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边城晚报》因言获罪,中国何来新闻自由?]
刘逸明文集
·西藏厅官猥亵妇女为何不是强奸未遂?
·碾死村民,地方政府与黑社会何异?
·金正恩突现平壤新机场有何用意?
·抢劫棺材铺能否遏制农村丧葬陋习?
·张曙光如何撂倒年龄悬殊的美女情妇?
·张雨绮王全安离婚背后的隐情
·令计划妹夫缘何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高严外逃后的去向为何至今成谜?
·令计划父母时隔九天去世由谁安葬?
·周本顺被查为何紧邻令计划案节点?
·高僧释永信到底有没有玩女人?
·周本顺被火速免职因撞上什么?
·“西北狼”郭伯雄为何倒在建军节前?
·释永信和女子“通奸笔录”是真是假?
·《人民日报》为何要痛斥“大佬”干政?
·瑞海负责人被控报道为何极不寻常?
·90后男子为何抵不住52岁妇女诱惑?
·浠水三角山:养在深闺人未识
·日本前首相为何病在大阅兵当口?
·女模当街更衣哪里能看到不雅?
·敢讲真话的网络大V信力建为何被拘押?
·赵晋的神秘会所绑架了多少淫乱高官?
·东莞工人一夫多妻到底是真是假?
·刘建超罕见调任中纪委剑指令完成?
·侯耀华等明星为何做虚假广告上瘾?
·郭伯权自己为何不主动下课?
·湖南纪委暗访消息泄露又因“内鬼”?
·湖南官员办公室里向女性“开火”?
·业主维权惨遭镇压说明了什么?
·苏树林的妻子何以身份成谜?
·习近平致金正恩的贺电藏何玄机?
·李东生跟周永康有啥特殊关系?
·赖昌星获保外就医会不会犯众怒?
·层出不穷的爆炸暴露了中国体制性弊端
·拔掉校园KTV的底裤怎能放过嫖客?
·点评《刑法修正案》中的五大罪
·郭伯权被二度免职意味着什么?
·中海油纪检组组长缘何猝死?
·“广西虎”余远辉跟令计划妻什么关系?
·周永康弟媳为何能使唤市委书记?
·上海首虎落马后韩正为何要这样说?
·中纪委为何在光棍节拿下北京母老虎?
·哲人其萎,浩气长存——深切哀悼和缅怀于浩成先生
·极权体制下丧失价值信仰的官僚迷信热
·万庆良与老搭档共享的美艳情妇是谁?
·“吕梁教父”张中生被暗示将死路一条?
·公安部的紧急提醒暴露谁是同案犯?
·强奸嫌犯在看守所上吊有哪些疑点?
·内鬼贺家铁向谁泄露了“机密”?
·哪里的围墙该先于小区围墙拆除?
·中纪委将向四省杀“回马枪”让谁发抖?
·五高官去职暗示令计划案有重大进展?
·释永信不随河南代表团现身藏何玄机?
·郭伯雄的儿子郭正钢娶吴芳芳奇葩在哪?
·没有宪政就无以中止强拆
·王岐山的“回马枪”还将射倒哪些大员?
·造垃圾场导致警民冲突背后的权力失范
·中国空姐太漂亮何以惹怒了大学校长?
·万庆良等高官如何上了艳妇许小婉的床?
·天津官员办公室暗装洗浴设备要和谁享受?
·令计划案中还有3200多万元是谁送的?
·骗彩礼仅判退两折,浙江绍兴法院这一判决影响有多恶劣?
·诡异!金正男的尸体为何无人认领?
·8名越南新娘集体出逃,你还敢娶越妹吗?
·49天死20人,托养中心何以成为“死亡地带”?
·金正男的尸体将通过这种特殊途径运往朝鲜?
·撕毁副省长题字,到底该不该被刑拘?
·天价墓地算什么,还有比天价墓地更吓人的!
·雄安新区的征婚广告害了多少人?
·五台山“尼姑结婚”,谣言为何不能止于智者?
·沃尔玛退出中国已经进入倒计时?
·金正恩的妹妹失踪九个月有何玄机?
·中国美女嫁美国流浪汉,让广大单身青年情何以堪?
·官员为改变风水对邻居大打出手,纪检部门何以缺席?
·陕西离地三米的举报箱被监控背后有何隐情?
·院长爱请小姐陪唱的嗜好是如何养成的?
·婚礼现场被演员充斥,警方到底该不该介入?
·《无犯罪证明》羞辱的何止是当事人?
·美女主播夜宿故宫直播慈禧床榻该当何罪?
·情何以堪?《毒战》制片人染上毒瘾
·中国的禽兽教师缘何层出不穷?
·拿着存折取不到钱背后可能存在的惊人内幕
·22岁青年偷两元钱被警方刑拘,他到底冤不冤?
·女学生在老师门口自杀,生前真的被性侵了吗?
·女人衣着暴露易失身?对女德讲座太认真你就输了
·丰胸、壮阳!假名医推销保健品何以骗倒八千余人?
·枪杀情妇的高官被执行死刑,与“免死金牌”何干?
·经济学家仲大军到底有没有性骚扰李洋?
·女教师与男学生发生性关系,为何不定强奸罪?
·“21岁男子遭54岁官员猥亵后自杀”,可信度有多高?
·男子在宾馆光着身子被女服务员闯入,为何非要拨打“12315”?
·父亲给女儿分房子,儿子反对到底有无道理?
·《嫖娼简史》惹祸?低俗大号“咪蒙”该永久封杀!
·西安婚闹事件,如何处理猥亵伴娘者最为合适?
·顺丰机场建成将如何冲击湖北的地区版图?
·乱发奖金成“贪官”,这名官员到底冤不冤?
·对犯罪嫌疑人游街示众,还有第三条道路可走
·杀死女商户,凶手曾经的城管身份暴露了一个秘密!
·陕西神木宣传标语惊现“长沙”,岂能撤除完事?
·张学友演唱会损坏草坪,别让“封杀令”成了“马后炮”
·这个城市的出租车司机被暴打,为何一片叫好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边城晚报》因言获罪,中国何来新闻自由?

