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抹黑韩寒的原因及后果]
陆文文集
·陆文:从股市看朝廷困境
·陆文:从西班牙女郎说起
·陆文:垂帘听政惹的祸
·陆文:教你如何股市输钱
·陆文:我小说中的性描写
·陆文:仁泯弊是什么东西
·陆文:打了耳光分稻谷
·陆文:胡氏宗祠实地组照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洗脑
·陆文:虎口夺食
·陆文:论朝廷的防卫过当
·陆文:十乞大与夜郎网役
·陆文:论夜郎词语的奥妙
·陆文:应付衙役盘查须知
·陆文:夜郎股市五把刀
·陆文:苦人儿──郭飞雄
·陆文:跟菲丽丝聊纪念堂
·陆文:今天国安请我吃茶
·陆文:跟老咸菜谈中石油
·陆文:试论汉语的捣浆糊
·陆文:跟菲丽丝聊裸照门
·陆文:老鼠独白
·陆文:衙役喜欢夜捉人
·陆文:西藏是只烫手山芋
·陆文:夜郎的将军与烈士
·陆文:房屋维权声明
·陆文:跟菲丽丝聊大小便
·陆文:夜郎的灾变及对策
·陆文:来自林昭墓地的最新报道
·陆文:跟菲丽丝聊夜郎地震
·陆文:我在夜郎的生存诀窍
·陆文:从劳动中建立爱情
·陆文:杨佳带给衙役的阴影
·陆文:试想杨佳传唤后的处境
·陆文:三年饿肚皮经过
·陆文:夜郎衙役欺软怕硬
·陆文:论杨佳的历史地位
·陆文:奥运会──权贵的盛宴
·陆文:我嫖篇(游戏仿作)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5)
·陆文:衙役的移花接木与抵赖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9)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0)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5)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尾声)
·陆文:跟胡先生聊刘晓波
·陆文:今天国安找我谈话
·陆文:《万古流芳》创作花絮
·陆文:跟君主聊零八宪章
·陆文:最极致的夜郎酷刑
·陆文:情人节感言(游戏笔墨)
·陆文:夜郎衙役死要铜钿
·陆文:衙役背后的监控手段
·陆文:舅妈项扣宝的丧事
·陆文:我怎样成为洋葱头的
·陆文:孙文广三根肋骨惹了谁
·陆文:锦衣卫如此保护江棋生
·陆文:杨铁锅家的贼狗
·陆文:邓小瓶拆供采当台脚
·陆文:论邓玉娇的生存困境
·陆文:今天三个协警探脚路
·陆文:二傻其人与写作
·陆文:杯弓蛇影的六四忌日
·陆文:试析逮捕刘晓波之动机
·陆文:我为何拒绝接见户籍警
·陆文:夜郎工人的生存套路
·陆文:给全国盗贼的公开信
·陆文:跟菲丽丝聊汉语词性
·陆文:夜郎权贵阅兵时的表情
·陆文:谁剥夺了江棋生的退休金
·陆文:江苏常熟强拆迁目击记
·陆文:跟菲丽丝聊强拆迁
·陆文:胡乱执政要出事的
·陆文:我党早年的征兵艺术
·陆文:论袁警官的笔录技术
·陆文:夜郎衙役频频失控
·陆文:裸聊只得结束,菲丽丝
·陆文:给中国国安局的公开信
·陆文:与文学编辑的通信
·陆文:征文如何炮制
·陆文:关于孙子安全的随想
·陆文:被断网后的尴尬处境
·陆文:断我电话网络的利与弊
·陆文:杨塑之死(推理小说)
·陆文:为何券商机构定赢不输
·陆文:试析刘晓波获奖之原因
·陆文:我与晓波二三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抹黑韩寒的原因及后果

   
   
   开场白:野牛故事
     一个炎热的夏曰傍晚,一群疲劳干渴的野牛前往大河洗澡喝水。有二只小牛离开牛群游进河中央嬉戏。饥饿的鳄鱼见有机可趁前来袭击,一小牛见势不妙,赶紧逃进牛群,另一只不知危险,给二条鳄鱼撕裂。
   


