火朝天,但在国内,仍然少有媒体谈及。
   
   在自由社会,媒体是独立的,即使资金来自于官方,也不用在报道上为官方说话,像美国之音、BBC、德国之声这些媒体,虽然拿着国家的经费,但只要哪位官员存在问题,都可以照报不误。前段时间,德国总统伍尔夫的负面消息就曾被德国之声持续报道,但德国之声并未因此而遭到官方的打击报复,西方媒体的新闻自由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和微博的兴起,如今,中国的传统媒体受到了新媒体的巨大冲击,年轻人已经很少会去买报纸看新闻了,每天只需要打开电脑,登陆门户网站,各种新闻报道就可以尽收眼底。《边城晚报》的发行量和影响力显然无法跟其它知名报纸相比,然而,就因为它上面的真实报道,令当地官员火冒三丈,被指不讲政治,给市委市政府脸上抹黑。
   
   在很多中国官员的眼中,媒体不应该成为真正的媒体,而是应该成为唯官方马首是瞻的宣传工具,所以,再真实的报道,只要不符合官员的政治需要,就得打入另册,惩罚相关人员。倘若符合政治需要,即使是虚假报道,也会深讨官员欢心,不但不会受罚,而且还会得到肯定和奖励。
   
   从新闻报道的原则上讲,《边城晚报》的相关报道无疑是无可厚非的,虽然报道的内容显得有些负面,但是,远不至于上升到给市委市政府脸上抹黑的程度,相反,这种反映真实情况的报道还能起到缓解社会矛盾的作用,因为它能传递民众的心声。倘若媒体对物价高涨视而不见,而民意表达的渠道被堵死,那么将产生很大的社会隐患。
   
   《边城晚报》的因言获罪让我们再一次看到了“新闻自由”在中国只是一个色彩斑斓的肥皂泡,在潜规则盛行于新闻界的当下,媒体人没有安全感可言,越是敢于说真话的媒体人越是容易被排挤出局。而官员最在乎的也不是民众的感受,而是自己的感受,即使社会矛盾再尖锐,只要媒体上是一片歌舞升平的景象,他们就会笑逐颜开。
   
   《边城晚报》的遭遇得到了公众的同情,该报也得到了公众的大力声援,相信此事在这种情况下会出现转机。不过,即使当地官员能迷途知返,让被停职、免职的报社领导归位,只要没有宪政民主体制的保障,同样的事情在今后在其它地方也会不可避免地发生。
   
   2012年2月8日
   
   原载《民主中国》
(2012/02/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