   2月5日,一篇题为《因言获罪,湖南边城晚报领导班子被“一锅端”》的帖子在微博上广泛流传,帖子称湖南怀化的《边城晚报》因为在2月1日报道物价贵,多数市民对过年不满意,因而两名报社领导被停职,一名报社领导被就地免职。
   
   在偌大一个中国,报社领导被停职、免职的事情早已是屡见不鲜了,如《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新京报》的管理层不知道换了多少批。在以往,这类事件的出现多半跟报纸报道敏感消息有关,然而,《边城晚报》所报道的话题并不敏感,只是实事求是地报道物价和民众对高物价的反应。
   
   中国《宪法》赋予公民言论自由权,新闻自由显然也是受《宪法》保护的。另外,中国的高层官员在视察媒体的时候,往往也会鼓励媒体进行客观、公正的报道,而媒体自己也经常高呼客观、公正的口号。不过,所有这些只是台词,中国媒体无需尊重新闻报道的基本原则,而只需要尊重新闻报道的潜规则。


   
   众所周知,中国的媒体基本上都是官办、官控的媒体,即使是私人开办的商业媒体,也必须接受审查和进行自我审查。所以说,不管是什么媒体,都或多或少地具有官方色彩。《边城晚报》虽然不属于党报,但属于党报的子报,仍然属于官方媒体,所受的控制并不比党报小多少。
   
   按说,报道真实的物价和民众对物价的反应毫无敏感性可言,在以前从未听说过哪家媒体因为报道真实的物价而遭到整肃的事情。《边城晚报》因此而遭到整肃,实在是令人出乎意料,甚至让人觉得荒唐可笑,如果这个话题都让官员觉得敏感,那不知道还有什么话题不敏感了。
   
   通过搜索引擎搜索发现,相关网贴实际上发表于2月4日,帖子显示,《边城晚报》的惹祸报道发表于2月1日,这篇题为《你的年是什么味》的报道披露了怀化市民对过春节的满意度调查结果。由于报道中涉及春节期间物价太贵,多数市民感到年味淡、过年累,触动了当地官员的敏感神经,认定该报道不讲政治,给市委市政府脸上抹黑,要求严肃查处相关责任人。于是,在2月3日,该报总编辑、常务副总编辑便被停职,分管新闻的副总编辑被就地免职。
   