   正文:
     韩寒是个优秀的赛车手,曾获得好多大奖,还是个出色的作家,仅仅《三重门》的版税就让许多同行望尘莫及。尽管是上海人,却既不世故也不圆滑,仍然不顾安危,对一些敏感话题勇于发声,哪怕是当地大火的照片也拍摄后放在网上,以便引起大家的关注,可以说,大量博文大多表现了他的正义和良知,久而渐之,他的博客点击几个亿,在嬴得大批粉丝的同时,亦成了众望所归的公知和意见领袖。还让我钦佩和感动的是,他曾去汶川看望或帮助四川灾民。在抛出所谓的“革命民主自由”三篇文章之前,韩寒基本是个人气极旺且无争议的人物。我心底里曾对自己说,假如我有这么个儿子有多好啊,即使现在我也为韩父有这么个儿子感到高兴。
     说实在的,三篇文章中,尤其“革命民主”这二篇里有不少常识性错误,比如蔑视民众,低估百姓素质,甚至疯言疯语说,庞大的执政党等同于人民,更恶劣的是,用革命恐吓大众,说你有一只苹果手机,也是革命的对象……按理说,即便处于社会底层的、没受过多少教育的草民,都不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何况一个大有名声的、事实上还是民众代言人的作家。
     过去八九风波时,广场及社会秩序井然,现在四天之内艾末未向民众借债860万,以及乌坎村民的万众一心,这一系列事实,其实都可证明民众已有多高的素质。假如韩寒了解这些情况,依然闭着眼瞎说,不是脑筋搭错,便是另有原因。
     此外,他难道不晓得“革命民主自由”这三个大题目不适宜用千字文来表达吗?他为何突然之间改变倾向,急吼吼地连续抛出这三篇大作?我的感觉是,固然有他所处中产阶级地位怕乱怕革命的原因,他毕竟并非一无所有,况且处境尚不至于上梁山。但更可能的原因是,他受到了压力,也可能是威胁。韩寒不是坚定的斗士革命者,他跟我一样也沒有打算提着脑袋为正义呐喊,他也清晰看到了艾未未与权力对抗的结局,他不愿被绑架,不愿吃官司,更不愿被人打耳光,以及用电棍子敲打他的生殖器,只得与权力妥协。我大胆猜测前二篇关于“革命民主”的捣浆糊,便是被迫妥协的产物。从过去打压自由作家小乔,后来打压律师李天天,现在打压优秀公民、维权人士冯正虎的力度来看,我有理由这么猜想,因为我知道曾经李士群吴世宝出没的上海滩上的锦衣卫的敬业与凶险,我迄今不敢踏进上海滩一步也是这个原因,哪怕上海女作家孙宝强再三邀请,仍委婉谢绝。再者,韩寒的软肋特多,参加比赛担心阻挠,出版书籍杂志担心被禁止,要是做某品牌代言人,不让出镜,广告不让播出,都能击中他的要害,若是给他部长级待遇,守夜站岗、形影不离,更会使他明白何谓度日如年。
     其实即使身处困境,他仍可以用沉默和封笔来减轻内心的压力,抵挡锦衣卫的威胁,没必要写这种大跌身价、让人失望的文章。
     言不由衷的文章发表之后,韩寒就身不由己被自己的文章和环球时报所绑架。发表于该报的张颐武的文章,阴险而巧妙地给韩定位于所谓的“化蛹为蝶”。张是隐蔽的另一类孔庆东,喜欢冷不防给人温柔的一刀,该文一看是授意而写,样子像费尽了心机。此人比较精明,擅长见风使舵,看到余含泪王做鬼与民作对之后之声誉,还不至于公然趟混水。胡锡进赞赏韩的调门,让民众更觉得韩寒受了“招安”,这种手段,目的是离间韩寒与民众的关系,让民众认为韩已背叛,从而让其失去公知与意见领袖的地位。韩也不争气,不惜福,不晓得名利来之不易,他既不感恩上苍对他的眷顾,也不感激人民对他的青眼,在文章中露骨地对百姓讥讽嘲笑,这也大大引起了屁民的不满和反感。让人不能理解的是,韩少年得志心比天高,居然把自己等同于工具,他自比永远的砝码,哪边份量轻就往哪边去,全然不顾自己原有的立场倾向与价值观。其实别无选择,动物不是走兽便是飞禽,很难如鱼得水,做第三类动物。
     鱼肉上了砧板,只好任人宰割。先是好奇心重的麦田诘向,其中夹杂着糊涂虫的起哄,和五毛水军的推波助澜,然后方舟子出场,寻章摘句、挖空心思以证明韩寒的假冒伪劣,还一脸无辜的样子。韩是否假冒伪劣,我认为韩父至多参谋,给儿子提供一些意见或典故,这符合情理之常,就像我写小说《梦莲》,由于很难把握五十岁的性饥渴的地主婆心理,而向情妇请教一样。要是《三重门》像五毛所说的别人所写,难道后来的作品,包括《一九八八》都不是韩寒所写?再者,没必要关心那些细枝末节,既然喜欢吃人家的鸡蛋,就没必要知道它的母亲是老母鸡,还是小母鸡,是大仲马,还是无名之辈。我认为方舟子此人形迹比较可疑,背景可能复杂,不能用高级五毛,或者用精力过剩来形容,我说这些话,不是指他老是坏人家的财路与名声,也不是指他道貌岸然,喜欢看人家的屁眼,而是因为他总是急朝廷所急,摸准朝廷的脉搏,搔准朝廷的痒处,他决不会替受冤的刘晓波仗义执言,也不会为遍体鳞伤的余杰鸣冤叫屈,要是他家住京城,也不会到范亚峰住处,看有无衙役在值岗监控。他甚至问一声朝廷高官那么多的钱哪儿来的都不敢。对他这种人,还能说什么呢?就象左右逢源呼风唤雨的杨澜。只有待若干年后,档案解密,我们才能知道他们的真面目。
     方舟子的死缠烂打,让韩寒穷于应付,疲于奔命,一会儿给大家看小说的手稿,一会儿写博文辩解,一会儿准备跟方舟子打官司,而一些有各种各样理由的书呆子又自觉不自觉站队,成了批评攻击、抹黑搞臭韩寒的一分子,优秀的五毛则火上加油,不失时机地在猫眼抛出挺韩批韩双方的名单,连篇累赎的批评,细致入微的考证,汹涌澎湃的口水,让我又一次看到了文革时期群众斗群众的情景,以及两大派全都具有的枪枝弹药和黑材料。
     真材实货,还是假冒伪劣都无足轻重,毁灭上海滩一个后起之秀,巧妙地消除一个公知、意见领袖才是当务之急,让公知屁民们自相残杀,权贵们才可以隔岸观火透一口气。这就是所谓的综合治理、科学管控、舆论引导,忘了乌坎此类的群体事件,忘了西藏僧侣接二连三的自焚……才是夜郎权贵的近期心愿。
   
   
   江苏/陆文
   2012、2、8
   电子信[email protected]
(2012/02/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