   可见,该报的领导班子几乎被一锅端。对于网帖的内容,《边城晚报》负责新闻的副总编辑舒刚斌在日前接受其它媒体记者采访时称,网帖“主体内容基本属实”,因为这一报道,报社总编辑、常务副总编辑停职在岗,他自己则停职不在岗,只作为普通工作人员继续上班。而怀化市宣传部则回应称,网帖“大部分内容失实”,宣传部只要求该报领导在岗自查自纠,没有停职处理。
   
   很显然,网帖的内容基本上是属实的,否则,身为《边城晚报》副总编辑的舒刚斌绝不会承认这一点。而怀化宣传部的回应显然是想掩盖事实真相,避免网民和媒体继续关注此事。从帖子发布到帖子走红,才短短一天时间,这可能是当地官员始料未及的。在舆论强烈关注此事的情况下,他们一时间慌了手脚,于是选择死不认账,然而,公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没有几个人会相信宣传部门的说辞。
   
   《边城晚报》因言获罪的事情经网民热议之后,又被传统媒体关注,几天之内,有关的报道和评论数不胜数。之所以此事可以爆红,显然和该报的惹祸报道话题不敏感以及该报的级别不高有关,倘若报道的是敏感话题,估计很难进入公众和传统媒体的法眼。就像以前南方报系高层遭到打击报复,虽然在海外媒体上被报道得热火朝天,但在国内,仍然少有媒体谈及。
   
   在自由社会,媒体是独立的,即使资金来自于官方,也不用在报道上为官方说话,像美国之音、BBC、德国之声这些媒体,虽然拿着国家的经费,但只要哪位官员存在问题,都可以照报不误。前段时间,德国总统伍尔夫的负面消息就曾被德国之声持续报道,但德国之声并未因此而遭到官方的打击报复,西方媒体的新闻自由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和微博的兴起,如今,中国的传统媒体受到了新媒体的巨大冲击,年轻人已经很少会去买报纸看新闻了,每天只需要打开电脑,登陆门户网站,各种新闻报道就可以尽收眼底。《边城晚报》的发行量和影响力显然无法跟其它知名报纸相比,然而,就因为它上面的真实报道,令当地官员火冒三丈,被指不讲政治,给市委市政府脸上抹黑。
   
   在很多中国官员的眼中,媒体不应该成为真正的媒体,而是应该成为唯官方马首是瞻的宣传工具,所以,再真实的报道,只要不符合官员的政治需要,就得打入另册,惩罚相关人员。倘若符合政治需要,即使是虚假报道,也会深讨官员欢心,不但不会受罚,而且还会得到肯定和奖励。
   
   从新闻报道的原则上讲,《边城晚报》的相关报道无疑是无可厚非的,虽然报道的内容显得有些负面,但是,远不至于上升到给市委市政府脸上抹黑的程度,相反,这种反映真实情况的报道还能起到缓解社会矛盾的作用,因为它能传递民众的心声。倘若媒体对物价高涨视而不见,而民意表达的渠道被堵死,那么将产生很大的社会隐患。
   
   《边城晚报》的因言获罪让我们再一次看到了“新闻自由”在中国只是一个色彩斑斓的肥皂泡,在潜规则盛行于新闻界的当下,媒体人没有安全感可言,越是敢于说真话的媒体人越是容易被排挤出局。而官员最在乎的也不是民众的感受,而是自己的感受,即使社会矛盾再尖锐,只要媒体上是一片歌舞升平的景象,他们就会笑逐颜开。
   
   《边城晚报》的遭遇得到了公众的同情,该报也得到了公众的大力声援,相信此事在这种情况下会出现转机。不过,即使当地官员能迷途知返,让被停职、免职的报社领导归位,只要没有宪政民主体制的保障,同样的事情在今后在其它地方也会不可避免地发生。
   
   2012年2月8日
   
   原载《民主中国》
(2012/02/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